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七章 抚仙镇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抚仙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抚仙镇。说起抚仙镇,乃是剑舞坪上的一座小镇,断魂野外一个孤立的小镇,原本在大界古域内并没有这样一座小镇,但因断魂野一直是这剑舞坪上一处禁地,同时也是一个吸引着无数想要一探究竟的散修之人的神秘地界,久而久之,来往的人多了便成了这样一座供人歇脚的镇子,在整个古域之内,这样无人管辖的小地方多得很,倒也引起不了什么大势力的注意,便任其发展无人干涉。但抚仙镇之所以称之为抚仙,其实这抚仙二字是由伏仙谐音过来的,传说这里曾陨落过仙人,而且不止一位,但落脚这里的商贩们觉得晦气,便将这里改名抚仙,传着传着便成了它颇具传奇色彩的名字。来往剑舞坪的散修和旅人都会选择来这里落脚,一方面这里是离断魂野最近的歇脚点,但凡有些风吹草动,在这里总是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时间久了,但凡想要去断魂野外围探探运气的人,有事没事就会来这里打听打听。另一方面,因为这座小镇并未附属任何势力,所以很多东西在这里交易都要比其他地方便宜,吃的喝的也都是这断魂野外围出没的野兽植株,要知道数十年之前,这断魂野可是出世过不少稀珍宝物,这野兽植株或多或少都沾染一些灵气,对这些没权没势的散修而言着实有着不少裨益。

  春去秋来,抚仙镇也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许出人命。但凡来此的散修皆会在镇中央的百仙石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一方面承诺不在此处滋事,另一方面也告春去秋来,抚仙镇也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许出人命。但凡来此的散修皆会在镇中央的百仙石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一方面承诺不在此处滋事,另一方面也告诉来这里的人们,一旦有人在这里闹事出了人命,这百仙石上的众人皆会对其出手伏杀,不死不休。而自这百仙石立此数十年间,着实出过几次人命,但无一例外肇事之人皆被击杀,头颅高高挂于百仙石后,传言这抚仙镇表面上并未附属任何势力,但背后之人却不止一家,众家平衡,无非是为了给后辈一个历练的落脚之地,但不管如何,后面这漫长的日子里确实再未发生过取人性命的案子。

  “我说,你们听说没,近日这咏殇城里第五家闹了起命案。”抚仙镇中百旺酒馆中,一过往的商旅和另一名同桌的散客喝酒说道。

  “第五家?娶了郡平县伏家千金的第五家?”散客问道。

  “不错,我听我的伙计说,他前些日子在咏殇城倒卖点米油,大半夜那雨下的,噼里啪啦的,当天晚上,整座城都能看到城中央空中红光四起,让人看的瘆的慌,结果你猜第二天怎着?”商旅不紧不慢喝了口茶。

  “怎着?”咏殇城和抚仙镇一个在断魂野南边一个在北边,这散客自是没听过这档子事。

  “第二天第五家传出伏虹死了,伏虹的儿子也死了,说是二当家第五天磊练功失了疯,一夜之间全给杀死了。那家伙还把第五家小公子第五墨玉也给捎带捅了。”那名商旅说得有模有样,说完还吧唧吧唧嘴。

  “顺带给捅了?”散客问道。

  “谁知道呢?反正也死了。”商旅抓起来个大鸡腿就往嘴里送。

  “那郡平县伏家就没什么反应?”散客继续问道。

  “那咋可能!”一说到伏家,商旅立刻放下了鸡腿,倒是来了精气神。

  “伏家之前说是断绝和伏虹的联系,但是暗中却是给了第五家生意上不少支持,别人不知道,我们这些散商可清楚得很,出了这档子事,伏家表面不动声色,但是暗中却是停了所有扶持,不仅如此还处处打压,据我们这些小商贩们估算啊,至少第五家得损失五成利润。”商旅伸出了五根肥硕的手指头晃了晃。

  “五成?那第五家这次不是惨了?”

