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九章:遇险

我的书架

第九章:遇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周质觉得自己走了一步臭棋,根本不该和刘刚约在宝石园。

  这里是海角市娱乐场所最密集的街道,无论是零度以下的气温,还是充鼻障目的雾霾,都挡不住人们寻欢作乐的欲望,离着宝石园三个路口,来往人群就堵塞了马路,出租车只能龟速行驶。

  下车之后的情形也没好到哪儿去,每家餐厅酒吧都挤满了红男绿女,根本没有能僻静说话的地方,走了半条街,路过一个人满为患的小酒吧,门口临时加座的客人刚刚离席,周质赶紧在桌前坐下,点了一瓶最便宜的啤酒,然后把酒吧名字发给了刘刚。

  “质哥,你之前经常来夜总会玩儿?”

  苏简不怀好意的问了一句。

  “嗯,经常来,但基本不是来玩儿。”

  “基本?”

  “宝石园的老板宝叔人脉很广,我来基本上都是找他问线索的。”

  周质拿起酒瓶灌了一口,冷的打了个寒战。

  “又基本上,那就是说,你还是玩儿过嘛。”

  “玩儿什么玩儿,我生前的女朋友...”

  周质话说到一半,手里的酒瓶还没放下,眼前忽然射来两道强光,把他晃得一阵眩晕。

  “有车!快躲开!”

  他冲周围人群大吼一声,随即踢开面前的桌子,向一旁侧身扑倒。

  身体还没停止翻滚,周质耳中已经灌满了发动机的轰鸣,玻璃碎裂的声音,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

  眼前一片茫然,他干脆闭上眼睛,暗能量立刻发挥作用,他看见一辆黑色皮卡一半已撞进了酒吧,落地窗的玻璃碎了一地,车子仍在全速向前,推着一堆桌椅和几个客人撞向吧台。

  几秒之后,血液,残肢,木屑交织着在酒吧深处四散飞溅,数团阴冷的暗能量脱离了人体。

  “打110,120!快,报警救人!”

  周质双手撑地爬了起来,快步穿过四散奔逃的人群,狂呼着向酒吧里冲去,然而,越靠近那辆皮卡,他的腿脚越是发软,这不是因为面前的惨状,而是因为他认得那辆车。

  那是刘刚的车。

  “刘队!”

  周质双手拽着沾满鲜血的门把,抬脚蹬上车身,全力拉开驾驶室变形的车门,从安全气囊和座椅的缝隙间,拽出一个浑身是血的粗壮汉子。

  刘刚还有气,只是休克了,周质把他的手臂搭在肩上,正要往外走,一股寒意从脚下升起。

  他回头看了看,翻落的引擎盖下,发动机腾起阵阵烟雾,不是燃烧的黑烟,而是骤然降温冒起的白烟。

  “暗鬼!”

  强引力场一触即发,那几团暗能量已变成了暗物质,阴冷的躯体发出刺耳的嚎叫,周质立刻感到头晕眼花,五脏六腑几乎要沸腾了。

  “质哥,质哥,快,快跑,这是次声波!”

  苏简对这种感觉很熟悉,他曾经参与地震研究项目,在实验室里模拟过次声波,这种二十赫兹上下的声波耳朵听不见,但会和人体器官产生共振,轻微时使人恶心呕吐,严重时能将内脏震碎。

  周质勉强以暗能量稳住身体,挣扎着把刘刚架到门口。

  人群做鸟兽散,街道变得畅通,周质冲着马路不停招手,但一连开来十几辆车,都把他们当作了空气,按着喇叭飞驰而过。

  周质把心一横,拽着刘刚站到马路中央,这才有一辆轿车停了下来,司机摇下窗户探出头来,骂骂咧咧的叫他们赶紧滚蛋,周质扯开刘刚的外套,从他腋下的枪套里拔出手枪,指着司机那张错愕不已的脸。

  “警察!赶紧下车帮忙抬人,送他到最近的医院,我记得你的车牌号!”

