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9章
距离《天才》海选的日子越来越近。
《天才》海选在每年的五月十五号左右, 海选陆陆续续会持续二十多天。
毕竟就算已经很少人报名,那也差不多有十万左右的人数。
顾稚之报名时候填写,希望海选时间能够比较靠前, 六月初她要参加高考。
这也是节目组照顾参赛人员,可以填写自己参加海选的日期。
顾稚之填写的就是希望第一批。
五月十五号左右的。
不会耽误她后面的高考。
十万人分批次的参加,所以题目不可能统一,以防作弊。
那么运气也算考试的一部分。
因为《天才》里面的题目都是针对六维能力。
就算是高智商的人,他所擅长的能力也不用,有人是记忆力超群,有人是推理能力,有人是空间能力。
所以运气也占一部分。
《天才》不到正式海选, 都不会清楚会是哪一方面的题目。
只有第一季海选是没有直播的, 都是各自在家中的网络上答题。
后面三季全是去的特定考场参加。
所以第五季也会是这样的模式。
就算通过海选的一百人还会继续一轮轮的竞争和PK。
所以这个节目从海选到后面一轮轮的, 需要三四个月或者更久才能完结一季。
它是以网络直播形式展现给观众,没有固定播放平台, 但很多平台都会同时间以转播形式买下播放权。
它的流量也是巨大的。
顾稚之骂完黑粉们睡了一觉, 接下来几天她也是看书锻炼。
这已经成为她每日生活中暂用大部分时间的两项了。
很快到了五月十二日。
节目组给顾稚之打来电话,告诉她,她是第一批参加海选的选手。
时间是五月十五日晚上八点,不过需要提前来考场。
这个节目组就在帝都,参赛地点一个小时就能赶去。
肯定要提前到场的,毕竟去看现场直播的观众也很多,会很闹腾。
还有三天就要去参加节目。
顾稚之又发了条微博:“@《天才》节目组, 三日后参加海选。”
这条微博出来。
下面又是一群群黑粉。
还有些粉丝弱弱的给顾稚之加油的声音。
【之之,我们相信你。】
【之之,加油。】
【你们相信她什么啊?相信她连海选都过不去?然后全国观众面前丢脸?】
【笑死我了,怎么还有人粉她?真就是看脸的时代了。】
【我是她小师妹圈得粉, 但是现在有点失望,以为她会好好的继续去磨炼演技,争取做个好演员,结果才几天,她就膨胀成这样,真不清楚她为什么要淌这个浑水,失望透了,准备取关了。】
顾稚之正好看到,直接回复,“请取关,谢谢,三天后请千万不要回关。”
【口气真大!】
下面又引来一串黑粉,顾稚之没再继续搭理,退出微博。
她发出这条微博没多久。
朋友也都发消息给她打气。
曹萱雯也给顾稚之发了消息过来,“之之加油,姐相信你!既然之之说可以就一定可以!”
顾稚之轻笑,过了会儿,曹萱雯又给她发来第二条消息,“之之,你教给姐姐那些擒拿格斗好厉害!我今天下午还制服个当街行凶的精神病,领导都夸奖我啦,之之你这个太厉害了,等以后能不能普及给大家。”
她想得更加长远些,这样的好东西,就要普及出来。
“当然。”顾稚之回复她,“等雯雯姐把这套练熟练后,后面还有四套,慢慢来。”
她教给曹萱雯的都是后世适用于实战的格斗术,如果能把五套全部练会,以一敌百都不是大问题。
后面自然是一套比一套难。
曹萱雯走得这条路,并不是将就着一辈子就做个小警察,她也有梦想,她也希望往上爬。
就跟古话说,‘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大家都一样。
刚跟曹萱雯聊天,傅氏传媒娱乐的薛平就给顾稚之打了个电话来,顾稚之接通,对面一开口就是,“祖宗,你怎么又在网上怼黑粉,你搭理他们干什么,不怕一万就怕一万,就算你对自己有信心,你也低调点。”
他真是为顾稚之操碎了心,每天都怕她微博上怼人。
别家的艺人哪有这样的,哪个不是对经理言听计从,她倒好,说到她不喜欢的,直接找不到人影。
顾稚之问,“薛经理打电话还有其他事情吗?”
