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今世前生 > 晓晓无知无觉的爱恋

我的书架

晓晓无知无觉的爱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蓝晴的初春

  我叫蓝晴,我恋爱了。

  人家说爱情是在那个叫青春的日子里最娇艳的花儿。我不知道这体会是谁总结的,我的初恋只是一个人的辗转反侧。

  上了大学远离家人的日子,我才懂一个人漂泊他乡的孤独与无助,多么渴望温暖与关爱。而这些,立堂给予了我。就算我的目光里始终躲不开宇航的样子,我心里清楚那只是一座冰砌的城堡,再玄妙也没有温度。爱情,就这样吧,立堂也很好。

  那个寒假,我们四个小伙伴第一次聚会时喝了点酒,但都没有醉。晓荷说时间还早,这么早就散了,不是她个性。立堂提议一起去K歌,管它开心还是不开心呢,都放声喊出来。

  我第一个赞同,既然出来疯了,那就疯个够。

  宇航犹豫了一下摸了摸口袋说算了吧。

  立堂一只手捂着酒瓶子,另一只手指着天花板:今朝有酒今朝醉。蹬倒骑驴逛夜总会,该省的省该费的费。走,唱歌去。

  在那时,我注意到晓荷拉了一下宇航的衣角,然后她很豪气地说走。

  我们去的那家歌厅并不大,选了它只缘于它的名字:往事。那条街差不多都是歌厅,往事两个字在夜色中闪烁着,映着路人的脸一会红一会绿如多变的心情。

  大家推门进到大堂时,撞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青年,站在大堂中央正在数落着服务员。那个青年看着好面熟,在那一瞬间我硬是没对上号。我扭头看宇航时,见他也愣在那里。

  倒是晓荷眼尖,自言自语地来了一句,我去,这家伙不会是李昌民吧。

  我突然想起来,这家伙就是李昌民啊。

  这不正是当年我们四个小伙伴的死对头吗?我正犹豫着还要不要留下来时,立堂挺身而出走在了前面,指着穿西服的家伙:李......

  立堂还没说完,李昌民已经到了跟前,挨个指着我们:宇航!立堂!陈晓荷!还有我们的蓝晴同学!哈哈,稀客啊。

  宇航也上前一步,和立堂站在一起:看来,今天这歌唱不成了。

  李昌民笑着说:宇航,记仇?多少年前的事儿了。我们现在可是成年人,来了就唱起来,走什么走,随便唱,喝什么今天算我请的。

  这架势,我向来只有躲在后面,我永远知道,这时候前面有宇航和立堂呢。

  晓荷倒是勇敢,也跟上前:你请,我怕中毒。

  李昌民看了看她哈哈大笑:还是曾经的倔样子,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玩小孩子把戏。

  宇航把晓荷拉到了一边转身对大家说:李昌民请客,大家客气啥?这是他欠咱们的。

  李昌民一听,顿悟一样:对,对,我欠大家的,今天一唱解旧仇。

  大家听了也不再回拒,一起跟着李昌民进了包厢。

  原来,大家上大学后,李昌民去了一个职业技术学院,读了几天,就跑了回来,书他是够了。在家闲着没事,曾经一起胡闹的小伙伴们都凑了上来,整天游手好闲,惹事生非。他老爸看着这样下去是个事儿,最后给他盘下了这家小歌厅,全权交给了他打理。这行业,他还很有兴趣,经营也很上心,只用了几个月,生意做的蛮红火。

  桌子上摆满了酒和水果。我们几个坐下时,李昌民并没有走,他说老同学难得一见,大家一起嗨了起来。他说步入社会才懂得还是同学亲,开了歌厅后,偶尔能遇到同学来这玩,管他当年熟不熟的,都是热情招待。看来,这个李昌民真的变了,或者并不是变了,毕竟,生意人嘛,来的都是客,谁打送钱的呢?

  李昌民凑到我边上和我说,他现在最后悔当年没把学习当个事,现在他真的是太羡慕我们这样的大学生了。

  我对他有天生的警惕心,再说这些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摁着一瓶科罗娜,盯着宇航和晓荷对唱着王杰的老歌《祈祷》。既然得不到,那就放下包袱送上祝福,想到这里,等他们唱完,我站了起来,抢过了话筒:来,我们祈祷有情人终成眷属,大家友谊长存。

  我说话那会,晓荷死死地盯着我,她说,蓝晴,我们俩对唱一个吧。

  我说好啊,我们唱什么呢?

