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三十章 空中异样粉尘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空中异样粉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百谷仙门,墨云巅外。赴詹兰台境的两个历练小队早已在空中等候,而雄暮然也在其中,也不知孑然龙一和他说了什么,看其样子确是已然从昨日之事中恢复过来,牧黎见其也暗自点头,着实不易。

  各峰弟子知今日两队启程,纷纷前来相送。

  “今日启程,你们所代表的便是我百谷仙门,一言一行都要仔细思虑,几大仙门皆会前去,这次历练无疑变成了又一次比试,雄暮然、九辛珝你们二人务必要确保我们弟子的安全,不要耽误不到三个月便开启的秘境历练。”孑然龙一说道。

  “弟子遵命。”雄暮然和牧黎一同行礼答道。

  见此,孑然龙一法诀一指,一个符诀凭空显现,随即一声啼鸣,一只白冠青鸾自天际飞来。

  “护门圣兽,碧天鸾鸟。”不知是谁,一语道破这急速而来的圣禽身份,没错,这便是百谷仙门众多户门圣兽之一:碧天鸾鸟。

  “此印你要好生保管,同时,一定要把我门弟子悉数带回!”说罢,他将刚显现的符印交到了雄暮然手上。而在一旁看着的各峰峰主见此,脸上皆露出不同神色。而宫老也仅仅是蹙了下眉,再无其它不妥。

  “弟子定不负众望。”雄暮然答后,众弟子皆躬身行礼。

  “行了,你们这便启程吧,几位长老早已前去,此时应该在那边和各门主事会面了。”孑然龙一说罢,挥手一拂,众弟子便就势被托上了鸾鸟之上。而短暂停留之后,众人伴随一声破空啼鸣,消失于天际。

  “宫老可觉得有何不妥?”待众人走后,孑然龙一问道。

  “并无不妥。”宫老说罢,便转身回去。徒留孑然龙一和众峰主在原地似是回忆着什么。

  ……

  不知鸾鸟飞了多久,天空之上的云雾渐渐变得更加稀薄,而鸾鸟背上最前方便是雄暮然和九辛珝,身后跟着各队的队员,当然只有南宫妖儿和他站在一块。

  牧黎盘膝而坐,一直并未出声,但其早已将妖力外放,化作极细颗粒感应着四周的风吹草动,虽说碧天鸾鸟乃是护门圣兽,但奈何其战力再高,也是没启智化妖的圣禽,终是不够保险。既然答应了掌门他们保护好诸位弟子,就算身处高空,他也不会有丝毫松懈,即便无人知道。

  不多时周围浓雾渐重,他便知,此时应该快到了目的地詹兰台境。果不其然,鸾鸟振翅疾行,不多时便来到了詹兰台境内。此时的詹兰台境内,一片狼藉,因死去多日早已发臭了的野狼尸体、被腐蚀过的面目全非的枝桠树干、干涸或是混黑的湖泊泥塘随处可见。

  鸾鸟不予理会,径直向中心飞去,要知道面对这黑压压的被腐蚀透了的场景,众人皆感到说不上来的压抑。

  “雄师兄,我们这便要和长老们汇合么?”不知怎的,看到鸾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打算,身后一年轻弟子出声询问道。

  “嗯,中部乃是我门各个仙盟所在之处。我们这便过去看看究竟要我们做何之事。”雄暮然说罢,法诀催动,一瞬间鸾鸟啼鸣,便带着众人极速掠去。

  “我觉得不妥。”就在众人御着鸾鸟准备深入内部之时,牧黎睁开双眼,出声道。

  “为何?”就在身上的南宫妖儿问道。

  “空中浓雾含有木系植株粉尘,而且,此时的詹兰台境断不可能如此安静,既有诡异,通向詹兰台境中心之路就不会这般顺畅。”牧黎说道。

  众人听罢,纷纷看向雄暮然。

  “雄师兄,我们还要继续赶路么?”后面一男子出声询问道,其实自牧黎一招击败雄暮然起,他在众人心中的地位便提升了一大截,现如今所看到的景象也着实让大家心生疑惑。

  “这其中道理我自然明白,但掌门说过,长老等人已来这詹兰台议事,我们自是要尽快与其汇合,以免迟则生变。”雄暮然看向众人,补充道,“现空中所感受到的异常我也早有察觉,但灵力外放便可轻易阻隔。”说罢,他将灵力外放,在周身形成一个结界圈,其他弟子也纷纷效仿,确实如同他所说那般,不仅感受到了周围空气中的异常粉尘,灵力结界可以将其阻挡,众人心中也松了口气。

