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四章:裁决

我的书架

第四章:裁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质打开了摩耶盒,同时离开了苏简的身体。

  目不可见的暗物质迅速膨胀,又迅速在强引力场的作用下达到稳定,一秒之内,他的暗能量驱体就被一层暗物质壳包裹住了。

  周质成为了一只暗鬼。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暗能量不再受到身体的阻滞,视角也不再受到空间的限制,宇宙中的微粒和射线无比清晰,世间本该有的颜色却逐渐消褪。

  苏简黑白色的身影在远离他,但脚步却越来越迟缓。

  周质知道他在玩儿命飞奔,只是他越远离强引力场,和自己的相对速度就显得越慢。

  他很快就顾不上担心苏简了,面前,一个幽暗的躯体宛如黑烟般蔓延开来,暗物质瞬间就填满了整间平房。

  暗鬼的体积之大,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相比之下,自己的暗物质壳几乎不堪一击。

  必须将它引到开放空间!周质急中生智,转身向外跑去。

  暗鬼紧随在后,所经之处寒气逼人,附近的草木迅速枯萎,钟薇留下的马蹄莲也衰败成了一把灰尘,被引力场中心卷起的狂风吹散。

  周质刚在平房门外站定,暗鬼立刻发起攻击,一股强大的暗能量席卷而至,几乎要将暗物质壳撕碎,他急忙侧过身体躲避冲击,巨大的暗物质身躯从身旁掠过。

  与此同时,一部分暗物质在他身边消散,那副身躯的体积骤然缩小了一圈,暗鬼本身没有能量,也无法吸收能量,移动和攻击都会消耗暗物质,就如同燃烧木柴获得光能和热能一样。

  “你是叫王向东吗?”

  周质以声波的形式发问。

  “我,我是王向东,你是谁?为什么我在攻击你?”

  王向东也传回声波信息,语气中充满巨大的痛苦,这说明它有听觉,按嗅视味听触排序,至少是四级暗鬼,但他的自由意志已经丢失,攻击行为是出于暗鬼的本能。

  “你有触觉吗?”

  周质而以耗能更低的中微子流传递信息,面对强敌时,节省每一分能量都是必要的。

  “没有,我没有触觉,我什么都摸不到。”

  王向东仍是用声波进行回答。

  暗鬼不会说谎,确定是四级,五感中缺失了触觉,也没有自由意志,也许还有赢面。

  “你醉驾的行为很异常,是自杀吗?自杀可是要下地狱的。”

  周质继续询问着,人类死后产生的暗能量原本储存着生前所有的记忆和意识,现在暗能量转化成了暗物质,记忆仍有残存。

  “我不是自杀,我也没有醉驾,我没喝酒,我不想留在这里,我也不要下地狱,求求你,不要让我下地狱。”

  王向东一面苦苦哀求,一面凶狠攻击,周质不断闪避,却不作反击。

  他已经有了主意,实力悬殊,自己的暗能量无法击碎如此量级的暗物质,必须不断消耗对手,才能一击致命。

  而且苏简的推测似乎是对的,无论是暗鬼攻击时爆发的暗能量,还是他躲避时耗散的暗能量,都既无法脱离强引力场,又在不断削弱强引力场,如同奔流被困于堤坝,只要流水不断累积,总会将堤坝冲垮。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不想攻击你!你快走吧!”

  王向东的信息里满是哀伤和歉意。

  “我是来帮助你安息的,但在这之前,我还有话要问,你暂时忍耐,冷静回答我。”

  周质有些同情王向东,成为暗鬼每多一秒,痛苦的程度就会加剧,但现在真相比同情更重要。

  “没喝酒你去夜总会做什么?”

  “取货,我是速达公司的送货员。”

  周质听说过这家公司,全称是速达保安物流有限公司,明面上是一家保安押运公司,据说暗地里从军火到毒品什么都送,做这样的勾当,对员工的信息自然不可能公开,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报道里说王向东是无业。

  “只是取货?报道说你在宝石园夜总会待了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没有三个小时,五分钟左右,我取了货就走了。”

  周质顿时感到疑窦丛生,这条线索听上去很像强引力场,但又十分蹊跷,宝石园夜总会是海角市最热闹的销金窟,如果暗鬼在那里出现,一定会造成重大伤亡,但报道里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什么货,谁下的订单?送给谁?”

  直觉告诉周质,疑问的答案要从那件货物上找。

  “宝石园夜总会的一个小姐,留的名字是Vera,一个上锁的金属手提箱,送到摩耶兹大厦,收件人姓高。”

  “高?全名是什么?”

  周质想起了高教授的分析,高教授全名高仰止,他工作的地方正是摩耶兹大厦,遇袭的街道也在大厦旁边,也许两件事真的有关。

  “我不知道,我们不允许问客户的详情,货物我也没有送到,半路上,我就,我就,出事了。”

  王向东并没有给出周质想听到的答案。

  “是谁把你转化成暗鬼的?是杀你的人吗?”

