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八章:故人

我的书架

第八章:故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尽管乘坐了时速达到四十公里的超高速电梯,从实验中心回到地面还是花去了近一个小时。

  周质和高瞻把高仰止搀上救护车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车上的医生护士仍在待命。

  高仰止是国内著名科学家,中心医院的领导指示过,要像照顾大熊猫一样照顾他,他们只好忍气吞声的等着,脸都快被口罩捂出痱子了。

  虽然知道自己珍惜动物的身份,高仰止还是不好意思摆出大熊猫的架子,他的选择是当鸵鸟,装着一副半休克的绵软状态,不停的喘着粗气,时而还哼哼唧唧,把道歉的活儿全扔给女儿高瞻。

  高瞻赔完一圈笑脸之后,走到在车旁抽烟的周质面前。

  “周,周先生,有空吗?”

  周质背过身去把嘴里的烟吐干净,又掐熄了烟头,这才回过头来和高瞻说话。

  “高瞻同学,怎么了?”

  “我老爸刚才给你子弹,是不是,那什么?”

  “哪什么?”

  “是不是,暗鬼什么的,你们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能有什么危险?活人都不怕,怕死人干嘛?”

  “我知道您,您不会有危险,毕竟…毕竟…”

  高瞻在电视台新闻部做实习记者,周质看过她采访那些大人物,一向是思路清晰口齿伶俐,完全不像今天这样吞吞吐吐。

  “毕竟我也是死人嘛,你是担心苏简对吧?”

  周质坦然说完她想说的话。

  他很能理解高瞻,她喜欢苏简,而且是从小就喜欢他,人都是如此,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很容易敞开心扉,甚至可以肆无忌惮,而一旦面对那人的亲友,却往往变得瞻前顾后,生怕他们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

  这大概就应了那句,他人即魔鬼,但这句话也有甜蜜的意味,喜欢一个人,这人在心里便不再是’他人’了。

  “不不不,也不是担心,就我老爸挺,挺喜欢他的,觉得他聪明,您帮忙多照顾他。”

  看着高瞻白皙的脸庞红晕陡生,这竟然让周质感到心里甜丝丝的。

  “嗯,收到,你老爸喜欢他,不是你喜欢他,明白了。”

  “反正,反正您帮忙照顾好他,等老爸出院了,我请你们吃饭。”

  高瞻也不辩解,低着头自言自语般说道。

  “放心,有我在,他死不了的。”

  周质明白她的心思,也不再多开玩笑,倒是苏简这家伙,完全当了缩头乌龟,直到高瞻回到救护车上,关好了车厢门,他一句话都没说。

  “多好的小姑娘,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周质重新点燃香烟,摇着头在意识里感叹。

  “她孝顺她爹而已,高教授喜欢我,又不是她喜欢我。”

  苏简反驳的这句话,让周质确定他要么是脑子缺根筋,要么是另一种可能。

  “苏简,你他妈不会是个gay吧?”

  “放屁,那是因为你喝酒抽烟上火,我都没怪你,你还反咬一口。”

  ...

  自从成为了周质的宿主,苏简就搬出了学校宿舍,在大学城附近租了间公寓。

  公寓是三十平的一室户,空间逼仄,陈设简单,进屋的左手墙边是单人床和衣柜,右手的墙被简易书架占据,书籍杂志码到了天花板,靠窗的老旧电脑桌上,摆着台灯和一台配置不错的小型机。

  屋里唯一的装饰品略显诡异,那是台灯上用麻绳挂着的一颗子弹头,弹头显然被击发过,顶部因为冲击而变形,看上去像一朵绽放的金属花,花瓣上还残留着黑红的血迹。

  从实验中心回来的第二天傍晚。

  苏简坐在书桌前,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不时停下来在手边的笔记本上记录些数字,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来咬着笔杆。

  “质哥,我黑进出租车公司的系统查过了,根本没有海A66260这辆车。”

  “系统里有登记的司机证件或者照片吗?调出来看看,我记得那个大胡子的长相。”

  “有,你等等。”

  苏简熟练的调出一个记录着几百个出租车司机详情的页面,周质盯着屏幕里的照片比对了十几分钟,一无所获。

  “会不会照片里没留胡子你认不出了?”