  “不可!”牧黎坚定说道。“这粉尘到底何用我们并不清楚,但如果有人借此引诱我们释放灵力,那我们便赤裸裸的暴露在敌人面前。”

  “你不要告诉我,你之前发现的异常并没有释放灵力。”雄暮然撇了一眼他,冷冷地说道。

  “我自有我的办法,别人无法发现我的灵力。”牧黎自是不能说他本就是自然仙植化妖,所释放的妖力在其控制之下颗粒化的融于空中,极似自然,别人根本察觉不到。

  “另外,雄暮然,我并不是针对你,只是掌门有令,保全本门其他师兄弟,你莫要不听劝阻。”牧黎这话说的,略带强硬,但也并未过分,毕竟现在改变其想法最为关键。

  “我自是将众位同门安危放在第一位,论速度,各位的法器皆比不过鸾鸟,以鸾鸟的速度,这段路程只需半盏茶的时间。我们结界护持,自可抵御安全到达中心,那里自会得到仙盟保护,我们自己在这詹兰台境内御行耽误时间,更加危险。”雄暮然这番说辞,倒也不假,众弟子纷纷点头。就连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弟子也点头应和。

  牧黎见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无力改变现状,回头看向了南宫妖儿。

  “我们走吧,我不想你有危险。”牧黎说道。

  “嗯,但让我说句话。”妖儿笑着看着牧黎,随即看向了众位弟子,其中也包括了烟笼玥。

  “说实话,以我经历根本无从分辨孰对孰错,但你们比我强不上多少,包括你雄暮然。我们整日在门里修行,为数不多的几次历练,也皆有长老们暗中保护,早就习惯如此,出了事情有人顶着。”妖儿看了看牧黎,随即说道。

  “九辛珝是宫长老自门外带回,如今修为乃是我们这里最高的,我不知道你们在犹豫,迂腐或者说是坚持着什么?假若这次不同以往,出了事情必定全军覆没。”

  “南宫妖儿,九辛珝刚来门派不知雄师兄能力,你还不知?多少次都是雄师兄带着我们走出的困境?你都忘了?”这时,雲波峰一女子开口说道。

  “珝师弟,如若有人愿意跟着我们,能否同意?”妖儿撇了她一眼,并未理她转身看向牧黎问道。

  “可以。”他没有犹豫,点头说道,“不过要快。”

  “好,三息,愿意跟着我们的过来。”妖儿说道。

  “三,二,一。”就在妖儿数完以后,皆以为无人跟随时,一极其瘦小的男子走了出来。

  “羊于泽,你做甚!”这时,竹溪峰首席石弥耳喊到。

  “石师兄,我觉着…我觉着妖儿师姐说得对。”说罢他不顾其他人的鄙夷目光,径直走到了牧黎身旁。

  “看不出来,你小子平时憨憨的,关键时候这般机灵。”南宫妖儿笑道。与此同时,牧黎已经拿出了山河图,跨步而上。随即向二人说道,“来吧!”

  南宫妖儿拉着羊于泽,一步跃了上去。转身回头对着之前那个女子说道。

  “蓝音,你切莫忘了,也是他带着我们走入的困境。”说罢,她再不理会众人。随着牧黎向下飞去。而此时,烟笼玥似乎有话要说,却未曾开口,静静地看着三人远去的身影,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们继续出发,大家灵力外设结界,抵御空中异常。”说罢,雄暮然御着鸾鸟向境内中心飞去。

  而此时的牧黎将速度放到最缓,御着山河图贴着地面前行。

  “九辛珝,我们接下来如何?”羊于泽虽做了决定跟随,但心中也并不踏实。

  “这地面上的异常粉尘倒是少了很多,此时我们小心前行,你们不要散放灵力,离我近点。”说罢,牧黎将妖力再度外放,极密的颗粒将三人包裹起来。

  “珝师弟,他们当真有危险?我们为何不强制带他们走?以你的修为应该可以带几个吧。”南宫妖儿问道。

  “他们的路自己选,早晚要经历这些,我带你们出来,也想着能保留下人员实力,一旦有情况也可以有后路可选。”牧黎说道,随即转头看向妖儿,“雄暮然,没有独自外出历练过?”

  “嗯,没有,他这种独苗宝贝儿不到一定修为怎会放出去!”妖儿鄙夷说道

  “那,他们可能会有危险,因为我已经感受到周围的粉尘在极速的向着前方高空汇聚,你们加小心,到时候听我的。”牧黎蹙眉说道。

  “那他们可有生命危险?”羊于泽问道,都是同门师兄弟,加上他的性格,甚是紧张。

  “不知,我们做好准备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