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六章:结点

我的书架

第六章:结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摩耶兹大厦在海角市并不起眼,地面部分仅有三十二层,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它几乎照不到阳光。

  但没人可以否认它全市第一高楼的地位,如果从地下部分开始计算的话。

  摩耶兹大厦的最底层距离地表三十五公里,处于被地质学家称为莫霍面的地层。

  在地球的这个深度,空气稀薄,熔岩四溢,温度高达400-1000摄氏度,几乎是所有生物的禁区,但摩耶合金的发明,使人类的足迹到达了这里。

  摩耶合金是一种由暗物质和多种惰性金属合成的物质,能在各种极端环境下保持超高的稳定性。

  摩耶兹大厦的地下部分,就是整体由摩耶合金构建,制造和销售摩耶合金带来的丰厚利润,也构建了摩耶兹集团商业世界的地基,这家仅仅成立十年的非上市公司,如今已是触角遍及科研,制造,物流,互联网等多个领域的庞然大物。

  摩耶兹高能物理实验中心就坐落于摩耶兹大厦的最底层,这是一座半球型的地下建筑,圆顶的半径抵得过普通建筑的十层楼,宽敞的空间里,蹲踞着两只钢铁巨兽,那是大型粒子对撞机和暗物质探测阵列,它们占据了实验中心的大部分空间。

  钢铁巨兽们脚下的间隙,被纳米玻璃搭建的透明空间填满,透明空间被分类成几十个实验室和休息区,内部环境比地表更加舒适,数百条摩耶合金材质的管道源源不断的供应着氧气,净水,冷气以及各种生活必须品,室内气温恒定在23度,氧气含量21%,人造日晒充足,除了仪器设备和生活设施之外,还有各种无土栽培的绿植和花卉,甚至种了几株四季开花的桃树。

  一处能容纳上百人的休息区里,现在只有苏简和高瞻两个人。

  自助咖啡机,饮料贩售机,琳琅满目的娱乐设施,对他们都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苏简坐在柔软的皮沙发里,垂头丧气的攥着一个冷掉的汉堡。

  丢失了摩耶盒和反物质,又在路边睡了足足两个小时,他现在又冷又饿又毫无胃口。

  高瞻也是眉头紧锁,握着手机不停刷着新闻,却什么也看不进去。

  她担心的是父亲高仰止,他是摩耶兹高能物理实验室的负责人,也是海角大学物理学院的客座教授。

  高仰止遇袭之后,多处脏器功能受损,正在接受为期半年的细胞修复治疗,治疗期间,他的身体机能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各种严重的并发症。

  高瞻实在不理解父亲为什么在接到苏简的电话后,就一定要立刻拖着病体赶来实验室,甚至不惜对主治医生以死相逼,就算是听完苏简和父亲的谈话之后,她仍然不理解。

  不理解,通常是因为不相信,她不相信一个贪吃的老胖子和一个穷酸的书呆子,竟然想要联手拯救世界。

  不过高仰止现在确实没有什么拯救世界的念头,他正把自己关在密闭的暗物质实验室里,努力拯救和自己一样虚弱的周质。

  周质身处一个易拉罐大小的摩耶盒中,几个暗物质泵正向盒内匀速充入暗物质,使他可以转化补充自己的暗能量。

  他和高仰止之间的沟通,依赖于一个能将声波语言和意识信息互相转化的翻译机。

  “我这里的暗物质存货也不多了,你知道,整个海角市,就三个看门人,货源太少了。”

  高仰止手里攥着一包小熊软糖,边说话边往嘴里扔进几只五颜六色的小熊。

  “对你们来说,只有从暗鬼身上收集的暗物质才能用以升级和强化暗能量,我称为生物级暗物质,其他暗物质,你看看,这些都是,但都只是工业级暗物质。”

  他缓慢的抬起手臂,指了指身后一堆摩耶合金制造的容器。

  “就跟喝酒似的,酒精种类那么多,能喝的就那么几种,唉,好想喝酒啊,医生又不让,等我出院了咱们好好整一顿。”

  翻译机的翻译速度不尽如人意,高仰止说了一大堆,扬声器里终于传来周质的声音。

  “能不能别说废话了,反物质的事情,你怎么一点不着急,那他妈的可是一颗氢弹啊!”

  “别急嘛,其实,其实,这反物质真不用担心。”

  高仰止嚼着小熊软糖,吧唧着嘴慢条斯理的解释。

  “暗鬼身体里携带反物质这事儿,世界各地的看门人,已经报告了不下一百次了。”

  “那你怎么完全没提醒过我?你这是渎职行为你知道吗?”

  周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根据质能约法,为保障裁决违法行为的客观和公正,看门人之间不能互相沟通,所有的信息都通过“结点”来进行传递,在海角市,高仰止就是唯一的“结点”。

  “唉,你听我说完嘛,这些关于反物质的报告,都集中产生于近一个月内,起初我们结点委员会也很担心,为要不要通报这件事给你们知道,我们已经开了十几次会了。”

  “一帮脑满肠肥的官僚。”

  周质的暗能量在逐渐恢复,骂人的力气也不用省了。

  “别激动嘛,是,我和纽约的老迈克是脑满肠肥,你不能说东京的三井博士也脑满肠肥吧,还有那谁,芝加哥那个,葛瑞思博士,这俩人的体重加在一起,还没有老迈克的肚子重,据说三井还有厌食症你知道吗?”

