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十二章 古魂楼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古魂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里便是古魂楼?”吃了晚饭,牧黎二人按着掌柜所说的路线找到了他口中的古魂楼。整幢建筑像极了古书上所说的古迹宝塔,整楼八角,九级密檐,塔角挂坠铜铃,却无铜铃之音,塔顶古珠摞叠,一似凤似鸠的古兽振翅欲飞,一尊古麒麟似龙似蛟般追逐着欲要高飞的凤鸟,栩栩如生,整座塔身魂器异兽浮雕覆于整体之上,每个细节都逼真得好似活生生的被定格在某一瞬间,整座建筑的风格给人以威严肃穆之感,和这抚仙镇的整体风格有些格格不入。

  “嚯,这手笔倒是不小。”紫琉璃叹道。

  “着实非同一般,但在这塔身之上倒着实没有我们植系一脉啊。”牧黎悠悠说道。

  “无知人族,就知道我们仙植对其有所益处,全不知若非我植系一脉,哪有他们今天,还不是我们不计较,天知道古深隐修的那些老祖宗们若是较真起来,这些个蛟啊鸠啊的,还不是要远远逃开。”紫琉璃撇了撇嘴。

  “是是是,紫姑娘说什么都对。”牧黎笑了笑。

  “懒得理你,我又没有瞎说。”紫琉璃撇了撇嘴。

  “过会儿我们进去便分开看看吧,记得换身衣裳,不然有心人定会认出我们,又得少不了一番动作。”牧黎叮嘱着。

  “知道了,姑奶奶长你十几年,这点事儿还不懂?”紫琉璃翻了个大白眼,“走了走了。”说罢,便率先进了古魂楼。

  牧黎早已习惯她这般性格,倒也不觉得如何,若当真有一天她变得多愁善感,温婉可人,那才是他最为头疼的,牧黎自顾自笑着,也跟了进去。然而进了古魂楼,便有一面巨大屏风挡住了去路,整面屏风依然满是古魂宝器异兽,震撼之余,着实让人惊叹这古魂楼的手笔。

  紧接着便有专门的引领者上前介绍整座古楼的基本情况,这古魂楼共有九层,下面四层依次为低阶、中阶、高阶乃至古尊阶的售位,层数越高,所售的阶位越高,而第五层则是古魂楼处理所来之人各类关于魂灵方面事务的场地,那里不受任何掩面限制,只要你拿得出酬劳哪怕你要一座附满魂灵的宫殿,他古魂楼也敢接。

  绕过屏风,引领者便将来客带至一处专门为参加魂誓节之人派发古魂印的客室之中,在这里来人可以屏掩面兑换一枚与掩面匹配的古魂印,凭借此印可以免除访金到塔身五层委托古魂楼一些事情。不光如此,来者也可以在这里处理一些个人事情,比如换身衣裳,因为派发古魂印后,室内再无一人,直至前一个出来后一个进入。此时踏入一层塔厅的牧黎已经换上了之前化形时的装扮,戴上掩面,缓缓的逛着,此时的塔厅内,来往的人还不是很多。

  “这古魂楼倒是有些能耐,这类似一叶世界的阵法若想将这里扩充成如今的模样,所设阵眼起码数处,这阵晶的耗费可不是个小数目。”虽然牧黎并未系统钻研过阵法,但先前冥魂让其二人所学之书里有专门便记载着修仙界大大小小阵法玄术的,再加上在外面观此楼虽也颇具规模,但如今看着一层塔厅,足足大上数倍有余,牧黎便猜想到些许。不多时,角落走出一名紫衣女子,牧黎见其模样微微一笑,倒也并未上前,而是来到附近的一个无人摊位翻看着。

  “我说,你摆弄个什么劲儿,大爷我摆这的东西总共五件,要不要心里不知道?”正值牧黎纳闷为何摊位没人时,远处一个魁梧大汉,斜靠着厅柱喊到。牧黎寻声看去,只见大汉口里叼着一根竹签,慵懒地看向牧黎。

