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

  上官鸿雁睁开沉重的双眼,暮云珂的脸映入眼帘,他面容消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上官鸿雁伸手想去抚上他的脸,司马霆看暮云珂伸出来的手,一把接住,眼中惊喜万分。

  “鸿儿,你醒了?”

  “你终于醒了。”暮云珂一把抱住上官鸿雁,“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所幸...”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吗?”他双手扶着我的肩膀,眼里一片担忧的说。

  “不疼,你在就不疼。”他轻刮了下我的鼻息说道“又调皮了。”

  “你刚才不是说,庭院里的花都开了吗?我们出去看花好不好?”

  “好。”上官鸿雁起身。

  不等上官鸿雁说完,暮云珂扶起上官鸿雁就往院子走。

  “你怎么这么热?是不是发烧了?”暮云珂把手放在上官鸿雁的额头上小心试探着。

  “没有呀。”上官鸿雁轻轻地说。

  暮云珂慢慢收紧了双臂,把上官鸿雁牢牢的囚禁在他的臂弯处。

  走到庭院的秋千架旁,暮云珂紧挨着上官鸿雁坐下。

  “依曦月之见,语墨的到来,恐怕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想不到她隐藏得如此之深,我们竟毫无察觉。”

  “只是她为何要这样做,动机是?”

  “语墨的目标很明显,杀本王,夺玉扣。”暮云坷说起语墨的时候,眼眸了散发出一股摄人的寒光。

  “她怎么对本王都可以,她居然敢动你,我绝不会放过她。”暮云珂咬着字说。

  “夺玉扣?”我不解的看着他。

  “玉扣的事很小的时候听到过一传闻,据说我西凉国有一块传世玉珏,后因不知哪位君王把它一分为二,稍加雕塑便成了二个玉扣,一男一女款,谁拥有它谁就是江湖老大可以在江湖制约九州,因此很多人都纷纷来西凉寻宝,可谁也没有寻到,也从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变成了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想见见语墨,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

  “好,我陪你去。”

  “太子殿下近来与北临来往密切,他怀疑殿下你此次遇刺,与太子殿下脱不了关系。”

  “这是他给你的密函。”无影睇给顾倾尘一个细小的褐色盒子,顾倾尘快速打开,浏览着上面的文字。

  “顾浩天,又是你。“顾倾尘咬牙切齿的说道,“本王本无心与你争权,你却步步逼紧,就别怪本王了,新账旧账一起算。”

  “无影,传信给十三先生,务必盯紧顾浩天的动向,有什么风吹草动,即刻来报。”

  “是,殿下。”

  顾倾尘摆摆手,无影纵身一跃,又消失不见了。

  (2)

  顾倾尘与我一道来到关押语墨的柴房,走进窄小的屋子,一阵霉味扑鼻而来,语墨坐在角落处,正在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她的发丝,屋内光线灰暗,看不出她此刻的神情。

  “你们来做什么?”她扫了一眼我们,即刻又把视线移开,继续整理着她两鬓的小碎发。

  我走到她面前,半蹲下面对她说道“语墨,我平日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既然落到你们的手中,要杀要剐,随便,废话少说。”

  “语墨,你死一万次都不够弥补给曦月造成的伤,但在死之前,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否则,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顾倾尘冰冷的声音响起

  “呵呵,我既然敢来,就没有想过活着回去,还是那句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语墨油盐不进的说

  “你这么做,值得吗?”

  语墨神色略微变了变,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良久,才憋出两个字“值得。”

  “既然无法成为他心中的温暖,那就成为他手中的利剑,为他扫平一切的障碍。”语墨低声说道,似乎是说给我听,也似乎是说给她自己听。

  “我们来谈笔交易,如何。”顾倾尘开口说

  “什么交易?”

  “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考虑放你走

  “没兴趣。”

  “你是北临人?”顾倾尘说道

  语墨抬头看了一眼顾轻尘说道“二王子果然网罗天下,这么快就摸清了我的底细。”

  顾倾尘看了一眼她,没再说话,“不得不说,你确实聪明无双。”我看着她说

  “是吗?”她冷笑的说道

  “你也不错,就是心太软了些,否则,你早就知道我的存在,你纵然怀疑,却还是相信了我。”

  “顾倾尘出宫见许太医,他前脚刚走,皇后的人后脚就到,是不是你泄的密?”

  “是”

  “你是皇后的人?”

