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寄居天神 > 第十三章:孔雀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孔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暗血?”

  周质想起了高仰止提到的暗血症,不知道和康克说的是不是同一回事。

  “对,暗血,十亿分之一的人才会有的天赋,血液里含有反暗物质,一般人体器官都顶不住这种血液,你生前就是被这天赋害苦了吧,但是寄居灵的暗能量能抵抗放射性,正所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康克带着遗憾的表情向周质解释着,他似乎很有耐心,并不急着取走周质的脑组织。

  但丁思卓就没这么客气了,他仍然是一副满脸堆笑的模样,嘴上却是催命一样。

  “都知道了就别浪费时间了,一起去手术室吧。”

  丁思卓说着朝周质走过来,边走边抱怨道:

  “为了搞到你的身体啊,也是费了劲了,偷换尸体,给死人整容,再杀掉整容医生,再处理整容医生的尸体,唉,麻烦死了。”

  “质哥,怎,怎么办?”

  苏简被吓得没了主意,他不认为丁思卓在拿走周质的脑组织之后,会好心再帮他移植一副。

  “和上次一样,我用摩耶盒里的暗物质,扛住他们一阵子,你跑。”

  周质正和苏简在意识里沟通,丁思卓走到他面前推了他一把,康克也走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周质叹了口气,转身跟他们走向医院的电梯。

  “你糊涂了吧,摩耶盒被宝叔拿走了啊!”

  “我没说我们的,我说的是刘队从速达公司搜出来的。”

  周质说着伸手到内袋里,掏出三个火柴盒大小的摩耶盒,藏在手心里,然后把双手揣进裤兜,这是他趁刘刚拽着他胳膊哭的时候,从他衣服口袋中偷的。

  “周死鬼,马上就要耗散了,我看你走的还挺潇洒啊。”

  丁思卓扭头歪着眉毛看他,周质没理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意识里继续向简下达安排。

  “等下进电梯,关门的一瞬间,你就往外跑,电梯空间狭小,应该能形成强引力场,他们毕竟是寄居在人体里,我应该能扛住一段时间。”

  “我...那你...”

  “我,呵呵,我要试试,如果能夺回身体最好,如果不行,与其看着我的身体被这家伙操控,还不如就此耗散舒坦些。”

  苏简沉默了,他知道争不过周质,而且,他感受到了周质灵魂里的巨大痛苦,如同在无底深渊中不断坠落的痛苦。

  电梯门打开了,三人先后走了进去,丁思卓按了手术室诉所在的七楼,然后急不可耐的对着关门键狂按。

  “一,二...”

  电梯门缓缓合上,在门缝仅剩半米的霎那,周质的“三!”脱口而出,他同时打开了三个摩耶盒,苏简一个侧身从门缝里挤了出去。

  再次成为暗鬼,周质已经是轻车熟路,暗物质扩散的速度很快,强引力场一秒之内就充满了电梯的狭小空间。

  丁思卓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试图打响指催眠苏简,但声波无法跨越引力场,他失望的神情让周质感到十分爽快。

  “周质,何必呢?你忘了我有暗血...”

  周质没等康克说完,已抛出一股暗能量,狠狠的砸在他脸上。

  “首先,那是我的暗血,第二,你可以试试用暗血攻击我,在电梯里制造湮灭,大家一起完蛋。”

  那张本属于周质的脸上出现了几道冻伤的裂纹,但一眨眼功夫就愈合了,周质暗暗吃惊,康克的暗能量实在是深不可测。

  丁思卓奋力的冲向电梯的按键面板,却被暗能量的膨胀力阻拦。

  三个寄居灵在电梯中僵持着,强引力场的作用下,电梯内的时间比外面过的更快,电梯的爬升在内部如同静止,周质不断转化暗物质维持着膨胀力,不让丁思卓和康克靠近,他有些惊讶,三个摩耶盒的暗物质看来是攒了很久,竟然源源不断的流淌而出。

  两个SS级的寄居灵被困在这方寸之地,完全无以施展,引力场过于强大,他们的暗能量一边要用以维持身体机能,一边要用以抵抗周质不断发起的攻击,只几秒钟的时间,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已化成了渣滓。

  “周死鬼,你反正也是死定了,电梯门总归会打开,一样是耗散,你就别折腾我们了。”

  丁思卓大声嚷嚷着,周质看准空隙,把一团冰冷的暗物质砸进他嘴里,那是接近绝对零度的冰块,丁思卓立刻住了嘴,连忙用暗能量维持着口腔温度,治愈瞬间冻坏的唇舌。

  “周质,你的目的是什么?让你的小朋友逃命吗?我们出去也一样会找到他的,而且没有你的保护,要拿走脑组织更加容易。”

  康克吸取了教训,不再开口说话,而是发出中微子信息。

  “我的目的?你们这些死了千百年的家伙,哪里知道生命的美好,我能帮他多活一分钟,也是天大的善举。”

  “嗯,你还是保留着人类的这些小心思,太可悲了,没有潜力。”

  “哈,你如果没有人类的心思,你接近钟薇干什么?”