  “不知这如何售卖?”牧黎怪为尴尬地拿起了一个布袋问道。

  “哈哈哈,你这小子好生有趣,你倒是不问问这是何物!就问这价钱?”大汉一听牧黎若说,竟笑了起来。

  “这,不是一个乾坤袋么?”以牧黎所学,加上他知道能来这里叫卖的不可能是普通的钱袋,极有可能就是能收纳一些物件的乾坤袋,比如他手上的扳指指环。

  “对,这是一个乾坤袋,可我卖的不是它,卖的是里面的东西。”大汉回道。

  “这里面是何物?”牧黎问道。

  “熊魂,一只金瞳银熊的残魂。”大汉说时,竟有一丝感情夹杂其中。

  “残魂?”牧黎自是不知这残魂是如何保存下来的。他从古书上知道这世间万物三魂七魄之中三魂为胎光、爽灵、幽精,这七魄为吞贼、尸狗、除秽、臭肺、雀阴、非毒、伏矢。万物逝去万法归宗,这七魄随之消散,三魂转世投胎,如今这竟有着一缕残魂被保留下来,那其余散魂何去何从?

  “算了算了,就知道你这般穿的雍容华贵的公子哥看不上我这等无用之物,走吧走吧。”说罢,大汉重新靠了回去,闭上了眼。

  “诶?我还没…”见大汉不再理会自己,牧黎刚开口想要说的话也咽了下去,既然不愿卖又何必自找没趣,一缕残魂确实对自己无用,牧黎看了看那个乾坤袋走向了其他摊位。而待其走后,大汉右眼睁开了一条缝,看了看牧黎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摊位上那个乾坤袋,叹了口气,再次合上了眼。

  “诶,小哥,过来看看?各种等阶的魂灵,都在这呢!”不远处,一个中年修士看着牧黎离开了大汉的摊位后,便向其招呼着,这个时间许多散修还没到场,先来的散修们都想趁着这个时候碰碰运气,把自己手中不太上档次的物件趁着没人时候卖个好价钱,不然等人多了,哪还有自己什么事。

  “各种等阶的魂灵?”牧黎闻言走了过去。说实在的,古书中对魂灵一事并未多做介绍,他自然也不知为何会有人售卖魂灵,这万物没了魂灵岂不归于死物?

  “不错,你看这有碧眼雉鸡,铜筋蟒,炎鬃蜥…”中年男子一口气说了好几种妖兽的名字。

  “我能问下这些魂灵如何所得么?”牧黎问道。

  “啊?”男子一听,一下愣住了,倒不是他答不上来,自是这来古魂楼做魂灵生意的从来没有一人上来不问魂灵生前如何如何而是问魂灵如何而来。

  “自是屠了妖兽,拘来的啊。”男子回答道。

  “你屠了妖兽还要拘了他们魂灵?”牧黎听后猛然间,脑中浮现出一个雨夜,一泊鲜血,随即全身妖力竟不受控制的迸发出来。

  “你……你做什么?魂灵不是拘来的倒是如何来的?”牧黎虽是化形较紫琉璃晚上十数年,可所具道行却少不上多少,如今妖力暴动倾泻而出,着实吓了他一跳。

  “是什么让你做到这般平静?你苦修数十载的道心么?我倒是想要看看,你道心何般颜色!”说罢,牧黎的双眼竟开始渐渐泛起金辉。

  “你……这是在古魂楼!”男子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了,为何这古魂楼出售妖兽魂灵千百份,独他遇到这个主?

  “阿黎!”这时感受到异样的紫琉璃一眼便认出了身着金色长袍的九辛牧黎,几个闪身便来到他跟前。

  “阿黎是我,平静下来!”紫琉璃摘下掩面,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芒,她顾不上许多,静静地将右手抵在牧黎额头上,向其度着自己熟悉的气息魂力,而九辛牧黎本是佛门仙植九芯地涌金莲,对于魂智心性而言无疑是恢复圣株,渐渐感受到紫琉璃的气息,眼中金光逐渐褪去,恢复了理智。

  “姐。”牧黎说道。

  “没事,我们离开这里吧。”紫琉璃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

  “好。”这时的牧黎安静的像个犯错的孩子。就那般紧紧握着她的手,跟着她向门口走去,而此时,大汉静静地看着他,眼中竟隐隐泛起了一丝水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