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盛夏 > 第53章 第 53 章

我的书架

第53章 第 5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空气仿佛沉寂了半秒, 猝不及防的被人拉入怀里,包裹着她的,是熟悉的男性气息。几乎是听到他声音的那一秒, 盛夏就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她不是没有想过原谅,杨俪离开的那年她年纪还小,还抱着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母亲是不爱孩子的幻想,每晚外婆去把房门反锁后,她都会偷偷的去打开。

那时候很天真, 总想着,万一妈妈回来接她了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到她逐渐长大, 等到她开始明白,这个世界上, 并不是所有的母亲都爱他们的子女。

等到她终于死心, 终于开始学会了恨。

胸膛前的衣衫微湿, 眼泪仿佛顺着衣衫浸湿了他的心,他想立刻带她远离这个让她伤心的人, 可没忘记她还约了温雪:“要离开吗?”

怀里的人很轻的嗯了一声。

明显是带着哭腔的。

白萧的心像被无数的虫子侵蚀着,他也顾不得场合, 怕她没力气走, 伸手就准备将人抱起,手刚勾在女人腿上,盛夏就察觉到他的意图,拒绝道:“我可以走。”

她声音很轻,但态度很坚决。

白萧嗯了一声, 改为牵着女人的手,两个人转身往外走,像是压根就没注意到还有第三人,白萧全程看都没看杨俪一眼。

杨俪站在原地,想追上去,脚下像有千斤重。

周围的温度仿佛在一秒骤降,她想起再遇到盛夏那天,她坐在车内,平静的说:“既然做错事就要承担后果。”

以前总觉得,时间会冲淡一切,可她忘记了,不是每个人,都会去选择原谅。

--

夜色浓郁,如一团化不开的墨。

布加迪停在街边。盛夏上了后座,女人的目光有些涣散,没像以往一样系上安全带。

白萧没回驾驶座,男人长腿迈进后座,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坐在车内。

盛夏仿佛意识回笼,她缓缓转过头看他,“你怎不问我,那个人是谁?”

脸颊上已经没有了泪水,声音也平静下来。

她情绪似已经恢复。

“不重要。”白萧侧眸看她,他知道提及那个人她又会难受,“夏夏,不开心就不提她了。”

他出现的时机,必然听到了她和杨俪的对话,盛夏垂眸,“我以前骗了你。”

两人在一起不久,白萧提及要去拜访她父母,盛夏当时愣了一秒,然后说:“他们都不在了。”

那时她是抱了一辈子不会再遇到杨俪的想法的,更不想他用怜悯的眼光看她,那种目光,小时候她见过太多。

“你没有骗我。”白萧声音很平静,“他们的确不在你身边。”

男人侧身,长手一勾,将女人带入怀里,他不擅长安慰,宽慰的话都过于直白,“既然是不相关的人,那就不要再因为她们难过了,好不好?”

盛夏压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她那时甚至一直以为,如果有一天白萧知道了她口中所谓的“不在”,会觉得她冷血。

可他不仅说她没有说谎,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她。

垂在双侧的手主动环上男人的腰,潜藏在心底的那些伤口仿佛被这个拥抱驱散,她低低的嗯了一声。

这晚白萧没直接带盛夏回家,布加迪驶入了一个射击俱乐部,去的路上,白萧给温雪打了个电话,按盛夏的意思说盛夏临时身体不舒服,他先带她回家了,温雪在电话那端格外紧张,最后盛夏自己把电话拿过去才把温雪安抚了。

到了俱乐部,白萧给盛夏挑了一把□□,他没有多余的话,调试好后,将枪/支递给她。

盛夏知道他是想让自己释放压力,笑了下,接了。

上次真人cs她也玩过枪支,也算有一些手感,手紧握枪支,手指轻扣,砰一声子弹应声飞向远处靶心。

第一枪就命中了,大概是太震惊,女人愣了两秒,随后眼角浮现一丝笑意。

手指再扣起,一发又一发,女人打得专注而认真,像是被彻底勾起了兴趣,整整玩了一个小时,白萧也没叫停她,只是在旁边坐着,目光一直紧紧追随着她。

最后一发子/弹没入靶中,盛夏将枪/支放回原位,忽略手指发酸发胀的不适感,走向一直在一旁的座椅处安静坐着的男人,“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大概是因为刚运动,女人脸颊微红,挂上了一层薄汗。白萧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男人依旧坐在座位上,半秒后,他指了指一侧的座位,“过来坐。”

“不走吗?”