  高仰止完全没被激怒,趁着翻译机运转的空当,他又消灭了一把小熊软糖。

  “老高,你能不能别跑题?”

  “哦哦,对,你看啊,反物质在离子阱中能存放多少时间?我是说最先进的离子阱,摩耶合金质地的。”

  高仰止仍然没有一丝危机感,像在课堂上讲课一样提出问题,等着周质举手回答。

  “不超过48小时。”

  “正确!人类通过各种手段获取的反物质,无论从宇宙射线里捕获,或是通过粒子对撞机制造,就没搞到过超过一微克,因此没人想过要把这些东西保存多久,世界上就没有能长期保存反物质的容器。”

  “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质怀疑高仰止遇袭时伤到了交感神经,导致无法产生紧张情绪。

  “你平时看新闻吗?近一个月以来,世界太平的很,连普通的爆炸案都没发生过,这个我们已经全网搜索过了。”

  “所以你们这些结点,就这么干等着,想看看有没有反物质湮灭的灾难发生?”

  翻译机无法翻译语气和音量,否则高仰止的耳膜一定会被周质撕碎。

  “我求你告诉我,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不不不,我们是结点,不是十三点,结点可是神拣选的世界上智商最高的一群人。”

  高仰止面露得意之色,把最后几颗软糖捏在手里,向面前的摩耶盒做了一个干杯的手势。

  “我对此持有极大的怀疑。”

  质能约法规定,神会拣选合适的人担任结点,如同他会拣选合适的灵魂担任看门人一样,但对于神按智商挑选结点这个说法,周质完全不买账。

  “Anyway,这一个月来,报告中提及的反物质,总重量超过了十克,十克是什么概念,如果十克反物质在日本湮灭,日本岛就成为我国的一片领海了。”

  高仰止说罢,拉开量子计算机下面的一个抽屉,从抽屉里掏出一包薯片,用力拍开包装袋。

  翻译机给周质发来一个“嘭”字。

  “死胖子,你…”

  任何与爆炸沾一点边的信息,都能让他紧张万分。

  “但没有湮灭发生,因此一定有人,或者东西,找到了储存反物质的方法,问题是,他想干什么?”

  高仰止依然淡定,话说到一半,停下来抓了把薯片,等着周质答话。

  “我怎么知道,反正不会是为世界创造更清洁的能源。”

  “同意,虽然我们不知道它的目的,但我们至少知道它的名字,所有的报告里,都提到一个人,格鲁昂。”

  高仰止嚼着薯片说出格鲁昂这个词,听起来像是港卵,海角市方言傻逼的意思。

  “对!我也两次听到这个名字了,你们知道他是谁?”

  周质想起了王向东和偷反物质的司机。

  “不知道啊,这是结点委员会要你们看门人去调查的,我只知道这个名字很重要。”

  “说了等于没说,这不就是个代号吗?”

  “你真不知道格鲁昂什么意思?Gluon,胶子!”

  高仰止对周质的无知表现出一种充满优越感的震惊。

  “粒子是由夸克组成的,把夸克黏合成粒子的黏合剂,就是胶子,粒子的大部分质量,都是它赋予的。”

  他一边解释一边把几块薯片在手掌里捏成一团,做了一个很油腻的示意。

  “暗物质粒子之间只有很弱的相互作用力,也就是说,在我们正常引力的世界中,只能以高速运动的粒子态存在,无法聚积,那些‘东西’用以将暗物质粒子捏合成暗鬼的微粒,也是胶子。”

  “所以?”

  “再推论一步,暗物质聚积成暗鬼,强引力场就会出现,暗鬼的躯体可以包裹反物质,使之不与物质接触而湮灭,强引力场保证了反物质不会脱离地心引力飞走。”

  高仰止不再继续分析,而是将那团薯片残渣扔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嚼着,等着周质给出结论。

  “所以,格鲁昂就是制造暗鬼的幕后黑手,而他制造暗鬼的目的是为了取得反物质?”

  “正确,暗鬼出现,格鲁昂的身份,反物质失窃,三件事情其实是一件事情。”

  “那之前的暗鬼体内怎么都没有反物质?”

  “实验嘛,总归要先实验成功,才能进行应用。”

  高仰止仰头把袋子里最后一点薯片渣倒进嘴里。

  周质思索了一阵,有了些头绪,得从出租车和王向东案开始查,这两件事应该都是摸出格鲁昂这个大瓜的藤。

  “老高,你认识一个叫Vera的女人吗?宝石园夜总会的小姐。”

  “噗,咳咳咳,谁?”

  高仰止满嘴的薯片差点全部钻进鼻子里。

  “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我有老婆的我!”

  “去那种地方的十个有八个都有老婆…”

  周质把王向东讲述的遇害经过跟高仰止复述了一遍。

  “我完全绝对肯定不知道这回事!摩耶兹大厦里办公的有一万多人,姓高的少说也有几十个。”

  “但研究暗鬼的就你一个啊。”

  “我呸,这个细节你千万不能在高瞻面前提起,不要败坏我这个当爹的形象。”

  “你哪儿还有形象啊,好吧,那我只能自己去调查了,叫苏简进来吧,我差不多了。”

  周质的暗能量已经恢复,而且比受伤之前更加充盈,他不确定自己离B级寄居灵还有多远,但这个距离一定在拉近。

  “对了,别跟高瞻说我偷吃了零食。”

  “嘿嘿,多谢提醒,你等着。”

  周质被这死胖子烦透了,巴不得高瞻也来烦一烦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