  “狮子有时也想体验一下蚂蚁的生活,好奇而已。”

  “反正我也要耗散了,我们这样僵着也没意思,不如你跟我说一下,格鲁昂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你们又都是什么东西。”

  “格鲁昂先生的名字,劝你以后就不要提起了,他对世界有全新的安排,你不能理解,你们那位浅薄的神也不能理解,至于我们,我是康克,征服的意思,各地的愚民对我的称呼不同,古希腊叫我阿瑞斯,古罗马叫我马尔斯,我有一段时间生活在印度,他们叫我阿修罗,天启来临时,我是第一个骑士。”

  “哦,那这位丁思卓丁医生,就是毁灭的意思了,哈迪斯,湿婆,天启第二个骑士?哈,这么牛逼的二位,竟然被我困在电梯里了,这位丁骑士还吃了一口冰淇淋,爽啊,死而无憾啦。”

  “你耗散到最后一点的时候,我一定把你装进摩耶盒,带你去看看我是怎么折磨死小眼镜的!”

  丁思卓用微中子信息恶狠狠的说道。

  “无憾吗?”

  康克思考了一会儿,问了他一句,周质觉得好笑,这些家伙存在的时间太长,估计都无法理解遗憾的意思了。

  “说来也有,你能不能把身体还给我。”

  “抱歉,不行,给你太浪费了,毕竟你就要耗散了。”

  “你能耐这么大,自己再去找别的身体啊。”

  “我从你降生开始就寄居在你体内了,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我一直在帮你抵抗暗血的放射性,你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在三十四岁才得上血液病吗,你没觉得很反常吗,因为我在等你长成可用的材料,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累了。”

  “他妈的,你把老子当猪崽了?我叫你再累一点!”

  康克这番话说的周质怒火中烧,就算一出生就失去了生命,也远远好过他现在受的煎熬,人最难受的莫过于得到了再失去,可惜康克不懂这一点。

  周质将暗物质的转化效率提升到他所能做到的极致,聚积的暗能量排山倒海般向康克冲击而去。

  喀拉,喀拉,几声骨头折断的声音传来,然后原本属于自己的那颗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

  虽然摧残的是自己的身体,周质仍然感到巨大的愉悦,一种摧毁仇人三十四年心血的愉悦。

  几秒之后,不出意料,心脏的跳动又恢复如常,骨质生长的声音微弱而明显。

  丁思卓的笑声将周质愉快的心情一扫而空。

  “哈哈哈,周死鬼,叮咚!”

  丁思卓趁周质狂怒着攻击康克的当口,向前挪动了好几步,手指已经触到了按键面板,周质急忙用暗能量将他推开,但还是晚了,三楼的按钮已经亮起,电梯本就在二三楼之间,现在眼看就要开门了。

  “抱歉,周质,我小看你了,还是有潜力的,可惜无法兑现了。”

  康克的身体状况也恢复了。

  周质感到一阵绝望,虽然三个摩耶盒仍在涌出暗物质,但电梯门一开,僵持的局面就会立即被打破,耗散比他想象中来的快了些,而且寂寞了些。

  忽然,电梯极为缓慢的晃荡了几下,大约半分钟后,竟悠悠的停住了。

  有人拉了闸!

  “干得好,苏简。”

  周质大声的夸赞,他知道这个天才既然敢拉闸,就一定是想到了什么绝处逢生的办法。

  接着,几束强烈的声波穿越强引力场传来。

  “质哥,撑住,救兵到了。”

  “周先生,我是高瞻,你,你别死啊。”

  高瞻?她怎么来了,她和苏简的声音怎么穿过强引力场的?周质既兴奋又疑惑。

  最后传来的是一个宛如天籁的女声,她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道:

  “放心啦高高,我都来了,没人会死的啦。”

  周质还在思考明白声波传入的方法,康克和丁思卓却几乎同时颤抖着说出一个词:

  “孔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