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一章:东西

我的书架

第一章:东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物质中获取能量,是我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比如我吃掉这个松饼,松饼就转化成了我的生物能。”

  夜里九点,海角市中心,快餐店里,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左手端着一杯咖啡,右手将一大块涂满奶油的松饼塞进嘴里。

  一旁听他说话的短发少女递过去一张餐巾纸,他接过来,双手胡乱揉了两下,扔进垃圾桶,又把脏手在牛仔裤上蹭了蹭。

  “然而,如果要把我的生物能,再转化成那个松饼,这就是将能量转化成物质的过程了,宇宙的诞生,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一个奇点爆炸了,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从能量中诞生了氢原子和氦原子,然后逐渐形成了物质。”

  中年男子边嚼着松饼边滔滔不绝,喷出掺着食物残渣的唾沫星子。

  “这种能量转化成物质的过程,只有神的创世之力才能完成。”

  “那你实验室里的粒子对撞机?”

  短发少女清澈的眸子里充满疑惑。

  “你是说上个月带你看的实验吗?两个质子对撞之后,质子质量没有变化,但是产生了夸克和反夸克,你见到这两个夸克了吗?”

  短发少女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个时候我同事跟你说,这就证明能量里诞生了物质对吗?这是放屁,误人子弟!因为它们在几飞秒之内就重新湮灭成能量了,而且鬼知道对撞机里还有什么观测不到的暗物质,我吃完松饼跟你说话,喷出的唾沫算是能量创造的物质吗?扯淡!因为有质能约法的存在,人类根本无法接触到创世之力。”

  “所以,神真的存在?”

  短发少女将信将疑的问道。

  “不仅存在,而且还是个粗心大意的家伙,质能约法有巨大的漏洞,最近就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用死去生物的暗能量灵魂制造活的暗物质。”

  中年男子喝了一口咖啡,在嘴里咕嘟咕嘟的涮了一遍才咽下去。

  “这个我听说了,网上把它们称为暗鬼,不过还没得到科学界的证实,连生物死后会产生暗能量这个前提,也没有科学依据。”

  短发少女说完撇了撇嘴,似乎对传闻不屑一顾。

  “唉,我们是一群还在为生命起源争论不休,对90%以上的物质和能量懵懂无知,连地球深处都尚未涉足的生物,别指望我们对世界能有多准确和全面的认知。”

  中年男子放下咖啡杯,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

  短发少女也沉思了一会儿,又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刚才你说制造暗鬼的是’东西’?你的意思是说,不是人类?”

  “甚至不能被称作生物。”

  中年男子说罢,低头看了看手表,两条浓密杂乱的眉毛微微耸动。

  “走吧,带你去见一个‘东西’”

  他低头拍掉格纹毛衣上沾着的食物残渣,掏出手机买了单,转身走出咖啡厅,短发少女也跟在他身后离开。

  街上气温很低,雾霾笼罩着四周,前方传来几声野猫的哀鸣,随即又戛然而止,中年男子忽然停下脚步,再次看了看表,回头问道。

  “瞻,我们刚才在店里坐了两个小时?”

  这次,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没有吧,我觉得也就半小时的样子。”

  少女说着掏出手机看时间,手机屏幕没有一丝亮光。

  “老爸,我手机怎么突然没电...”

  她话还没说完,中年男子猛地转身,伸出两只肥厚的手掌,用力将她向后推开。

  “跑!赶紧跑!”

  吼出最后一个跑字的瞬间,他身体的每一处皮肤每一个关节都同时传来犹如撕裂般的疼痛,他确定那不是因为吃了太多松饼撑的,而是身体被一股强大的能量场裹挟着迅速膨胀。

  “暗鬼,暗能量...”

  他脑海中闪过两个可怕的名词,血红色的视野里,他看见女儿坐在地上高声尖叫,但他听不见她的声音。

  片刻之后,肾上腺素充涌而至,疼痛感没那么强烈了。

  他闭上眼,静静等待肢体崩解的那一刻,眼泪流不出来,眼球充血肿胀,已经堵塞了泪腺。

  濒死的感觉从未如此清晰,他感到自己漂浮在死亡的空洞里,与人间的一切渐行渐远,意识也逐渐模糊。

  濒死状态下,他无法准确的判断时间,似乎过了许久,但预期的死亡始终没有来临。

  又挨过了一段无法分辨长度的时间,疼痛感忽然再次袭来,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又过了几秒,疼痛感竟缓解了一些。

  暗能量似乎在消弭。

  “高教授,撑住!”

  “高瞻,打电话,叫救护车。”

  他的耳朵能听见声音了,身体像一个不断漏气的皮球,逐渐瘫软下来。

  当他挣扎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各色的脸,几张凑的最近的脸上蒙着口罩,看不出表情。

  稍远的两张脸,一个是自己的女儿高瞻,她的脸上挂满泪珠。

  另一张脸,属于一个眼镜片厚如酒瓶底,头发乱的像茅草堆的年轻人。

  “苏简...”

  他气若游丝的叫出这个名字。

  “高教授,没事了,心脏病突发而已。”

  苏简挠着头宽慰他。

  女儿高瞻听见这话,皱着眉头瞪了苏简一眼,张嘴就要和他争辩。

  “嘘…”

  苏简伸出手指竖在嘴上,示意她别作声,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指甲盖大的盒子,在高教授眼前晃了晃,那盒子表面黝黑,几乎不反射任何光线,份量也是极轻,似乎一不小心就要从他的指尖飞出去。

  高教授费力的点了点头,用眼神示意他靠近些。

  苏简俯身将耳朵凑到他嘴边,高教授缓慢的说道。

  “那个暗鬼,是猫吧?”

  “嗯,一级暗鬼,不难收拾。”

  “那就好,找你们过来,是因为有笔生意,在西郊墓园…”

  “等等,西郊墓园?”

  高教授刚说到地点,苏简就面露难色的打断了他:

  “这您还是找别人吧,西郊墓园去不得,您知道的,质哥…”

  高教授叹了口气,接着向他耳语:

  “这事情本来是想和你们商量,但现在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我下午接到生意,晚上就被暗鬼袭击,这不会是巧合,你们必须得跑一趟。”

  “为什么不会是巧合?暗鬼伤人又不是第一次。”

  “暗鬼之前从不在室外出现,因为在密闭空间里,强引力场的威力才能发挥到最大,今天的袭击是在大街上,摆明是冲我来的,有‘东西’想阻止我通知看门人。”

  高教授对自己的分析非常笃定。

  苏简直起腰挠了挠蓬乱的头发,又问道。

  “那您怎么不找另外两个看门人?”

  高教授艰难的抽动着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因为他们不缺钱。”

  “这…我…”

  苏简结结巴巴的想要辩解,高教授微微抬起插着输液针头的手,指了指他手中的盒子。

  “还吃的起饭吗?我这一住院,谁给你们报销暗物质?”

  这句话他的声音大了一些,高瞻在一旁捂着嘴偷笑,苏简刚好和她目光交错,只好也尴尬的笑了笑。

  高瞻走到父亲身边,用手背帮他擦了擦额头,高教授身体虚弱,费力说话时沁出了一脑门汗珠。

  “救我的,就是之前我跟你提到的‘东西’”

  他轻声对高瞻说道。

  “救你的不是苏简吗?我亲眼看见的啊…”

  高瞻疑惑的望向苏简,他正悻悻的摆弄着手机。

  高教授摇着头喃喃自语:

  “眼睛看不见的东西,太多太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