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二十七章 我跟你一起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我跟你一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牧黎!”

  百谷仙门,日日祥和。此时阳光透过枝桠,斑驳的光影散在地上,略发慵懒,草地上几处蛐蛐斗鸣着,好似赞这晴空万里,和风徐徐。一声响彻魂隐峰的呼唤之声,直接炸醒了前一秒还在床上夹着被褥、鼾声大起的九辛牧黎。

  “完蛋了!”牧黎看着透进屋内的光影,便知晓正午已到。

  “昨晚我还告诉你不要贪睡不要贪睡,九芯牧黎,你这脑子怕是落在了断魂野!”牧黎给了自己一嘴巴,慌忙下床,倒了杯水漱了漱口,顾不得其他,穿好衣鞋,一边小跑一边捋顺着有些毛躁的头发。

  “师祖,来了!”牧黎催着妖力一路小跑,倒是不多时便来到了石宫门口。

  “师祖,刚刚一直推演修习您赐予的《普陀魂诀》,一时竟忘了时辰,还望责罚。”牧黎见着宫老,便跪在了地上,古书上有句话对其影响很大: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给。”宫老未言其他,反而甩过来一卷墨图,浮于牧黎眼前。

  “这……”牧黎本以为少不了宫老一顿训斥,可如今之境显然不同。

  “这是山河图,高阶玄器,我本想为你求得一次机缘,可并未如愿,这山河图乃重于速度,其中又蕴含多种法阵,乃是世间少有的辅型器具,同时并不影响你日后觅寻攻伐宝器。我已抹去原本我的灵识,稍后你注入妖力,便可随心驱使,御器而行。”

  “谢师祖。”牧黎一直想向其他弟子一般御器而行,可他深知,宫老对自己已经足够好,不敢再过奢求,如今竟得山河图,分外欢愉。

  “把你的挂饰给我。”牧黎听闻,摘下先前孑然龙一赐下的紫檀腰挂,递了过去。

  “每峰首席,皆有字号,如今我魂隐峰,就你一个弟子,便赐你字号珝。从此你便多了一个名字,九辛珝。”说罢,他将先前准备的玉石,镶于其上,灌注灵力使其两者融为一体。

  “戴好它,随我走吧。”说罢,还不等牧黎张口,宫老便已闪身而出。

  牧黎看了看手中腰挂玉石中间的那个珝字,眼眶微红,他曾羡慕过古书中每个由父母起的名字,羡慕过他们根之所在的家族,更羡慕他们有所依托。如今,看着手里只属于他一人的腰挂,刻着他的名字,他第一次感受到归宿这两个字的意义。

  “还不快走!”宫老的声音在石门外响起,打断了牧黎的思绪。牧黎抿了下眼睛,小跑而去。百谷仙门主峰。宫老和牧黎两人御着八卦盘和山河图,浮于主峰前广场外。

  “云外长老宫羽一携徒孙九辛珝拜见掌门。”宫老抱拳传声道。

  “请。”孑然龙一的声音自殿内传出。两人收了法器,步行于内,殿内议事厅诸位峰主已然入席,各峰弟子及外门长老也皆入座等候。

  “宫羽一来迟,还望掌门责罚。”

  “还未开始,宫长老言重,快入座吧。”宫老给足了掌门面子,孑然龙一也自不会为难,毕竟如今这百谷仙门之内,宫老辈分最高,修为最强。宫老点头示意,直奔石壁座椅之上,牧黎则走向靠外一侧的座位。

  “嘿!九辛牧黎,这儿!”一个含糊的声音传来,牧黎转头一看,正是之前所见的南宫妖儿,此时她坐在鸾烛峰一列第二把座椅上,挤眉弄眼地冲着牧黎喊道,而在其身侧一个座位被空了出来,夹在鸾烛峰和森悔峰之间,也就是整片弟子席位最中间的一列,空位前面还坐着一个男子,不过看不清容貌,却给人一种冷傲非凡之感。

