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今世前生 > 初秋的快乐

我的书架

初秋的快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

  包厢太过热闹,我一个人忙着各种的端茶递水打饭拖地,因为小孩多,各种落地的食物必须马上清扫,否有人不小心踩上,那只会制造更多的麻烦和叫嚷声。

  趁着打开水的时间,溜进银杏包厢,想看菱菱在不在,见她这里只有四个人,便要她帮忙盯下我的包厢。

  好在打完水来到包厢,地上没有我想像的脏乱,便又端了几个茶杯和果汁杯去清洗。

  一个人的包厢得趁着干隙把事做了,等客人一走,就只等收餐具的姐姐收走餐具,换上桌布,再摆上十人的餐具,搞完地面卫生就可以下班了。

  菱菱那包厢是四个男人,因为他们喝酒,到晚上20点30分还不见有走的意思,我便陪了陪她。

  “小夭,这个月发了工资我就去买手机,你陪我去不?”菱菱问我。

  ”好啊,我也想买手机,还想买套衣服,到时一起休假去吧。”我应着。

  “这个月的工资不知有多少?我还要寄点钱给我妈。”菱菱又说。

  “我几个月没回去了,不知我爸妈还好不,都想他们了。”我跟着菱菱的话说。

  “他来了。”菱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谁来了。”我转身想看看是谁。

  “杉哥,你咋在这?”智哥今天穿着一件白衬衣和一条深蓝的西裤,一双发亮的黑皮鞋,脸带着微笑正朝我走过来。

  “小夭,我来接你下班。”我有点恍惚。

  以前总觉得杉哥穿警服好看,却不知他穿白衬衣更好看,这么帅帅的男人咋让我遇见了。

  刚认识杉哥的时候,皮肤也没这么有光泽,胡子拉渣的,人也显得疲倦,我都在心里叫他大哥。

  “杉哥,这个月我和小夭发了工资会去买手机,你带我们去好不好,小夭刚才说她要买手机,却不知买什么款式的手机。”菱菱连珠带炮地把话说完。

  ”菱菱,我不买手机。”我朝菱菱眨眼晴。

  我不明白菱菱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两个去买手机买衣服逛街不好吗,加上杉哥会不会很尴尬。

  “小夭,我们在长沙还不熟悉,有杉哥带着逛街买手机不很好吗?杉哥,你说对不对。”菱菱望着杉哥问。

  “小夭,你要买手机呀?”杉哥问我。

  “杉哥,我就刚才跟她说了一句,还没确定买,因为有了手机,也不知道打给谁,我没什么朋友。”我说的也是实话。

  “你叫菱菱吧,快下班了吗?”杉哥问菱菱。

  “买单。”这时包厢传来一句买单。

  “我和小夭在外面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去吃宵夜,你快点啊。”杉哥对菱菱说完,拉着我就走。

  “小夭,你回去换下衣服吧,半个小时在酒楼门口等我。”杉哥说了这句话就走了,留下愣愣的我。

  我想了想又回到菱菱包厢,见她去买单了,我就帮她把碗筷收了。

  客人一走,菱菱送碗筷去了,我又帮她摆台。刚摆好,菱菱来了就扫地,我就拖地,一下子事就做完了,可以下班啦。

  “菱菱,你干嘛要告诉杉哥我们要买手机啊?”我不解地问菱菱。

  “我就想看看杉哥是不是真的喜欢你呀?”菱菱侧脸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看穿。

  “带我去买了手机,就是真的喜欢我?”我还是不明白。

  “傻小夭,你的智哥呢?不是说要带我们去吃夜宵吗?”出了酒楼看不见杉哥,菱菱又问。

  (2)

  “他叫我们回去换了衣服,来这里等他。”

  “那我们回去换衣服吧,还没人请我吃过夜宵咧,今天就沾沾你的光。”

