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四章 压服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压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

  阿青娘正说得起劲,众人却见风云游右手扬起,反手闪电般就抽在她的右脸上,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将场间所有村人的嘈杂全部打断。

  以风云游修炼力士移山经后超过寻常壮汉六七倍的力量,全力出手甚至能将普通人用耳刮子打死。此刻,他当然是收着力,但这一下也把阿青娘直接抽到在地,整张脸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

  “别停,继续说啊。”

  风云游收回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倒在地上的泼妇,冷笑着哂道。

  在原始野蛮的山林中生活久了,少年的性子也变得直截了当,凡是能动手就不爱废话。

  吃了这一下,阿青娘的脸颊上好像被点了把火,火辣辣地疼痛不止,心中的羞恼蛮横就要一股脑儿宣泄出来;然而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少年葛布衣衫上的斑驳血痕,再被其冰冷的目光一刺,不知怎的就泄了心气,嗫嚅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但泼妇怂了,她的大儿子阿青却是站了出来。

  虽然样貌一般,但阿青这人也算是有些天赋,原本可谓是风家村新生代最优秀的猎手,但及至风云游完成了“炼筋”,气力大进战绩彪炳之后,在村人眼中他就只能屈居第二了。

  这两年,别说村里的大姑娘们都以风云游做准绳畅想未来,便是邻村的媒婆提亲也都是往风阿贵(风云游大伯名)家里赶,搞得不愿低配的阿青这把年纪还是孤身一人。

  “你敢打我娘?!”

  新仇加上“旧恨”,阿青怒不可遏地喝道。

  “谁到我家做贼我就打谁,我管她是阿猫的娘还是阿狗的娘。”

  风云游只是平淡回道。

  当着这么多村人的面,自觉受到轻视的阿青被心头怒火一冲,再也按捺不住,上前对着风云游就是一记炮拳。

  重拳当面,众人只见风云游右手一闪,都没看清什么动作,就见到阿青的手腕已经被风云游横臂抓住。

  手臂被锁,阿青当即发力回撤,可不论他怎么挣扎,却不能撼动分毫。

  “蚍蜉撼树。”

  风云游冷哼一声,发力一拽,使阿青失衡前扑,然后顺势反肘就垂在了他的鼻梁上。

  吃了这一记,阿青脑中嗡鸣一声,第一时间也没感到疼痛,只是觉得鼻间开了染坊、眼前现了银河;这位年轻猎人捂着面堂踉跄着后退,最后还是保持不了平衡,横身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围观的村人又热闹了起来。

  “阿青不是自诩和阿游五五开吗,这简直是不堪一击啊!”

  “上回还说自己就是缺点运气,呵,这身手也差太多了……”

  自从移山之力小成之后,风云游从来都是单独出猎,村人只见到他不时带回了豺狼虎豹之类的猛兽,却从未见过他真正出手。

  此刻见到他闪电般地放倒对手,众人都觉得开了眼界,几位年轻姑娘更是一双眸子都黏在了少年俊秀的面容上,一秒都不舍得移开。

  但要论情绪最激动的,还是阿青的亲爷爷阿皮。

  看到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大孙子被打倒在地爬不起来,阿皮心疼不已,怒火更是中烧;但他看到风云游战力过人,身后一脸阴沉的风阿贵手上还提着把明晃晃的单刃斧,无论如何也是不敢动手。

  “好啊,阿贵,阿游,乡里乡亲的,你们就是这样做人的?让大家来评评理!”

  既然靠武力不行,在村上辈分靠前的阿皮自然就开始拉辈分,扯声势。

  “我可是从小看着你们长大的,阿贵,你爹以前遇到难处好几次都是我去帮忙的,结果就为了一条畜生,你们今儿就这样欺负我老人家?”

  这招一出,阿皮公满意的看到风云游的伯娘二人有些难堪起来,擎在手里的斧子也往下落了落——风阿贵虽然性子刚硬,但也注重辈分脸面,见到同村长辈当众卖惨、狗又救了回来,心中怒气当即衰减。

  不过这种招数,对于穿越而来的风云游自然无效。

  不管风阿皮腆着老脸卖弄嘴皮,少年只是信步上前,走到之前拴着大黄的树边,利索地拔下了没入过半的猎刀。

  不过是一个动作,就逼得风阿皮把话噎回了肚子里,性子本就偏软的风春生更是紧张得咽了口唾沫。

  “咱们风家村里世代都是猎户,每位男丁从小就开始背着角弓提着刀叉在山中与野兽搏命,风阿皮你但凡还有点血性,就省省你那套倚老卖老的恶臭玩意。”

  转身面向众人,少年将猎刀插回刀鞘,一边朗声说道,一边解下了背后包着葛布的长棍。

  “大黄在我家多年,曾经在野外救过我和我大伯的性命,你风阿皮家背着我们要取他的命,那就是要把我的脸放在地上踩。今日,你们要不就给我家大黄一个交代,要不……”

  风云游持棍在手,舞了一个棍花,然后手臂沛然发力,展臂一振,就把长棍重重顿下。

  轰!

  闷雷般的轰鸣中,众人只见棍首猛然砸在了其下的石墩子上,竟然把整块数百斤的石头劈成了两半。

  “要不,你们几个就赶紧拿好家伙,上来与我分个生死。”

  借着沉棍断石的霸气,风云游寒声喝道,实质般的音波好似冰流般瞬间盖压全场,所有村人一时间都不敢大声喘气。

  少年横眉怒目,衬着浑身干涸的狼王鲜血,透着无边煞气;他依次用目光扫过对面风阿皮家的五口人,没有一人敢与他对视。

  威势煊赫,竟至于斯。

  全场仿佛被凝固,好半晌都无人敢说话。之前还无法无天的风阿南更是两腿战战,裤裆中黄水汲汲,被吓得尿了裤子。

  风春生此时心中叫苦不迭——原本就是想给亲爹和亲儿子弄只狗来,谁想到惹到了这么一位煞星。

  别无他法,风春生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了院门口站着看戏的老者风阿公。

  风阿公年轻时也是狩猎的好手,如今更是活过了七十,乃是村中最年长者,在这连善终都颇为不易的山村里已经称得上是人瑞了。

  作为村老,他向来受人敬重,处事也很公平,颇得村人信赖。

  今日这风阿皮家整出来的狗屁倒灶的破事,风阿公原本不想管,但此刻被风春生惊慌恳切的目光盯着,他终究还是不忍,决定出来打个圆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