  “你觉得呢?”她冷笑的反问我。

  “她还不配。”

  “说起来,你们还要感谢我才对,若不是我,你们能这么快扳倒何昭仪?”语墨神情淡然的说,似乎是跟我聊着无关紧要的家常话。

  “也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我惊恐的看着她

  “勾结北临暗探,出卖皇宫布防图,我给她安排的罪名,你们可还满意?”

  “你...”

  “你们花翎国的蠢货真多,我只不过稍作引导,她就自己上钩了。”她一脸的嘲笑说道

  “云贵妃中毒事件,顾倾尘出宫救你,也是你一手安排的?”

  “没错。”

  “你身上的伤,也是假的?”

  “没错。”

  “为了取得我的信任,不惜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你真是煞费苦心,我真是低估了你的隐忍能力。”

  “看来,花翎国还是有个聪明人。”语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

  顾倾尘走到语墨的跟前,上下打量着她说道“若本王猜得没错,你在等心爱的人来救你?”

  “哦,何以见得?”语墨饶有兴趣的看着顾倾尘说道

  “你虽深陷牢狱之中,却时刻注意自己的容颜,头发被你整理的一丝不苟,脸上也是干干净净的,你这么笃定,他一定会来救你?”

  语墨撇了一眼顾倾尘,没说话,又开始整理着她身上的裙衫。

  “再漂亮的花,遇见不懂欣赏的人,也终是错付一场,你说是吗?”顾倾尘说道

  “再漂亮的花,遇见不懂欣赏的人,也终是错付一场。”语墨喃喃自语的念着这句话,她似乎陷入了从前的回忆,眼眶有点发红。

  “给你两日时间,想好了告诉本王。”顾倾尘说完,牵着我的手离开了这昏暗的柴房。

  (3)

  回到居住的寝所,听见三两宫女在讨论着狩猎场的见闻,聊得热火朝天,她们见到我,瞬间停止了话题,给我行了个礼匆匆离去。

  “小姐,不如明日,我们也去瞧瞧热闹可好?”千柔兴致勃勃的问我

  “千柔,你还不了解我吗?我一向不喜热闹的场所。”

  “是,小姐,但奴婢怕你闷坏了,且你大病初愈,多出去走走也是极好的。”

  “不了,你想去的话,你去吧,发现什么新鲜事,你说给我听即可。”我边说边翻开安案桌边的书卷。

  “小姐,奴婢也觉得没什么好玩的,奴婢陪小姐。”我看了一眼她,小丫头的心思,就随她吧。

  由于不喜太闹热的场所,所以即使外面热火朝天,热闹非凡,我仍旧没兴致去看上一眼,倒不如守着自己的庭院,听风看雨,和千柔闲聊,有空的之时坐于翠竹林下,读喜欢的诗集,也是一大乐事。

  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回宫的日子到了,我们带上来时的包袱,坐上了回程的马车,为了掩人耳目,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语墨和我们坐同一辆马车,顾倾尘也在其中,千柔则坐另一辆马车。

  我抬头看了一眼语墨,她仍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她不是被人绑着手脚,而是真正来看风景的人。

  “曦月,你知道北临吗?”顾倾尘充满磁性的声音想起。

  “怎会不知?北临对我花翎国虎视眈眈已久,父皇为此伤透了脑筋。”

  “听说,北临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顾倾尘说着用余光朝语墨撇了一眼。

  语墨晃动的目光瞬间停留在某一个点,正竖起耳朵听我们谈话。

  “什么事?”我好奇的问

  “听闻北临太子南宫北宸不日大婚,娶的是北临丞相班超之长女班若璃”

  “此女曦月略有耳闻,听说长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北临家喻户晓的大才女。”

  “你说的是真的?”语墨对顾倾尘说道,语气里充满了悲伤,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我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她此刻像是冬日里被大雪覆盖的小草,瞬间没了生气,坚持已久的梦,在这一刻化为泡影。

  “你难道没有收到消息?”

  语墨闭口不言,把头转过去,喃喃自语“终究,你们在一起了,祝你得偿所愿。”

  “我不该妄想...,不该妄想有朝一日你会看我一眼,我以为我可以不求回报做你手中的利剑,可我,终究是骗不过自己。”

  我和顾倾尘对视了一眼,确定了她是北临太子的人。

  “你觉得他还会来救你吗?”

  语墨不言不语看着车窗外,凉久,她才挤出一句话“他会的。”

  “好,那就拭目以待,若他不来,我们谈笔交易,如何?”