  “好吧,那我们要快点了。”快走了三步菱菱就慢下来了。

  “走那么急干嘛,夜宵就是要吃得晚。”我听了觉得也是的。

  我们回了宿舍,我就随意冲了个澡,换好衣服,把头发结了个麻花辫盘在头顶,在脸上抹了点润肤乳,画了个眉,涂了唇膏,一切准备妥当。

  看菱菱磨磨蹭蹭的也不知要搞到什么时候去,“菱菱,我先去酒楼那里,杉哥要是来了我就在那等你,他要是没来,我半个小时就回来,不过,你也要快点啊。”

  “好的,你先去吧。”

  我一路小跑,刚到酒楼拐角,就看到了杉哥。

  他穿了一件黑色长袖薄卫衣,一条牛仔裤,黑色网状运动鞋。每一次看见他,都会让我眼前一亮。

  我走向前:“杉哥,你越来越好看了。”

  “你傻了吧,我还越来越好看了。”杉哥摸了摸我的头,“菱菱呢?”

  “她还在化妆,我先下来了,怕你一个人等得不耐烦。”

  “那我们去车里等吧。”你边走边说。

  坐在车上,我又有点感觉慌乱,每次在人多的地方我看见杉哥都没事,可一在窄小的空间,我和杉哥呆一起就变得紧张,无所适从。

  杉哥在后座包包里拿出一个手机盒子递给我:“看看,喜欢不?”

  “杉哥,我不能要。”

  “这是个华为牌子的手机,当时三千多买的,我用了二个月后就买了我现在这个苹果手机,你拿去用吧,反正旧手机也换不了几个钱。”

  “那我发了工资就给你一千,当我买你的。”

  “说了你拿去用,我放抽屉也是放。”

  “你不收钱我就不要你的手机,这手机新的一样,二个月少了二千块,我都赚发了。”我咧开嘴笑着。

  “那行吧,盒子里还有发票,可以在一年之内去贴一次钢化膜。”

  “嗯,我先下去看菱菱来了没?”

  “你等一下,先把手机收好,别告诉菱菱这手机是我的。”

  “好,杉哥还有事吗?”我故意问他。

  “还有事呀,你又不会答应,你去看菱菱来了不?”

  我一下车,就看见了菱菱正一脚一脚地走过来。

  “哇,菱菱,这大晚上的你还穿高跟鞋。”

  “这鞋买了,就没穿过,所想穿穿不。”

  “那你好点在哈,这么高的跟,杉哥他在车里等我们。”

  我把车后座门打开,等菱菱进去后,我也钻了进去。

  杉哥把车一开动,就问:“你们有吃夜宵的地方吗?”

  “没有。”我和菱菱齐声回答。

  话刚落,三个人都笑了。

  (3)

  “那我带你们去坡子街吃吧,我和队友去吃过一次,味道还可以。”

  “那地方远不?”我问杉哥。

  “有点远,开车要几十分钟。”

  “就这附近找地方吃咯,太远了占时间,明天还要上班,我不想太晚睡觉。”我说。

  “小夭,你昨晚没睡好吗?”菱菱问我。

  “嗯,昨晚看书忘了时间,就睡晚了,所以今晚不想太晚睡。”

  “那就前面拐角那地方吃吧,上次看到的那地方,吃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应该味道可以吧。”杉哥说。

  “菱菱,要得不?”我问菱菱。

  “哪里吃都一样,我就是想出来吹吹风,喝杯啤酒,然后回去躺床上一觉睡到天亮。”菱菱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菱菱,要不你今晚和我一起睡吧,谁跌下床另一个人就把她扶到床上继续睡。”我突然想逗一下菱菱。

  “那好呀,我要抱着你睡,今晚你可别把我推下床。”菱菱装模作样地就想着来抱我。

  “到了,你们去找个靠边的桌子,我停了车就来。”

  “好的。”我和菱菱下了车,就朝夜宵摊走去,人太多,感觉到热。

  只得往巷子边上走,好在弄堂里有一股风吹过来,特舒服,我拉着菱菱就坐这里。

  “”菱菱,你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们点醋溜藕片,毛豆,哈啤,剩下的要杉哥点吧。”