  终于送走了刘刚,周质跑回酒吧门口,闭眼感受里面的情况,只见七只幽冷的暗鬼彼此交缠,缓缓向四面八方弥漫蠕动。

  动向随机,对声光都无感,等级应该不高,但这样的数量和奇怪的次声波,还都是头一次遇到。

  周质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伸手到怀里掏摩耶盒,手指忽然触到一件东西。

  “子弹袋!竟忘了还有这东西,还好拿了刘队的手枪。”

  他举起手枪看了看,暗暗松了口气,这是他最熟悉的NP22警用手枪,上一次摸到,已是隔世之前。

  他麻利的卸下弹夹,退出里面原有的子弹,把十发反暗物质子弹一股脑全压了进去。

  刚拉开枪机,暗鬼仿佛意识到了危险,次声波和引力场骤然加剧,周质胃里顿时翻江倒海,一低头吐了一地。

  “我是,是,死后世界的看门人,有权,阻止一切违背质能约法的行为,暗鬼,违背了不得将能量转化为物质的条款...”

  次声波的影响下,周质感到极度烦躁不安,双手举枪才勉强稳住准星,实在没有能力再做裁决。

  “我会送你们去死后世界,天堂地狱,随他妈的便吧!”

  砰的一声枪响,周质立足不稳,被后座力震的趔趄了几步。

  “周质啊周质,死过一次,你连枪都不会开了?”

  他心里正埋怨了一句,一股强烈的冷风迎面刮来,身体像纸片般被向后掀飞。

  “妈的,忘了湮灭效应这茬了。”

  正反暗物质湮灭引起的爆炸与通常的爆炸不同,没有强光,没有高温,甚至没有声音,只有阴寒凛冽的冲击波。

  周质身体飞出十米开外,皮肤先是被冻的生疼,接着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好一阵子缓过劲儿来,烦躁和恶心都一扫而空,强引力场也消失了,他顾不上考虑伤势,先得确认暗鬼里有没有裹挟反物质。

  四周灰尘漫天,他取下眼镜用手掌擦了擦,还是什么都看不清,只得调动暗能量去探测酒吧里的情况。

  酒吧里空空如也,别说没有反物质,肇事的皮卡,室内的桌椅,破碎的尸体,连同装饰和灯具,全都化成了齑粉,在仅存毛坯的商铺中弥漫。

  周质心里暗暗吃惊,子弹里的血液本就不多,反暗物质更加只是微量,但这一发射出去,湮灭爆发的能量竟如此惊人,看来以后再用这子弹,一定要慎之又慎。

  让他稍微心安的是,似乎没有更多人员伤亡,寻欢而来的男男女女早已奔逃一空,只剩车辆七零八落的翻倒在马路中间。

  周质伸手到衣兜里掏烟,却只摸到了一片破布,哪里还有什么衣兜,他这才发现,巨大的冲击之下,衣服裤子都被撕成了碎布条,连贴身的内裤和T恤都未能保全,刚才那阵火辣的灼热感,正是来自后背和屁股着地时的擦伤。

  “先去找宝叔借点衣服穿吧。”

  紧张感褪去之后,寒冷侵袭而至,周质强忍着疼痛,亦步亦趋的向宝石园走去。

  灰尘笼罩的事故现场外面,人群已经重新聚拢,只是目的不再是寻欢作乐,而是争先恐后的看热闹,街道再次堵的水泄不通,救护车和警车开不进来,只能远远的鸣响警笛。

  周质几乎一丝不挂的向人群走去,他们先是叽叽喳喳的爆发出一阵议论,然后纷纷捂着嘴憋着笑掏出手机拍照,许久也没有一人上前搀扶。

  “看看吧,这就是你的神要你舍命维护的可悲生物,周死鬼,哈哈哈哈。”

  熟悉的声音穿越喧嚣传来,清晰的如同耳语一般。

  周质心里顿时一紧,这是那个出租车司机。

  “你到底是谁?你在哪里?为什么要这样做!”

  周质吼叫着,四下张望着,但愈发扰攘的人群之中,并没有他的踪迹。

  出租车司机没有回应,周质失魂落魄的站着,面对着熙攘的人群,他感到无比孤独。

  “劳烦让让!”

  一个内穿吊带连衣裙,外罩一件红色羽绒服的年轻女子,费力的挤开人群走到周质面前,把怀抱的一件军大衣披到他身上。

  身上稍稍暖和了一些,周质打量着她的脸,这姑娘他并不认识。

  “谢了,你是?”

  “宝叔叫我来的,周警官,当心别着凉。”

  年轻女子回答的轻声细语,周质却着实吃了一惊。

  “你叫我什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