  “他一定会来的。”语墨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的说。

  随后,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窄小的空间安静了下来,马车奔走的声音充满整个车厢,看着语墨悲伤的神色,内心无端又生出了怜悯,她也是个可怜之人,曾经,你是我所有的坚持,如今,一切都化为泡影,像是没有方向的船只,不知岸在何方。

  (3)

  马车平稳前进着,而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离下一个驿站还有十几里距离,但愿平安无事的到达,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突然天空中出现一阵烟花信号的响声,紧接着一阵打斗声传来,顾倾尘率先下了马车,我掀开窗幔,只见大约七八个身穿异域衣服的人在与我花翎国的士兵厮杀着,无影也在其中,奋力对战着,突然两个人脱离了队伍朝我们马车的方向袭来。

  我吓得赶快放下窗幔,快速和语墨下了马车,马车四周打斗声一片,只见顾倾城与他们二人周旋着,顾倾尘以一敌二,明显占下风,三人打的难分难舍,电光火石之间,另外一个身穿异服的人拿着剑朝我和语墨方向刺来。

  我和语墨迅速分开,身子一侧,躲过了他的剑峰,他再次步步逼紧,招招都是致命的招式,我深知,以我的武功对北临一流高手,不出三招,我必败,突然手臂传来一阵剧痛,我被击退好几步,顾倾尘在后面扶住了我的手臂。

  “血。”他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惊呼道

  “不碍事,快去别让他们带走语墨。”我说话的同时,只见一个北临杀手健步如飞的朝语墨的方向走去。

  突然,那人大手一挥,一枚匕首准确无误的插进语墨的胸口处,语墨眼里透出一股难以置信的目光,指着他说“你...”

  随后,语墨的身子歪倒在地上,鲜血不断从匕首处涌出,染红了她身上的白衣,紧接着,一阵哨声响起,其他人迅速撤离,速度之快,似乎他们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快速走到语墨身边说道“语墨,你怎么了?”她脸上挂着一抹苦笑,气若游丝的说道“这就是...任务失败的...下场,她口中的鲜血慢慢从嘴角滑落,她顿了顿,继续说,曾以为,我在他心中...会有...一点点的例外,然而,我与其他人无异...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柄利剑...。”

  “多谢你,对不起...”语墨看着我说道

  虽然她不久前伤害过我,但看着如今的她,躺在血泊之中,对她的恨意消除了大半,我想说话,她似乎还有话没说完,我继续听着。

  ”玉佩...得玉佩者得天下...长乐镇...桃花村...16号”

  语墨说完,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自然垂下,她的离去,或许是另一种解脱,这一世,她过太累了。

  只是她最后说了个地址,是何意?长乐镇桃花村16号,我和顾倾尘面面相觑。

  “曦月,我们回去再说。”顾倾尘说着边把我扶起来。由于我们在队伍的最后面,所以方才纵然有厮杀,也并没有惊动走在最前面的父皇等人,随后若父皇问起,便说遇到山贼即可,毕竟这是北临和西凉国的事,花翎国不便参与其中。

  顾倾尘在仔细为我包扎伤口,我若有所思的说“他们的目的就为了杀语墨灭口?”

  “是,剧我所知,北临的杀手若任务失败,都需自行了断,如若不然,他们的主上便会派出杀手灭口,他们是用一次次成功来延长自己的生命。”

  “语墨当初为何那么笃定,北临太子南宫北宸会来救她?”

  “据十三先生的情报,语墨从小跟在南宫北宸身边,为他挡了无数的危险,也许她觉得她这份情,可以抵得上他的一次例外”。

  听着顾倾尘的话,我沉默不语,这世间有多少的一厢情愿都付了流水,又有多少痴情少女,在爱情这条路上等花开。

  周围又恢复了平静,大概过了两刻钟,我们到了驿站,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继续赶路,在天黑之前,我们回到了皇宫。

  (4)

  回到婉汐苑门口,只见顾妈在门口左顾右盼的,似乎等待我的归来,我快步迎上她。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嗯,顾妈,进屋吧,外头凉。”初春的夜晚还是有些许的微凉。

  几日不见,顾妈似乎显瘦了许多“顾妈,我不在这几日,你身体还好吗?”