  ”好,我反正也不知什么好吃。”

  “杉哥,我们想吃醋溜藕片,毛豆,二瓶哈啤,这是我们想点的,看你吃什么就点什么。”杉哥刚坐下,菱菱就说了。

  我帮杉哥拆了餐具,给他用茶水烫了烫杯子和碗筷,又添上茶水:“杉哥,茶。”

  杉哥点了一份龙虾,一份太极头,一份丝瓜和一份凉菜木耳,加上醋溜藕片,毛豆,还有四瓶啤酒。

  三个人,能全部吃完,也是不错了。

  “我去洗个手。”杉哥说。

  “小夭,都快十点了,吃完怕是到十二点了。”

  等菜上了,我们就快点吃,快点喝,争取十一点半赶到家。

  杉哥刚坐下,菜也陆续地上桌了。杉哥把酒瓶盖打开,每个人一瓶啤酒各自倒各自的酒。

  “来,菱菱,敬杉哥一杯,谢谢杉哥带我们来吃夜宵。”我把一杯酒一口就喝完了,其实我是口干了。

  我又把酒杯添上,吃了二片藕片,酸酸的脆脆的真好吃。

  “小夭,菱菱,你们多吃菜,要全部吃完才能走。”杉哥把龙虾往我们这边移了移。

  “来,喝了这杯剥龙虾吃,一个碟子一个碟子地干掉。”杉哥向我们端起了酒杯。

  “好,干。”我也端起了酒杯,但这次我只喝了一大口酒。

  我把一次性手套带上,开始剥龙虾吃,我只吃龙虾身子上的肉,我不习惯咬那两个龙虾钳。

  杉哥看见了,他就把龙虾肉给我,一连剥了好几个。

  菱菱这时站起来,把酒杯一举:“祝你们相亲相爱,快乐无边。”

  我和杉哥相对笑了笑,然后举起酒杯:“一起快乐无边。”

  (4)

  星期四下午有半天休,我就想着去趟姑姑家。

  姑姑家离酒楼还是有蛮远,所以下了班回宿舍换了衣服就走。

  到酒楼还是去找了一下菱菱:“菱菱,吃晚饭时你帮我留一份饭带去宿舍好吗,我想去趟我姑姑家,路远我可能不在她家吃饭了,看看我姑姑就会回。”

  “好,我记着咯。”菱菱边洗茶杯边说。

  我走出酒楼,往姑姑家去,我有点搞不清方向,只得走向车站去看了看车牌,发现有两趟车是到我姑姑家的。

  我在站牌下,等了有十分钟,才见602车徐徐开来,我在包里找了二块零钱,就排队上车。

  车上人不多,我在后面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看着窗外的人流和车辆涌动,店铺之多楼与楼紧挨着,只有一条条的路供人们行走,感觉城市真的太拥挤。

  我好像来长沙这么久了,都未曾抬头看看天,我好似不曾看到星星过,每天就是下了班回宿舍呆着,第二天出了宿舍就是上班,都沒想过在回宿舍的时候抬头看看天,数数星星了。

  想着想着人就有点想家,不知妈妈的身体可好,弟弟在家又干了什么了,爹爹是否回乡下去了,姐姐学缝纫会出师了吗?我的那些玩伴都还好吧。

  这时车子报了一下站名,我好似听到过,感觉离姑姑家不远了,我便认真地瞅着车窗外,看有没有我见过的地方,以便好找到姑姑家。

  就在我眼睛四处望的时候,我看见姑姑姑父带着表哥的儿子走过一家蛋糕店。于是我想着就在这站下车。

  我起身准备下车,不到一分钟,车就靠站了。

  待我下了车,回头再去那蛋糕店找姑姑他们时,他们又不见了,想着他们带着孩子也走不了多快,便站在斑马线边上等着。

  等了一会儿,还是看不到人,便只能直接去姑姑家了,想着不能空手去姑姑家,那就去买些水果吧。

  然而却在水果店碰见了柏林表哥,柏林表哥长得很像我爸爸,特别是那厚厚的嘴唇和那两颗门牙。

  “表哥。”我走上去。

  “小夭,你怎么在这?”表哥见到我,满脸欢喜。

  “今天我休半天假,就想来看看姑姑。”我跟表哥说。

  “那好,我带你回去。”表哥提着一个香瓜一个哈密瓜。

  我也不知买什么,就问老板,那样子的一箱苹果多少钱?

