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暗审判 > 第十九章 问话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问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这份工作,叶飘飞也不可能是做一辈子,但是他自己走跟被学校开走是两回事情,而且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跟苏家哪里有得罪过苏家。

至于何力是苏家的人?

这根本就不可能,苏家来人之前,叶飘飞与何力还没有冲突发生。

看来是要抽个时间去好好的了解一下苏家的情况了。

他倒是无所谓,但他的老妈可是开着公司的,要是莫名其妙的被苏家给盯上了,在生意上面肯定会受到打击。

那边魏蕾带着王富贵已经走出了教室。

刘校长站了起来拍拍叶飘飞的肩膀:“也别想那么多,或许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社会,苏家也不是可以一手遮天的。”

叶飘飞点点头,苏家有没有一手遮天的本事他不管,但别人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他要是不做点什么也说不过去。

刘校长本打算走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道:“高3毕业考后有个欢送会,刚好也是建校10年,学校打算搞些特殊的节目,到时候希望你能够给那些孩子们露一手。”

“行。”这是小事,叶飘飞很快答应。

背着手,踩着碎步,刘校长走了,他的心里在暗骂着社会的现实。叶飘飞走人是板上钉钉的,苏家找到他也是不想动用太大的关系,毕竟他只是一个县城高中的校长,像叶飘飞这种当着一名体育老师的小人物对于苏家来说,就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样的区别。

当然被拒绝是一个意外,搞不好他这个校长都要提前退休了。

叶飘飞没有去打听魏蕾过来办的是什么案子,他这个人一向就不爱去管那些闲事,而且去打听刑警办案更是一种忌讳,除非别人主动的来跟你了解情况。

事情有的时候就是来的这么巧,叶飘飞这边还没走远,魏蕾就带着王富贵迎了上来。

“叶老师是吧,我们这边想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魏蕾拿出证件给叶飘飞看了一下:“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昨天晚上的11点半左右,你的学生在夜市与一群当地的社会青年产生了矛盾,当时是你赶过去将他们带走的。现在请你说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

昨天晚上的事情想要瞒过警察这一方是不太可能的,不过由于当时没有人报警,事后,那些混混包括夜宵摊的老板也没有报案,这种事情警察也插不上手。

至于卷毛,酒后开车撞人,本身就是犯罪,那一段路虽然没有监控,但喝酒开车总是事实。

魏蕾之前也没想到要问叶飘飞什么,但她调查的案件与卷毛有关,现在卷毛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叶飘飞的事情还是当地的警察调查后才知道的。

叶飘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至于卷毛撞人倒是没说多,也就是一场车祸的事情。

喝了酒开车出事了,这种事情全国每一天不知道要发生几起。

而且就算卷毛醒了过来也不一定会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撞上去的,他总不可能说自己原本是想撞人的吧?

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你维护自己的学生没有错,不过以后还是少动用暴力的手段,这对孩子们产生的人生价值观极其不好。”

对于昨天的事情,作为一个女人,魏蕾是站在孩子们这边的,一群社会青年欺负一群孩子实在是不像话。

但她除了是一个女人同时还是一名警察,打架斗殴必须要制止。

“好的警官,我下次注意。”叶飘飞微笑。

“再有下次我直接就给你铐上。”魏蕾翻了个白眼,“那就这样吧,不打扰叶老师工作了。”

“行,你们忙。”叶飘飞拍拍屁股走人。

王富贵皱着眉,看着叶飘飞走远,问道:“魏队,这就让他走了?”

“你还想怎样?”

“昨天的那些混混可是何力的手下,那家伙可是以前的省队散打冠军,连他都在这个叶老师手下讨不到好,我觉得有问题。”

“你也说了何力是以前的散打冠军,现在他都年过四十了,打不过一个正当青年的体育老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别以为别人当体育老师的都是吃素的。”

“道理是有那么一点,不过何力在以前毕竟是专业的打手,我还是觉得有问题。”

“要不你现在去找那个叶老师去讨教几招试试?说不定别人也是专业的。”

“无缘无故的我找他讨教什么,我连魏队你都讨教不了几下,更别说别人还打败了曾经的散打冠军。”

“行了,你找到案子的关联了没有?”

“有一点想法。”

“那就回吧,找小路一起分析分析。”从学校回来,叶飘飞也没有耽搁,直接就回了家,烧饭是不可能的,他的背包里可是放着各种好吃的。

美美的享受了一顿晚饭,洗了个澡,打开电脑,他开始查找起与苏家有关的新闻。

以前他不太在意这些富豪的事情,没想到真正的找起来,关于苏家的新闻报道还不少,甚至还连带着看到了自己老妈公司的一些新闻。

看来自己还是与这个社会太脱节了。这确实不太好,像今天这样的,出了事情只有临时抱佛脚,就连自己家公司的事情也是了解的不上不下的。

苏家的主要产业是房地产与酒店,与姜家的旅游业刚好相辅相成,魏家在商业上没有多大的作为,但在政治上有着不俗的地位,而西门家就有些特殊了,以前是混黑的,后来随着国家制度的变革,开始投入到了娱乐行业。

近段时间房地产进入了低迷期,旅游业也是不怎么景气,苏家忽然打起了珠宝这一块的主意,而姜家也是对服装这一块产生了兴趣。

这原本也没什么,做生意嘛,怎么赚钱怎么来,但偏偏叶飘飞的老妈手上做的最大的就是珠宝与服装。

方晴一个女的做珠宝、服装生意确实比较合适,但创业之初她是想做其它的,问题是家族中能够给她提供最多的唯有珠宝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在隐世家族来说就是一些俗品,他们终年不出世,这些东西累积的不少,放在那里的作用也不大,而当初的分支也没看上这些东西,毕竟他们在俗世也不缺这些,而且那个时候他们最迫切的就是个人实力的提升,最大的渴求就是那些特殊的资源,这不仅仅是可以拥有超凡的能力,还可以延长一定的寿命。

人类最渴望的是什么?

是财富还是名声地位?

都不是,这些东西在寿命面前比起来不值一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