薛平叹口气,“你三天后去节目组,公司会排司机和保姆车全程接送,你别乱跑,别带着经纪人乱跑,要是现场碰见黑粉,别,别动手。”
他就担心顾稚之在节目组跟人起冲突,顾稚之地铁打人的视频他也看到,看完都感觉腮帮子疼。
深怕她去节目组的时候碰见黑粉跟人起冲突。
顾稚之幽幽道:“薛经理放心,我不打人的,我都是正当防卫。”
她才不会做触犯律法的事情。
薛平道:“成成,你别去了跟人起冲突就好,三天后司机跟经纪人会联系你的。”
说完,薛平挂了电话,挂完电话,薛平叹口气,办公室电话突然响起来,薛平接通,里面是CEO的秘书打来的,“薛经理,傅总让你来办公室一趟。”
薛平心道,完了,傅总肯定是因为顾稚之的事情要骂他了。
他挂掉电话,乘坐电梯去了最顶楼,顶楼就是傅氏传媒娱乐CEO傅秉的办公室。
整个顶层都是,四面全是落地玻璃窗,三四百平的空间,豪华又奢侈。
薛平进到办公室,见傅秉正趴着豪华真皮沙发上让人帮他按摩,见到他进来,才慢腾腾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顾稚之的事情怎么回事?她微博都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账号怎么还没收回来?”
傅秉虽然是傅氏传媒娱乐的CEO,不过平日需要他管事的地方真的不多。
傅氏传媒作为傅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小娱乐公司,真不算什么,但对傅秉来说,傅氏传媒是他的所有,也是证明给傅家人看的东西。
结果因为公司一个小小的女艺人,公司被人骂的厉害。
很多黑粉还跑到公司下面来辱骂。
甚至股票也受到些动荡。
傅秉也知道顾稚之,以前在公司见过两面,非常漂亮,要不是他从来不找公司女艺人谈恋爱,连他都忍不住心动。
但观察段时间发现,这个顾稚之除了一张脸,真是干什么都不行。
他当然知道网上那些黑料不是真的,这么软性子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被人包养,怎么可能辱骂粉丝。
公司不是没做过公关补救,但顾稚之自己不争气。
前段时间抄袭事件出来后,他也以为是顾稚之抄袭,毕竟苏西元有名的音乐才子。
而顾稚之从来没表现有音乐方面的天赋,所以公司接管她的微博,帮忙澄清,打算道歉,以后再努力下,顾稚之说不定还有复出的可能。
没想到顾稚之突然就跟变了性子一样,节目上拒绝道歉,找回微博,直接怼黑粉辱骂苏西元跟黑粉是狗。
好在很快反转,真的是苏西元抄袭。
之后顾稚之的微博,他也没在过多关注。
毕竟就是个小明星,公司有人能够处理。
不然他招经理是干什么的?
