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魂生诀 > 第三十二章 败兔魅蓉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败兔魅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妖儿!”牧黎窜到了离兔魅蓉最近的树冠之上,大声喊道。

  只见自南宫妖儿手中,一道青幽冥火激射而出,直接击中了兔魅蓉的根茎,紧接着一道火光迅速绕着其根茎灼烧起来,青幽冥火,非同一般火道,烧焚万物,久久不灭。

  兔魅蓉虽已成精怪,但植株的特性弱点还在,见冥火着起,扭曲这枝茎,发出怪声。而这时,牧黎蹿射而出,因其没有法器,故妖力集于双指,化指成刃驾驭着山河图不断骚扰着兔魅蓉。

  兔魅蓉见其过于灵活,仰天长啸,之前攻击着雄暮然等人的刺芯纷纷向牧黎攻去。

  “你们看!九辛珝!”这时,趁着兔魅蓉攻击牧黎时,众人在不断溃散重聚的粉尘间隙间看到了正在骚扰它的牧黎。

  “我们应该怎么做?”这时候葵灵峰诺珊儿问向雄暮然,要知道这些人论修为在仙盟之中排的上名次,可脱离常规的比试,却无人拿的出主意。

  此时见到牧黎,雄暮然心中也是有一丝震惊。先前在迷雾粉尘的包裹下,对付不断攻来的刺芯,众人已是费力招架,他们深知此物厉害。

  “我们抓紧修养,过会儿合力一击,看趁着九辛珝分散他注意力的间隙,能不能彻底破开这层迷障。”雄暮然说罢便盘膝而坐。众人见纷纷坐下调养,确实,如果不拿出最佳状态很有可能破障不成反而激怒了它。

  “小泽!”眼见着刺芯向着牧黎不断抽打,牧黎高喊。

  只见兔魅蓉身周迅速长满了赤藤,花萼和刺芯瞬时被禁锢得死死的。

  “八面玲珑!弑魂戟!”说时迟那时快,三个分身凭空而出,加上牧黎真身,瞬时四个牧黎化身为戟直攻第二片枝叶之处,牧黎真身穿透了枝茎激射而出,三个分身没入兔魅蓉体内,不断攻击着。

  只见兔魅蓉不断扭曲,全身妖力暴涨,赤藤再无法束缚禁锢。

  “撤!”牧黎此时在空中见状,回首大喊,然而他施展出这招妖力本已亏空大半,如今祭出山河图已经来不及,又处于激射的冲势之中,很难改变方向。

  “回来!”见此,羊于泽大喊,赤藤向着牧黎缠绕而去,生生将他拉了回来。

  “快走!”此时南宫妖儿也已和他们汇聚,牧黎说道。

  “我不知它是否还有愈生之能,但现在确实几度虚弱,妖儿,想办法通知同门师兄弟,此时凭他们之能应该可以破障而出。”然而还不等妖儿有所动作,只听空中大喝一声,多束光刃急射而出,不仅破了粉尘迷障,还打在了兔魅蓉花冠之上,给了其绝命一击。

  “嚯,算他们有脑子,我们走吧。”牧黎笑道。

  “我们不上去么?”羊于泽问道。

  “上去做甚?”南宫妖儿嗔道。

  “可是,可是他们…”羊于泽吞吐道。

  “放心吧,伤不到他们。”牧黎说罢,召出了山河图,南宫妖儿递过来一粒丹药。

  “这是九转玄丹,你快服下,尽早恢复。”

  “谢了。”牧黎接过,一口吞了下去。

  “妖儿师姐,我也想吃一粒。刚刚赤藤…”

  “没了。”还不等羊于泽说完,南宫妖儿便打断道,“真当这是糖丸?一年我也只能分到十二粒。”

  “为何你能分到十二粒!我才分到四粒!”羊于泽一听,瞬间跳起,再也看不出丝毫虚弱。

  “姑奶奶修的是冥火道,那丹药房的师叔们时不时抓我过去干劳力,这我还觉得亏了!”说罢,南宫妖儿单手一提,便和羊于泽一同跳上了山河图,三人一同继续向詹兰台境中央行去。

