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十四章 你在玩火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你在玩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嘿呦,小子,混的不耐烦了,敢管小爷儿的事。”孔逸然指着男子道。

  “孔逸然,孔家家大业大不假,但还真没到让你这般肆意妄为的地步,连个古尊都没混到,在这找存在感呢?”男子讥讽道。

  “放屁!老子今天让你看看不知天高地厚的代价!”

  “慢!”就在孔逸然的那些手下准备扑上来时,紫琉璃喊到。“这位仙友,我姐弟二人在此谢过,你不必参与我二人之事,徒惹麻烦,仙友好意在下心领,如若有缘日后定当登门相谢。你无非看中了这块脂玉,给你便是。”说罢紫琉璃伸手就要摘下腰间的挂饰。

  “姐。”牧黎按住了她的手,“我看他要如何。”说罢,牧黎全身妖力暴涨,“已然身处是非,又岂有退却之理。”

  紫琉璃听后先是一愣,随之脸上欣慰地笑着,“是了,阿姐糊涂了”说罢,她全身袍裙无风自动,宛若紫衣仙子一般站在牧黎一旁。

  “灵隐大圆满?”感受到两人外放的妖气,孔逸然愣了一下,他根本没有想过在这抚仙镇内,两个如此年轻的灵隐大圆满之人竟戴着低阶掩面。

  “那又如何。”此时的他第一次感觉踢掉了铁板,但绝不可回头,既然被人道出了身份,就绝不可丢了他孔家的掩面。

  “上!”随即几个中阶掩面修士单脚蹬地,急蹿而出,从数个方向向二人攻击而去,要知道,这些人也就二十岁左右,就打他三岁修行,也不断无可能到达灵隐大圆满的境界,除非他出身世家天资卓绝,但若真如此,有怎会给孔逸然当手下。牧黎二人乃仙植妖修,这悟力灵性又岂非常人比得了的,虽未习得功法,但在那基本古书之上多多少少提及一些手段,对付这些虾兵蟹将足够了,况且在足够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眼见最先冲出的攻击已到面门,紫琉璃仰身后倒随即右臂撑地,左臂借势上托后拂,那第一个冲过来的人便被其甩到了牧黎身前,牧黎单手拉住来人手臂一拽一带,便将整个人掉了一个圈,随即抬脚前踹便将其蹬了出去,踹在了另一个要来之人身上,两人瞬时倒飞出去。

  牧黎二人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滞,这简单招式中轻松泄了来人攻势,让人惊叹。就这般两人不断穿梭在几人之间,充分展现出了仙植的柔与韧,同时还有与天地争斗的妖修强悍,不多时便让几人再无回手之力。

  而远处扶梯之上,几个戴着古尊掩面之人早已目睹了一切,身后便跟着这古魂楼管事等人,只不过并未有人出声制止,他们着实好奇,这两人能做到什么程度。场中孔逸然场中孔逸然见势头不妙,再也按耐不住,右手一伸,一副暗紫色铁爪套在手中,他左脚后撤回蹬,右手施诀,顿时左爪之上紫光大现,趁着几人缠住两人之际,整个人直奔紫琉璃腰间抓去。

  “小心!”原本因紫琉璃谢绝而站在一旁的男子见孔逸然猛然出手,出声提醒的同时,甩扇而出。要知道孔逸然身为孔家少主,资质着实不错,未及束发,已然到了三劫金丹的修为,同龄之辈中算得上强者,这猛然出手若是得逞,紫琉璃定遭重创。

  未等扇子到达,孔逸然便已经到了她身前,牧黎虽已察觉,然而无暇回身击挡,他右脚后曲,左臂拉住紫琉璃,整个人侧转,硬生生将还在出手的紫琉璃拽了过来,可虽然避过了要害,但在她移位之时,右腿还是被其爪子划伤,瞬间紫黑之气附着在了整只小腿,血殷红开来。