结果最近突然刷到顾稚之要参加《天才》,她还微博上直接刚,表明自己一定能通过海选。
他当时就笑了,给气笑得。
觉得顾稚之真是个惹事精。
直到今天,她又开始了。
惹得黑粉来公司微博攻击。
父亲给他打来电话,问他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明星能蹦跶那么久,不要给傅家其他人看了笑话。
作为傅氏分支,他们能够接管的公司都是比较边缘的,不能够直接进入傅氏集团的核心。
所以父亲也希望他把傅氏娱乐打理好。
现在傅秉就找来薛平问问。
顾稚之是薛平手底下的艺人。
薛平呐呐道:“她不愿意把账号交给公司打理。”
合同上关于这方面的条款没有太明确的定义,所以艺人不愿意把微博给公司打理,公司也不能强迫的。
而且顾稚之现在是真就不怎么搭理他,也不怎么怕他。
傅秉气道:“你连手底下的艺人都管不好,还能干些什么?你把顾稚之的电话给我。”
薛平把顾稚之的电话给了傅秉。
傅秉腾出只手拨打顾稚之的电话,很快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喂,找谁。”
傅秉依稀还记得有次他在公司大厅碰见顾稚之,她慌慌张张跟他打招呼,软绵绵的声音,“傅,傅总,您好。”
和现在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傅秉回过神,皱眉道:“我是傅秉,顾稚之,你作为傅氏传媒娱乐的艺人,知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公司的门面,你微博如果自己不会打理,就交由公司来搭理。”
那边沉默下,回他,“微博交由公司搭理,而公司的做法让我寒心,所以我收回自己的私人账号并没有什么问题。”
傅秉立刻知道她说的是当初歌曲抄袭事件。
“当初那件事情也怪不了公司,因为没人知道你有作词作曲这方面的天赋,而你现在作为公司艺人,私自发微博,在微博上和人互怼已经影响到公司,所以公司才会收回你的账号。”
顾稚之道:“傅总作为公司CEO,所以仅仅是个小艺人的几条微博就对公司有了影响?傅总不自己反省下吗?何况是黑粉先来攻击我的,我没有忍让人的习惯。”
傅秉都被顾稚之这话气得不轻。
她这个意思,还是他的错了?
怪他没能力?
“傅总,要不这样吧,我们来打个赌。”顾稚之不等傅秉继续说什么就又开口了。
傅秉愣了下,“打赌?”
她想打什么赌?还敢跟公司老总打赌的?
顾稚之说,“如果我三天后能通过《天才》节目组海选,希望公司以后不要以任何缘由收走我的微博账号,我希望由我自己私人打理微博。”
傅秉都有些气笑了。
“行,我跟你打这个赌,如果你没有通过《天才》海选,微博交由公司打理,公司也保证以后不会随意使用你的微博,做出伤害你名誉的事情。”
“一言为定。”
挂掉电话后,傅秉后知后觉发现这场对话,他被顾稚之给压制了。
他竟然被个小艺人给压制了?
傅秉趴在沙发上,握着手机,沉着脸,表情不太高兴。
薛平和秘书的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
薛平突然就释怀了,连总裁对上顾稚之都被压制了,所以他的事儿也不算事儿了。
…………
顾稚之即将三日后去《天才》节目组的娱乐圈的众人也都等着看热闹。
大家都不相信顾稚之能通过海选。
当然,都是私底下吃瓜。
没人敢明面上参合这种事情。
叶靓看到后不由感叹,“顾稚之这是想做什么?还以为她能沉下性子好好磨练自己的演技,如果她能继续磨练演技,以后碰见个大导演,上了大银屏,说不定还能拿个影后奖。”
演员都是参演影视剧然后过度到电影。
电影是大银屏,更考验演员的演技。
这一步也挺难跨越的。
顾瑜馨笑道:“也许她是因为两次考试成绩,所以想去《天才》里面试试水。”
叶靓摇头,“高中的成绩根本代表不了什么,《天才》这个节目所考验的智商跟能力范围更加的广,她这步棋走错了,还有她微博上怼黑粉,把前段时间因为小师妹那个角色好不容易积累的粉丝的好感都给败坏了。”
“也许她会能够通过海选呢。”顾瑜馨说话还是很温柔,一副替人着想的模样。
