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真的不是无敌的 > 第九章盗棺事件

我的书架

第九章盗棺事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像昨天那只御狼兽本来以为不会有事的,谁知道突然狂化进阶达到灵兽境界。这可是我们根本没有料想到的。”常珩叹了一口气警示他道:“为了以防万一,我后面还会再配一位异士和你一起看护。”

  “嗯,好。”徐源依旧点点头十分听话的样子回道。有人陪着也好,省得自己一个人无聊。

  “常队,你刚才说的那个灵兽境界是什么啊?那些兽类也有境界划分吗?”徐源对这些特别好奇,尤其是这类等级划分。

  “这些兽类按照觉醒了的其实分为异兽,灵兽,玄兽,仙兽,圣兽,神兽。而兽类一旦进阶到仙兽境界便通了灵智,这种仙兽甚至能够听懂人话和人交流。不过能达到仙兽之上的凤毛麟角而已。”常珩细心解释了一番又提醒道:“对了,你要记住,一般的异兽可要比修者境界的人厉害的多。同境界的人是打不过这些变异的兽类的。”

  “异兽,灵兽,玄兽,仙兽,圣兽,神兽。这不是六个境界吗?”徐源默默地用手指记着数,他发现兽类貌似比人还要多个境界。也就是说神兽之中人压根敌不过。

  “嗯嗯,记住了。”回过神来徐源点点头,比人厉害就厉害吧,反正也不管自己的事。

  做完一番交代后常珩又领着徐源在基地中到处熟悉了一番又问道:“你知道我们这个深林基地为什么要建在此处嘛?”

  “这个……还真不知道。”徐源摊了摊小手表示还真的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大学问?”

  “呵呵,我们这里往北六十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常珩没有直接告诉他反而继续问道。

  “断裂山脉?”徐源试探性地问道,他来到这里也没两年,说实话很多地方他都是听说的压根就没去过。

  “不错,断裂山脉中可是集聚着大量的异兽,早在几年前哪里就已经设为禁区了。据说哪里有着一只圣兽级别的幻海火晶兽,如果它要对附近的城市发起灾难将是毁灭性的后果。而我们联盟和基地在这里也是因为这只幻海火晶兽的原因。一旦圣兽临近,因为血脉威压的关系,基地里的异兽将会有异常反应。”

  “原来如此!”徐源倒是有些震惊没想到他们这里竟然会有一只堪比人类大宗师级别的圣兽幻海火晶兽。一只小小的狂化御狼兽都能造成这么大的破坏,那要是高上好几个大境界的圣兽整个华信市不就要毁了嘛!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之前也和你说了这类圣兽都是有灵智的,它们不会冒着危险轻易来走动的。”常珩拍了拍徐源的肩膀仿佛安慰地说道。

  “常队,你为什么愿意要告诉我这些?”按照道理来讲,这些应该属于很重要的机密。自己还没有正式入职就把这些告诉自己是不是有些太……仓促了。

  “因为我相信你啊!”常珩看着徐源嘴角抹着一缕神秘的微笑,看的徐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嘿嘿。”徐源也有些尬尴地笑了两声,就因为这个理由?他反正不信。

  “虽然你在联盟考核中被认为是一个修者,但我知道你远非如此。”常珩转过身继续带徐源参观说道。

  “呃……”徐源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难道让他自己承认自己其实是天选之才?谦虚,人要懂得谦虚,特别是在领到面前。

  “没有啦,嘿嘿,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离常队还差点远呢。”难得有个人对自己的能力承认还是要低调一些的较好。

  “哈哈,你小子!”常珩拍了一掌徐源的后脑勺,呲咧着嘴骂道:“这才几大会的工夫都会开始拍马屁了。”

  熟悉了地方后徐源也就没继续在这里待着,接下来还要和原来工作的地方交辞职信 晚了人家就下班还要等到明天,自己还有二十多天的工资没发呢,正好可以提前拿到手。

  “四万呐!”徐源没让常队送自己,而是一个人叫了一辆出租车。这地方可没有公交车,好几十的车费足足让他心里绞痛了一番。不过想到自己即将到手的新工作,貌似又好受了不少。

  “暂时就先凑合着用那辆自行车吧。”徐源想了想自己总不可能上下班都打出租车,回想自己还有一辆尘封了快一年自行车,他决定以后上下班就骑自行车了。

  路远是远了点,但就当锻炼身体了。也不是很亏。

  回到流水线产上,徐源很快找到主管表明自己不想在这里干了。主管也就跟他聊了聊确定之后就让徐源签了一份离职书,并告诉他剩下的工资过两天就会打到他的账户上。徐源也很是客气地陪主管唠了会嗑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总算是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徐源长舒了一口气顿时觉得浑身舒坦的很,就好像年轻了两岁一般。那股莫名的朝气让他有一种能干一番大事业的感觉。

