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旧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是乌蒙蒙的云,作了天的裙摆;雪是白皑皑的雪,作了地的纱幔;冰是冷幽幽的冰,作了万物的冬天。

     寒风席卷而过,那檐上的冰释然了,跌落在了青石板上,溅起了千层涟漪。

     雪夜中寒风瑟瑟,夹杂着晶莹的雪的风整夜的呼着,激烈的拍打着窗子,呼呼作响。窗户里面散发着柔和的光亮,冷热交替中窗子也变得模糊了。一团诱人的气息从窗子缝隙中发散出来,窗子里人影绰绰,酒杯的碰撞声,大人的醉语,欢笑穿过了火红的对联,穿过幽深的巷子,群没能穿过这夜色。

     黑夜中,垃圾箱一阵窸窣,从中飞出来几只易拉罐,锵然的摔倒在地上。昏暗中钻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用一双溃烂的生了脓的手拾掇着,那蓬乱的带着冰棱的头发遮住了他那满是风霜的脸,他的眼睛浑浊不看,大概是目睹了世间的太多的污浊,那双大小不一的布鞋早就被他穿破了,漏出了他的丑陋的脚趾,那件刚捡来的破烂的大衣将他臃肿的包裹在内,他很高兴,因为至少把外面的寒冷阻绝了。

     被装在套子里的人啊?何不在这寂静的长夜中哀嚎?难道只是因为你失声了吗?

     他艰难的蹒跚在清冷的长巷中,看着手中拾来的收成,兴许是想到了店铺中散发着热气的馍,他竟然无声的笑了,他曾吃过:他为街上的店铺的主人干过一下午活,主人说是给他五十块,最后却只扔下了五块,他最后拾着跑到包子铺买了五个白净的馍,不知馍入口他品尝到了什么。

     雪下的更大了,在黑夜中,一个小黑点就这样寸寸挪动着。

     六角形的雪花倾洒在这片黑幕中,轻柔的落在地面上,最后确实化作一片虚无,它来自陆地,最后也终究消散于陆地,这兴许是它的宿命。

     不屈的心啊,微弱的光芒闪现着,它在蔓延,它在生长。听啊,那是空气隐隐的暴鸣。

     清冷的长巷中窸窣声又清晰起来,他那双脚还在长巷中艰苦的挪动着。他的眼皮耸拉着。街道的垃圾箱已经被他翻遍了,此刻,他只想回到他的安乐窝——一所学校后面的山上的一个简单的住棚。

     他将挪过巷子时,一所住宿的门“吱吖”的打开了,“平安儿,这么晚还不回家?”那是这个巷子的管理主任,一个上了年纪的孤独老头儿,无妻无子。

     “唔……唔……”他比划起来,奋力的甩动着他手里的收成,一个劲的傻笑,似乎他是在炫耀。

     “行,你等着,我那儿还有一些酒瓶儿,我给你拿来。”那老头儿嘿嘿的笑着,转身颤颤巍巍的钻了门去,并没有别门,里面碳火的温暖气息穿了进来,扑打在平安儿的身上,平安儿一个抖擞,深入骨子里的温暖。

     两边住宅的大门上的灯笼通红,映衬了那对联儿,里面能听出嘈杂的音响,平安儿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却什么也不能听出来。

     “碰……”那老头儿出来了,一个口袋儿重重的扔在了地上,“喔豁,碎了几个,”那老头微醺着,估计乘着找酒瓶的时间又喝了几口。

     平安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袋酒瓶,数量貌似不少,他只是站在那里,手脚却是不知道该怎样放了。

     “走吧,新年快乐。”那老头儿招了招手,转身进了屋,门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透过窗棂,里面黑幽幽的,不知道这老头儿进去是怎样的感叹。

     雪夜中的路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脚印,一条印被铭刻在了这里。

     昏黄的路灯勾勒着他的身影,他却一头扎进了昏暗中。

     他站在他的安乐窝前,看着这个小镇,仍是灯火通明,旧年已不在,温暖灯光把小镇罩在了里面。

     他将他的收成一骨碌儿的倒在了他的小棚旁边,一个黑袋子从里面滚子出来,却没有造成任何响声,他拾了起来,钻入心窝的暖,他慌忙的解开了那黑袋子,还带着丝丝儿水汽的饭菜映在了他的眼前。

     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打破黑夜的沉静,彩色的光芒快速上升着,留下一线灰色的烟雾,烟花在,空中盛开分裂成无数小小的光点,照亮了夜空,定格在了风的心里。

     晶莹的泪在他的眼睛里噙着,汇聚成一滴水珠,绽放在了空中,化作了一点莲花。

  平安确实是存在的,在我的家乡小镇存在,小镇的人也不知道他打哪儿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也记不清楚了他在我的眼前存在了几年,他的智商和身体不知道有没有缺陷,反正他是哑的,平时见了我也会嘿嘿的笑,记得在他小棚外的一条沟里和旧人烧烤时还特意去给他拿了几串,不过那时他好像病殃殃的,一脸颓废样,好像打那时起就没有再见到过他,他的棚里也没有他,不知是走了还是怎么了。

  回忆自此,仅是替他发声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