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0章
顾稚之说完这些,可不管黄佩咬牙切齿的怒视,离开经理办公室。
等顾稚之离开,薛经理劈头盖脸对着黄佩一通骂,“你有毛病是不是,我们是傅氏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你知道傅氏的影响吗?我们总裁都只能老老实实做人,对公司新人都不敢像别的公司那样苛刻,你还敢把手底下的艺人送到老总车子上,你等着上面的辞退吧。”
公司里面就算偶尔有些看不起新人,眼高手低的。
但还没人敢这样对手底下的艺人。
黄佩说不出话来。
薛经理把她骂了顿后让她出去,开始安排别的工作。
顾稚之的经纪人肯定要换掉,但依她现在的名声,别的经纪人估摸着不肯要她。
公司有个新进的经纪人,手底下还没艺人,可以分给顾稚之。
另外关于顾稚之参加《天才》这个节目,薛平犹豫下也同意了。
顾稚之本身的黑料已经够多,再加上个《天才》海选落榜的热搜,似乎也没什么的,但如果顾稚之真的能被选中,也算一波热度,还能帮她洗白下。
何况顾稚之现在变化挺大的,薛平也有那么一丝丝期待,说不定顾稚之真的能让广大网友们大吃一惊。
…………
顾稚之离开公司,回了公寓那边。
天色已经暗下来,路上都是路灯照射出来的朦胧灯光。
回到公寓,顾稚之见到门口站着位披着方格围巾的贵妇人。
贵妇人挽着发,面容白皙,容貌非常漂亮,保养极好,看着也就三十多岁。
见到顾稚之,贵妇人面露喜色,“之之,你回来了。”
她是原身的亲生母亲,柳恩淑。
性子很温婉,大家闺秀,非常听丈夫的话。
顾稚之抿唇,没说话。
“之之,妈妈能进去跟你说说话吗?”柳恩淑眼眶微红。
顾稚之点头,开门后,柳恩淑跟随她一起进到公寓里。
其实这是柳恩淑第一次来女儿住的公寓,非常小,一眼就能望到头,可能就五六十平方大小。
想到女儿住在这样小的地方,她心疼得厉害,“之之,要不还是回去住好不好?你爸爸他其实也很关心你,但他就是大男子主义,说话硬,不知怎么跟儿女沟通,而且这次的事情,你爸爸其实很后悔吼了你,他希望你可以回去住,这样还有保姆照顾生活起居,我们也放心些。”
柳恩淑心里非常难过自责,十月怀胎生的女儿,她如何不爱,何况这些年女儿日子过得很苦,那家人待女儿很好,但也是真的穷。
现在女儿回来,却因为一些原因,她不敢对女儿好,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顾稚之想知道一些事情。
她拉着柳恩淑来到沙发上坐下,眼眶微红,声音也很软的说,“妈妈,我真的很难过,我到底是不是您的女儿,我只是想不明白,养父重病,他们之前待我很好很好,所以我想赚钱帮养父治病,可你们明明有钱却不愿意帮我,甚至每月零花钱也只给我一万,或许是你们觉得一万的零花钱对于以前被穷养的我已经很多了,是这样的吗?”
“之之,不是这样的!”柳恩淑摇头,眼中含泪,“其实妈妈也想给你很多零花钱,给你很多东西,可,可是……”
“可是什么?”
柳恩淑这才道出实情,“其实接你回来的时候,我跟你爸爸去找大师帮你算过一命,那位大师说你此生命运坎坷,心性不够坚定,需要严厉管教,所以你父亲对你一直很严厉。”
顾稚之皱眉,“你们就这么相信那位大师的话?而且严加管教跟物质上的满足有什么冲突吗?”
柳恩淑苦笑,“容不得我们不信,这位大师早些年算出你爸爸公司有一难,还,还说瑜馨是我们家的福星,会帮着顺利度过这次劫难,以后你爸爸的公司也会越做越大。十年前,你爸爸的公司果然出事,是瑜馨出了个注意帮了大忙渡过难关,后来你爸爸的生意又越做越大,你爸爸更加相信那个算命先生的话了,算命先生没让我们对你物质上苛刻,是瑜馨的话,说你一直被穷样,陡然暴富如果不节制你的花销,会学坏,你爸爸一直很相信她的话,所以才……”
柳恩淑从来没跟女儿说过这些贴己话,女儿平日许是被丈夫训斥,性子就越发沉闷,不爱跟他们说话,这次见女儿愿意跟她聊天,都把事情告诉了女儿。
而且她也经常偷偷塞钱给女儿,但不知是不是伤了女儿的心,除了那一万的零花钱,别的女儿都不肯要。
顾稚之心道,果然是顾瑜馨,她似乎有什么奇怪的能力。
顾稚之告诉柳恩淑,“苏西元的歌是有人偷录我哼唱的曲子故意给他的,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我在直播前,顾瑜馨曾装作无意告诉我,如果不知道直播时做什么,可以表演些才艺。妈妈,有人想逼死我,如果不是恰巧互联网上保存了些证据,这次我必死无疑。”
柳恩淑彻底愣住,然后止不住的发抖。
她的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柳恩淑养了顾瑜馨十几年,但因为是养女,给养女的感情是有的,却绝不会超过自己亲生的孩子。
她更爱的当然是自己的孩子。
顾稚之接着说,“妈妈,我不回去吃饭了,不然爸爸看见我总生气。”
“好。”柳恩淑心里难受,走的时候看了眼女儿住的小公寓,想把自己的黑卡留给女儿,不出所料,女儿又拒绝了,“妈妈,不用,我自己能赚钱。”
既然原身都不愿意接受亲生母亲的钱财,她也不会接。