“等下再走。”

盛夏这才依言坐了过去,几乎是她坐过去的同时,男人就微微侧身,动作迅速但力度却控制得极好,不轻不去的握住她手心。

想起这段时间他黏糊糊的牵着她的手,盛夏失笑,下意识就想挣开。

男人察觉到她意图,稍微收了收力度,“别动,不然一会儿我捏疼你了。”

射击场这个点人不多,诺大的靶场内零星的散着两三人,盛夏睨他一眼,“你别牵啦,多大个人了,这么一小会儿的时间都不放过吗?”

“想哪去了?”男人动作微顿,唇边裹着笑意,倒也没否认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虽然我是挺想牵的,不过不是现在。”

盛夏还在琢磨他这话什么意思,发酸的食指已经被男人修长的手指包裹着,男人的手指力度不轻不重的按摩着她的食指,他按摩的手法有些笨拙,一看就没做过这事。

面前的人一直不说话,男人抬眼看她,见她一脸怔然的模样,低声问:“手指还酸吗?我有没有弄痛你?”

“是我的错,没有想到应该准备手套给你,这个靶场也是,连个手套都不备着。我女朋友这么细的小手——”

盛夏只觉得心尖发麻,连忙打断他,“行了,别说了!”

怕他再语出惊人,盛夏转了话题,“有一点点酸,不严重,真严重的话我还可以找按摩师,按摩师专门做这个的,你不能抢人饭碗呀。”

“不行。”男人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我给钱都不一定可以天天做的事,还要付费请人做。美得他。”

这人最近说话真是越来越绕了,盛夏都快被他绕晕了,她重复了一遍,“你给钱都不一定可以天天做?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按摩师吗?我付你费用,天天帮你按摩,你同意吗?”

盛夏:……

食指被人微微用力捏了一下,报复性的,男人语调沉沉,“你可真行,男朋友给你按摩下手指,你也要想法设法给我喂醋。”

盛夏:……

那晚回去的路上,某人一直在“吃醋”,这醋吃得莫名其妙,盛夏简直欲哭无泪,她还是第一次见人吃醋吃得这么无厘头的,她也不过就随口提了句要找人按摩而已。

也许是故意吃醋的某人分散了注意力,又或许是一发发快速奔向耙心的子弹带走了她内心的烦闷。

这一晚,她没有再想起杨俪,甚至神奇的一夜好梦。

--

休了几天假后,盛夏不得不提前回归工作,本还想着国庆多给工作室的小姑娘们多放几天假,让大家好好休息,可现实不允许他们再休息。

流量为王的时代,因为邹雯雯上次那条微博,工作室的业务量翻了n倍,休假这几天,肖玲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各路业务纷纷合作主动找上门。

连续一个月,工作室的四人忙得晕头转向,恨不得一个小时当n个小时用。

晚上9点,肖玲在沙发上躺了会儿,和往常一样,一边休息一边翻工作室官微号下方的评论,她耐心十分好的一条一条看,直到确定清一色的彩虹屁后,才心满意足的退了出来。

工作室另外两个姑娘已经离开,三个最近建了个小群,肖玲随手截了官微粉丝数的截图发到群里,仅仅一周,粉丝数再次翻倍,已经上升到20万。

肖玲:【我以前还挺讨厌邹雯雯这姑娘,但你别说,这姑娘还真是我们工作室的福星,你看看我们这粉丝数涨的。】

李芹:【你怎么把温雪给忘了,还有温雪的功劳!!而且夏夏姐真是的深藏不露,比起人红戏不红的邹雯雯,温雪才是真正的顶流好吧,温雪那条微博一出,好多粉丝磕两人友情的。】

肖玲:【按你这么说,那还有白律师的功劳……现在微博上还有不少两人的cp粉。】

李芹:【他们那不叫磕吧,夏夏姐和白律师都在一起了,那算什么磕cp,磕cp磕的是两个人之间暗搓搓的过程,白律师现在光明正大得不能再光明正大了!】

盛夏和白萧在一起的事工作室的几个姑娘都知道了,瞒也瞒不住,这几天,白萧天天早上都将人送到办公室才离开,而且,每天都是牵着盛夏的手进来的,让几个小姑娘感慨,男人腻起来也真是能腻死人。

更甚的是,盛夏最近每天都收到玫瑰,最开始几个小姑娘还以为盛夏时招了什么烂桃花,后来见盛夏不仅没扔,还把玫瑰插到花瓶里,众人才了然。

都在一起了!!还送什么玫瑰呀!!