  想想自己当初的刚出社会的愿望徐源都感到有些好笑。谁能料想到一个当初浑身充满一番干劲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交房租都快不行的租奴。每个月还要省吃俭用留下一点钱用于以后买结婚用的房子。

  “谁当初不想成为一个大英雄呐……可惜啥都没有。”徐源一边走在路上一边默默自语道。他感觉现在就是他人生转折之期,异能觉醒的时代,又是一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时代。

  “老板来一份臭豆腐。”看着时间已经五点多了看着街边的小吃摊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

  “老板来一份热干面。”刚在哪里点了一份徐源又走到一家摊位哪里停了下来说道。

  “好嘞!”

  “小呀么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电脑学……”两手提着各种小吃,徐源有一种好像考试考了满分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地哼了起来。这种感觉他已是许久都未曾感受过了的。

  回到出租屋里,就连这小房间都给他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准备好桌椅板凳,徐源乐乐地掏出手机看起了头条新闻。毫无兴趣的前几条明星热搜直接翻过,突然一条“古墓被盗”让他忍不住地点了进去。事发地就在他隔壁市的一处地方,让人感到奇怪又震愤的是那一处古墓的陪葬品竟然没有被盗,反而是原墓主的棺材被盗墓的人给盗去了!

  “盗棺材?”徐源脑门一皱唆了口面又叨起一块臭豆腐思考了起来。盗墓的不都是为了古董值钱嘛,怎么反而把棺材给盗走了呢?而且棺材可比那些古董重了不少,这到底是干啥用?

  “难道棺材是极品木料做的?那倒也是说的通,毕竟那样也值不少钱。可是你再怎么样也没那些古董值钱啊!”徐源又吃了一块臭豆腐有些疑惑地自语道。越是这种古怪的事他越是感兴趣,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好奇心贼强。

  徐源又继续看了下去,发现墓中也并没有尸骨遗骸的踪迹,进一步确认尸骨也被盗走。只留下一些很是珍贵的文物古迹。而附近事发前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车辆出现,事件正在进一步追查当中。

  连尸骨都没留下,看来这倒是真的很有意思。

  没有头绪后徐源只得继续看一些其他的新闻,不过再也没有这种奇怪的事情发生。不多大会儿的工夫他已经吃完了自己的晚餐,陷入无聊之中的他再一次点开了那条盗棺热搜之中。刚才没仔细看,现场的图片也有被拍下来不少。那座被盗的古墓并不是很大,是一个村民在山间无疑发现的。他在发现后第一时间就报了警,从最初的拍照发现里面的脚印被人有意的抹去。

  不过在棺材的那个位置上有一个六芒星的图案,看样子并不像是新刻上去的。很有可能是棺底长时间复印下来的。

  因为墓主人的棺椁被盗导致短时间能很难确认墓主人的身份年代,索性可以从那些文物上鉴定。不过要知道还要再等个两天才有可能有信息。

  玩了一会儿手机后,徐源眼睛都开始打盹了,没办法谁让昨天失眠熬夜太久。这一会儿不到九点就已经呼呼大睡了起来。

  “砰砰……”

  “咚咚……”

  一阵阵嘈杂的声音让徐源有些半睡半醒,他梦到自己在拆迁房子。楼房倒塌的声音各位轰鸣响亮。

  “嘭!”

  突然一道巨响顿时让他睁开了双眼,紧接着外面依旧传来各种如拆迁般的响声。

  徐源愣了愣还没缓过神来,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机。

  凌晨一点十一分。

  这踏马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也没个人管管?

  徐源想了想,自己租的地方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居住。他们一般耳朵都不大好使,至于其他和他一样的年轻人估计还没睡。

  他来到窗外,只见外面几个黑影在对面楼顶上飞来飞去好像在打斗。每一次好像黑影躲过另一个人的攻击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噪音,他们好像控制着力度并没有想破坏这片房区。

  徐源朝四周看了看,果不其然有几个年轻人和自己一样在窗户边观看。不过他们都是用窗帘遮住自己的身体,只偷偷地露个头看着。而他们貌似也感觉到影响到自己。

  “卧槽!大半夜的你们干啥啊!搞拆迁嘛!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不知道明天还要上班嘛!”徐源实在是受不了顿时怒吼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