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九章 应红花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应红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什么?”此时,一座茶楼里,一刀疤男人低声惊呼道。

  “确实如此,老头子出现了。”先前向刀疤男人低声诉说着的男子躬身道。

  “那两个小家伙叫什么?”刀疤男人问道。

  “并未在百仙石上留名。”

  “派人盯着,有机会把人请来。”刀疤男说道。

  “是。”说罢男子便退了出去。

  而在銮雀楼的雅间,茶珞也递给了茶梵天一块影石。

  “哦?宫老出现了?”茶梵天也很惊讶,要知道宫老对于这个抚仙镇而言,就和百仙石一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平日里神出鬼没,很少有人能够和他见上一面。要不是前人口口相传有这么一号人物,一般人还真注意不到他。

  “不错,而且还是主动和这两人说话的。”茶珞说道。

  “你去留意下他们要去何处,今晚我要和他们见上一面。”茶梵天想了想,“另外不要打草惊蛇,万不要让他们感到不妥。”

  “是。”茶珞应道便退了出去。

  “这又是哪家子弟,竟让宫老如此注意。”茶梵天看着外面久久皱着眉头。

  ……

  “姐,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牧黎时不时的看向来往的路人,皱眉问道。

  “恩,好像有许多人跟着我们,而且显然不是一伙人。”紫琉璃也面色凝重道。要知道两人虽然没有修行过什么功法,但百年修为也绝非等闲之辈。

  “那我们去吃饭吧。”牧黎看着她,微微一笑。

  “哈哈,正和我意。”见牧黎这般笑着,紫琉璃便知他意思,在这抚仙镇中,还没人敢动他们性命,既然有人暗中跟踪却不上前打扰,定是怕打草惊蛇,这样一来倒不如以不变应万变,等着有意之人上门,至少不出这抚仙镇便无性命之忧,倒不如趁此机会好好历练一番。

  “伙计,给我们上几个你们这的特色吧。”两人再次回到那蟾芸馆,坐在了一个临窗的位子。“再来一壶清茶,两碗云吞。”紫琉璃补充道。

  “好嘞,您二位稍等。”不久,两人面前便摆上了几道菜,外加两碗云吞。

  “这雌雄蹄髈、雁落鸣沙、鸣熙朝凤、珍葵白子羹所用食材均是出自断魂野,配以几味药材皆是本店招牌,两位请慢用。”小二说道。

  “诶,小哥,我想向你打听个人。”牧黎叫住原本准备离开的小二。

  “公子您说。”小二转身给他们二人添茶道。

  “一个佝偻的老者。”牧黎定睛看着小二的眼睛,生怕错过什么。

  “您说的可是宫老?”小二一听,先是一惊,随即看向四周低声说道。

  “宫老?”紫琉璃说道。

  “如若说这抚仙镇没来另一个佝偻的老者,那么公子所说定是宫老,因为除了他,我们这里没有第二个佝偻之人。”小二笃定地说道。

  “那你可否和我们说些关于这宫老的事情?”随即紫琉璃自腰中拿出了一枚碎晶石放在了小二手里。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知道的并不多,只是这抚仙镇上的人几乎都尊称他为宫老,但他却从未对人表现过任何亲近之意,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说罢小二把碎晶石放在了桌上,“如果二位没有其他事,我这就去忙活了,不打扰二位了。”

  “劳烦小哥了。”说罢,小二点头示意下便忙活着照看其他客人去了。“我想我已经猜到一些了。”紫琉璃笑着看着牧黎。

  “可能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牧黎也笑着看向她。

  “那正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倒不如尝尝这雌雄蹄髈是何滋味。”紫琉璃说罢,便夹起了一块要放入嘴中。谁料牧黎伸手便是一筷子,直接将那块蹄髈引入自己口中。

  “还不是野猪蹄子,没啥稀奇。”说罢,他吧唧吧唧嘴。

  “小兔崽子,你跟本姑娘张狂!”紫琉璃笑嗔道。

  “你奈我何?”牧黎无所谓道。

  “我耐你何?这桌子上的菜你要再吃到一点算我输!”紫琉璃怒道。

  还未等她说完,牧黎便又夹了一块塞到嘴里,“那你输了!”

