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三十一章 兔魅蓉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章 兔魅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牧黎御着山河图,悄然接近着粉尘迅速汇聚之地。然而猛然间,他停了下来。

  “快,跟我来!”牧黎迅速收了山河图,窜了几跳便隐进了一棵古树树冠之中,南宫妖儿和羊于泽虽不知为何,但各峰精英弟子又岂是一般人可比,只是稍微愣神便随着牧黎一同隐秘在树冠之中。

  “为何突然如此?”南宫妖儿自是知道此中应有原因,故小声询问道。

  “有东西接近。”随即,他比了一下噤声手势,调转妖力,包裹住三人,就这般,几息之后,地面开始出现震颤,一个庞然大物的头颅开始出现。

  “这是什么?”羊于泽小声问道。

  “不知。先不要作声,我们观察一番。”

  渐渐地,头颅整个显现出来,是一株巨大花植,粗壮的枝茎在地面上缓缓蠕动着,整体上移动的并不快,但其身形庞大,一旁的树木皆被其碾压而断。

  “兔魅蓉。”身为仙植的牧黎自是清楚这庞然大物是何物。

  “什么?”妖儿问道。

  “兔魅蓉,一种身具魅毒的植物。本身不具备什么伤害,但却会让人产生幻觉。”牧黎说道,“不过,观此兔魅蓉并未成妖,倒像是精怪,但为何会这般巨大。”

  “你们看!”正当牧黎思索时,羊于泽指着兔魅蓉前方高空一若隐若现的光球。

  “那是?”南宫妖儿观去,只见光球被已经凝形的粉白色尘雾包裹着,时不时的从中发出几道光芒,才让人得以发现。

  “应该是雄暮然他们。”牧黎看了看说道。果然,再一次的闪光中,南宫妖儿和羊于泽也在其中看到了一只巨大青鸾。

  “怎么办?我们该如何做?”羊于泽问道。

  “这么大个东西,已经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力敌的,而且我担心这背后有人在搞鬼。”牧黎凝重地说道。

  “背后有人?”

  “不错,兔魅蓉虽乃毒植,但也是魅道毒道极喜之物,先不说能不能允许它存活至今,就算真的有这么大株兔魅蓉,没有化妖也早该启智。不可能如此成了这般精怪。”

  “能驱使这般精怪的,修为绝对不俗,他困住我门弟子意欲何为?”南宫妖儿也紧皱着眉头。

  “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牧黎仔细想了好久说道。

  “什么想法?”羊于泽问道。

  “妖儿,我入门晚,不知仙盟之中可有什么门派精通魂灵之术?或者御灵之术?”牧黎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妖儿瞬间便明白了牧黎的言外之意。

  “不错,没道理这詹兰台境内诸多灵植猛兽,单单这兔魅蓉对他们下手,而且这些异常后又没有威胁到他们性命的意思。所以我有此怀疑。”牧黎想了想,继续说道,“你们先告诉我都有哪些宗门精通此类术法,我们从长计议,同时也要按着最坏打算,就是这真的是自然生长或者敌对之物,我们也能做出应对。”

  “好,这仙盟之中…”

  此时,空中碧天鸾鸟之上早已混乱不堪。

  “雄师兄,我们如今还未到达中央,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

  “古师兄所说也是我们心中疑惑。”

  鸾鸟之上,众人都已经待不住了,以鸾鸟速度,万不可能这么久还未到,如今别说中央,连个影子都见不到,周围的粉尘越发浓稠,虽以众人的修为实力还可抵挡,但想到牧黎和南宫妖儿的话,他们心里更是慌乱。

  此时雄暮然也有些困惑,论起修为他在仙盟同辈之中自是翘楚,但却极少历练,南宫妖儿所言确实属实,而这种经历上的不足确实天赋修为上极难弥补的。

  “诸位师兄弟切莫慌乱,眼前之景不过是个迷幻阵,雄师兄自有破解之法,只不过目前还要细细探究,查探这迷阵根源。”见雄暮然一直未做言语,烟笼玥出声道。她乃鸾烛峰首席,所说之言确有之效,但也只是对其他内门弟子,各峰首席虽修为不及雄暮然,但与烟笼玥修为却旗鼓相当。