  “不可能,我干了十年刑侦,他就算变了性我也能认出来。”

  “接下来怎么办?”

  苏简摘掉眼镜,靠在椅背上揉着干涩的眼睛。

  “还有两条线索,一个是王向东运输的货物,一个是宝石园夜总会的小姐。”

  “我搜索了新闻,没有报道过遗物里有什么箱子,可能已经烧掉了吧,我接着查了速达公司,公司法人叫叶大喜,唯一的股东也是他,网站就是个企业宣传页,除了地址和公司电话什么都没有,宝石园夜总会我再查下?”

  苏简说着戴上眼镜凑到屏幕前。

  “那个不用查,老板宝叔是我以前的线人,还有…”

  周质想起一些生前的往事,一些他不敢直面也不愿直言的事。

  “还有什么?”

  “没什么,先去宝石园吧,根据王向东的供述,里面可能有强引力场。”

  苏简答应了一声,刚从衣柜里拿出外套,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刘Sir,你的老上司。”

  苏简抓起手机在眼前晃了晃,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刘刚警官’。

  “接吧,正好让刘队帮忙查查车牌。”

  手指滑动,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刘刚瓮声瓮气的问候。

  “小苏,我刘刚,身体咋样了,我兄弟周质的脑仁还好用吧,没啥排异反应吧?”

  照例还是这一通连珠炮式的开场白,周质死前签订了脑组织捐赠的协议,指定受体是脑组织受损的苏简,协议的执行监督人就是刑警队长刘刚。

  手术成功之后,刘刚常常打电话给苏简,一开始只是嘘寒问暖,后来渐渐无话不谈,队里遇上棘手的案子,都拿出来和苏简讨论,周质也就借着苏简的口,帮老领导做些案情分析,这一度让刘刚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移植了一个人的脑组织,就能顺便获得这个人的思想,原理类似于买电脑送软件。

  “刘Sir好,我挺好的,早就没有排异反应了,您最近怎么样,还顺利吧?”

  “我不咋地,有个案子理不出头绪,正想跟你说道说道,你知道速达公司吗?”

  “知……知道您工作忙,没听说过这个公司。”

  苏简没想到事情这么凑巧,差点漏嘴把实话说出来,刘刚脑子不会拐弯,万一追问起来,跟他解释暗鬼之类的事情就伤脑筋了。

  “不奇怪,这是个负责保安押运的公司,跟你不大会有交集,一直有传闻说这公司不大干净,偷摸着帮犯罪分子运军火毒品什么的,从周质活着那阵我们就盯上他们了,但是一直找不到证据,这不,上周我接到一通匿名举报电话,说速达公司一直在偷运一种特别危险的东西。”

  “什么东西?”

  “反物质你知道不?”

  苏简和周质同时感觉共用的心脏加速跳动。

  “知道知道,确实是,特别危险。”

  “对,我猜你就知道,你学物理的嘛,我听技术人员说,这东西比核武器还他娘的厉害。”

  “对对,比核武器,比核武器厉害。”

  “你怕什么啊,我还没说完呢都吓结巴了,就跟你见到反物质了似的。”

  刘队你他娘的是算命的吧,周质暗暗骂了一句。

  “我问了技术员啊,他们说运输和保存反物质是天方夜谭,说你们物理学家拿着这个粒子撞那个粒子,建一堆地下工事,就是为了制造和收集这玩意儿,结果花了几百亿,还只搞到点零碎,就这点零碎还他娘的存不下来,是这么回事儿吧?”

  “刘Sir,您有事儿说事儿,别把我们说成吃干饭的行不行?”

  苏简愤愤不平的抱怨了一句。

  “得,那你给我科普科普,这反物质怎么运输和保存。”

  苏简自己给自己挖了坑,只能硬着头皮给刘刚解释了一通反物质的相关知识。

  他说完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长长的沉默。

  “所以,只能保存48小时?”