  天空之上,碧天鸾鸟上载着众人一路向前。

  “他们三人为何不上来与我们同行?”此时竹溪峰一名弟子问道。

  “换作是你,可还愿意同行?”石弥耳看了看他们,回首说道。

  “保护同门弟子平安,是掌门的命令。”鸾烛峰一女弟子小声说道,因鸾烛峰首席烟笼玥和雄暮然的关系,这一峰系的女弟子皆站在他那一边。

  “聒噪,九辛珝之前给过我们选择,救我们并不是他的责任,也不是他的义务。”嗯诺珊儿白了她一眼。

  “诺珊儿!你这是何意?”那名女弟子万万没有想到会被同行之人针对。

  “说你无知。”说罢,诺珊儿便带着葵灵峰众人走到鸾鸟背上一个无人角落盘膝调养。

  “你…”

  “师妹勿急,莫做口舌之争。”此时烟笼玥张口说道。

  “是。”女弟子抱拳说罢,也找了个地方盘膝调养。

  “师兄先前消耗较大,还是先休息休息吧。”烟笼玥见雄暮然一个人站在鸾鸟肩颈处,便走过去和他并肩而立。

  “我无事。”雄暮然说罢。便再无声音。过了半晌,他吸了口气。

  “你觉得九辛珝如何?”雄暮然问道。

  “非池中物。”烟笼玥回道。

  “我比他如何?”

  烟笼玥沉默了许久。

  “但说无妨,我承受的住。”见她未再言语,雄暮然说道。

  “如若以他为目标,我们应该会走的更远。”烟笼玥回道。

  “以他为目标么?此生超之无望?”雄暮然喃喃道。

  “皆是同门,何必如此,道亦有道,谁又能说的清楚。”烟笼玥看了看雄暮然,回身叹了口气。

  “比起他,我们就像未见过世面的孩子。”说罢,烟笼玥也回到了鸾烛峰休息的地方盘膝而坐。

  “九辛珝,你真的这般强大么?”雄暮然自己都未曾发现,紧握的双拳再也不见他昔日的冷静。自牧黎那日一招胜他,九辛珝的身影便一直压在他心上。

  然而,在一处宫殿中,身着各式道袍的修士,正对着厅殿中央的玄气光球凝着眉头。

  “这是你们百谷仙门的雄暮然?”一位老者开口道,此时这碧天鸾鸟之上所有情景皆放映在光球之中。

  “是。”而此时说话的便是百谷仙门长老,佟青。

  “孑然掌门首席之徒?”老者又问。

  “风掌门何意?”佟青虽是长老,但所代表的乃是百谷仙门,此时明显听出他言语中的不满,又岂会再默不作声。

  “佟长老误会了,只是这雄暮然的表现诸位皆看在眼里,恐怕这年轻一辈的领队他还不能胜任。”那个被唤作风掌门的老者说道。

  “不错,此次不仅我们几个老家伙要出力,这年轻一辈的队伍也尤为关键。雄暮然不足胜任。”此时另一位老者开口,所说之言,更加不客气。

  “你们快看!”此时,光球之上,牧黎三人赫然出现。

  “此子是谁?”风掌门问道。

  “我门宫长老徒孙,聋祯之徒,九辛珝。”佟青先前还纳闷,为何牧黎不在鸾鸟之上,若真是同门弟子不合,倒不该在众人面前道出,这也是他为何没有说出还有牧黎存在的原因。

  “哦?聋祯之徒?”众人脸上皆有不同程度的震惊之色。

  “宫老代收。”

  “修为如何?”

  “灵动境。”佟青略微挺了挺胸。

  “灵动境!”风掌门,也稍有震惊。而在场的诸位修士皆面面相觑。

  “如若可以,让他挑选一支队伍参加最后一轮测试吧。”风掌门说道。

  “好,等见了他,我和他说明。”

  “那便辛苦佟长老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