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十二章:康克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康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出宝石园夜总会时,苏简看了一眼门边的镜子,立刻觉得浑身不自在。

  镜子里的那个年轻人,黑西装没有一丝褶皱,皮鞋亮的刺眼,但是头发仍然乱的像个鸡窝,眼镜片上还有一道裂纹。

  “质哥,我感觉我像低配版的宝叔。”

  他自嘲的开了句玩笑,但周质只是“嗯”了一声表示回应,他没心情开玩笑,现在他只想马上冲到东郊那个冒牌货的家里,当着钟薇的面,给这家伙的脑袋上来一枪。

  但是然后呢?钟薇的记忆就能恢复吗?成了杀人犯的苏简又怎么办?

  最让他感到痛苦的,是内心深处的另一层恐惧,如果那个身体真的是生前的自己,又该怎么办,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勇气再杀死自己一次。

  “质哥,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故?”

  苏简忽然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周质这才回过神来,发现他们正站在街边打车,一连开过十几辆出租车,都在经过他们身边时突然加速,逃命似的飞驰而过,情况像极了送刘刚去医院时的情形。

  周质四下打量了一番,街道很空,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再低头一看,顿时哭笑不得。

  “你胸口就是事故现场。”

  苏简低头瞄了一眼,吓出一身冷汗,宝叔买的西装太紧,他左胸绷出一块L型,只要不是瞎子,谁都能看出内袋里插了一支手枪。

  “赶紧插到后腰上吧,当心把警察招来。”

  苏简嗯了一声,忙不迭把手伸进西装里。

  “大哥!你倒是找个角落掏啊!”

  ......

  苏简和周质到达郊区医院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过了。

  刘刚伤的不重,他只是很懵,自己驾龄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今天这种情况,开着车竟然睡着了,作为一个精力过分旺盛的人,他连疲劳驾驶都没发生过。

  他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手机里播放着突发特大交通事故的报道,画面中,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接受采访。

  “哎哟,吓死掉了,就那个车子,一下子开进酒吧,撞了好几个人,真的是惨哦。”

  “您看见车上有多少人了吗?”

  “看的老清桑了,两个人,一个开车的,一个坐在后排。”

  苏简正坐在一旁暗自惊叹,宝叔的危机公关实在做的又快又准,刘刚忽然一拍大腿骂了起来。

  “胡扯!我自己开车闯的祸,哪里有第二个人,老子明天一早就去自首!”

  “刘Sir,嘘!别激动,别激动!”

  苏简连忙过去按住他,食指在嘴上不停的晃着让他小声些,刘刚一把拽住他的胳膊,脸凑到他怀里,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小苏啊,你刘哥完啦,哥这辈子没性差踏错过啊,这一犯错,就是七条人命啊!!!”

  苏简无奈之下,只得一把捂住他的嘴,鼻涕口水糊了一手。

  “刘哥,刘哥,不是你的错,我跟您说,最近的邪乎事儿特别多,我也遇到过,前几天,我去给实验室送,呃,送一个实验器材...”

  苏简把自己在出租车上被催眠的经过跟刘刚说了一遍,掐头去尾的没提到周质,暗鬼和反物质。

  “你他娘的在跟我开玩笑吧?”

  刘刚听完他的事迹,哽咽着表达了震惊,没忘记带上脏字。

  “你是刑警啊,我撒谎你能听不出来?”

  苏简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刘刚盯着他看了一阵,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嚎的更厉害了。

  “这他娘的我讲出去谁信啊,小苏,你听好,哥家的地址微信发给你,你得空啊,多去看看你嫂子和小侄儿,让你小侄儿多跟你学,以后当科学家,他爹,我,我对不起他啊!啊啊啊!”

  “质哥,我没辙了,他这个状态,宝叔交代的事情我都无从开口。”

  苏简无可奈何的召唤周质,他被刘刚哭的头皮发麻。

  “刘Sir,你他娘的快别哭了,自首?自首个屁啊,先把案子查清楚了再说,谁害的你都还不知道呢,你想像质哥一样死的不明不白吗?”

  周质的现身说法起了效果,刘刚的哭声戛然而止,没能帮周质沉冤昭雪,是他刑警生涯的一大憾事。

  “对,你说的有道理,我自首了你质哥的案子怎么办,我自己又成了第二个他。”

  刘刚吸溜着鼻涕点了点头,周质赶紧顺水推舟的跟他说出宝叔的计划,只是在计划里,他把宝叔说成了苏简的亲叔叔。

  “没看出来啊,你老实巴交一个孩子,竟然有个混社会的叔叔!这事儿不成,我还是去自首吧,他娘的落了把柄在这些人手里,往后没有好果子吃。”

  刘刚脑子虽然一根筋,但毕竟见多识广,立刻发现了这个计划中的风险。

  “刘Sir,你好好想想,你这是弥天的罪过,枪也丢了,撞死七个人,还在乎这点把柄吗?再说了,我叔他们要威胁也是威胁扫黄打非的,威胁你一个搞刑侦的有什么屁用啊。”

  “不行不行,还是自首的好,坦坦荡荡。”

  “刘刚!你他娘的爷们儿一点行不行,自首是容易,头掉了碗大个疤,速达公司的案子怎么办,你进去了还有人查吗,那可是反物质,核武器!等你查清楚了,我陪你去自首!”