可怜三个小姑娘,天天被喂狗粮。

肖玲:【不过白律师最近也蛮可怜的,夏夏姐最近一心投入工作,都没空搭理他,刚刚下班来接夏夏姐,坐在夏夏姐旁边,夏夏姐嫌他碍事,毫不留情的将人赶到会客厅去了……】

李芹:【白律师的不反抗的吗?这么听话呀?】

两人之间谁占上方再明显不过,肖玲从沙发里起身,拎着包往一边往外走一边回:【你觉得,白律师敢反抗吗?】

白萧倒不是不敢反抗,而是盛夏嫌他碍事的原因愉悦到他了。

一个小时前他从君也出来,女人当时正坐在电脑前整理今天拍摄的照片,11月的天已经有些冷,女人穿了件驼色的羊绒大衣,腰带勾勒得腰肢越发纤细。

她坐在那,背脊挺直,没有半分懒懒散散的味道。

白萧无意打扰她工作,男人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女人漂亮的侧脸。

许是他撇向那边的目光太频繁,女人终于若有所觉得看了过来,她没起身,指了指会客厅的方向,“去那边等我。”

白萧拒绝,直白道:“那边看不到你。”

盛夏无奈,这才起身走向角落里的男人,白萧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她站在他面前,显得有些居高临下的,于是她微躬着身子,视线和他平视,一双含笑的眸子潋滟着水波。

白萧被她看得心欠欠的,差点就忍不住回应他一个笑容了,他想起了无意撇到的照片,一个男模,上半身裸着,八块腹肌人鱼线都有,他开口,语气淡淡的,“你刚刚,看照片看得挺入神。”

盛夏一听就知道这人又醋了,她唇边笑意更深,是哄人的语气,“里面的照片我看一千次一万次都不会影响我的注意力,但你坐在那,我看一眼,都会分心。”她也不隐瞒自己的心思,“这么说,白大律师满意了吗?”

“嗯。”男人控制住想要上扬的嘴角,故意干巴巴的语气,“勉强满意吧。”

“勉强?”盛夏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整个人往前又凑了两分,一双不高兴的眸子就这样盯着白萧。

女人的脸颊近在迟尺,她今天涂的正红色口红,红唇潋滟,男人滚了滚喉结,架不住她这模样,“不勉强。”

盛夏:……

不勉强满意吗?

“那就乖乖到会客厅等我。”仿佛刚才不过是一句哄人的话,女人迅速转身回了座位。

会客厅里安静得能仿佛能听见外面沙沙的风声,白萧仔细回味了盛夏最后那句话,越来越觉得是被这姑娘给“哄”了。

他勾了勾唇,有些气自己被她拿捏得死死的,尤其是刚刚,她浑然不觉的凑到他面前,想到这,男人眸色浮浮沉沉。

这时,会客厅的门忽的被推开,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门口,盛夏有点不好意思将人晾在这里这么久,语气是讨好的软萌:“白大律师辛苦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过来。”

“怎么了?”盛夏刚走进,就被男人一把拽入怀里,他微凉的薄唇很快贴了上来。会客厅的门还开着,盛夏生怕被人看到,有些恼的去推他。

白萧没由着她,狠狠吻了一番才放开她,他垂眸看着怀里又羞又恼的女人。

白萧看出她想法,问,“恼我吻你了?”

盛夏睨了他一眼,已是答案。

“谁让你勾我。”男人笑了下。

盛夏被人冤枉,气得直接从他怀里跳起来:“谁勾你了!!”

“刚刚在办公室,你凑那么近。”嗓音沉,带着一股性格劲,“勾就算了,谁允许你勾完了就跑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章正文完结,12点后更。

感谢在2021-09-21 18:46:22~2021-09-22 21:33: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i蟹老板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