  “着实损伤不小,不过也不见得,据说那个少主第五宏明好像拜入了寒云谷,倒是也能扳回些局面,不然伏家也不会不动声色暗中出手。”

  “那这第五家也着实有些气运。”散客说道。

  “谁知道呢?这大道在天,成败看人啊,说不准说不准,喝酒来。”说罢,商旅给散客也倒了一杯酒,两人一饮而尽。

  ……

  而这时,抚仙镇通往断魂野的小路上,一男一女悠闲着走着。男的一身墨蓝色束装,吊着半高的马尾,腰间白色银丝织锦而成一朵莲花逼真得很。而女子一袭白色而这时,抚仙镇通往断魂野的小路上,一男一女悠闲着走着。男的一身墨蓝色束装,吊着半高的马尾,腰间白色银丝织锦而成一朵莲花逼真得很。而女子一袭白色长裙,还拿着一把扑扇,深褐色的长发随意得束于脑后,低垂的束着的发梢扎着一朵海棠花。

  “抚仙镇,我们到了。”女子看到镇城关前立的地碑,轻声说道。

  “嗯,到时候我请你好好吃一顿。”男子笑道。

  女子转过身给了男子大大的一个白眼,“还不是你姐我的钱!”女子说罢,蹦蹦跳跳的走了回来,挽住男子的手臂,“不过阿黎,为什么我们放着断魂野南边的咏殇城不去,要来这边的抚仙镇?书上说,那咏殇城可是大得很嘞。”

  “就是觉得这里没有多少管制,更适合初来乍到的我们,万一一不小心露了馅,咏殇城里指定跑不掉。”男子回答道。没错,这一男一女便是九辛牧黎和紫琉璃。其实牧黎心中对咏殇城有着一股没来由的抵触,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几天前他便从那里转世。

  “也对,小点就小点吧,不耽误我们走向大世界!”紫琉璃笑着扇着蒲扇,挽着牧黎继续向前走着。

  ……

  “药材啊!断魂野刚采到的药材!”就在快进入镇子的时候,两人看见镇城边上一个小商贩大声招呼着。

  “嘿哟?断魂野的药材?有人卖到我们自家头上了,走,我们看看去。”说罢,紫琉璃便带着牧黎走了上去。

  “什么药材啊,还是断魂野的。”紫琉璃问道。

  “假苏、西芎、香薷、夜息香、蔓青子,这几种常见的药材都是刚采下来的,药效都很不错,姑娘要哪株?”小贩见有人上前询问,热情的答道。

  “我看看夜息香。”本就是仙植的她自是知道这小贩口中的几株药材着实在断魂野外围便有,虽采摘过程不太容易,但也绝非随口胡诌。

  “给您。”说罢,小贩递过来几株夜息香。

  “还有一株五十年份的啊。”紫琉璃惊道。要知道这修行一途不论是禽鸟走兽、鸣虫蝉蛙还是草木花蔓,十年蕴气、百年生悟、千年启灵,而期间又不知过了多少年化形为妖才可悟道修果,数不清的生灵都没能成功跨过化妖这一道门槛,成了人们口中的精怪。这株夜息香已有了五十年的生长,早以蕴气,着实不易。

  “姑娘好眼力,这其中确有一株五十年份的夜息香,这药材但凡过了十年,功效都绝非寻常草药可比,何况这半百仙药。”小贩本意便想拿这混有五十年份的几株夜息香探探两人虚实,见其一眼便识出,不禁也有些惊讶。

  “看着二位的年纪和见识,想必也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吧,这夜息香虽无特殊功效,但却具有清神养颜之能,何不拿回去送给长辈讨个欢喜?”小贩继续说道。

  “这个……我们……”“麻烦老板了,我们再看看。”还不等她说完,牧黎便打断了她,随即拉她便走。

  “诶,二位慢走啊,我便宜些给你们。”小贩见二人说走便走,高声吆呼着。

  “在此谢过了,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有缘再会。”牧黎头也不回便拉着紫琉璃走进了抚仙镇。

  “阿黎,我们何不购下它,它已经有了五十年……”

  “姐,首先你觉得以我们身上的钱能买下这一株五十年份的夜息香么?再说就算买的下我们这一路之上怎么一直照顾它,它只有五十年,百年生悟,千年启灵,我等修行的不易你又不是不知,人各有命即便我们护她化妖,没经历过风雨又怎会抗下化妖劫?”牧黎说道。

  紫琉璃闷了半天,猛地抬头。“我来替她抗!”她睁大着双眼气鼓鼓地说道。

  “不许!”牧黎头也不回,拉着她便向前走。

  紫琉璃被他拉着走了好几步,才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许拉倒呗!”说罢又一下子挽住牧黎的胳膊笑嘻嘻地蹦跶着,只剩下牧黎一人无奈地生着闷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