  老板说,给你88块吧

  我又对老板说,还来一件旺仔牛奶,一起多少钱?

  老板回我:“一共132块。”

  我把钱付给老板,提着牛奶和苹果就跟着表哥走。

  表哥一回头,见我还在水果店门口,叫我快些,又见我拿着这么多的东西,便回个头帮我提:“来看看姑姑就好,不用买东西啦。”

  “就买点水果给姑姑吃,也就意思下。”我一说完,就看到姑姑姑父他们在前面走。

  “表哥,姑姑他们在前面。”我喊了声表哥告诉他。

  (5)

  “姑姑,姑父。”我跑上前,大声地叫了一句。

  “小夭,你来了呀。你姑爹昨天还在念你,咋不来玩。”姑姑见是我,挺高兴的。

  “想来看姑姑姑爹,又不太熟悉路,今天还是忍不住来了。”

  “先到家再说吧。”表哥催姑姑回去。

  “工作怎么样,还做得过来吗?”姑姑又问我。

  “还好,也没多忙,已经适应了。”我回答姑姑。

  “那就好,雪妹子还怕你做不来。”雪妹子是我表姐。

  “我还要谢谢表姐帮我找了工作。”我对姑姑说。

  表哥把门打开,给我倒了杯茶,然后跟姑姑说:“我去买点菜,就回来。”

  “表哥,不要忙了,我等下就回酒楼了。”我叫住表哥。

  “小夭,你说啥呀,来了姑姑家哪有不吃饭的。”

  “今天我就是来看看姑姑姑父,已经记着路了,哪个休息天都可以来姑姑家吃饭啊。”我跟表哥说。

  “那今天为何不可,刚好我在家,可以多炒二个菜给你吃。”表哥像是有些生气。

  “表哥,今晚上和我一起住宿舍的同事菱菱过二十岁生日,她叫我一定要赶回去,我来的时候答应她了。”我跟表哥解释。

  “那既然是这样,那下次休息记得再来看姑姑,多陪姑姑说会话。”姑姑看着我说。

  “嗯,会的,姑姑。”

  “表哥,我等下在哪坐车回酒楼方便些?”我问表哥。

  “就在我们刚卖水果的地方往左前方有个公交车站,在那等就是,你走时我送你吧。”表哥说。

  “不用送了,表哥,我知道去。”我又朝表哥点了点头。

  “你先陪姑姑说会话吧,我去切点哈密瓜来吃。”表哥转身进了厨房。

  “小夭,你一个人在那做事,没人欺负你吧。”姑姑有点担心我。

  “没有,她们对我都很好。我现在一个人管一间包厢,做好我自已的事,只要做好了,就不会有人管我啦。”

  “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表哥端来了哈密瓜,都切成一小块一小块,上面还放了几根牙签。

  我吃了几块,真甜。

  抬头看见墙上的挂钟指向16点50。

  “姑姑姑父,我先走了,哪天休息再来看你们。”说着,我就站起来了。

  表哥见我走,马上站起来要送我。

  我出了姑姑家门,就问表哥:“表哥,你能带我去办一张手机卡吗?”

  “现在吗?”表哥问我。

  我点点头。

  ”那你带了身份证了吗?”“带了。”我说。

  “那前面就有办移动卡的铺面,我们去那办吧。”我跟在表哥后面。

  表哥一进铺面就问要办张卡,需要多少钱?