  而此时男子的云墨扇也已到达孔逸然面前,挡下了他即将继续的攻势。

  “云墨扇!”孔逸然看清扇子自是知道这个掩面之人是何身份,掌心微微出汗。

  “姐!”牧黎看到紫琉璃负伤,瞬时脑海中浮现出一颗人头,以及躺在断魂野外的无头尸身,转瞬又出现一散发女子留着血泪。

  “你敢伤她!”牧黎双眼顿时变成赤金色,整个人竟向外散发着淡淡金光,所穿道袍无风自扬,然而眼睛却从未自紫琉璃身上离开,他仔细检查过她的伤势,这紫黑铁爪上明显有毒,若非她乃紫芯琉璃海棠,又有百年妖力,这一击足以废了她这一条腿,若真被击中腰间,毙命无疑。

  “如…如何。”孔逸然听罢,说道,但言语间着实没了原本的跋扈。他知云墨扇的主人是茶梵天,那他所帮之人定也非同一般,但事已至此,他自不能过于怯懦。

  “如何?哈哈哈哈哈,如何,我想要了你的命。”牧黎缓缓将紫琉璃放于地上,他已经向其输送了妖力,加上她自身的修为,自是没了性命之忧。

  “你敢?”孔逸然自己都未察觉到已然后退了半步。牧黎本束起的长发竟一瞬间散开,头上原本散发微微白光的珠串四下散开,整个人竟透露出一股妖邪之气。而掩面在一瞬间竟四分五裂。

  “阿黎!不要!”紫琉璃见其妖力不受控制,出言制止道,但奈何她此时身子虚弱的很,无法再动分毫。

  “你看我敢是不敢!”牧黎邪笑着,此时赤金色的双瞳透着邪光,一步一步向其逼近。

  “且慢!”就在牧黎快要出手之时,楼上古尊掩面中一人喊到。“勿再伤人!”在一个男子带领下,古魂楼管事一众人随之而下。

  “你叫我停手?”牧黎扭头看向说话之人,这众多古尊掩面之一。

  “不错,我乃古魂楼楼主刀邛,还望看在……”还未等其说完,牧黎闪身间便来到了孔逸然身前扼住了他的喉咙。

  “你!”这时的孔逸然竟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恐惧,他竟然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就连提臂的勇气都没有。

  “你没听到我所说?”刀邛见状,整个人周身温度骤降,一把卸下了掩面,要知道这般不给他刀邛面子的,牧黎是第一个。

  “我凭何听你之言,他们围攻我二人之时,你们如何?久久望之却从未开口,我阿姐受创你们又如何?怎的?这人性命是命,我们二人性命不是命?”牧黎冷笑道。

  “你!”刀邛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等人先前的无动于衷早已被他看在眼里。“你阿姐并未危及性命。”

  “那是他手下留情了?”牧黎大笑。

  “我好言相劝,以你之意便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刀邛怒道。先前看牧黎二人身手虽修为了得,但并未感受出招式出自哪家,而牧黎的态度着实触怒了他,毕竟他向来不太在意身份低微之人,哪怕他天资了得又如何,树大招风多少寒门天资无法成长,更何况在这抚仙镇。

  “你也要出手?”牧黎紧了紧手上的力道。而就在此时,一个魂影骤然而至,直奔虚弱的紫琉璃。

  “找死!”牧黎猛然出手,孔逸然瞬时被甩了出去,直接将魂影击中,显现出了真身,正是一名古魂楼的下侍,而此时孔逸然早已昏死过去。

  “你在玩火。”牧黎见魂影真身,顿时全身妖力暴涨。他回头看向先前帮助二人的男子说道。

  “仁兄可否照看家姐一二。”

  “你自安心做事,我护她周全。”男子说道,便站在了紫琉璃身边。

  “茶梵天!你此番何意?”刀邛大怒,在这抚仙镇之中,几大势力几乎皆有这些小辈出手管理,虽然家中有强者坐镇,但也几乎不与插手,除非威胁到他们性命之时,故此几大势力之间从未明面上出现敌对,如今茶梵天竟二话不说站到了他的对立面,是对他的不屑,怎能不怒!

  “刀邛,既认出了我,你还能这般做事,你这脑子啊。”茶梵天无奈的笑道。

  “你们一伙的?”牧黎邪瞳看向茶梵天。

  “若是一伙,怎会出手助你,你放心施为,既答应了你,她便不会有事!”茶梵天说罢。也摘下了掩面。

  “多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