  “暂时是这样,反物质的研究进展很快。”

  “那暂时还是吃干饭的嘛。”

  “我…”

  “言归正传,其实技术员说是天方夜谭,我也就没当回事了,反正报假案的人天天有,但是前几天又接到那个匿名电话,说当晚就有一批反物质要送,有足足半斤!”

  “半斤?刘Sir,您说的是猪肉吧?”

  “哦哦不对,半克,半克,你看我这脑子,这次说的特别确切,接单的时间地点,收件的地点,配送员姓名都有。”

  “那您带人蹲点看看不就知道了?”

  “蹲了呀,不仅蹲点了,还跟踪了,取件的地方是宝石园夜总会,收件的地方是摩耶兹大厦,配送员叫王向东,我就在夜总会蹲点,亲眼看见他在宝石园里待了三个小时,出来上车时拎着个密码箱,我们就从那儿开始跟踪,一直跟到内环高架,结果你猜怎么着?”

  “醉驾,车撞了,人死了。”

  苏简以抢答语速说出答案。

  “我去,你怎么知道的?”

  “刘Sir,网上都有啊,那个密码箱找到没有?”

  密码箱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

  “啥都没找到,你说是不是怪事,这么大个密码箱,就算烧了也该有点渣子啊,我特么真是后悔啊,在宝石园就该把他当场摁住,管他娘的那些个规章制度。”

  “送货人收货人查了没有,举报的人查了没有,速达公司查了没有?”

  周质心里着急,干脆接过了话头。

  “举报的电话是国外打来的,根本无法定位,也没有送货人收货人的信息,只有他娘的地点,那个送货员是个吃失业救济金的,明面儿上跟速达公司完全不沾边。”

  除了可能的反物质以外,一点新鲜东西都没有,周质感到非常失望。

  “但是呢,我们找到另外一条线索,关于速达公司的。”

  “什么线索?”

  “他们老板叫叶大喜,失踪一周了,没回过家,没去过公司,手机也一直关机,家人找不到他,向派出所报案了。”

  “太好了,那你们就可以借此立案,去搜查速达公司了。”

  “诶!你小子越来越专业了嘛,看来跟我聊多了是有进步啊。”

  刘刚一向大大咧咧,完全没听出跟他对话的人变了,反而沾沾自喜起来。

  “搜查结果怎么样,有收获吗?

  “速达的面子功夫天衣无缝,违法证据狗屁都没找到,但是我们在叶大喜的办公室,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三个材质很奇怪的小盒子,技术员说是摩耶合金做的。”

  摩耶盒?周质倒吸一口凉气,叶大喜竟有这种东西,而且还有三个,摩耶盒是昂贵的实验器材,除了由结点分配给看门人作为标配工具之外,只有资金充足的科研机构才有能力采购。

  比如,摩耶兹高能物理实验中心。

  结合之前王向东给到的信息,货物是送到摩耶兹大厦的,收件人姓高…

  “咋了小苏,咋不说话了?你是想到什么了?赶紧跟我说说。”

  “没,没,刘Sir,你们收缴了这些盒子了吗?”

  “法盲,这是叶大喜的私人物品,他不是犯罪嫌疑人,怎么能收缴呢?”

  “哦…”

  “我那叫借用,借出来分析案情。”

  “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

  “嚯,这么激动干嘛?”

  “我,我,我学物理的嘛,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苏简连忙帮周质打圆场。

  周质暗暗祈祷那不是摩耶盒,而是什么首饰盒,毕竟有钱人玩儿的东西,用什么材料都有可能。

  但只要一刻没亲眼确认,那个可怕的猜测就仿佛一根刺,扎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刘Sir,现在有空吗?咱们约地方见面,您把那个盒子给我看看。”

  “那敢情好,你定地方吧,我正需要外人的视角分析分析,唉,周质这一走,分析案情困难了好多。”

  刘刚悲伤的叹了口气。

  “你知道宝石园夜总会吗?”

  “啥?你小子怎么回事!”

  “别误会,我是说那边酒吧多,到那宝石园楼下碰头,我请你喝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