  营业员说:“有带身份证吗,交一百块钱就可以了。”

  我把身份证递上,表哥要我选号,我就选了个帶我生日尾号的移动电话卡。

  营业员又帮我把卡装进手机里,要表哥试打一个电话,又帮我调了音乐,把我电话卡的名字存上去。

  都弄好了,我们走出门店,往公交车站走。

  表哥回过头来:“小夭,有空就过来玩,陪陪姑姑。”

  “嗯,好的。”刚好车来了:“表哥,谢谢你!”

  (6)

  回到酒楼,已是快到18点,我肚子有点饿,就想去找菱菱,看为我留了饭没。

  还只上酒楼的阶梯,就听到杉哥的声音:“小夭,快过来,我们去吃饭。”

  “杉哥,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饿了?”我跑过去就问杉哥。

  “快上来,是我饿了,叫你陪我去吃饭。”

  “你饿了,那你不去先吃饭,还坐这里等我。”

  “我下了班来看你,菱菱说你去你姑姑家了,我刚准备走,又看见你了,就得叫上你陪我去吃饭咯!”

  “那好吧,刚好我也唱空城记了。”我侧脸望向杉哥,又说:“杉哥,我办了张移动手机卡。”

  “那你打我的手机,我等下把你的号码存起来。”

  “那你告诉我号码。”

  我拔过去电话后,听到杉哥手机响了3声才挂断电话,然后把它存了起来。

  ”杉哥,我们去哪吃饭?别走太远呀。”我肚子又开始唱空城记了,只想早点吃到饭。

  “今天吃饭的地方有些远,你就忍忍吧。”

  车子开了快四十分钟,才来到一个莊园。

  红墙青瓦竹林潇潇,一栋白色的二层高房子落在满塘荷池边,池子里游着太多太多的锦鲤,有好些大概是刚吃完饭的食客吧在这莊园里赏景观花。

  下了车后,杉哥又拉着我穿过这白色的房子,我和他的脚下就延伸了一条青色鹅卵石铺就的走廊,石子上铺了薄薄一层被风吹进来的叶子和一些枯花瓣。

  这些叶子和枯花辨被这走廊的弄堂风一吹,如同在光影里嬉戏的孩童,在我和杉哥的脚边来来回回卷起又飘落。

  我紧拉着杉哥的手,愿时光就此停住,等初秋的晚风再次吹起,我要依着杉哥轻轻地走过这,不会踏碎枯叶和花瓣,不会惊扰树梢欢叫的鸟儿。

  我好喜欢这里,仰头看向杉哥。

  杉哥府首望着我,一脸慵懒和缱绻,唇角有慢慢荡开的浅笑,惹我无限向往。

  “杉哥。”我在心里低迷地叫着,他会听得到吗?

  杉哥的手忽然拢住了我的腰,我眼角的笑意更浓,多想踮起脚尖面向智哥……

  “杉兄,一些日子不见,怎么地就有了春风?”声音陡地而起,一个清瘦的男人如风一般飘来,落在杉哥面前,伸出手左一拳右一拳。

  “哈哈,好巧被你肆弟瞅见了,一起去喝一杯?”杉哥的哈哈声有点震耳。

  “行啊,几日不见换新颜了,下巴都光灿灿的了。”

  “最近是我手脚勤快了点,怎么地你有意见?”

  “那倒不敢,只是杉兄你春风别吹得太烈,怕烧焦了一片土地,来日又会伤感。”

  “这种事情啊,要吹得足够烈,才可一世不憾。”

  他们的对话,听得我如雾里看花,一片白茫茫。

  “走,小夭,今天碰见了财主,想吃啥尽管点,有人替咱俩买单。”

  我笑了笑,不敢张口。

  “在哪里寻来的宝贝,还害羞。”那叫肆的男子贴上了杉哥的耳朵。

  “有缘自会遇见她,不管是在哪里。”杉哥含笑望着我,连眉梢都挂上了快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