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暗审判 > 第十一章 跑腿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跑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爸,你在家待的好好的,你......怎么就,就会中毒了?”李若晗满脸的不可思议。

李向行沉默了一会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说道:“这件事我原本以为会将它带进尘土里,没想到终究还是等不及我入土了。你还记得家中有一个上锁的小箱子吧?打从小你不就好奇那里面装的是什么吗?开锁的钥匙就放在家中的存钱罐里,你回去将它砸了就可以拿到钥匙了。”

李若晗的声音变的哽咽起来:“爸......”

李向行无力的伸出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回去将它打开吧,一切的一切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可是爸,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我怎么可以放心离开?”李若晗摇头,她是好奇那小箱子里面藏着的秘密,但比起父亲的身体健康,小箱子里面的秘密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去打开它吧,打开了它你就明白了,我这病也算是可以给个交代了。”

李若晗原本没有想过回去打开小箱子的,父亲的最后话中意思使得她犹豫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将父亲的病给医治好,任何对病情有帮助的事情她都会尽可能的去做到。

只是一来一回的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如今这情况她怎么可以离开父亲这么久的时间?

“李老师,你要是相信我,把你家的地址告诉我,我帮你跑一趟。”叶飘飞开口。

“这太好了,我家的地址在老街的春江别苑3幢302,给,这是钥匙。”李若晗将一串钥匙交给了叶飘飞:“叶老师,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等回来我请你吃饭。”

李若晗没有想到叶飘飞会如此的热心,出于同事之间的信任,她很直爽的将家门钥匙给交了出去。

叶飘飞也是单纯的想要帮忙,点了点头,接过钥匙就出发。

李向行看似无意的扫视了一眼,只是他看向叶飘飞的眼神中透露着意味深长的味道。

老妈的车就放在地下停车场,那是一辆700多万的宾利。

作为亿万公司的老总,车代表着脸面,哪怕方晴自己也是拿工资过活的,但一辆好车代表的不是她个人,而是整个公司。

杭城的发展在整个华夏都是排在前面的,路上的车别说几百万,千万,就算是几千万的豪车偶尔也是可以看到。

但开得起豪车的人其身份也是一般的人招惹不起的,毕竟能够开得起上千万豪车的人也就那么一个小圈子里的人。

等红绿灯的时候,跟在他后面的车都是适度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万一前面开车的手滑进错了档,别人开豪车的无所谓,自己就倒霉了。

坐车到县城至少需要3个小时,自己开车就快多了,两个小时后,叶飘飞已经拐进了老街。

富春别苑其实也算是老房子,不算很难找,很快就找到了第3幢。

没有电梯,叶飘飞只好走楼道。

到了3楼,钥匙还没有掏出来,脑海中传来了提示声:“发现不友善目标。”

“——小地图开启。”

“——目标状态条开启。”

“——战士职业开启,激活姿态:战斗、狂暴、防御,目前姿态防御。”

在艾泽拉斯一直找不到的战士三大姿态:战斗、狂暴、防御,没想到在这里被激活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叶飘飞打开了小地图。

呈现在脑海中的是整个春江别苑的地图,地图可放大亦可缩小。地图中有着许多的黄点以及少数的绿点,唯一的一个淡红色的点点显得特别醒目。

将地图给放大,李若晗房子里的情况显示的清清楚楚。

那淡红色的点点正好进入了某个房间,看样子正是李若晗父亲住的那间。

地图可以清楚的显示固定的物体,对于活物也就一个点来表示,最多也就区分出对方是友好还是敌对。

想想也是明白了,追踪目标是猎人的特长,他现在一个战士职业能够在小地图上显示出这些已经是很不错了。

门是虚掩着的,轻轻地推开门,叶飘飞没有发出声音悄悄地走了进去。

李若晗父女现在远在杭城的医院,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除了李若晗父女还会有其他的人会进来这个房子,再加上叶飘飞早就知道了对方的存在,进来后,对方竟然毫无知觉。

站在房门口,叶飘飞看到的只是一个黑色的背影,从那苗条的身材上来看还是个女人。

对方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奔着床头柜上的那个小箱子去的,只是看起来似乎遇到了一些麻烦,那个小箱子看似古老,弄了半天竟然找不到打开的方式。

站在那里看了老半天,那女的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水,对那小箱子依旧毫无办法。最后叶飘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开口道:“要是实在打不开,我倒是知道钥匙在哪里,要不要我拿来给你试试?”

那女的被那个小箱子弄的满头是汗,闻言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好!”一个好字刚出口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身体不由的一僵。

缓缓地转过身来,她看到了倚在门框上朝着她微笑的男人。

“你是谁?”女人皱眉。

叶飘飞没有说话,将李若晗交给他的钥匙拿在手上晃了晃。

“这房子是你的?”

“是不是我的不重要,但我却知道这房子肯定不会是你的。”

女人没有惊慌,反而是笑了:“看来你与姓李的父女两个关系不浅,既然来了正好麻烦跟他们父女说一声,我问他们借一个东西。”

抓起床头柜上的小箱子,她就那样抱着走。

走到房间门口时,叶飘飞站的位置恰好堵住了她的出路。

“让让。”女人语气淡然。

叶飘飞也是淡然的道:“不巧,我来也是拿你手上的东西,箱子放下,你走人。”

女人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看来你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那就抱歉了。”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闪亮亮的匕首,匕首带着寒意朝着叶飘飞的脖子抹了过去。

“叮”的一声,匕首没有抹到脖子,与一把利剑交互在了一起。

女人大惊,身体急速的后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