首页 > 黑暗审判 > 第九章 暴风城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暴风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在艾泽拉斯的时间已经达到一个小时,奖励金币100,积分100。”不知不觉中就过了一个小时,叶飘飞怀疑这边的时间流速要比地球来的快,这都还没感觉呢,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踏进暴风城的城门,卫兵并没有阻拦他的进入,他只不过是进入了城里又不是去国王的暴风要塞,卫兵的职责也只是维持城里的安全与秩序。

城里不像游戏中,这里是人类的聚集点,除了卫兵更多的还有平民。

进入大门就是英雄谷,英雄谷的大桥上耸立着五位英雄的大雕像,哪怕叶飘飞此时站的很远还是需要抬头才能看清雕像的全貌。

以叶飘飞站的位置看去,五个雕像中间的是图拉扬、右边第一个是达纳斯-托尔贝恩、右边第二个是奥蕾莉亚-风行者、左边第一个是库德兰-蛮锤、左边第二个是卡德加。

五个英雄中奥蕾莉亚-风行者是唯一的一个女性:“你的心如利简,在风中笔直地飞翔,我的姐妹。你是我们军队中最聪慧的勇士,也是我们族人中最受尊敬的领袖。”

这是风行者三姐妹的希尔瓦那斯给她姐姐的题词,以前的奎尔萨拉斯游侠将军如今成为了幽暗城的领袖。

对于希尔瓦那斯,叶飘飞的了解是这样的:

希尔瓦那斯是精灵族人,生活在艾泽拉斯的最北部的森林中,不死疫军的入侵却又一次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希尔瓦那斯是骁勇善战的,但是她面对的却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

当她的部队被无穷无尽的不死疫军消灭殆尽,自己也奄奄一息之时,巫妖王阿尔萨斯开始站在他面前絮絮叨叨,带着讽刺赞扬了她的勇气与执着。

面对死亡,希尔瓦那斯是如此的勇敢:“杀了我吧,我应该干净的死去!”然而巫妖王却对她说她还有利用价值,当巫妖王挥起霜之哀伤,要把她变成一个女妖时,希尔瓦那斯恐惧的尖叫“不要!”也许对一个战场的英雄来说,以身殉职是一种光荣,而背叛了自己的灵魂,放弃自己的信仰才是最可怕的事情,精灵是一个长命的种族,身手矫健的年青高等精灵至少也有好几千岁了。

他一定经历了无数的战争——为了族人能和平地生活下去。也许在希尔瓦那斯看来,死在战场上是她最好的宿命,然而她却未能如愿,她被不死疫军的巫妖王控制了。

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巫妖王的控制减弱了,希尔瓦那斯恢复自己的意识,然而这时,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看着自己怪胎的模样,她已经完全被巫妖王的仇恨所包围,于是他在人类联盟曾经的主城洛丹伦地下建立自己的国家,并且清除土地之上所有的其他的种族——包括不死疫军的恐惧领主,以及过去的盟友人类和精灵......

“你的心如利简,在风中笔直地飞翔,我的姐妹。你是我们军队中最聪慧的勇士,也是我们族人中最受尊敬的领袖。”一个人对他人的评价,往往亦是自己的理想,也许在希尔瓦那斯看来,如果自己死后也能如此的被后人传唱着,那一死又有何妨呢?

过去的希尔瓦那斯确实身手敏捷,心如利箭,聪慧,勇敢,受人尊敬,就连死亡骑士也对她刮目相看,只可惜在他自己自己看来她并不像自己远征兽人世界的姐妹那么好运,她被变成了一个扭曲的怪胎,他曾经被巫妖王利用,攻城掠寨,杀人放火。

现在她全身冒着腐臭的灰烟,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敏捷?她现在只是行尸走肉。心如利箭?她,还有灵魂吗?聪慧?她剩下的恐怕只有狡诈而已。勇敢,受人尊敬?恐怕现在人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昨天,她留下对别人的赞誉,同时也表明自己的心志,今天她却早已失去了自己。

《魔兽世界》中的女人都比较悲剧,无论是人类的吉安娜还是部落的希尔瓦那斯。

走过英雄谷,进入了贸易区,在这里叶飘飞发现了很多魔法宝石中NPC没有出售的东西。

也许是暴风城的那些贵族比较喜好奶酪,叶飘飞在这里看到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奶酪,口味各不相同。甚至于他还奇葩的发现了辛辣的奶酪,尝了一下味道竟然还可以接受。

除了奶酪贵族老爷们喜欢的还有酒。

当然,像矮人烈酒这种是不行的,贵族老爷们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喝酒是拿来享受的而不是拿来遭罪受。

于是顺着这些贵族老爷的意愿带着甜味的酒出现了,蜂蜜酒、葡萄酒,这种很是温柔的酒受到了贵族们的喜爱,各种交际的场合,这些档次高的酒成为了他们必不可少的部分。

逛着逛着就来到了拍卖行,可惜的是他来的不是时候,拍卖行的开门时间是每个月的5号、15号、25号的下午1点。

最后来到了暴风城的港口,这里的船通往这片大陆的很多地方。

除了暴风要塞,叶飘飞的这一天将暴风城一些主要地方都给逛了一遍,这一逛的时间竟然达到了6个小时。

暴风城,果然不愧为人类最终的聚集地。

这一天也不用做什么了,艾泽拉斯的晚上到处隐藏着危险,叶飘飞目前的等级还不适合在晚上做任务,眼看时间不早就选择了离开。

第二天的时候,叶严已是早早的离开家门,部队那边出了点事情,不得不提前归队。

方晴今天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她没有什么事情起来的也比其他人要早,由于家里没有请保姆,一大早的就在那里搞起了卫生。

早饭已经做好,叶飘雪与苏蓉还在睡懒觉,叶飘飞一个人吃着早饭。

手机的铃声突兀的响起。

叶飘飞的交际圈有限,除了家里的人,能够给他打电话的也就只有学校的同事了,至于上学时候的那些同学,能够联系到他的也是在极少数。

“叶老师,你现在是在杭城的家里吧?”打电话过来的是学校的老师名字叫做李若晗,听口气好像有什么急事。

“嗯,我在。”叶飘飞有些奇怪,别看他也是学校的老师,但他一名体育老师平时与这些代课的老师很少接触,平时找他最多的也就是关心一下他的身体状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