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三章 借魂术,复生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借魂术,复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哈,婶婶,都说母子情深,果真不假,哝,给你看看吧。”随即他甩手一丢,伏虹想去接住,可以她如今的体力,勉强支撑站立都极为困难,何况大步去接,就在包裹掉落的同时她也跌坐在了地上,而黑布散开,第五牧黎的人头滚落而出。一刹那,伏虹呆滞了,没了哭声,没了怒吼,有的只是一双死死盯着那颗透露的双眼,通红的双眼。

  而这时,透明的第五牧黎自伏虹身后向前扑去,他想要弄死眼前这一群人,不光为了他自己,更是因为如今他们让最疼爱自己的娘亲悲痛欲绝,可当他接近众人时,却碰触不到分毫,直直地穿了过去。任由他如何,却无人感受到他分毫怒气。

  这时,第五天磊也闻声走了出来。

  “第五墨玉,你来此做甚!”第五天磊怒道。

  “原来是二叔,我自是来此让您一家团聚的!”第五墨玉说道。而此时第五天磊才看到地上的第五牧黎。然而此时他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起。

  听到第五天磊的声音,伏虹慢慢抬起了头,他看向那个男子,就如同看向一个陌生人。

  “虹儿。”感受到伏虹看向自己的冷漠眼光,第五天磊第一次觉得竟是那般陌生。

  “第五天磊,黎儿死了,你竟没有丝毫难过?这个杂种上门羞辱我们,你竟也能无动于衷?”伏虹一字一顿的说道。

  “伏虹!你说谁是杂种!”还未等第五天磊说话,第五墨玉便大怒着冲上去。而眼见着他直指的佩剑就要砍下伏虹的脑袋时,第五天磊反手将其震飞。

  “放肆!”第五天磊怒道。

  “第五天磊!你可知你再做什么!”而被震飞的第五墨玉从未见过第五天磊对本家别人出手,一时间竟不知所以。

  “如若继续,别怪我不客气。”第五天磊怒道。

  “我看你能如何?”而就在第五墨玉不知如何时,第五宏明的声音自庭外传来。

  “哈哈哈,我看你能如何!”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他顿时肆意地狂笑道。

  而见着自己的夫君竟再不言语,伏虹凄惨地笑了笑,她艰难地爬起来,缓缓地抱起了第五牧黎,两行血泪自眼眶流淌而出。而此时整个庭院死一般的寂静,第五牧黎站在远处看着一切,突然间他回想到过去种种,才发现好像自己的父亲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自己,十年,从未看过他对自己笑过,自己的记忆中除了母亲的笑和母亲的责骂,剩下的就是第五家的冷漠,甘愿隐藏自己也不愿让父亲感到压力的心情如今换来的只有他的一声不吭,他一直渴求的爱现在满满的都是他的怯懦。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伏虹割破了手腕,任由鲜血滴落。

  “我深爱的你,却一生卑懦,自黎儿出生至今,你未正眼看过他,我知你疑我,疑黎儿不是你的骨肉,我从未想过向你解释什么,因为我觉得早晚有一天你能懂我,那日你跌落枯崖,醒来在我身边,你当我因何能让你从奄奄一息中重拾性命?我又因何爱上你?那一日我便已经是你的人,伏家秘法,你当我又因何被族人视为掌上明珠?”伏虹静静地说道,仿佛世间没有什么再值得她牵挂。

  “我伏虹一生只有你一个男人,而你却疑我十年,这十年你的爱给予我的更多是伤害,我恨我自己,我没有想到你竟忍心黎儿被这帮畜生杀害,即便你疑我,可他能参加你第五家的族试测典,又怎会事外人!”

  第五天磊听完,猛地后退,这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的道理,却被他一直忽视,这十年之间他又何尝不是煎熬,自枯崖醒来,他便失了男人的能力,十年以来,两人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可却有了第五牧黎,他不愿不忍也不能戳破,便一直视其为野种,如今竟在这种情况之下,被伏虹道出。第五天磊忙上前想要扶住她,治疗她的伤口,可猛然间伏虹长发四起,周身散发着红光,他再无法近身分毫。

  “虹儿!你听我说,不要做傻事。”察觉到不好的第五天磊万分后悔,他多想早些明白,多想没有今日。

  “伏虹你要做甚?”这时第五宏明也察觉到不对,便要出手。

  “天磊,你若对我有情有愧,替我挡他。”伏虹说道,却为停下另一只手的法诀。

  而此时第五天磊听罢,再无犹豫,直接出手挡下了第五宏明的招数。

  “第五天磊!放肆!”第五宏明怒吼再次冲出。

  “第五宏明,你敢!”说罢,第五天磊也拔出了随身佩剑,两人第一次再第五族宗内大打出手。

  “老天你既要我儿出生,又为何给他悲惨一生,既然如此。我便逆天而行,度他轮回!”说罢,伏虹整个人骤亮起来,红光四起,脚下一个个画好的大阵相继亮起。而恍惚间,她看到了站在一旁被红光阻挡在外不断挣扎着想要阻止自己的第五牧黎。

  “黎儿,娘终于看到你了。”伏虹此时,微笑着说。“娘不忍你就这般带着回忆离去,你还没有好好感受这个世界,外面的世界并非都这般黑暗。娘要走了,莫怪你爹,答应为娘,到什么时候都要保你爹性命!”伏虹说道。

  而此时大打出手的第五天磊,听到这些,也在四处寻找第五牧黎。

  “天磊,我不怨你,也不恨你,既然爱你,我便再无他情,牧黎是你的骨肉,你切莫再伤他,我不求你做他的父亲,但不要做他的敌人。”伏虹悲痛地说道。

  “虹儿,我错了,我会想法子唤醒牧黎,你停下啊,快停下!”到了这个地步,第五天磊自然知道伏虹所用便是伏家秘笈借魂术,用自身毕生血骨灵魂为媒,魂飞魄散为引,换回逝去不超一昼夜之人一成几率借尸还魂的秘术。

  “我爱你,天磊,永别了!”伏虹说完,大阵自地面升腾而起,一个个穿过伏虹,之后在下着暴雨的夜空不断发着红光迅速旋转起来。

  “虹儿!”

  “娘!”

  而在伏虹消失的一瞬间,大阵猛地一股吸力,第五牧黎再无抵抗之力被吸入其内,转而大阵溃散,除了依旧电闪雷鸣的夜空,就剩地下的一泊鲜血,和伏虹所用还未拔出的商羊佩剑。

  第五天磊看着伏虹消失的夜空,以及地上无声的第五牧黎的首级,仰天长啸。随即他伸手一指,一道光刃直逼第五墨玉的颈间,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带着第五牧黎的首级激射而去。

  “今日我第五天磊以道心发誓,断离第五宗族,穷尽一生必报世仇!”待空传的声音静下来,第五墨玉颈间一道伤口显现而出,他连一句话都还未说出,头颅便被一股激射而出的鲜血掀出。徒留一庭院早已被吓得呆滞的家奴和满脸阴郁愤恨的第五宏明。

  而此时,断魂野外,第五牧黎的尸体也不知去了何处。

  在断魂野中,一株散发着荧光的紫芯琉璃海棠旁,一双眼睛缓缓睁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