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十章:本我

我的书架

第十章:本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年轻女子把周质和苏简领到一间宽敞的KTV包房里。

  “周警官,宝叔在办公室会客,结束就马上过来,我在这儿陪你们,您可以叫我欣欣。”

  她说着走到门口打开暖气,又倒了一杯热茶放在钢化玻璃的茶几上。

  “您先喝点热茶暖暖身子。”

  周质道谢之后,走到沙发上坐下,抱着茶杯暖手。

  欣欣拉开门出去,几分钟又回来,双手端着个托盘,托盘里是一瓶威士忌和三个烈酒杯。

  “周警官,这是宝叔叫我送来的,说您最爱喝这山崎威士忌。”

  周质眼前一亮,暗暗咽了口唾沫,山崎十八年,2015年灌装,到现在又是二十二年,四十年陈酿,上次喝这样的好酒,已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欣欣把托盘放在茶几上,转身脱掉羽绒服,身上只剩了一件薄如蝉翼的吊带连衣裙。

  “宝叔这么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质没心情去欣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他迫不及待的拿起酒瓶,噗的一声拔开瓶塞,酒香扑鼻而来,顿时感觉全身上下都不疼了。

  “周警官,您受了伤,别动,我来倒酒就好。”

  欣欣紧挨着周质坐下,从他手上接过酒瓶,欠身倒酒的瞬间,胸前的风景一览无余。

  “质哥,这,这地方,这么,刺激的吗?”

  苏简没来过这种场所,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在意识里说话都结巴了。

  “嘿嘿,这就叫刺激?等会儿还有更刺激的呢。”

  周质也不和他多解释,端起一杯酒,和欣欣碰了碰杯,仰脖一饮而尽,一股暖流从胃里升起,每个毛孔都无比舒适。

  他正品味着这恍如隔世的惬意,欣欣从桌上拿起一个遥控器,冲电视按了个按钮,电视没有亮起,电视墙却缓缓向一侧移开,露出一间宽敞的密室。

  密室中央是一张心形的水床,浴室里摆着双人按摩浴缸,用意不言自明。

  “呵呵,宝叔又开始搞这一套了,最近陪酒生意不好做吗?”

  周质冷笑着问道。

  “周警官,您别误会我家宝叔啦,他是看您受伤,又担心您着凉,让我帮您洗个热水澡,平时这个房间不对外的。”

  欣欣撒娇似的挽住周质,

  “不洗啦,我就喜欢这样邋遢着。”

  周质从欣欣的怀里抽出手来,自顾自的倒了杯酒,把两条毛腿搁在茶几上。

  “麻烦你,叫宝叔进来吧,我知道他在门口。”

  周质话音未落,房间门已经被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

  “周质,你小子真是我的克星,都死过一次了,还是拿你没辙!”

  中年人脊背笔挺,脸上容光焕发,看着苏简陌生的面孔,竟没有显露出丝毫意外,只是喜笑颜开的晃着手指,一幅老友重聚的状态。

  “宝叔,都一辈子不见了,你还是这么老奸巨猾。”

  周质也一脸坏笑的冲他晃动着手指。

  “说的什么话,你看你这身,欣欣,去想办法搞身衣服来。”

  宝叔说着朝欣欣挥了挥手,欣欣答应了一声,立刻识趣的离开了房间。

  “还没请问,另一位是?”

  宝叔坐到周质身边,端起一杯酒。

  “小苏,现在是我这条游魂的房东。”

  周质把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没告诉他苏简的全名。

  “幸会幸会,小苏,很年轻啊,还很帅呢。”

  宝叔竖起大拇指,世故的夸赞道。

  “质哥,我要不要跟宝叔打个招呼?”

  苏简涉世甚浅,对宝叔的热情有点不知所措

  “不用,这儿是龙潭虎穴,不需要礼尚往来。”

  周质站起身来,跺着步子走进密室,晃悠了一圈之后,笑着伸出四个手指。

  “四个针孔?”

  宝叔有点不好意思的伸出五个手指,周质竖起眉头,冲他鼓了鼓掌。

  “嚯,全景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想着赚我?”

  “嗨,你想多了,寄居灵什么的这么玄乎,我总得确认一下是吧,你没和欣欣进去,我就确定是你了,如果谁冒你周质的名,扛不住跟她进去了,我留着点把柄总没坏处。”

  宝叔倒也不遮掩自己的目的,但周质还是不买账。

  “我看还有一层吧,我要是饥渴难忍,不在乎小苏的名声,你就能拿来套我手里的资料了,宝叔啊宝叔,其实是你想多了,我现在又不是警察了,你那些资料,我拿着也没用。”

  “爽快,哈哈,那你告诉我,到哪里去取。”

  宝叔似乎松了口气,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别急啊,我还有事情要问,有忙要你帮,等完事儿了肯定给你。”

  周质坐回沙发,翘着二郎腿。

  “这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怎么知道我现在这副样子的。”

  “嘿嘿,狡猾,老规矩啊,问事不问人。”

  宝叔说着掏出手机,打开相册,调出一张照片,照片里正是苏简。

  周质点点头,他知道一定有人给宝叔发了这张照片,并且告诉了他自己寄居的情况,没必要追问是谁发的,问了也不会得到实话。

  “下一个问题,你这儿有个叫Vera的小姐,这人什么来头?”