  牧黎想了想,若是平常他很有可能直接去一旁坐下,可如今他乃魂隐峰首席,自是不好弱了魂隐峰的气势,抹了宫老颜面,既给自己安排了座位,那便无不坐之礼。他走了过去,向着石壁上诸位峰主掌门略一抱拳,坐他走了过去,向着石壁上诸位峰主掌门略一抱拳,坐了下去。

  “还记得我不?”南宫妖儿笑嘻嘻地问道。

  “南宫妖儿。”牧黎笑道。

  “妖儿,叫我妖儿就行。”随即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粒莲子,“喏,给你,奖你记得我的名字。”

  “胡闹,不得喧哗。”前面烟笼玥微微转头,详怒道。看了一眼牧黎微点头也算打过招呼,便转了回去。南宫妖儿吐了下舌头,拿出另一颗莲子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如今东源大陆,詹兰台境异象从生,污秽之物肆意扰乱,身为东源四大仙宗,我们责无旁贷,诸位可有什么意见。”孑然龙一说道,话音刚起,正常肃静,再无人员小声议论。

  “这其他宗派皆已派弟子带队前往,我们自是不能不去,但这所派弟子之中,我们确实应该甄选甄选。”一旁化沽笙说道。

  “而且,所派弟子乃我百谷仙门颜面,万大意不得。”风鲵也说道。

  “我倒是有一想法。”孑然龙一说道。众人皆看向他,“我们派两队弟子前去,借此机会,也让孩子们见见世面。”孑然龙一说罢,看向了宫老,“云外长老意下如何?”

  “自听掌门安排,不过不知这队伍掌门觉得如何安排”宫老自是知道,如今牧黎修为隐隐成为众弟子之首,也有压过掌门首席雄暮然的势头,若两人一同前往必是一番内斗,牧黎性子他是清楚得很,但这雄暮然一直被视作年轻一代领军人物,性子甚是高傲,真若听命于他人,怕是明面不说,暗地也会不服。

  “暮然带一队,牧黎带一队。”孑然龙一看了看宫老又看向了台下二人。“你们二人决意如何?”

  “定不负众望。”

  “一切听从掌门安排。”

  此时席下众人皆有困惑,这以往外出历练,皆是雄暮然带队,可如今蹦出个牧黎来,要知道这可是近些天才刚刚拜入仙门的弟子,为何如此被掌门看中。当然,魂隐峰牧黎悟道之事,诸位峰主和掌门都将其隐了过去,众弟子也只是知道这异变乃是宫老心生顿悟,借此机会让牧黎洗礼以便进入仙碑修行。

  “那这样便好,在座弟子,近日闭关晋升的可以选择门内修行,明日仙门自会开启道峰供尔等进入,现在可以起身离座,回去准备。其余弟子自愿跟随。”孑然龙一说罢,十余名弟子离开坐席,躬身行礼,退出了厅殿。

  此时宫老眉头微蹙,他理解孑然龙一这个决定,毕竟此时宫老眉头微蹙,他理解孑然龙一这个决定,毕竟出门在外不可多生事端,今日到场门内弟子个个皆是翘楚,如若心存隔阂不满,此番历练自是不会顺利。

  但这样一来,就必定会造成牧黎当场被人疏离,于牧黎而言内心自是不舒服。

  “剩下众人,你们自行抉择。”说罢雄暮然和九辛牧黎的名字出现在虚空之中。

  宫老见此,单手一挥,九辛牧黎的名字便改成了九辛珝。“我魂隐峰首席,定有字号。”宫老言语之中,少了几分和气,孑然龙一自是知晓,众峰峰主也自是知道这宫老此举何意。

  “嚯,可以啊你,竟也有了字号,九辛珝,还挺好听,出门在外记得照顾照顾姐姐我!”说罢,南宫妖儿单手一指,南宫妖儿的名字赫然列在了牧黎名下。

  “为何选我。”其实牧黎倒是没有想过会有人选择自己,毕竟自己入门晚,与大家皆不熟悉,今日同意去参加这个历练也是听从宫老安排,不过当看到有同伴选择自己,他心中还是分外高兴的。

  “没什么原因,看你顺眼呗。”南宫妖儿笑着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