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今世前生 > 跳出其外,方显其微

我的书架

跳出其外,方显其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玲是我调动工作后多年的朋友,热情洋溢,经常是满面春风,似乎找不到一丁点儿阴霾,口头禅是:笑一笑,十年少。

  我说:“你这一生应该是没受什么苦,一路阳光一路欢嘛。”

  凌玲诧异地望着我,把我当怪物似地盯着,很长时间保持着一个姿势,我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毛,正要开口问个究竟,她幽幽地吐出声。

  “谁说我不受过苦?我受过情的苦,还差点儿送出小命!不过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摆出一张臭脸给人看了。好也罢,坏也罢,都是有个过程让自己来消化,所以,无论怎样都要笑着过!”

  接着,凌玲慢条斯理地对我说,说起那好像很遥远的过去,那件影响她人生态度的过去的事。

  凌玲十九岁那一年,高考失利的她只考上了一个大专院校,本是心性高傲的人,彼时犹如在冰天雪地里被泼了一盆冷水,寒到心底,失望至极,痛如刀绞。

  暗地里相恋多年的男友豪超常发挥,平时成绩不如凌玲,高考却考上了重点大学,这本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如果两人心能相随,凌玲高考失利一点又算得什么呢?

  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发展。拿到录取通知书以后,豪告诉凌玲:“我们两个在一起不合适,还是分手吧。”

  凌玲听了犹如晴天霹雳,想起自己平时对他的用心辅导,想起平时的各种甜蜜,她怎么甘心呢?所以,凌玲用尽了所有的语言去哀求,去哭诉,也挽不回一颗冷酷又坚硬的心,豪还是绝然地转身走开。

  过了不久,凌玲看到了豪挽着班花的胳膊走在街上,两人腻腻歪歪的姿态大大地刺激了她,凌玲跑过去质问豪:“这就是你跟我分手的原因吗?请你跟我说清楚!”

  “对,你都看到了,你应该不会弱智到这个地步吧?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凌玲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别说责骂豪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怂,觉得自己好愚蠢。凌玲一整天徘徊在外边,不敢回家面对父母复杂的眼神,没有一个亲朋好友可以倾诉,凌玲觉得天都塌了。

  傍晚时分,桥上的行人少了。凌玲攀过护栏,纵身一跃,一头扎进河里,她或许也想今生就这样完了……

  等她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身旁守着一位老伯。她迷茫地望着那双关切的眼睛,想开口说话,随即又把嘴闭上,她脑中空空。老伯温柔地说道:“你醒了啊,感觉好点没有?”凌玲点点头算是回答。

  “姑娘啊,凡事想开一点,自己的生命是父母给予的,别轻易抛弃!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把悲伤的事放大而已,记住人的生命最可贵!来日方长,怎样糟糕的事最终都是笑笑而过。”

  玲玲明白自己是被老伯救起的,至于怎么搭救,她不问,老伯也不说。

  经过了鬼门关一闯,凌玲如醍醐灌顶,她觉得老伯的话极其正确。随后,她向老伯鞠躬言谢,老伯笑了笑说:“不用谢!你没事就好!回家去吧,家人正等着你呢。”

  凌玲一身湿透地回家去了。

  这件事她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包括自己的父母,如今她对我说起,想必她是把什么事都想得通透了。正如那位老伯说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当代著名学者、作家周国平说过:一样东西,如果你太想要,就会把它看得很大,甚至大到成了整个世界,占据了你的全部心思。

  然后他劝告世人:最后无论你是否如愿以偿,都要及时从中跳出来,如实地看清它在整个世界中的真实位置,即它在无限时空中的微不足道。

  这样,你得到了不会忘乎所以,没有得到也不会痛不欲生。

  这些话说得太好了!我非常相信这些话所包涵的内容,它非常真实,不容置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