  周质只能转到下一个问题。

  “对!是他!是他!”

  “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没有见过他,我只听过他的声音,他为什么要杀我?我好痛苦!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杀我!”

  王向东的痛苦程度猛烈加剧,攻击也加速的如同疾风骤雨一般,很快,他的躯体就消耗了大半,而周质仍在一味躲避。

  “那醉驾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在开车,他忽然在脑子里说话,我没听过这个声音,然后我就醉倒了,失去意识,再然后…”

  “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帮格鲁昂先生传话,格鲁昂先生感谢我的服务,我不认识什么格鲁昂,他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周质感到一阵后怕,这听上去是一个强大的寄居灵,能在宿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寄居,能控制血液里的化学成分,这样程度的敌人,现在的自己绝对无法抗衡。

  格鲁昂又是谁?如果这个寄居灵只是帮他传话的手下,那他又有什么目的,他是否也与高教授遇袭有关?

  疑问接踵而至,王向东也给不出更多的答案了。

  “死者王向东,我是死后世界的看门人,有权阻止一切违背质能约法的行为,暗鬼违背了不得将能量转化为物质的条款,我将会处置你获得的暗物质,并重新裁决你死后的归宿。”

  这是看门人在裁决暗鬼前必须要朗读的宣告,如同公域世界里欧美警察在逮捕嫌犯时必须背诵以“你有权保持沉默”开头的米兰达宣告一样。

  这一套流程非常形式主义,周质曾因此怀疑神患上了强迫症。

  而背诵宣告严重也拖慢了他躲避的速度,他被暗鬼狠狠击中,暗物质外壳出现了一个缺口,暗能量迅速从缺口溢出。

  “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的,请不要让我下地狱!”

  王向东已经恐惧到绝望了,然而攻击仍然凶狠而准确,周质又被击中了数次,暗物质壳随时有崩解的危险。

  不能再等了!

  “王向东,因你是遭到加害身亡,违背质能约法的行为也并非你所做出,我会尽力解放你的灵魂,而非予以彻底消灭。”

  周质知道,无论结果如何,裁决都必须开始,一旦暗能量流失殆尽,自己将彻底弥散在虚无之中。

  还好苏简是个天才,他的推测完全正确,暗能量不断在引力场内积聚,向外膨胀的冲力和向内压缩的引力已接近势均力敌。

  周质感到引力场几乎已难以维持暗物质壳,而暗鬼的体积也已崩解到和自己同一量级。

  再为奔流加一瓢水,也许就能冲毁堤坝!

  “我裁决你可以去到天堂,希望神能赦免你的罪!”

  冗长的宣告终于结束,周质主动将暗物质壳消耗到只剩薄膜似的一层,霎时间,暗能量向各个方向奔涌而出。

  这是割肉饲虎般的舍命一击,却不是击向暗鬼,而是四面八方的强引力场。

  时间过去了不到一微秒,裁决的结果开始显现。

  强引力场迅速消退,暗鬼的身躯随之崩塌解体,化作一张粒子织成的彩色大网,瞬间,大网被一股微弱的力量撕破,那是王向东所剩无几的灵魂,承载着他残缺不全的生前记忆,向那个叫作天堂的高光速空间飞逝而去。

  在引力场的中心,一块水滴大小的暗物质,包裹着一粒微小的晶体向上移动。

  在周质模糊的视野中,那仿佛是一只初脱牢笼的小鸟,挣扎着想要甩掉地心引力,飞向天空。

  不对,随着强引力场的消退,小鸟腾空的速度竟在加快,似乎地心引力才是他向上的动力,这块晶体的物理性质完全与物质相反。

  “反物质!”

  恐惧让周质的视野恢复了清晰。

  这是一粒重量不到一克的反物质,但如果放任它与物质接触,湮灭时产生的能量足以将海角市从地球上抹去。

  这是最危急的时刻,周质所剩无几的暗能量迅速喷发,暗物质壳加速向引力场中心扑去。

  小鸟重新回到了笼中,水滴仍不甘心的冲撞着只剩薄膜的暗物质壳。

  强引力场消退前的最后一刻,周质带着反物质一起坍缩回到了摩耶盒里。

  在引力差的作用下,摩耶盒自动闭合。

  周质感到巨大的虚无感和撕裂感向自己包围而来,这是暗能量耗尽的前兆,如同活人失血过多时的濒死感。

  他快速计算了一下,以盒中残存的暗物质,要同时维持自己的暗能量和那接近一克的反物质,最多能撑二十秒左右,现在他只能指望苏简了。

  “十九,十八,十七,十六...”

  苏简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他在飞奔之中来不及看表,只能大喊着给自己计时。

  “三!”

  “二!”

  “质哥!”

  无论生前死后,周质都从没预料到,感受到一个男人的体温,竟会让自己如此欣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