  晓荷说她喜欢一首老歌,叶倩文的《选择》。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晓荷这是话里有话,我接招吧。我把她拉到了我身边,和我站在一起,我说我还是喜欢刘若英那首《分开旅行》,我们唱这个吧,晓荷来男声,我来女声。

  立堂举着酒瓶子喊好,我看到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晓荷并没有回避,走到桌前先喝了一杯啤酒,然后回来话筒向天一指:来吧,蓝晴,我看你能跑多远!

  说完,音乐响起,她抱着话筒一脸的严肃:

  我选择去了西市,你一个人要去向青市

  尊重各自的决定,维持和平的爱情

  相爱是一种习题,在自由和亲密中游移

  ......

  晓荷唱的很认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还没开始唱,却看到了她眼角的泪花。

  后来,那个晚上他们都喝多了,闹腾够了,散场了。

  我们往外走时李昌民突然拉了我胳膊一下,他有些坏笑的样子说:蓝晴,我喜欢你。

  我听完吓了一跳,傻傻地瞪着他。

  李昌民一脸的不以为然,压根没在乎我的情绪:真的,上学时,就迷上你了。

  我正要回一句,突然听见立堂在门口喊我:蓝晴,你跑哪去了?走了。

  我随口说了一句来了,然后看了一眼李昌民,转身就跑了。

  我们四个小伙伴出来时,李昌民追到了门口,嘴里不停地说着有空再来玩。我们四个上了一辆出租车,临关门的时候我看见他仍然在盯着我。

  车开动了,我透着移动的车窗,看到李昌民仍站在门口久久没有离去。

  太晚了,谁也没回家,我们四个小伙伴去了立堂老爸开的酒店,恰好那天酒店生意特别好,只剩下了一间大床房。我和晓荷脸都没洗,进了房间倒在床上就睡。

  宇航靠在单人沙发上,立堂干脆就坐在了地上,背靠着床边。

  大家都很安静,谁也没再说话。我压根就没睡着,天花板上火警器的点点红光如魔鬼的眼恫吓着我的胆怯,我半眯着眼睛掩饰着过往的委屈与忧郁。爱我的,我爱的,都咫尺之间,我却无所适从。

  我感觉到了宇航站了起来去了卫生间,随之而来的呕吐声、干咳声、冲水马桶声,还有水龙头的流水声都从卫生间传了出来。

  我听得心疼,坐了起来。差不多是同时,晓荷也坐了起来。我们两个对望了一下,几乎同步地说了句宇航喝多了。

  然后,只有眼神在说话。

  宇航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我们两个后愣了一下,他边走边来了一句,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说完他坐在沙发上合上了眼。

  立堂一直没有醒,他喝的最多,可能是他心里最苦吧。其实想想,我们几个人立堂是最乐观最阳光的,但是他爱得苦,这点我心里清楚。他也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可他不在乎。他说他爱着就知足了。这就是爱情最奇妙的地方吧。反过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明明告诉自己放下了,可还是会自然而然地想起和关心。

  第二天天亮时,宇航说他要回去了,他想多陪陪妈妈。

  这个理由让别人没办法拒绝。立堂说要不要他爸司机送一下,我听了心惊悸了一下,连忙偷偷拉了一下立堂使个眼色。立堂还算聪明,瞬间明白了。想当年,宇航他爸是副县长时,整个县也没几台小轿车,宇航可以让司机送着上学,多神气。

  宇航干笑了一下说不用,他自己坐大巴回去,很方便。

  临分手大家约好了过一段时间再聚一次。

  看着宇航离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初中我们有一次校庆,他代表学生发言,站在讲台上意气风发的样子,他的演讲稿里有一句我一直都记得: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精彩,不需要感动别人,只要活出真我。

  时事弄人,人生的苦涩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多少无奈在风中凌乱,无处可逃。

  其实那个寒假我们再也没有聚成,宇航说他妈妈身体状态不好,需要照顾出不来了。我们几个想过去看看他,他拒绝了。大家谁也不知道他住在哪,只能面面相觑。

  在那个晚上歌厅一别后,我再也没见过李昌民,也再也见不到了。听初中同学说,有一天晚上李昌民的歌厅来了几个小混混唱歌。他们喝大了,在包厢里调戏一个女服务员,李昌民进去教训了他们,在一片混乱中,有个家伙掏出了一把弹簧刀正好扎在了他的胸口上。

  李昌民走了。

  我突然想起了在歌厅里他拉住我说喜欢我时脸上坏坏的笑。我有些后悔,最后一面,我怎么会什么都沒说就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