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人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夭坐在阿霆车子的后座上,脸紧紧靠着他已经厚实的脊背,轻声哼唱“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阿辉就会猛踩车轮,他大声而爽朗地笑,侧着头对小夭说:“太好听了,小夭。”“我永远唱给你听好不好。”小夭搂着他的腰更紧了,声音甜腻朝阿霆撒娇。

  这个场景在小夭和阿霆刚找到工作的那几年,公司旁的几条老街上不停地播放着。阿霆是广洲人,小夭是湖南人。他们相遇在长沙。

  阿霆说小夭是“混世魔王”,每天抱着言情小说看,除了工作。

  小夭嬉皮笑脸地说:“咱家一个人负责事业,一个人负责生活。”他们这样的两个人,究竟是是怎么就在一起了呢?

  或是小夭唱了这首“又见炊烟”?阿霆对他从一开始就像春天里和煦的风,温柔而轻快。“嘿,又想啥呢。”阿霆举手一个爆栗敲在了小夭的脑门,“你干嘛,敲傻我,你养我呀?”小夭揉着被他敲过的地方,撒着娇。小夭的眼里都是星星,星星都是阿霆。

  有时阿霆搂着小夭情动,小夭就想把自己交给他,他的大黑脸透着红,对我说:“小夭,我好爱你,等我们完全定下来了,我才会狠狠地要你。”

  “走,请你吃大餐去。”大餐其实就是一座天桥下的路边馄饨摊。这个馄饨摊只在晚上出街,他们两个人一人一碗,外加一盘摊鸡蛋,他们俩头对头,争着吃完自己的那碗,“我吃完了,我要抢了。”“不给不给…”小夭护着自己的碗,生怕阿霆抢了她的馄饨。“不给,哼…”“好吧,赏你一个,只能一个哦。”他俩的笑声撒遍整个馄饨摊。

  吃完馄饨,他们绕着长沙的老街,漫无目的的骑行,小夭坐在自行车后座搂着阿霆的腰,轻声哼着“又见炊烟升起……”那时候的时光像闪闪发亮的珍珠,被穿成线,深深嵌挂在了小夭的记忆里。

  阿霆在工作上就是“拼命三郎”,每天都加班到深夜,半年的时间他独立组稿编版了,他走的路越来越快,越来越稳。

  阿霆向小夭求婚是在工作二年后,在岳麓山上的书院,他们相拥看着长沙的夜景,感觉长沙都已经被他们的眼里了。

  阿霆在小夭的耳边低喃:“小夭,嫁给我,我会给你挣一个美好的未来。”那时小夭觉得她拥有了全世界,开心而满足“嗯嗯”。

  不到一年时间,阿霆从都市报调到日报集团,后来他们总编去宣传部当部长,他也被提了起来,变成了一名宣传部干部。

  他们的女儿在这个比较敏感的时侯来到了这个世界,除去生孩子的那天阿霆陪在小夭身边,其余时间他都在忙工作。

  小夭理解他创业初期的艰辛,但感觉少了什么。

  结婚5年的时候,阿霆的工作有了大转折,被中联办选中,提调他去中联办驻澳门办事处工作,他把自己的工作落停后,告诉小夭这一切,小夭也一直都尊重他支持他,小夭觉得不能阻止他前进的脚步。

  从此他们开启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一晃两年多,两年里总是小夭去看望阿霆,阿霆说回来请假很难。

  在女儿7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每天低烧查不出原因,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小夭有些坚持不住了,每天失眠害怕孩子有什么不好,偶尔做梦梦见阿霆,竟梦见他在澳门那边有情人了。

  这让小夭喘不过气来,她要找阿霆谈谈,看他对未来到底怎么想的,这样的日子实在难熬。

  阿辉的住处是与中联办同事合租的两室一厅,他没在家,同事给小夭打开的门。

  阿霆的房间简单干净,没有乱七八糟单身汉的样子。小夭心事重重坐在他的书桌旁,看到一张7个人合影,应该是他的同事吧。其中有一个女孩,女孩站在阿霆身旁,眼睛却是看向阿辉的。看得出来那是崇拜,还有丝丝爱慕,那是小夭也曾有过的眼神。

  小夭的心像被火焰炙烤,一下子就烧出了大窟窿。小夭痴痴发愣的时候,阿霆回来了;“你怎么没告诉我一声就过来了。”阿霆轻声问小夭,一只手放在我的肩头,温暖厚实感传到小夭的心口。

  “我想看看你在干嘛?”有一刹那小夭好想质问想发火,但小夭克制着情绪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回眸盯着阿霆的眼睛,想要看出他眼里藏着的东西:“怎么,不欢迎我吗?”

  “我是担心你啊。”阿霆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是不是女孩子都爱恋这种温柔稳重呢?只是这温柔之下是他不可阻挡的事业心。

  小夭想问的话却堵在了嘴里,“阿霆,你什么时候调回长沙啊,孩子上学需要有人照顾……”小夭直接了当说出自己的想法,希冀他……

  “你知道我来这边刚两年,再说了,今年我刚提正处,我怎么能向组织提出这样的要求呢?”“可是你有一家老小要照顾啊!”“亲爱的,我们这么多年不都是在为我们的未来而努力吗?一起留在长沙奋斗,我们都放弃了很多,你知道我有多渴望获得成功,渴望摆脱命运。”阿霆坚定的眼神看着我。

  年少时阿霆发奋图强的样子在小夭的眼里闪闪发光,而此时小夭为什么觉得离她好遥远呢?小夭只希望阿霆能够在她身边,触手可及,不知不觉他们好像渐行渐远。

  “霆,如果我求你调回去呢?”小夭的眼睛祈求着,有莹光在闪烁。

  沉寂,好长一段时间的沉寂。“亲爱的,你是怎么了……”阿霆的声音有点暗哑,他也在压抑着自己。“霆,我有点累,我也不想失去你。”这句话说出口,小夭的眼泪流了下来。……阿霆拿了张纸巾递给小夭,说道:“这是你我必经的考验,我目前没办法调回去。我不是不爱你和孩子,但我有自己的事业追求……”

  嗡嗡嗡,小夭已经听不清阿霆说的话,只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的,像发的炮弹,此时却成了哑炮,炮膛快不能承受了。

  “是不是还有温香软玉在侧,你不要说得那么高尚……”伤人的话不经大脑一下蹦了出来,有时女人没来由的胡搅蛮缠,委屈难过充斥着整个胸腔。“你……”阿霆气得脸变得黑红,“不可理喻,你不放心我是真的吧。”

  吵架是最无聊和难过的,也是互相伤害的。

  自那次后他们的吵架就多了,小夭去看望阿霆的次数越来越少。

  小夭和阿霆之间似乎有堵墙挡在她们面前,难以逾越。或许年少时他们之间的想法就不同,只是爱情里的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忽视了。

  日子一页一页的往后翻,曾经唱着“又见炊烟升起”的小夭,已经真切体会到了这生活的烟火。

  后来,他们为孩子过生日,和好不吵架了,只是没有如初了。

  婚姻就像一面镜子,照着他们的内心。爱情有时让我们忽视了内心的欲望,而婚姻却明晃晃地照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