  “雄师兄,你若看出端倪不妨言语一声,我等也好共同应对,你若丝毫不知,便不要带我们”天泷峰首席曹悦伊说道。

  此时雄暮然不得不有所作为,只见他法诀掐起,身上佩剑脱壳而出,转瞬间一分十,十分百,指向身周数个方向。

  “破!”随着雄暮然一声暴呵,百十把仙剑激射而出,瞬间刺破周身浓雾,露出了兔魅蓉的头颅。

  “这是何物!”当看到突然出现的兔魅蓉,众弟子皆恐惧着后退,就连碧天鸾鸟也振翅高鸣。

  而此时,兔魅蓉见到浓雾被刺破,巨大刺芯激射而出,直奔众人。

  “雄师兄出手了!”羊于泽见状,惊呼道。

  “白痴!”牧黎怒骂了一句,“兔魅蓉本性温和,若非变异或受人操纵万不可能如此。不知敌人底细贸然出手,这等实力差距只有死路一条。”

  “你可有办法救他们?”南宫妖儿问道,不管如何,皆是同门师兄弟,短暂抵挡可能还有一战之力,但时间一久定然会像牧黎所说一般,必死无疑。

  “你们可有禁锢牵制之法?”牧黎转头问道。

  “我所修乃是冥火道,能禁锢他的活动范围。”南宫妖儿率先说道。

  “你呢?”牧黎看向羊于泽。

  “我所习乃是自然之道,但,以我们之间的修为差距,我的赤藤只能禁锢他五息。”羊于泽说道。

  “你修的是自然之道?”牧黎倒是有些惊奇,自然之道虽并非强力之道,但对于自然而言却极为强势。

  “嗯,略探皮毛。”

  “那你可有法子同时禁锢住它的刺芯和花萼?”牧黎问道。

  “多久?”羊于泽想了想问道。

  “一息足矣。”

  “我可以坚持两息。”羊于泽坚定的说道。

  “那我们可以一试,如若不成,我要你们极速撤退。”牧黎说道。

  “那你呢?”南宫妖儿问道。

  “我自有脱身之法。”牧黎看向妖儿微微一笑,“那么请听好我说的话。”南宫妖儿和羊于泽听后,再不多言。

  “采摘兔魅蓉,掐其第二片叶子所生之茎。但其若感受到危险,花萼下放,枝叶紧缩,以护住枝茎。而它的粉尘极具魅惑,刺芯携带着魅毒,麻痹人的神经,严重者可能会伤其魂灵。”

  南宫妖儿和羊于泽听后点了点头,虽不明为何牧黎知道如此之多,但此情此景定不会随意言之。

  “这株兔魅蓉能够移动,虽较慢但我们只有两息时间,一击未中必会功亏一篑。”说罢,牧黎看向了南宫妖儿,“妖儿,你用冥火烧其根茎,并尽可能小范围的限制住它的行动。以我们的修为它自会不以为意,并不会防御,只会激怒它,而我去当诱饵,待其伸出刺芯攻击我时,小泽你禁锢其刺芯和花萼。两息我们全力一搏!”

  “你去当诱饵,危险太大!”南宫妖儿说道。

  “师祖和掌门让我们照看好同门,我得尽力。”牧黎说罢便散出了一部分妖力罩住了二人。

  “你这是?”感受到他的妖力,羊于泽问道。

  “这样你们不会暴露,它会认准我的气息。”牧黎笑笑,好似根本不以为意。

  羊于泽看着牧黎怔了一下。

  “好了,别再说了,我们这便准备出手吧,迟则生变。”说罢,牧黎便要出击。

  “九辛珝!”羊于泽喊到。

  “怎么?”牧黎回头。

  “我定会拼尽全力禁锢住他,以为你争取时间。你要小心。”羊于泽说罢,也不待牧黎回答,便闪身跃到远处树冠,赤藤在土中穿梭而去,向着兔魅蓉逼近。

  牧黎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上扬,微微一乐。

  “你要小心!”南宫妖儿也不再言语,笑道。

  “放心。三息之后出手。”

  “好!”南宫妖儿说罢,一股青幽炎火凭空出现。

  见此,牧黎不再多说,向着兔魅蓉激射而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