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十九章 百谷仙门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百谷仙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紫琉璃拜入凤徽阁,八卦盘上众人已有大半日未曾开口,一路上皆由宫老一人御驶着八卦盘,留那流云自顾自地飞逝而过。

  牧黎摘下了腰间紫琉璃给他的腰挂,这是他剩下的唯一念想,看了几眼便收进了灵戒之中,满脑子的回忆始终过映,虽然他仅化形数日,但这数日所经历的却实打实是他记忆的八成。当一个占据你记忆全部的人猛然间离你而去,没来由的揪心之痛确是让人难以忍受。但他却不能说、不能不舍,因为那是她的路,仅属于她的路,别人无权干涉也干涉不了,剩下的便只有祝福与期盼。

  “宫老,可否在星月坡稍作停留。”冥魂的话打破了天空上的寂静。

  “你不和我们一道回去?”宫老问道。

  “不了,那里能不去便不去吧。这一走数十年,对这星月坡也着实有些惦念了。”冥魂说道。

  “魂叔你也要走?”牧黎出声道,他没有想过,一日之内,自己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两个人接连和自己分离。

  “恩,早晚都要分离,有宫老护你,我也落得放心。”冥魂点头道。

  “能不能晚些再走?”牧黎猛地站了起来,紧握着拳头,好似拼尽全身力气说着。

  冥魂看着他,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傻小子,过了星月坡便是百谷仙门,等你修为够了,自是可以过来找我,有什么不舍的。”是啊,他还是个孩子,在人族中的年岁也仅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这短短数日却让他经历诸许,确实不易。

  看着冥魂的眼神,牧黎低下了头,“我知道阿姐和您都有各自的路要走,我不能自私挽留,你们也不会让我跟着,可是我……我真的不想一个人。”牧黎紧攥着的拳头在微微发抖。

  在一旁的弋宸想要开口劝慰,却不知如何张嘴。

  “黎儿啊,男儿自当立于天地之间,你要清楚,你自己所应走的路,要知道,有时候这天地万物还未曾来得及学会何为珍惜,便要率先面对离别。”冥魂搂着牧黎,带他来到了八卦盘边缘,静静地看着云层下依稀可见的飞鸟,看着云层尽头那一抹霞光,看着云层之上那一望无际的蔚蓝。

  “有朝一日,当你学会放下,你便开始明白何为收获,别离不代表此生不见,离别只为了下次更为完美的遇见。三个月,我们约定,你阿姐和我都会来百谷仙门看你,到时东源千百青年才俊皆会到场,我想看着你们二人站在他们的最前列,我相信你绝不会让我失望。”冥魂坚定地看着远方。

  牧黎侧头,看着冥魂坚毅的眼神,心中少了许多不舍。

  “我绝不会让你失望,不仅如此,我要变得更强,强到不再与你们分开。”此时的牧黎,在心中立下誓言,无声的誓言,再难再险再多困阻都无法阻挡他前行的步伐,因为他要踏出一条平坦之路,让他所在乎珍视的所有人通向远方。

  “弋宸,答应我件事。”冥魂转而看向了躲在一旁闷闷不乐的弋宸。

  “何事?”他听到冥魂叫到自己,赶忙回应道。

  “别带坏了他。”

  “什么?”弋宸听后,差点摔个趔趄。“你托付我之事竟是叫我别带坏他?您老放心!我都不带和他玩的,以后可别找我,找我就只有一句话,哪凉快哪呆着去!”说罢,弋宸一屁股坐了回去,气的直喘气,想他曾经一世辉煌,如今竟要受这档子闷气,奈何打又打不过,跑又舍不得。

  而听闻如此,牧黎也笑了起来,心中的感伤倒是淡了许多。

  “那我们便就此别过,今后黎儿便托付给您了,您老费心。”冥魂深躬大礼道。

  “放心。走好。”宫老未多言语,但看到二人如此,便想到了当初自己的那个徒儿,一声不响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部心诀一封书信。

  “那我们后会有期!”说罢冥魂闪身而去,未曾回头。

  “我一定会让你为我骄傲。”看着冥魂消失得方向,牧黎低声呢喃道。

  “小黎儿,可做好了准备,开启你的一生?”宫老也从缅怀之中缓过神来,回头看向牧黎。

  “准备好了。”

  看着牧黎坚毅的眼神,宫老会心一笑。

  “那我们便直奔百谷仙门。”说罢,宫老连掐数个法诀,只见三息内,八卦盘的速度提升数倍,疾风在耳边呼啸而过,一时间弋宸和冥魂二人皆未做好准备,一下子跌坐在了八卦盘上,若不是宫老有心,将二人及时定住,此时二人早不知被甩出多远。

  “慢点……宫老……着啥急啊,您慢点!”此时灵动二劫的弋宸勉强定了身形,用灵力避开急速而过的气流,张口说道。

  “你喊什么,小家伙都没说话。”宫老回身笑道。

  弋宸闻言转头一看,牧黎哪是不说话,是根本没法说话,他也曾试过调动妖力护住头部,奈何他什么功法都没学过,只是凭着感觉能让妖力在体内运转,可对于这将妖力放于体外施展之术,根本一窍不通,吹得牧黎嘴斜眼歪直翻白眼。

  “宫老你……你快些停下吧,牧黎……这家伙快被……被你甩得没了魂了!”弋宸见状赶忙大声喊着。

  “牧黎怎样?”宫老依然笑道,奈何弋宸被吹的说不出个完整的话,根本啥都没听到。

  “死了!快死了!”气的弋宸顾不上礼节,厉声高呼,“你他丫的快给他弄死了!”弋宸用尽所有力气拼命喊道,随即面对宫老的急速,他的那点可怜灵力也随之扩散,再也说不出话来。

  然而宫老笑笑,回头看了看二人,单手一招,八卦盘骤然降速,向下俯冲,待破开云层,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处群山峦群,而牧黎二人终于再一次呼吸到了空气,直直地瞪着宫老一句话说不出来。

  宫羽一自然清楚得很,以自己的修为急速而驰之下,他们二人又怎会招架得住。但若不用此方法让他们脑中瞬时空白,想必这紫琉璃和冥魂的离开,会让其沉闷许久。

  宫老微微一笑,随即震袖一挥,无数符咒随之而出,然而一层屏障经凭空显现,宫老指诀一出,八卦盘便没入其内,消失于高空之中,随之消失的还有那短暂显出的屏障。

  “这便是百谷仙门,你们日后的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