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暗审判 > 第四十五章 后会无期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后会无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生命值的高低,叶飘飞一直没有明白其中的奥义,将他接触过的人仔细的按照生命值的高低排了一遍,结果发现,除开李若晗,其他人的生命值与他认为的意思差不多。

也就是说,李若晗是个例外,她的生命值有问题。

如果按照500的生命值来计算,李若晗的等级至少也是5级以上,因为按照他的计算,除了普通人,只要是有等级的,基本按照每一级100的生命值来计算。中间或许会有一些浮动,但浮动的不会太大,除非是像叶飘飞自己一样有着其它装备的加成。

而普通人的生命值应该不会高于400点,就拿斐潇潇来说,正是生命最耀眼的年龄,她的生命值也是刚刚达到400,而一些年龄大的人,比如李向行、刘校长这样的,生命值才200到300。

当然,西门望这种老人不能按照这种方式计算,毕竟就算他的等级达到了10级,生命值也不可能达到1000,毕竟老年人的生命流逝牵扯到很多方面的东西,想到达到1000点的生命值,除非他的身体状态达到巅峰。

而李若晗在没有等级的情况下能够达到500的生命值,最大的可能就是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深门的欧阳家族。

看来有时间很有必要去了解一下这个欧阳家族,哪怕李若晗没有找回自己亲生父母的想法,但并不妨碍叶飘飞去了解欧阳家。

耳边忽然就传来雷鸣般的掌声,叶飘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朝着舞台下方看去,发现很多的学生都站了起来,不少的学生满脸通红的在喊着一个名字。

曾轻柔?

这个名字他也不算陌生,最近播放的古装电视剧里的女二号就是叫这个名字。

叶飘飞在平时的时候很少看电视,之所以能够记得曾轻柔的名字还是因为最近的一个月宅在家里太过无聊,而曾轻柔除了那部古装剧,也是上了一些很火的娱乐节目,叶飘飞拿着遥控器的时候翻到了她很多次。

舞台上的曾轻柔顶着个丸子头,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当她拿着话筒,迈着轻盈的脚步唱起歌的时候,让人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一个降落人间的仙子。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这首《后会无期》经过重新的编曲后,非常适合在这种环境下演唱,因为高三的学子们已经完成了考试,接下来要面临的就是离别。

这里是一个县城,很多的学子考不到一所好的大学,等待他们的将是踏入复杂的社会。在学校的时候,他们竞争的是学习成绩,但从今天开始,他们竞争的将是人生。

也许很多的学子都没有意识到,今天的一别很多会是一辈子的不见,就算等到了下次的再见恐怕已是为人父,为人母了。

“当一辆车消失天际,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随着歌声的继续,台下的学生们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听着听着,最后只剩下了曾轻柔的歌声在那里回荡。

斐潇潇偶然的一转头,看见了旁边的张寒寒竟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憨憨,你怎么哭了?”

“我,我不知道,反正听着听着就哭了。”张寒寒没带纸巾,不停的用衣服擦着止不住落下的眼泪。

斐潇潇看着好笑,一个大胖妞在那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也不怕身边的人笑话,她朝着身边的人看去,却是发现好多的人都是在那抹着泪水,还有没泪水的也是红着眼睛,尽量的不让眼泪掉落下来。

这歌有这么的感人?

斐潇潇很是疑惑,她也在听歌,但她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叶老师会不会来的问题,思想打岔下,反而没有被这首歌带入感情中去。

掏出了一小包纸巾,斐潇潇拿给张寒寒擦眼泪,眼见张寒寒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斐潇潇无奈的叹息。

女人啊,怎么会如此的感性?

对了,自己也是个女的,怎么就跟大家不一样了?难道是因为冷血?还是因为自己刚才没有认真的在听演唱?

舞台上的歌声依旧在飘荡,这次,斐潇潇认真的听起了歌。

结果没听了几句,台上的曾轻柔演唱完了。

扫兴。

斐潇潇郁闷着,一旁的张寒寒总算是控制住了情绪,她一边擦着多余的眼泪,一边问道:“潇潇,你说以后我们还能不能经常的见面?”

“当然可以了,我们两个的家离的这么近。”

“可是,以后我们都要去各自的大学报到了,你在沪海,而我却是在杭城,想要见面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了。”

斐潇潇一呆,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去多想,因为就算是大学也还是有礼拜六、礼拜天的,周末回来,身边的好姐妹依旧可以在一起的。

可是在一起,那也是周末,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可以天天的见面。

“这个......沪海跟杭城应该不远吧?坐地铁很快就到的。”

“可是,我以后要是在半夜想你了怎么办?我想吃宵夜了怎么办?半夜三更的也没有地铁啊。”

斐潇潇彻底的呆住,而张寒寒也是一本正经的在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凝视了一会,斐潇潇伸出手一把抱了过去。

她是想将张寒寒抱在怀里的,可惜她的手臂不够长。

倒是张寒寒轻轻松松的将她给抱在了怀里,在她的耳边念叨着:“以后的每个周末我们都要回来,不能天天的聚在一起,最起码周末的时间不要将它错过了。”

听着憨憨的话,斐潇潇只觉的喉咙里压着的什么东西被释放了出来,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哭出声来。

曾轻柔的歌没有给她听哭,憨憨的话倒是把她给弄哭了声。

倒是张寒寒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慰着,似乎之前的她已经哭够了。

她的正面刚好对着舞台,此时的曾轻柔已经完成了表演退到了后台,后面表演节目的人在她退下后登上了舞台。

看见上台的那个人,张寒寒的眼睛瞪的比铜铃还要大。

“大小姐......潇潇,他......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斐潇潇还处于感情的爆发状态,根本没有理会张寒寒的话。

张寒寒一把将她的身体给扶正,指着舞台上的那个人兴奋的道:“是叶老师,他真的来参加校庆了。”

斐潇潇正泪眼婆娑着,迷迷糊糊的道:“什么叶老师?”

忽的她的身体一震,猛然朝着舞台上看去。

“啊——”

斐潇潇站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壕无人性的尖叫,引得周围的学生纷纷的侧目。

张寒寒看了看周围,急忙将斐潇潇拉着坐下,眼见她张开了嘴又想站起来的样子,张寒寒只好按在那里,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唉,真是够丢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