“太难太难了,而且因为顾稚之这件事情,很多黑粉来公司微博下面攻击,公司不知道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叶靓摇头。
她也不太看好顾稚之通过海选。
总觉得顾稚之这么下去,公司迟早会放弃她。
顾瑜馨笑得更加开心了。
…………
傅家。
傅家别墅位于帝都二环内,最繁华的位置,别墅面积也超过千平。
周围住的人家也都是身价无法估算的。
傅家用过晚饭,傅砚行礼貌同父母打过招呼,过去客厅坐下翻阅平板,处理公务。
他用的东西都是公司生产,不对外销售,有着最高的保密系统。
傅母邓因如无奈得看了丈夫一眼。
她同丈夫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当初生下砚行时,他连哭都不会,自幼就表现对万物很冷漠,对他们也是如此。
医生给儿子的诊断是情感冷漠症。
对任何人,也包括他们,都是没有感情的。
邓因如伤心万分,却还是打起精神来,她想教育好儿子,给他世间最温暖的爱。
她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她把傅砚行教育的很好,教他怎么爱人,可是他学不会,但在别的方面他很聪慧,学什么都很快,他能慢慢融入到学校,只是他一直没有过朋友。
哪怕到现在,傅砚行已经长到这么大,在他们生辰时候会为他们精心挑选礼物送给他们。
但他们都清楚,这只是礼仪,是邓因如教的,并不是因为爱。
不过她们还是很爱自己的孩子。
也为他感到自豪。
邓因如过去陪儿子坐在沙发上。
见傅砚行处理完公务后上网随意翻看着,在见到一个热搜时目光停顿了一两秒,最后点开热搜看了眼。
#顾稚之三日后参加《天才》海选#
又持续大概两三秒的时间,傅砚行关掉这条热搜。
邓因如却有些激动,问道:“砚行认识这个女孩?”
顾稚之,她是有印象的,但不是特意关注,这个女孩经常上微博热搜,很容易就刷到。
好像还是傅氏传媒娱乐的艺人。
她记得这个小明星的黑料特别多。
砚行从不关注任何人,这是第一次见他去看个小明星的热搜。
邓因如是有些激动的,医生曾告诉她,如果儿子能够开始关注某件事或者某个人,就已经属于情感波动。
而情感波动代表着,砚行的情感冷漠症还有得救。
傅砚行道:“认识,见过一面。”
刚才那条微博,邓因如也刷到过,知道顾稚之三日后要去参加《天才》的海选,网上很多黑粉攻击她,很多人都不信心她能通过海选。
邓因如问,“砚行觉得她能通过海选吗?”
“可以。”
傅砚行的言语还是很平淡,但他肯定这个女孩能够通过海选。
邓因如又忍不住问,“砚行怎么认识她的?”
“赵家郊外别墅,同赵二叔商谈研发智能机器人时碰见过。”
邓因如清楚,那时候这个女孩肯定做过很特别的事情,让砚行对她关注了。
傅砚行也继续说了下去,“她……”他的语气忽地顿了下,“安抚了狂躁的长白,从长白口中救下一个孩童。”
他从未用这种语气说过话。
邓因如太清楚了。
这个叫顾稚之的女孩肯定有特别之处,才让砚行关注她。
这对他们来说都是好事,对砚行也是好事。
而且她知道长白,赵野那孩子做公益领养的白虎。
连长白都驯服的女孩子?
这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这次的海选,会让所有人震惊的。
…………
转眼就是三天后。
张园元在下午两三点时候过来找的顾稚之。
顾稚之还穿着长裙睡衣来开门的。
张圆元急了,“之之姐,你怎么还没化妆打扮,要不我跟公司打个电话,让薛经理送个造型团队过来,或者现在去公司也还来得及。”
“化妆打扮做什么?”顾稚之失笑,“我是去参加海选的,又不是去参加选美的,一会儿洗个头换身衣服就可以出门了。”
薛平正好也打电话过来,问她,“你是不是没造型团队?要不你还是来公司做个造型,然后直接送你过去节目组,你那经纪人做什么的,啥事儿都还要我操心。”
张圆元摸着鼻子说不出话来。
顾稚之还是那句话,“我做造型干什么?又不是娱乐综艺节目,难道要我穿着晚礼服去面对一群装扮普通的参赛者?”
