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暗审判 > 第五十八章 银狐

我的书架

第五十八章 银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艹。”

周婷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老娘可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般的人在水中能够憋气一分半钟就算了不起了,我这都超过了五分钟了,还能赶在我后面?

这都算了,水底乌漆嘛黑的,是想找就能够找得到的?

凭直觉,周婷认为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打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再次的沉入水底。

然而,她的慌乱引起了身体的不良反应,沉入水底还不到10秒竟然开始了抽搐。这下她是彻底的慌了,身体开始胡乱的挣扎起来。

只是越是挣扎沉的越快,倒是应了那句老话,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正在她的意识被恐惧所包围的时候,脖颈处一疼,整个人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周婷悠悠然的醒来。

入目的是夜里满天的星星,在那里眨呀眨的,似在嘲笑着她的无知。

原来自己还活着!

周婷松了口气,轻轻地闭上眼睛,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的力气,她只想好好的睡一下。只是很快她一个激灵坐起,看到了那个一脸笑意的男人。

男人笑起来很好看,只是这笑容在她的眼里看起来像极了魔鬼的脸。

两人坐的地方是江水退下后临时多出来的一小块沙滩,这种地方没有人来,因为谁也不知道江水何时会将这里给淹没。

“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做周婷,来自银狐组织,这里的沙子比较柔软,挖一个坑应该不难。”

叶飘飞将手伸进沙子,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小洞,他还伸手在周婷的身上比划了一番,仿佛在丈量着什么。

周婷的身体缩了缩,皱眉道:“别挖了,看着心烦。”

“行。”

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叶飘飞在周婷的对面坐下。

“此地不错,有山有水,有沙滩还有海鸟,白天可以嗮太阳,晚上可以数星星。”

海鸟?有你个大头鬼!

周婷的心里暗骂,只是不知为何,这个男人的几句话让她莫名的恐惧起来,探头望去,男人依旧在微笑。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银狐,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周婷叹息,将她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银狐的成立已经超过了50年,里面的成员全部都是女性,最初的时候是由几个被男人狠心抛弃的女人所组织,当初几个女人结成联盟的时候也没有想太多,单纯的就是想要报复抛弃她们的男人而已。

然而这世上被男人伤了心的女人实在是太多,很多心灰意冷的女人都对人生失去了信念,对男人更是充满了怨恨,于是很自然的就被吸收进入银狐。这样的一群女人集合在一起是无比强大的,加上有几个本身条件就非常不错的女人,传授了其她人独门技艺,渐渐地,银狐壮大起来,而她们也是得偿所愿,报复了伤害了自己的男人。

不仅如此,她们还夺走了男人的所有财富,用来强大自身,只是这样一来,原本还算统一的银狐就有了分裂。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更何况全部都是女人的江湖。

银狐的内部混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一个神秘的女人看不下去了,带头站了出来。

这个女人不但手腕强硬,而且武力值极高,很快就将那些闹矛盾的女人收拾的服服帖帖,而且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再次的发生,她炼制了一种可以潜伏在人身体里的毒药。

这种毒药对应了独门的功法,想要催发出毒药的效果,功法的修炼强弱决定了毒药爆发出来的效果。

当然,想要催发毒药的效果也不是那么的简单,倘若自己的能力不够,强行的去催发毒药的效果会引起功法的逆转,到时候受到伤害反而是自己。

毒药吞进肚子的时候,只要没有被催发就没事,不但没事还会随着实力的提升对身体产生互补,会大大的提升个人实力。

这样一来,银狐的所有成员都吞下了毒药,反正知道功法的人只有一个人,毒药虽然是毒药,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毒药也是良药,能够辅助实力的提升,哪怕是毒药也不会有人去抗拒。

更何况,银狐的成员每一个人都被男人狠狠地伤过,一个被男人伤了心的女人,真正的狠起来连自己都不会放过,区区一颗毒药吞就吞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那个神秘的女人不止是这么一点手段,每一次在她外出的时候都会物色一些有天赋的女人,给她们送上一颗毒药以及奇怪的票券,并告诉她们,哪一天她们喜欢的男人抛弃了她们就将药丸给男人服下,并将票券送给男人做纪念,如果想要报复可以直接去找她,她会帮助她们。

多年下来,神秘女人送出的毒药与票券不知有多少,拿到毒药的女人有的很快就将毒药给了男人,有的一辈子都没有送出去,更有个别的是自己吞下去的。

三年前,神秘女人感觉到自己老了,需要找一个继承人来带领银狐继续发展下去,于是选择了十个资质最好的年轻成员,教会了她们一部分的功法,并且提出了成为最终继承人的要求。

谁收集到的票券越多,谁就有机会成为银狐的新一代领导人。

时间三年,三年时间到,十个继承人带着票券回总部,到时候会公开计票,票数最多者为新一代的领导人,将由神秘女人亲自教导,直到有能力领导整个银狐为止。

这之前有很多被男人抛弃的女人投靠了银狐,她们会将自己送出毒药的男人的一些基本信息给组织备案,这些备案的信息分给了十个候选人,每一个拿到手的信息都是其中的一部分,没有重复,十个候选人也是各奔东西开始收集票券。

然而,事情远没有她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信息上记载的那些男人都是20年前的,时过境迁,这些男人的身份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些连死在了哪里都不知道,还有些身份超然,想要拿到他们的票券简直是痴心妄想。

三年的时间临近,周婷不知道其她的九人收集到了多少的票券,反正她的手上连20张都没有。

就拿李向行的票券来说,信息上说他是某个公司的老总,但谁又能想到他跑到了一个县城过起了贫下中农的生活?

再比如西门望,凭周婷的能力想要得到他的票券实在是玄之又玄,西门家到处都是保镖,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灭在西门家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