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暗审判 > 第十章 同事的帮助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同事的帮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的父亲突发疾病,当时就送到了县里的医院去就诊了,原本以为没有多大的问题的,可是现在又变的严重起来,这边的医生建议我们转到杭城的大医院,可是我对那边不是很熟悉,所以——”

李若晗有些不太好意思开口,毕竟她与叶飘飞还没熟悉到可以随便找对方帮忙的地步。

“老人家的身体重要,你们那边赶紧出发把人送过来,我这边马上去联系医院。”这件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那边的医生既然提出了转院的建议,说明老人家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事情拖不得。

“这,好的,麻烦你了叶老师。”

“都是同事,不用客气。”

挂了电话,早饭也不必吃了,老妈还在那里忙碌着,叶飘飞朝着老妈那里走去。

没办法,联系医院这种事在这个家里只有他老妈可以搞定,以叶飘飞的人际关系,认识的医生实在是有限的很。

方晴听了后二话没说拿起电话就开始联系人,很快一切就都办妥了。

其实叶飘飞至少也应该问一下李若晗她父亲得的是什么病,他这边也好联系对诊的医生,什么事情都不明了的情况下,一般的人还真的不太好办。

也幸亏方晴不是一般的人,她也没有找哪个医生,而是一个电话直接打给了院长。

李若晗是包了一个车赶到的,哪怕她心急火燎,但县城离杭城的路程在那里,从打电话给叶飘飞到现在,时间已过去3个多小时了。

叶飘飞自己没车,他开的车是老妈的。在县城高中任职根本就不需要车,学校离他住的地方也就几站公交车的路程,平时的时候他都是走路或者跑步往返学校,若是有事情,一辆电瓶车就可以搞定。

他这个人平时很少主动与人打招呼,体育老师的工资也不高,再加上来去学校都是靠双脚,让很多的老师都误会他家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富裕。

至于在县城买的房子,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老师知道,他们一直都以为那是租来的。

站在叶飘飞旁边的那位老人就是杭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吴院长,急诊科的医护人员也早已等在了那里,李若晗的车刚停下,医院的担架就迎了过去。

老人家很快就被送走,李若晗满脸疲惫的走过来,对着叶飘飞说道:“叶老师,多谢你了。”

“先不急着谢,这位是吴院长,你将你父亲的情况给吴院长说说。”叶飘飞将吴院长介绍给了李若晗。

听说眼前的这位老人是一位院长,李若晗有些愣神,哪怕是在他们的县医院,院长也很少亲自出来接病人的,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叶飘飞在杭城的人际关系会这么广,连医院的院长都能够请的动。

叶飘飞当然不认识什么院长,这都是他老妈的人脉。

李若晗也只是稍微的楞了一下,眼下他的父亲还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难得的院长大人在这里,她的心思立马转到了父亲的病情上。

听完李若晗对他父亲的情况描述,吴院长也不太好判断,吩咐她先去将一些手续给办了,他自己则是走去了急诊室。

急诊室那边也是一头雾水,经过各项检查,老人家的生命没有危险,但奇怪的是老人的各项指标都缺了一点,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指标的不正常导致了老人身体的虚弱,哪怕开了药水打了点滴整个人依旧软绵绵的。

一直忙到了下午,老人安排了住院。

李若晗在那里照顾着老父亲,叶飘飞跟着吴院长来到了办公室。

吴院长不但精通西医,对于中医也是颇有研究,拿着手上的一叠单子看了很久才缓缓地说道:“老人家的状况不容乐观,其他的医生不能给他的这种情况直接下定论,不过我这里有一些个人的看法。”

叶飘飞想到了一种不好的可能,问道:“吴院长,老人家是不是得了什么无法医治的绝症?”

“是不是绝症还不好说,他的这种情况在我年青的时候遇到过一次,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一个医学徒弟,我的师傅带着我去了远方出诊,那位病人的情况就跟老人家现在的情况差不多。”

叶飘飞表情凝重:“那是得了什么病?”

吴院长叹气:“严格来说那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叶飘飞不解,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了呢?

吴院长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件事情不太好说,我建议你还是去问一下老人家的女儿,中了这种毒的人,多多少少会知道一些自己中毒原因的,而这种毒,医院没有解药。”

叶飘飞谢了吴院长后往住院部走去。

吴院长看着叶飘飞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老人中的毒很复杂,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老人的关系很复杂,叶飘飞为了帮助他的朋友很有可能被卷入老人的恩怨纠缠事情中,到时候肯定会惹上一些麻烦。

想到这里,吴院长拨通了方晴的电话......

李若晗站在病床前不安的走动着。

老人家的身体很是虚弱,好在他的意识还算清醒,看见女儿那焦虑的样子,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爸,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听到声音,李若晗朝着父亲关切的问道。

“爸没事,年纪大了,身体功能衰退也是正常的。”

李向行的年龄其实也就60来岁,李若晗作为李向行的女儿年龄有些不符合,她今天才25岁。

叶飘飞走进了病房,李若晗急忙的问道:“叶老师,院长那里怎么说的?”

叶飘飞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老人,说道:“院长说你父亲得的不是病,而是中毒了。”

“中毒?不可能啊,我爸每天吃的东西都是我亲自安排的,他自己最多也就早上的时候出去吃个早点,要是早点有问题那也不应该是他一个人有问题啊,吃早点的人那么多。”

李若晗原本就有些乱了方寸,听闻中毒后直接就懵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中毒呢?再说,家里又没有毒蛇之类的,到哪里去中毒?

李向行悠然的叹息:“若晗,院长说的没错,爸爸确实是中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