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二十九章,前一夜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前一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陌陌携弟子南宫妖儿特来拜见。”

  不知何时,黄陌陌带着南宫妖儿出现在了魂隐峰前,还未踏进仙碑道场,便传音报到,可见这宫老在众人心中辈分之高。

  “来。”不见宫老身影,但闻宫老声音自石宫内传出。

  “南宫妖儿拜见师叔祖。”

  “九辛珝拜见黄峰主。”自黄陌陌二人进入石宫,南宫妖儿和九辛珝便分别行礼道。

  “今日殿上之事,还望师叔不要往心里去。”黄陌陌率先开口。

  “自是不会和你们这些娃娃计较。”宫老伸手一挥,三个石椅自地面生出。

  “是陌陌多虑了。”黄陌陌坐下之后看了看牧黎,“倒是九辛珝几日不见,令人大吃一惊。”

  “黄峰主抬举。”牧黎连忙起身回礼道。

  宫老泯了口茶,眯缝着眼看向黄陌陌。“先前可是觉着我这孙儿修为不足,恐误了小丫头运途?”宫老可没那些闲工夫和必要,来和她兜圈子,直接点了出来。

  “这个…确有此想。”黄陌陌也是直来直去之人,也并未掩饰什么。

  宫老拿出了两只玉晶蝴蝶,丢给了南宫妖儿和牧黎。

  “这是?”南宫妖儿接过之后,越端详越不知其到底是何物。

  “追魂蝶!还不谢过师叔祖!”黄陌陌自是明白的很,这追魂蝶,可化玉蝶,追魂千里,无物可及,被它记住魂灵的人,从未跑开过。于此同时,让它在修仙之士中被视作珍宝的原因是,他可以替人转移重伤一次,免其所受八成伤害。

  “谢过师叔祖。”南宫妖儿开口道。

  “乖。”宫老难得笑了笑。“明日启程,我本想让弋宸出行做辅行长老,可他却生发顿悟,闭关去了。那明日之行便全靠你二人。”

  “师祖放心。”牧黎说道。

  “嗯。我倒没有过多操心。不过妖儿。”宫老看向她,顿了顿。

  “云外长老请讲。”南宫妖儿自是知道,宫老应是有什么吩咐才这般正式的看向她。

  “你入门时间比牧黎长了许久,这宗门之间以及门派内部的争斗也大多了解,你二人队,免不了你多费些心思。”

  “宫老放心,我自是不会让珝儿师弟受欺负。”南宫妖儿一本正经道,听得牧黎差点笑喷。

  宫老一时间也被惊的不知说什么,但所见阅闻也绝非等闲之人可比,随即继续说道。

  “我本想多给你们一些法物,但就会失了历练的意义,故此赐你二人追魂蝶,以便意外之需。”宫老说完,便又拿出一块兽骨,交到了牧黎手上。

  “我听弋宸说,他给了你一银熊之魂,这是一节伪龙骨,我无饲兽之好,留之无用,你若想随身带只宠兽,或许可以一试。”

  “谢师祖惦念。”牧黎接过了兽骨,收进纳戒之中。躬身行礼。

  “行了,你带着妖儿出去转转,我和黄峰主还有要事相商。”宫老摆了摆手,看向了黄陌陌。

  “那弟子告退。”闻言,南宫妖儿和牧黎纷纷行礼道,后退而出。待两人消失于道场之外,黄陌陌开口:“不知宫老要与我所述何事?”黄陌陌倒是镇静。

  “我想和你说一句话。”宫老等了好久,说道。

  “何事?”

  “九辛牧黎,绝非池中之物,大气运加深者,你切莫误了妖儿道途。”宫老说道。

  “陌陌谨记。”黄陌陌一听,微微一震,随即说道。

  “你心中有数便好,另外大劫将至,你修悟紫火道,一定要分外小心。”宫老嘱咐道。

  “是,陌陌定当谨慎。”黄陌陌,随即她张了张口,有话说却并未出声。

  “说吧,何事?”