薛平说不出话来。
如果真给顾稚之做个造型,娱记又要黑顾稚之一波了。
薛平没再说话,告诉顾稚之,司机和保姆车五点会过去。
节目组正式比赛时间是八点,这时候大家也都是休闲娱乐的时间了。
而直播会在六点左右就开始,会介绍一些身份不一般的参赛者。
顾稚之洗了个头,换了身宽松的运动装,上衣蓬松,却是收腰设计。
就算是普通的运动装,也是顾稚之花了心思的。
衬得她腰肢纤细。
吃过晚饭,刚五点,公司派的司机和保姆车就来了。
顾稚之带着张园元上车过去节目组。
节目组位于三环的嘉誉大厦。
路上有些堵车,到了嘉誉大厦已经是六点多。
《天才》节目组的直播已经开了。
嘉誉大厦外面蹲守了非常多的记者,有普通记者还有娱记,另外还有很多粉丝们,是节目组的粉丝。
不少记者和娱记都认识顾稚之,见她下车,立刻围了过来。
“顾稚之小姐,我们能采访下你吗?”
这应该是华民网的记者。
顾稚之莞尔一笑,“当然可以。”
女记者问,“顾稚之小姐今天紧张吗?觉得有信心通过海选吗?”
这些记者可比很多娱乐记者温和很多,问得问题都比较顾及当事者的感受。
顾稚之笑道:“当然可以。”
记者惊叹,这个明星不仅漂亮,她还很自信,到现在都没有紧张感。
有个娱记也忍不住伸出话筒追问,“顾稚之小姐,你真的有信心吗?你觉得自己这次能在海选排第几名?你有没有担心过这次要是没通过海选,傅氏传媒娱乐公司会怎么对你?你还能继续留在娱乐圈吗?毕竟两年多前同样有位娱乐圈明星也来参加《天才》海选,最后的结果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顾稚之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可以回答你其中一个问题,这次海选我会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
???
现场记者们一脸问号。
所以顾稚之都自信到这种地步了?
这到底是自信还是愚蠢?
那问问题的娱记已经笑出声来,“抱歉,我不是笑话顾小姐,就是觉得顾小姐口气挺大的。”
“成为笑话的只会是你而已。”顾稚之语气并不客气。
娱记脸色一黑,似乎想说出更刁钻的话语来,那位华民网的女记者忙出来打圆场,“希望顾稚之小姐能够获得满意的成绩。”
顾稚之朝她微笑,“谢谢。”
离开记者们的包围,顾稚之正准备走进大厦里面,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个激动地叫喊,“顾稚之,加油!”
顾稚之回头看过去,一堆节目组的粉丝里面站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女孩圆圆脸,举着个灯牌,上面闪亮亮的几个字,‘顾稚之,加油!’
顾稚之记得这个来给她打气的女孩。
她停下脚步,朝着女孩走过去,很快走到栏杆处,周围都是有栏杆围住的,怕粉丝们进现场不好维持次序。
顾稚之走到女孩面前,笑道:“露露,谢谢你来为我加油。”
这个女孩正是当初她才成为原身,节目组上醒来,然后她否定自己抄袭苏西元歌曲,离开节目后,碰见苏西元粉丝,救下的那个横穿马路,差点被撞死的女孩露露。
露露激动的脸蛋通红,“你,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印象深刻。”
露露的脸蛋更加红了,她自然没有忘记自己那时候是苏西元的粉丝,还为苏西元抱不平,最后顾稚之却救了她的性命。
她道:“之之姐,你要加油,我相信你的!”
顾稚之说,“你也要加油!”
露露瞬间红了眼眶,她知道顾稚之说得是什么意思。
顾稚之一定是知道她有抑郁症。
作者有话要说:  抱头溜走,没写到,好焦急,明天争取早点更新!
这章发点小红包,大家积极留评嗷。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星辰逸winto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亦木 20瓶;孟蓝薰、顾九、千金一诺、白菜芽子 10瓶;??????...... 8瓶;巴拉拉小魔仙 6瓶;左手梨花 5瓶;小肥啾、初聆 1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