  听到这个问题,宝叔的神色突然黯淡了,手里的酒杯摇晃着,许久才低沉的说道。

  “把你当老朋友,这个问题劝你不要问,你不想知道的。”

  周质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他与这里的牵扯太深,有很多事情都符合不想知道的范畴。

  他仰脖喝了一大口酒,算是给自己壮了胆色。

  “说吧,这背后的事情太大了,不想知道也得知道。”

  见周质下定了决心,宝叔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唉,行吧,但你先把背后的事情说了,我才知道该告诉你什么。”

  周质没避讳,把王向东事件,速达公司的案子,直到刚才的爆炸整个倒了一遍,只是刻意忽略了所有的姓名,他知道宝叔了解的越详细,提供的线索就越有价值,但他不知道这个老狐狸会把情报卖给谁,必须确保没有无辜者被牵连进来。

  宝叔听完来龙去脉,脸上依然没显露出半分惊讶,只是用手指捋着八字胡,若有所思的皱着眉头,然后又和周质干了一杯,吐出一口酒气才缓缓说道:

  “Vera就是钟薇,你的女朋友,哦不,前女友。”

  “你说什么?”

  虽然来宝石园之前,周质已经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也知道一定绕不开钟薇这个名字,但他绝对不会想到,那个神秘快递的寄件人竟会是她。

  “你死后她就改用英文名了,说是钟薇这个名字跟你一起死了,唉,你们俩的事,是我做过的唯一一单亏本买卖。”

  宝叔看了看周质,两人同时挤出一丝苦笑。

  周质是在一次醉酒之后认识的钟薇,和欣欣一样,钟薇也是宝叔派来“照顾”他的,那时他刚得到自己罹患重型血友病的消息,而这消息的得来,是源于一次警队的内部调查,他作为过失杀人的嫌疑人,强制体检是调查的一部分。

  身患绝症加上不白之冤,让他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他没有抵抗钟薇的引诱,而是肆无忌惮的和她交往,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报告给了宝叔,但一个将死之人的把柄,又算什么把柄呢?

  几个月之后,他确定他们是真的彼此相爱了。

  在最后那段绝望的时光里,钟薇成了他唯一的精神支柱,她陪他去进行那些毫无希望的治疗,帮他调查每一条有利于自证清白的线索,甚至在他决定选择死亡的时候,她也平静的接受了一切,那时她的每一个笑容,一起看的每一部电影,并肩走过的每一条街道,都在他伸手不见五指的生活中点亮了一丝微光。

  重新回到世上之后,他也想过到宝石园看看钟薇,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他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面对她,所以一直未能成行。

  现在,他想知道她为何会牵扯进这个错综复杂的阴谋,想问她发出的手提箱究竟装着什么东西,收件人又是谁,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一句不痛不痒的关心。

  “她,她过的好吗?”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尽量不亏待她而已。”

  “谢了,你还知道什么,都告诉我吧。”

  “你死后,有两个男人和她走的很近。”

  “是你安排的吗?”

  “当然不是,你小看我了,我说了不亏待她,就不会让她再照顾别人。”

  “对不住,我自罚一杯。”

  周质又喝了一杯,脸和眼圈都有些泛红。

  “这两个男人都是找上门的,第一个从你死后不久开始,每周末都一个人来,只找钟薇作陪,但是从不喝酒,更没有别的心思,就在包间里和她聊半个小时就走了,给的小费每次都上万,而且全是现金。”

  “你一定调查他了。”

  “那是肯定的,这个男人就是你刚才提到的速达公司的老板,名字叫叶大喜,钟薇之所以会用速达送密码箱,应该就和他有关。”

  “叶大喜利用钟薇?”

  “我不敢下结论,但钟薇私下对他很冷淡,两人连饭都没一起吃过,还有就是,他上周末没来,和你说的失踪时间吻合。”

  线索似乎被一张无形的手拉拽到了一起,但疑问反而更多了,王向东是速达公司的送货员,送货途中遇害,刘刚调查速达公司,刚有点收获就遭遇了车祸。

  钟薇不仅用了速达公司的秘密送货服务,还和速达公司失踪的老板叶大喜牵扯在了一起。

  还有那条最可怕的线索,摩耶合金材质的盒子,摩耶兹大厦姓高的收货人。

  似乎有人在针对速达公司,又似乎有人在保护速达公司,仍然没有哪条线索可以推进,只是新的线索不断冒头而已。

  周质正心绪不宁的思考着,宝叔的手在他眼前摆了摆。

  “别发愣了,另一个男的你不想知道是谁吗?”

  “他和密码箱有关吗?”

  “不知道,但他和你有关。”

  “和我?”

  不祥的预感再次浮上心头。

  宝叔点点头,在手机相册里打开一张照片,手指在屏幕点了点。

  “就是这个人。”

  “这!你开什么玩笑?”

  周质目光刚刚触及手机屏幕,身体立刻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他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画面。

  那是一张合影,钟薇挽着一个男人的合影,男人看上去三十出头,一米八左右的个子,瘦削的脸庞棱角分明,眉毛很浓,鼻梁挺拔,下巴上有一条两指宽的疤。

  周质对这个男人无比熟悉,这正是生前的他自己!

  而他百分之百确定,自己从未和钟薇有过这样一张合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