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十六章 冥魂出手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冥魂出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全力出手,我不会留手。”冥魂上来沉声说道。

  “还请仙友手下留情,若有机会……”

  “废话少说!”冥魂打断了他要继续的话。

  “岁月静好发青丝,似雪沉雁落别离,定魂。”话落瞬间刀凌风脚下竟伸出一片青枝,要知道,这古魂楼设有结界阵法,外来之物几乎不可穿透。但他不知,这些青枝皆为冥魂本体。

  刀凌风瞬时起身,唤刃而出,对着青枝便挥去。连发数刃,割得四周空气猎猎作响,可打在青枝之上却丝毫无伤。

  “无知之辈有何脸面辱我儿女!”随即手诀连掐,青枝四散而起,直奔刀凌风。

  刀凌风见势不妙,一边用刃抵挡着不断攻击自己的青枝,一边极速念着法诀,瞬时整个人的速度竟成倍提升。

  冥魂摇头,之前四起的青枝,瞬间凭空消失,猛然间便自周围虚空之中化成千百分枝,笼卷而来。

  “魂灵道义!你竟真是灵皇!”眼见分枝就要将自己困住,刀凌风惊呼,面对灵皇这一大境界的差距,他抗拒不得。

  然而青枝并未碰触到他周身,便已将其死死的控在空中。整个厅堂的人惊的一声未出,就连弋宸也长大了嘴。更别提牧黎和紫琉璃,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冥魂施展修真之法。

  “一岁一枯荣”待冥魂说罢,刀凌风竟开始衰老,头发开始花白,皱纹横生,身体也开始变得佝偻。

  “你在做什么?前辈救命!”刀凌风开始向宫老求饶。

  “既然你敢出手,便已经做好了被报复的准备,你我同辈算不上欺你,即为砧板鱼肉,为何无鱼肉自知?这话我还给你!”冥魂说罢。单手虚空连划七下,“斩魄!”说罢之前这七下到达刀凌风面前已然成了实刃,只听他猛然嘶嚎起来,其状无比痛苦,可身上却无丝毫伤痕。

  “三式已过,我留你性命!”说罢,青枝消失,刀凌风像断了线的风筝径直摔落下去。而此时看着枯瘦如柴几乎没有气息的刀凌风,所有人皆震惊的无法言语,灵皇之境已然是修真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如今竟出现在众人面前,还展现了如此强势一面。

  “还能不能站起来!”冥魂看向牧黎和紫琉璃问道。而二人却还陷在刚刚的震惊之中,他们从来不知道冥魂竟有如此强势一面,这和断魂野中一次一次被自己二人闹得心烦意乱却无言以对的魂叔简直是天壤之别。

  “好像问你话呢。”还是弋宸率先反应过来。在弋宸和茶梵天的搀扶下,牧黎和紫琉璃缓缓站起身来,向冥魂走去。

  见他们二人并无大碍,冥魂转身不屑的看向刀凌风和刀邛。“之所以没有杀你,是因为我要你明白,这世间比你强的人多得很。我虽废你七魄,逝你岁月,但却并未废你根基,若你本家舍得,自可令你恢复如初,但是否有必要在你身上耗费太多精力,便是他们考虑的事情。”冥魂说罢回头迎向二人走去,“我同样想要告诉你,你不过是刀家之人,也只是刀家之人而已,当你没了成为刀家人的能力,也许你什么都不是。”

  “父亲。”紫琉璃离得冥魂最近,见其向自己走来,羞愧地低下了头。

  “之所以没告诉你们,是想让你们自己经历一下这个世界,外面世界固然精彩,却绝非仁善,如若不是让你们经历一下,你们定会觉得我在危言耸听。”冥魂说道。

  “我们知错。”牧黎此时也走到了身前,然而面对如此强悍的冥魂倒是让在一旁搀扶的弋宸颇为尴尬。

  “重情重义不是错,但你心性尚未成熟,这般不顾后果的行事,早晚有一日毁于心魔。”冥魂见牧黎低下了头,转而回身,“但男儿立于天地,若保护不了至亲挚爱之人,又有何颜面存活于世,畏首畏尾又岂是男儿所为,心魔又如何,秽念又如何,灭了便是。你便是你,为你心中正义便是。”说罢,冥魂不再言语,向宫老走去,徒留牧黎红着眼眶直直地看着冥魂的背影,说不出一句话。

  “我……让您为难了。”冥魂躬身行礼低声说道。

  “又有何妨,莫要往心里去。”宫老抬手,凭空扶起了冥魂,“这下可泄了心中愤恨?”

  “泄了。”冥魂微微笑道。

  “那便走吧。”说罢,宫老看向弋宸,“可否把那小女娃子也搀上?”

  “得嘞!”弋宸,腾出右臂,从茶梵天手中扶过了紫琉璃。

  “茶家娃娃,老朽自是知道你今日本意,但你和他们不同,你知道权谋与真情,这点不易,切莫在这漫漫长路中弄丢了方向。”宫老转身,和冥魂悠悠向外走去。

  “牧黎兄,请留步。”就在一众人即将走出塔门时,茶梵天自他们身后跑了过去。

  “茶兄何事?”牧黎转身站住,而宫老回头看了一眼,便示意众人在前方边行边等。对于这个少年,牧黎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是这里除弋宸外惟一一个站出来维护自己二人的。

  “今日我本想隐藏身份接近你们二人,也是因为想知道你们和宫老到底是否有关系,我为我的本意向你们道歉。”茶梵天顿了顿,说道。

  “推己及人,我不怪你,况且你和他们不同。”牧黎笑了笑。

  “在下茶梵天,南漓郡茶家四代子弟,排行第十。”听闻,茶梵天脸上不自觉地挂上了笑容,随即正色躬身说道。见其这般,牧黎强忍体内疼痛,见其这般,牧黎强忍体内疼痛,咧嘴正身,也行了一礼。

  “在下九辛牧黎,散修之子,排行老二,上有老姐,你见过了。”

  “这是我的笛哨,送你了,本想邀你明日来我銮雀楼参加鉴宝会,看来就要以后再说了。”茶梵天说罢,递过来一枚小指大小的墨绿色竹哨。

  “可我,我没什么拿的出手的。”牧黎见此一愣,随即摸遍全身,除了那个紫琉璃给的腰挂,再无其他,就连头上的发珠都早在打斗之时散落丢失。

  “无妨,我们就此别过!”茶梵天笑道,微欠身,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茶兄,日后,待日后相见,我定回赠一物!”

  “我记下了!再会!”牧黎看着茶梵天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的笛哨,竟微微有些出神,这是除紫琉璃和冥魂外第一个送他礼物的人。

  “臭小子,发什么呆!快点跟上!”紫琉璃此时已无大碍,腿上之毒也已经被逼出,倒是孔逸然,已然昏死在那,众人也懒得理他。

  “知道了。”牧黎转身,一瘸一拐地追了上去。

  “刚刚茶兄给了我一笛哨,可我身上无其他回赠之物,虽说待再次见面之时我会回赠他一物,可这相见之期却遥遥无知。”

  “此子着实不错,值得相交。”弋宸点头说道。

  “不急,三个月后,你们自会相见。”宫老说道。

  “三个月?为何?”牧黎问道。

  “冥凌幻境开启,他会来,而你们自是和我回仙门。”宫老说道。

  “仙门?”紫琉璃问道。

  “不错,回仙门,百谷仙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