  “咳~咳~,小姐,不碍事的,只是偶尔小咳一下,小风寒而已。”

  我看着顾妈显瘦的脸颊,回想起那日太医说的话“长期忧思,恐惧太过”,若真是感染小风寒就好了。

  我惆怅的轻叹一声,想说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来,我深知,顾妈不愿看到我为她担心,不愿看到我愁眉苦脸的样子。

  “小姐,你大婚的日子就要到了,你应该开心才对,你看,你的嫁衣顾妈终于做好了。”说着顾妈指了指红木案桌上叠的整整齐齐的大红嫁衣。

  “顾妈,谢谢你。”我牵着她的双手说道

  “小姐,顾妈没什么送你,能做的也仅仅只有这个了。”

  “够了,够了。”

  “咳~咳”顾妈又咳起来了,只见她快速转过身用手帕唔住了嘴,然后,把手帕紧紧的拽在手心,我感觉到她有点躲藏的样子,似乎是不想让我看见什么。

  “顾妈,怎么了,要不,传太医看看吧。”

  顾妈眼神闪躲的说道“小姐,顾妈的身体自己知道,没什么事的。”

  我把手伸过去,把她手上的手帕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手帕里一片嫣红,“顾妈,你...”

  我极速转过身对千柔说“快传太医。”千柔急匆匆的走了,我扶顾妈在梨花木凳子坐好,闲聊了一会,太医就到了,我为太医腾了一个地方。

  太医为顾妈把完脉后,问了一些问题后,脸色凝重的对我说道“公主,请借一步说话。”

  “好。”

  “太医且慢。”顾妈的声音想起。

  我和太医都回头看着顾妈,“小姐,顾妈想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还望小姐成全。”

  我看了一眼太医,他雄厚的声音想起“这恐怕不太好,你如今只需静养,其他的还是少操心的好。”

  “太医,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你说。”

  “我若好生休养调理,还有多长的时间?”

  “若好生休养调理,我可保你一年无虞。”

  “太医,你前阵子还说三年,为何如今变成一年?”我着急的说

  “回公主,一切还得视她身体的具体情况而定,如今她的身体比上一次还要差许多”。

  “怎么会这样?”我心里一阵抽痛的看着顾妈。

  太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就算再高明的医术遇见不听话的病人,那也是无济于事。”

  “你去开方子吧,有劳了。”我无力的对太医说道

  “小姐,一年够了。”顾妈声音里充满平静,似乎早已在她的意料之中,而我,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一年太短,我还来不及好好孝敬她,就已到了说再见的时候。

  “顾妈,一年,太短了。”

  “小姐,这些年顾妈该看的风景也看过了,荣华富贵与粗茶淡饭都经历过,此生以无遗憾,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而如今看到你幸福,路上有良人相伴,顾妈也就安心了。”

  “顾妈,这一年,我哪也不去,就留在花翎国陪你,可好?”

  “小姐,你又说傻话了,你如今大婚在即,怎可留在花翎国?”

  “我跟殿下说,延迟大婚的日子,他定会理解我的。”

  “小姐,这万万不可。”顾妈紧张的看着我说

  “顾妈,我只想在最后的日子多陪陪你,其他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

  “小姐,花翎国与西凉和亲,本就签订了合约,你身上肩负着不单单是个人的儿女情长,还有护国和平的重大使命,若贸然延迟大婚日子,恐怕皇上和西凉王都不会同意,顾妈不能让小姐因为我,陷入不义之中”

  “而且,顾妈时日无多了,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小姐你穿上嫁衣,走过十里红妆,亲手把你交给二殿下,顾妈此生便无憾了。”

  “顾妈,你是说,你还要送我去西凉?”

  “是的,曦月出嫁,顾妈怎可不送?”

  “可是,花翎国离西凉,路途遥远,长途跋涉,我怕您身子吃不消。”

  “小姐,顾妈的身子自己知道,就算用余下来的一年时间换送曦月出嫁,又有何妨?顾妈觉得太值了,往后的路,顾妈不能陪你,但通往西凉这条路,无论多大的风雨,顾妈都想陪你走完”

  “可是,顾妈......,我不想这样...”我哭着对她说,内心万分责备自己的无能为力,可我又可以拿什么去交换这人世间的生老病死。

  “小姐,不哭了“顾妈用手帮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顾妈,一定要这样吗?”我抬头看着她说

  “小姐,这是顾妈最后的心愿,希望小姐能成全。”

  “好~”说出这个字,似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这个字包含着我太多太多情绪,有不舍、不忍、爱与成全,既然是她的心愿,我忍痛也要成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