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五章仲裁

我的书架

第五章仲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

  风阿公虽然年老,却无病无痛不需要拄拐,他轻咳两声稍稍缓解了气氛,然后走到了院子中央。

  “今天大家都在,事情的起因也清楚,就是你们阿皮家偷了阿贵家的狗。干了做贼的事,偷的还是自家村里人,这可是要绝户的。你们犯错在先,阿游和阿贵就算对你们动手,你们也得捱着。”

  大梁朝九州武风盛行,虽然唯中州皇室萧家独尊,各地却都有世家郡望傲立一方。类似于日常的纠纷与仇杀,很多都是由当地的宗族与门派来仲裁调解。

  风家村也是如此。

  是故,此刻村老风阿公一开口,阿青家里人哪怕心中再有不服,也只能认了。

  “不过阿游啊,阿公知道你年轻气盛,这狗又救过你,有火气是正常的。不过毕竟乡里乡亲的,既然狗没事,你也不要抓着不放,喊打喊杀的,多伤和气。”

  老人仔细端详了会大黄,见它咧着狗嘴乖巧地坐在老主人边上,并没受什么伤,见状劝到。

  “这样吧,春生,狗是你家偷的,你出来给阿贵家道个歉。你家不是还有养鸡吗,你去抓两只肥的过来,算做给人家的赔礼;然后你们俩家这次的嫌隙,就算揭过了,如何?”

  听到这儿,阿青娘心头又有些不服。她做人本就爱占便宜,抠门小气,要不然自家也是猎户,要裹膝根本不需要偷人家的狗。

  在她想来,自家人挨了打,把狗还给人家已经算是扯平,现在不仅自己男人要当众道歉,还要赔上家里养的两只鸡,简直是亏到姥姥家了。

  但风春生可没他婆娘那么浑,他只要一瞅那块被砸成两半的石墩子,心头就发颤,现下能有这个台阶,已经很满意了。

  “那个,阿游,阿贵哥,这狗确实是我家婆娘拐回来的,我给你俩陪个不是。待会我给你们抓两只鸡送去,你们消消气。”

  他说着,弯腰给做了个长揖,倒是显得真诚。

  “就凭阿公安排。”

  有村老仲裁,对方又已认怂,风云游也不必死磕到底,他点了点头说道,算是接受了道歉。

  见到村里年青一代最有本事也最有主意的猎人给了面子,风阿公也觉得自己脸上有光、威望增长,当即又叮嘱这赔罪的鸡一定要选最肥的拿。

  日头西坠,热闹又了了,村人们便准备各自散去。风云游带着大黄往院外走去,心中却有所感,一回头正看见阿青还有他的母亲满是怨恨地怒视着自己。

  “呵,心里还不服气?”

  风云游微微摇了摇头,回身几步就走到几人对面,手中长棍探出,准确地抵在了风阿南的下颌。

  “为了你们好,也为了以后省点麻烦,我今儿就和你们把话说清楚。”

  少年用刀子般的眼神逼得对面想要炸刺的泼妇住了口,然后迆迆然地说道。

  “你们这次偷大黄,我已经记住了。以后不管是我家狗也好,我家鹰也好,反正只要是在村里莫名其妙受了伤,我就当是你们做的。

  他俩少了哪个部件,我就从你家小鬼身下卸下哪个部件。要是丢了,呵呵……”

  风云游说到最后,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森然笑道,吓得风阿南瑟瑟发抖。

  说完,他再也不管这些人难看的面色,与两位长辈一起扬长而去。

  ······分割线······

  火焰在火塘里的干木柴上噼啪作响地烧着,将过分活泼的光色投射到四周的墙梁上。不断升腾的热气,在陈旧朴素的房舍内弥散出了温暖的味道。

  刚刚用了半缸泉水洗去了全身血腥味的风云游坐在火塘边的矮木凳上,正眼巴巴地等着那两条被烤得滋滋冒油的肥厚狼腿——秋日的野兽已积了不少肥膘,如今都要便宜了他。

  少年身侧,大难不死的大黄卧在一旁,一对狗眼也牢牢地盯在肉食之上,好似知道那里头有他的一份。

  至于阿雕,作为猛禽,他通常三天吃一顿,一顿顶三天,故而显得兴致缺缺,只是垂着脑袋站在自己的鹰架上打盹。

  火塘上方的陶锅里,正煮着混着菜叶的稀米粥,这也是今晚的配菜。

  至于下午收到的两只肥鸡,则被暂时圈养在了后院——在青狼王贡献完所有的余热之前,家中所养的禽畜都不会有性命之忧。

  风云游的大伯揭开锅盖,用大木杓搅了搅内里的菜叶粥,浓郁的米香顿时散布开来。

  “阿游啊,就在前天,东面那个山坳村的梅婶可又来帮人说亲了,据说是村里最标致的小娘,还很会操持家室,正小你一岁,要不咱考虑考虑?”

  风云游的大娘开口问道,她从墙边的木架上小心地取下了一个布囊,从里头捻了些泛黄的粗盐,撒在了两条狼腿上,脸上笑出的褶子上都带着自豪。

  “也怪我们家阿游出挑,村上一表人才的未成家小伙好多个,可是那小娘却指明让梅婶来咱家。”

  妇人将盐包放回原位,然后用小刀割下了一片肉尝了尝火候。

  “别啊阿婶。梅姨那张嘴里,母猪也很标致,马猴都会持家,我信她个鬼哦。”

  少年笑骂道,作为一个心理年龄甚大的少年人,和素昧平生的未成年山民少女发展超友谊关系,显然不是一个可选项。

  当然,这也可能和附近山风打磨下生长的小姑娘们实在不够水灵有关系。

  作为十里八乡最出名的天才猎手,加上身材长相也是高大秀气,这两年媒婆可是踏破了这老风家的家门槛。本来两位长辈也有心思,但奈何风云游自己总不松口,也就听之任之。

  青狼王一双矫健后腿,在火焰下被烤至金黄,虽然只配了少许粗盐,那浓香也是让人食指大动。配合上滚烫的菜叶粥,不多时少年便生生吃掉了整整一只半的腿肉——这是两位长辈食量相加的三倍。

  至于带着些残肉的两条腿骨则全部便宜了等候多时的大黄,喜得他左蹦右跳,尾巴几乎都摇出了残影。

  虽然肉食消耗甚大,但伯婶二人却看得很是欢喜。在他们眼里,自家亲子般的侄儿可是天赋异禀——既然有非人的力气,自然也会配上非人的食量。

  美餐过后,火塘一熄,世界顿时被月华接管。风云游盘坐在木床之上,按照神足之力的经文,尽力排除杂念、斩断烦恼,观想血气中有真气化生,沿着全身七百二十个穴位组成的经络周天游走。

  一夜很快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