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今世前生 > 记忆中的那片小池塘

我的书架

记忆中的那片小池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夜,那场大雨,让我滞留老家,不得返程。

  清晨,被一阵清脆的蛙声唤醒。细听,犹如一首美妙的交响乐。望向窗外,还下着蒙蒙细雨。

  我是有些讨厌下雨的,阴郁的天空,潮湿的空气,让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可此刻,这阵阵蛙声,却让我的好心情瞬间点燃。

  穿上衣服,拎起雨伞,匆匆奔向门外。母亲见状,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便有些着急的在厨房里喊我。

  “去小池塘看看”

  奔向那片小池塘,站在岸边,面前的场景,让我的眼睛有些湿润。小池塘里水波荡漾,微风吹过,柳叶飘落到水面上,引起阵阵涟漪。

  不时,会有青蛙从池塘里,欢快地游动着四肢,仿佛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伸展了。或独自待在树旁,或三五成群躲在阴凉处,它们正欢快地唱着歌儿,歌声嘹亮而又清脆。

  有只青蛙,不知何时跳到了我的脚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瞅着我,似乎要把我看个究竟。我平日里是有点惧怕青蛙的,但不知为何这时,我却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小的时候,小池塘便干涸了,这么多年,忙于学习和工作,我都没有去看看它。此刻,我有些感激昨夜的那场雨。如果不是因为下雨滞留老家,我岂不错过,一睹小池塘往日的风采。

  小池塘位于村子的中央,犹如一颗小巧的心脏,有节奏的欢快跳动。它的每一下跳动,都为这里生命带来了勃勃生机。

  小池塘里的水清澈见底,很多鱼儿随着河水流到这里,在这里繁衍生息。鱼儿种类很多,不乏草鱼、鲢鱼之类。清澈水面下,鱼儿欢快地游来游去。

  每逢雨季,河水暴涨,会有很多鲤鱼游到这里。听长辈们讲,这些都是鱼塘里的鱼,被雨水冲到了这里。

  我记得,每到周末放学,和堂弟跟着堂哥一起约上三五伙伴,去这池塘里面勾鱼。

  那时的鱼钩,可没有现在这么高级,我们会把家里的缝衣针,用蜡烛烤红,用钳子弯成一个鱼钩模样。找一根竹竿,用风筝线挂住鱼钩,一个略显简陋的钓鱼竿就算完成。

  之所以说是勾鱼,而非钓鱼,就是因为我们的鱼竿没有鱼饵。想要用这种鱼竿捉住鱼,不仅要眼急,更要手快。

  将鱼钩抛入水中,两眼紧盯水面,待鱼儿游来的时候,抓住时机,用力一勾,鱼儿便收入囊中。

  我和堂弟的勾鱼水平不高,往往,一个下午也就勾个一两条。勾鱼高手当属堂哥,下手又快,勾鱼又准,勾七八条不是问题。

  看着堂哥那些活蹦乱跳的鱼儿,很是眼馋。他似乎也看透我的心思,总会分两三条给我。

  母亲通常会把鱼洗净,用盐腌一下,煎来吃。看着被煎的金黄,透着香味的鱼,口水直流。现在生活好了,鱼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但总感觉没有那时煎鱼的味道。

  在小池塘的西南角,是一片荷花,这荷花不知道是谁种下的,只是从我记事起,便在那里。每逢初夏时节,在那片绿色的荷叶中间,便会盛开一朵粉红的荷花。

  那朵荷花美丽纯洁,犹如仙子被身披绿甲的勇士,静静守护。远远的看去,那片小池塘,便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让人怎能不生爱怜。

  大人们说,那朵荷花是仙子所化。还有人说,有时夜深人静时,会看到小池塘里,有一位美丽的仙女,脚踏荷叶,轻盈起舞。

  河边是一片垂柳,春天的时候,细细的柳枝会垂到河面,河面映着她美丽的倩影。远远看去,犹如一位妙龄少女在安静的梳妆。

  那个时候,我和堂弟会偷偷跑去小池塘游泳。我们都是属于旱鸭子,即使是堂哥亲手教过我们,在喝了几次河水之后,仍然不得要领。可我们又喜欢游泳,河水的那种清凉感觉十分惬意。

  为了去池塘里游泳,我便偷偷将父亲的拖拉机轮胎拿了出来。打上气,套在身上,跳到池塘里。

  我们就好像两只笨拙的鸭子,在池塘里来回的扑通。游累了,便跑到那片垂柳底下,美美地睡上一觉。

  清脆的蝉鸣像催眠曲一样,将我们俩带入梦乡,在那里,我能看到两位美丽的仙子,在那里翩翩起舞。

  上初中那会,在我们村不到两里的地方,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的食品工厂。看新闻了解到,这是一家规模宏大的食品工厂,主要用来制作味精,好像产值能达几千万。开工那天,不少领导前来剪彩。

  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把味精,这种美味的东西和化工原料联系到一起。因为婶婶在那里上班,所以没到周末,堂弟都会拿来不少味精、五香粉之类的,我和小伙伴们非常羡慕。

  随着这家食品厂的拔地而起,我们村里就开始隔三岔五的闻到,像化肥一样的味道。

  浓烈的时候,甚至是不敢开窗子的。就连我们的那条小池塘,也慢慢变了颜色,又黑又臭,总有一种让人作呕的感觉。

  打那之后,我也再没有见过池塘里那朵荷花,就连那片荷叶都消失了踪影。

  记得,那是我上初二的一个夜晚,村里喇叭广播之后,父亲便和一些长辈们,急匆匆地走出了家门,走的时候,手里还拿着铁掀。我偷偷的跟了出去,走了很远,只见在村外的河边站满了人。

  我用力挤进人群,就见两个穿着工作制服样式的年轻男人,面色惊恐,被拿着铁掀的村里人那样围着。

  我无法想象当时两个人脑子里再想些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肯定特别后悔来到这里。

  不知道村里怎么解决的这件事情,只是后来,我们村外的那条小河,被村里人用土填平。

  那些污水不知道流向了那里,我没再见过,只会在有风的天气里闻到阵阵的恶臭。

  由于河道的封堵,小池塘也慢慢地变得干涸。那颗欢快跳动的小池塘,慢慢失去了生机。失去了河水的滋润,周围的垂柳也呈现出一副衰败的样子。

  打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朵荷花。它是圣洁的,岂能忍受这样的污染,它走了,走的时候一定是包含泪水。

  我离开家乡,去外地上学,直到参加工作,都没有再去看过那片小池塘。我不想再去看它衰败的样子,我会难受。我愿在我的心里保留那一抹绿色。

  清脆的蛙声把我从回忆中唤醒,我感觉那些已经有些枯老的垂柳,又开始冒出点点新绿。而那家食品厂已经衰败,近些年回到家已经闻不到化肥般的气味。

  一次看到新闻,讲到要重挖县里水系,让徒骇河的水重新流进各个乡村。

  我想这是个好事情,也许不久的将来,我还可以见到小池塘里那朵盛开的荷花,它依旧会像以前一样圣洁美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