  “不算!我没准备好!下一块开始!”紫琉璃耍赖道。

  “这一块?”而不知牧黎是如何做到,又一块雁肉进入口中。

  “你赖皮!”紫琉璃这哪干,于是二人便在这餐桌之上吃的不亦乐乎。就在两人准备结账离开时,小二却说账已经被人付过,而这时,他们看向窗外,街道对面茶楼二楼,一女子正品着茶,微笑着向他们点头。

  “二位客官,对面那位还让小的传一句话,如若有空,烦请楼上一聚。”小二说道。

  “那女子何人?”牧黎问道。“百草仙斋大当家,应红花。”

  “百草仙斋?”紫琉璃重复道。“不错,这抚仙镇唯一一家药堂。”小二回道。

  “既然这般相邀,我们再有推辞,便显得不知礼数,不如我们前去拜访一二也算略表谢意?”牧黎说道。

  “听你的!”说罢二人起身向小二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蟾芸馆,向着对面茶馆走去。而而当二人进入茶楼时,两名婢女早已在楼梯上等候,见二人出现纷纷行礼,让出了楼梯。

  牧黎和紫琉璃相视一眼,便走上了楼梯。

  “两位肯赏这个脸,红花不胜感激。”当二人上了二楼后才发现,整个茶馆二楼除了应红花和几个婢女外再无其他人,此时应红花微微欠身,微笑着说道。

  “应大当家何出此言,承蒙您照顾,小女子和舍弟才能吃上如此美味,自是应该我们道谢才是。”紫琉璃说道。论谋略谈吐,其自是不如九辛牧黎,但论修为,她着实强上一些,这等场合,身为长姐,自是不愿自家弟弟吸引太多注意力,这被打主意,可不是件好事。

  “哦?二位原来是姐弟,那妾身莫不是还有些机会?”应红花是何人,这百草仙斋既能成为这鱼龙混杂的抚仙镇里唯一一家药堂,无论其背景能力,自是有其过人之处,不然也不会出现一开始只敢在城镇关外叫卖草药的小商贩。而身为这等势力的大当家,又岂会轻易着了紫琉璃的道?这一路上暗中的眼线也自是少不了她应红花的人,自是知道两人之中,往往还是这九辛牧黎占据主导。

  “应当家说笑了。”牧黎笑道。

  “妾身应红花,数里外百草仙斋大当家,不知二位小友如何称呼?”应红花笑着看向九辛牧黎。

  “在下牧黎,这是家姐牧紫。”牧黎并未将其真实姓名对其告知,更是掩下了紫琉璃的姓名,毕竟出门在外,岂敢随意漏了底细,更何况这应红花之名也未必是真。

  “牧家?”应红花听后,竟有一丝意外,随即微笑道,“既是牧家,也难怪宫老如此。”听到这,牧黎和紫琉璃一惊,而也正是这不经意间的小惊讶,让应红花更为确认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而惊讶之后,二人又岂非不明,牧黎的介绍竟误打误撞的让这应红花以为两人出自某个家族,而且看其样子还绝非等闲。不过这个身份也着实令二人满意,相视一眼随即看向应红花。

  “不知应当家相邀到底所为何事?”紫琉璃顺势问道。

  “自是有要事相商,请二位稍后。”说罢,其打一响指,四周窗户全部合上。但还未待其开口,一个声音传了上来。

  “应大当家既有事相商,何不邀请小友到我青碧苑一叙,比这里可是强上百倍。”当应红花听到这个声音后,眉头微蹙,面若冰霜,静静地看向楼梯,等待着这个不速之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