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今世前生 > 四季分明,各自冷暖

我的书架

四季分明,各自冷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人站在桥上看风景,你却在桥上看明月,那股清冷只有自已知道,却不知道你站的地方装饰了别人的梦。

  晓晓抱着孩子回到出租屋,有一对年轻的男女在一个多月前搬进了楼上的二楼。

  上个月,晓晓还是住在一栋条件下错的单元楼,然而因为下岗孩子又小的缘故,才搬来这里。只因老公说,孩子小又突然失业,35岁不好找工作,就先把孩子带大也好。

  以前追剧看到女人成了家庭主妇的压抑感和被老公不理解的倦累,晓晓此时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可也不得不听从老公和现实的安排,在家计划着生存的柴米油盐和孩子每日的营养加餐问题。

  这天,晓晓把孩子放在院子里的婴儿车里,开始洗菜准备晚饭。

  都说孩子的世界简单,想要什么就哭,吃饱了睡,醒来了就吵着要妈妈抱抱。

  此时那年轻女子出门看到孩子在哭,便走过来逗孩子。哓哓打量着身材匀称,面容清秀,披着长发,二十岁左右正是一个女人最青春飞扬的年纪。

  见孩子被她逗的一愣一愣地笑,便走过来道谢。

  这吋候男人从外面回来,直接回了屋子里,待到晓晓把饭菜烧好男人都未来帮一下,好在有年轻女孩哄孩子,晓哓有些轻松。

  吃完饭,哓哓想男人帮着看孩子,她好安心地洗个头发和澡,可男人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晓晓已经习惯了这种气息,转身拉了衣服还是去洗了个澡。

  晾内衣服时听见二楼那对年轻男女正在打情骂俏,尽管声音压制着,可晓晓还是能感觉那空气中的喘息声,内心不禁涌着某种美好。

  可自从有了孩子,一个月都难得亲热一次,这一地鸡零狗碎将身体的需要消磨得如机器人沒有了需求。

  而男人也不知从何时变得木呆而失去了风趣,几乎沒有夫妻之间的交流,除了日常的口语和孩子的问题说几句或争吵几句,便再也听不见任何声响。

  几日之后,忽听到楼上有啜泣声,不一刻又传来大吵的声音,年轻女子哭得更厉害了:求求你别走,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男子却头也不回地提着箱子下了楼梯,在院子里对着二楼窗户说:对不起,住后要照顾好自已。你生不了孩子,我的父母不会接受你,我们就不会幸福,我只得走。

  晓晓抱着孩子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想着要不要去楼上安藯一下那女孩,却又怕那女孩不愿让别人看到她的失魂落魄。

  傍晚时分,那年轻女人下楼来找晓晓,说明天要走了,想把这个刚买不久的玩具送给你家孩子。

  晓晓连忙谢谢,顺手接过这有一个人高的毛毛熊。

  年轻女人说,好羡慕晓晓,有宝宝,有家,为生活忙碌,有动力,有朝夕。

  晓晓听而不语,成年人的幸福在别人的眼里,隔着楼层,隔着朋友圈,然而目光所及却一片狼藉。

  我们习惯于仰望别人的幸福,狂妄地以为旁观者清,却不曾想过当局者迷?

  我们一直想要挣脱的牢笼,或许正是别人终身难以企及的幸福。第六十三卷,四季分明,各自冷暖

  有人站在桥上看风景,你却在桥上看明月,那股清冷只有自已知道,却不知道你站的地方装饰了别人的梦。

  晓晓抱着孩子回到出租屋,有一对年轻的男女在一个多月前搬进了楼上的二楼。

  上个月,晓晓还是住在一栋条件下错的单元楼,然而因为下岗孩子又小的缘故,才搬来这里。只因老公说,孩子小又突然失业,35岁不好找工作,就先把孩子带大也好。

  以前追剧看到女人成了家庭主妇的压抑感和被老公不理解的倦累,晓晓此时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可也不得不听从老公和现实的安排,在家计划着生存的柴米油盐和孩子每日的营养加餐问题。

  这天,晓晓把孩子放在院子里的婴儿车里,开始洗菜准备晚饭。

  都说孩子的世界简单,想要什么就哭,吃饱了睡,醒来了就吵着要妈妈抱抱。

  此时那年轻女子出门看到孩子在哭,便走过来逗孩子。哓哓打量着身材匀称,面容清秀,披着长发,二十岁左右正是一个女人最青春飞扬的年纪。

  见孩子被她逗的一愣一愣地笑,便走过来道谢。

  这吋候男人从外面回来,直接回了屋子里,待到晓晓把饭菜烧好男人都未来帮一下,好在有年轻女孩哄孩子,晓哓有些轻松。

  吃完饭,哓哓想男人帮着看孩子,她好安心地洗个头发和澡,可男人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晓晓已经习惯了这种气息,转身拉了衣服还是去洗了个澡。

  晾内衣服时听见二楼那对年轻男女正在打情骂俏,尽管声音压制着,可晓晓还是能感觉那空气中的喘息声,内心不禁涌着某种美好。

  可自从有了孩子,一个月都难得亲热一次,这一地鸡零狗碎将身体的需要消磨得如机器人沒有了需求。

  而男人也不知从何时变得木呆而失去了风趣,几乎沒有夫妻之间的交流,除了日常的口语和孩子的问题说几句或争吵几句,便再也听不见任何声响。

  几日之后,忽听到楼上有啜泣声,不一刻又传来大吵的声音,年轻女子哭得更厉害了:求求你别走,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

  男子却头也不回地提着箱子下了楼梯,在院子里对着二楼窗户说:对不起,住后要照顾好自已。你生不了孩子,我的父母不会接受你,我们就不会幸福,我只得走。

  晓晓抱着孩子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想着要不要去楼上安藯一下那女孩,却又怕那女孩不愿让别人看到她的失魂落魄。

  傍晚时分,那年轻女人下楼来找晓晓,说明天要走了,想把这个刚买不久的玩具送给你家孩子。

  晓晓连忙谢谢,顺手接过这有一个人高的毛毛熊。

  年轻女人说,好羡慕晓晓,有宝宝,有家,为生活忙碌,有动力,有朝夕。

  晓晓听而不语,成年人的幸福在别人的眼里,隔着楼层,隔着朋友圈,然而目光所及却一片狼藉。

  我们习惯于仰望别人的幸福,狂妄地以为旁观者清,却不曾想过当局者迷?

  我们一直想要挣脱的牢笼,或许正是别人终身难以企及的幸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