  被周质这一通臭骂,刘刚抽泣着说不出话来,见鬼了一样愣愣的盯着他,几分钟后,他终于点了点头,查明真相的冲动盖过了脆弱的正义感。

  “哈哈哈,周死鬼,做事情很龌龊嘛,找人顶缸脱罪,口口声声说维护质能约法,世上的法律就不当回事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那个出租车司机。

  “听见了吗?”

  周质腾的站了起来,吓了刘刚一跳。

  “听见什么...”

  刘刚话还没说完,周质已经奔出了病房,但是刚跑到走廊就呆住了,仿佛雕像般再难迈出一步。

  他面前的走廊尽头,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其中一个留着络腮胡子,正是那个出租车司机。

  另一个人,是他自己。

  是,而不是像。

  这一刻,周质之前所有的猜想都破灭了,身高,眉眼,伤疤,笑容,他谁都可能认错,唯独不可能认错生前的自己。

  “你到底是谁?”

  周质本能的从腰间掏出手枪,瞄准生前的自己,眼睛却忽然模糊了,他挪动枪口,对准出租车司机,视野才重新清晰起来。

  “周死鬼,别打我啊,打他,打你自己,再杀自己一次。”

  出租车司机嬉皮笑脸的躲到周质的身体后面。

  “周质,你好,我叫康克,和你一样是寄居灵,抱歉占用了你的身体。”

  自己的声音仿佛从前世传来,周质的眼睛再次失焦,面前,自己的身体变成了一个色块,那个色块抬起右臂,保持着握手的姿势向他走来,出租车司机拉着他的衣角跟在后面。

  “别动,再往前走我开枪了。”

  色块停下了脚步,两只手臂都举了起来,举在耳边。

  “放下吧,别打坏了这副身体,你拿着枪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暂时还不行。”

  周质犹豫了一秒钟,缓缓放下了枪,一个无法理解的对手,是不可能被击败的。

  “怎么可能,我的脑组织已经...”

  “哦,你说这个。”

  康克转过身,指着自己的后脑勺,在头盖骨和脖子之间,有一道长长的伤疤。

  “忘了给你介绍了,这位是丁思卓,也是寄居灵,还是很厉害的脑科专家,你把脑组织给捐了,他为了让你的身体能用,又找了一幅装进去。”

  丁思卓从康克的肩膀下探出脑袋,笑吟吟的冲他点头致意。

  “嘿嘿,我声明一下,不是一幅,是好多副,你这个血液很麻烦的,脑组织用几个月就要换,我为此已经亲自杀了一堆人了。”

  他说着甩了甩手,似乎手上的血迹还没干。

  “哦对不起,没跟你介绍清楚,我们都是SS级寄居灵,杀人这种事情,我们一般是不参与的。”

  康克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表情颇有些不好意思。

  周质感觉如坠冰窟,他可能永远也拿不回自己的身体了,也永远没法让钟薇恢复记忆了。

  SS级的寄居灵太过强大,他们是从创世传说中走出来的灵魂,在各种宗教典籍里曾被称作先知、使徒、罗汉、半神、妖魔,有着超越其他灵魂的各种异能。

  杀人这样的事情,他们确实不会动手,因为生命在他们眼中,如同尘埃一样渺小,谁会无聊到特意去处理一粒尘埃呢?

  “好了,言归正传吧,我们只是来给你带个话的,格鲁昂先生想让你别再继续追查反物质了。”

  “格鲁昂是...”

  周质话还没问出口,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风声,一把水果刀呼啸着向康克飞去。

  “我格你娘的鲁昂..”

  刘刚的咒骂声从身后传来,水果刀在接近康克时猛然转向,以更快的速度飞回它的投掷者。

  刀锋掠过身边直奔刘刚的瞬间,周质急忙运起暗能量,硬生生将它的飞行轨迹拽偏了几厘米。

  “嗤”的一声,水果刀插进身后的水泥墙里,如同刺进一块果冻,墙体裂开一条细缝,墙外的塑料刀柄震颤了几秒,喀拉拉的碎成了几块。

  “小苏,赶紧跑,你们是谁,你,周!”

  刘刚一个箭步跨到苏简的身体前面,这时他才看清面前的人,话到嘴边舌头发直,怎么也说不出那个“质”字了。

  “嘿嘿,刘警官,晚上没杀死你,就容你活着吧,不过呢,先睡会儿吧,别碍事。”

  丁思卓打了个响指,清脆的声音还在走廊里回响,刘刚已经一头栽倒在地打起了呼噜。

  “好了,周死鬼,话带到了,我们还要带走一样东西,就是…”

  丁思卓对周质说道,康克挥了挥手打断他。

  “不好意思,周质,这也就是顺便的事情,总换脑组织太麻烦了,我们想干脆就把你原装的那副拿走好了,毕竟只有你自己的脑组织,才最配你身体里的暗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