  “我们百谷仙门今后何去何从?”

  “不知,乱世之中,正义之士,必挺身而上。但我也不愿你们有事。”

  “我知晓了。”

  魂隐峰,寒幽池。

  月光透过仙门上空的结界,照了下来,映在湖面,波光粼粼,偶尔几声蛙鸣也未曾打破那番静谧。牧黎两人在湖边走着,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不知过了多久,牧黎捡起一块石子,斜着撇了出去,打了三下水漂,沉了下去。他挑了一块平摊的石头,伸手一招,一股妖力扫了过去,把本就很干净的石面又清理了一遍,他一屁股坐了上去,拍了拍身旁的石面,示意南宫妖儿也坐过去。

  “呼。怪逗的。”南宫妖儿挪了过去,距离牧黎半个身位处坐下。

  “为何?”

  “想我南宫妖儿,横走江湖十数载,今儿竟觉得分外拘谨。”她强忍着尴尬,吐了口气。

  “拘谨?我让你不舒服?”牧黎哪懂得人类的这些情绪,古书上头也没教这个。

  “不不不,不是不舒服。”南宫妖儿连忙摇头道,“就是,就是觉得,我和你嚣张不起来!”南宫妖儿提了提脚,摆弄半天群角。

  “要不你给我说说你的事吧。”南宫妖儿抬头道。

  “你想知道?”牧黎看了看她。

  “嗯,倒是挺好奇的。”

  牧黎又捡起了身边一块小石头,扔了出去,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又看了看被石子打破的湖面重归平静。

  “那个,你如果不想说,其实也不用说。”南宫妖儿略显慌张,好似看出了牧黎的心事。

  “我有一个姐姐。”牧黎没有看她,却张口说道。

  “很漂亮吧。”

  “嗯,和你一样漂亮。”牧黎回头冲她笑了笑。

  南宫妖儿听罢先是一愣,随即竟微红着脸低下了头,当她意识到不妥偷偷看向牧黎时,发现他并未发现,一直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禁舒了口气。

  “她在哪?”

  “宫老带她去了凤徽阁。”

  “凤徽阁?你姐姐修习的是医法之道?”南宫妖儿略微吃惊,凤徽阁不似其他修真门派,如不是医法上极具天赋,定是不会被准许入门。

  “嗯。是。”牧黎说道。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南宫妖儿过了几息,问道。

  “她很活泼,很开朗,对我很好。”牧黎微笑道。“就和你一样。”随即牧黎又甩出去一颗石子。

  “和我一样?”南宫妖儿问道。

  “嗯。你对我很好,你和他们不一样。”他拿出了紫琉璃送给她的那个腰挂,在南宫妖儿面前晃了晃。

  “这是姐姐给我的,她也有一个,她说过就算别人都欺负我,她也会站在我身前。”此时的牧黎笑得像个孩子。

  “明日詹兰台境,凤徽阁也应该会去,没准儿你就能见到你姐姐。”不知道为何,见到牧黎这般模样,妖儿心中竟微微不忍。

  “凤徽阁也会去?”牧黎听后,竟甚是惊喜。

  “嗯哪,这东源大陆众多门派不出意外,应该都会派弟子前往。”妖儿也笑了起来。

  “那如果见到姐姐,我要把你介绍给她。”牧黎笑着,丝毫看不出他还是那个在殿厅之上,一招败了雄暮然的他。

  “介绍我?”南宫妖儿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他的言行惊到。

  “嗯,你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牧黎说道。

  “嗨哟,你瞎姐姐一跳。”妖儿撇了他一眼。

  “为何?”牧黎问道。

  “没事没事,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还要随师傅回峰准备明日启程之事呢。”说罢,妖儿拍了拍裙子,起身走了回去。

  “也是。”牧黎想了想,“嗨,等我下。我也回去!”随即牧黎赶忙追了上去,两人一同向山上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