柳恩淑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看着偌大的别墅,她心里抽着痛。
等到晚上,丈夫和孩子们都回来了,顾瑜馨也回来,柳恩淑盯着瑜馨不说话。
顾瑜馨笑道:“妈妈,你望着我做什么呀?是不是好久没陪妈妈去护肤了?明天我正好没档期,可以陪妈妈出门逛街护肤。”
柳恩淑垂眸,“不用,我明天已经跟王太太约好了。”
她会好好观察顾瑜馨的,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
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跟顾瑜馨有关,顾瑜馨到底有多可怕?。
………………
等柳恩淑离开,顾稚之带着书本和剧本过去养父母家中。
近期她没什么事情,只用好好学习,看看剧本。
《天才》这个节目要等两个月后才开始海选,现在急不来。
接下来几天,顾稚之住在养父母家中,她每日晨起后会出门慢跑一个小时,回来再锻炼两个小时,原身体格差,需循序渐进的来。
之后就是看书,看剧本。
从高一到高三的教科书她全部都找回来看。
她有着3S级别的精神力,过目不忘,但这具身体的体格跟不上,她不停脑的看书两个小时,就会头疼,只能休息几个小时继续看,其实这样也能最大强度锻炼大脑的精神元。
这两天,薛平给顾稚之发了消息,告诉她已经给她换了经纪人,把经纪人的联系方式给了她。
这次的经纪人是个爱发颜文字的小女生,“稚之姐你好,我是新分给您的经纪人张园元,以后请多多指教,(≧ω≦)”
顾稚之回了消息,“你好,以后请多指教。”
……
就这样到了礼拜天,顾桐做完功课忙着玩游戏。
他玩的是款很热门的5V5推搭游戏,每次死亡后他就会看看坐在沙发上翻书的顾稚之。
看了几次,顾桐就发现了。
他姐这哪里是复习功课,就是很随意的翻书,一目十行看完一页就翻。
顾桐欲言又止,最后忍不住说,“姐,你这样看书能记得住吗?就算临时抱佛脚也不是这样抱的。”
“没事,别担心我,你游戏都死了五次了。”顾稚之还能一心二用。
顾桐嘀咕,“那怎么能怪我,辅助一直跟着射手,我野区都被敌人入侵了,根本刷不到野怪发育不起来,敌方打野还一直带着辅助来抓我。”
“我帮你。”顾稚之合上书本。
“你能行吗?”
“看我的。”顾稚之接过顾桐的手机。
顾桐玩得是有位移的打野英雄,最需要经济和发育的位置,不然就废了。
她开始操作游戏,敌人露过一次视角后,她就开始入侵敌方野区。
顾桐一开始不为所动,等几分钟后,他眼睛都快黏在手机屏幕上,一脸的不可置信。
最后随着一声‘Penta Kill’,顾稚之拿下五杀,带领队友推爆敌方水晶,拿下游戏的胜利。
顾桐一脸问号,“???”
不是亲眼所见,他都怀疑他姐是不是开了透视挂,能够完全摸透敌方都在什么位置。
而且操作跟走位真绝了,敌人的非指向性技能就完全没打中过她??
顾稚之赢下游戏后把手机还给顾桐。
顾桐还兴奋得不行,“姐,你下次带我一起打呗,我还没上过王者。”
“别打扰你姐,你姐姐要复习,还要看剧本,下个月就要进组了。”汪心兰过来道。
……
过了礼拜天,微博上关于顾稚之抄袭反转的热度还没下去。
因为苏西元在微博上发了长篇的道歉函给顾稚之道歉,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清楚楚,连着网上那个从未谋面却用三年时间来布局的红颜知己的事情也截图发了出来,最后说,“我不该有这样的贪念,是我的贪念害了我,也让大家冤枉了顾稚之女士,我在这里跟顾稚之女士和广大的网友以及我的粉丝们,诚恳的道歉,对不起。”
他清楚自己洗不脱抄袭嫌疑,只能先道歉,也许顾稚之会迫于压力不再起诉他。
很多粉丝脱粉,但有更多的脑残粉表示相信苏西元,还说,【西西你就是太单纯,所以才被有心人布局害你。】
她们以为这个红颜知己布局是为了害苏西元。
【阿西吧,不是,是苏西元抄袭吧,你们怎么还心疼上抄袭狗,最该心疼的不是顾稚之吧?她才是最倒霉的吧,前段时间被人网暴成那样,你们的苏西元还微博逼迫顾稚之承认抄袭,你们忘记的可真快,啧啧。】
于是微博上又吵了起来。
苏西元粉丝认为那个红颜知己说不定就是顾稚之认识的人,不然怎么弄到顾稚之的曲子,说不定就是顾稚之自己布的局。
顾稚之反正没搭理她们,任由她们在苏西元微博下面撕。
只要不来她微博下,她一律不管。
起诉肯定还会起诉的。
害死原身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网友们撕得厉害。
顾稚之日子还是照常,月考快来了,为了五万块的奖金,她每天都很努力的扫描着。
过了大概几日,商场里救下的孕妇给顾稚之发了消息,“你好,我是盛樱,是你前几天救下来的孕妇,谢谢你救了我,我家人都很感激你,想请你吃顿饭。那天我跟我丈夫去警局录过口供,才知道这起绑架案他们密谋许久,一直想绑架我威胁我家人用巨款赎人,而且警局透露了些,这次的绑架案似乎跟之前几起特大连环绑架案有关,之前的几起人质全都被撕票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