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六章 古月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古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星河隐去,月下山头;雄鸡一声,天下大白。

  风家村中,按照力士移山经上移山之力的练法图谱,风云游完成了每日的晨功。在特定动作的锻炼之下,少年四肢百骸的血气活跃非常,将全身烘得甚是暖融。

  庭院里,猎鹰阿雕和土狗大黄正在嬉戏;这大鸟张开翼展两米余的翅膀一次次地从屋顶往下扑击,每次都必定驾着朝阳的阳光,让大黄纵然狗眼晃瞎,还是被扑倒在地。

  “好个小气雕,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风云游舒展筋骨,打开了院门,这山中九月的空气微凉,呼吸起来甚是爽利。

  这院门一开,不过少倾,便有五六个村中儿童从各处围到了风云游的身边,其中有男有女,俱是热情洋溢。

  “阿游哥,你都出门三天了,快给我们讲故事吧!”孩童们欢快叫到。

  自幼时起,风云游就常常将前世的那些故事讲给村内的孩子听。从漫威到西游,灭霸与孙悟空,如今这山村内的孩童们都最是耳熟。

  这时间一长,便是成了定例——若非现在是宝贵的清晨,村内许多十几二十的半大小子也要腆着脸凑到跟前来。

  拗不过听众的热情,少年往院口的树桩上一坐,临场瞎编起来。

  “话说有一日,斗破世界的绝顶高手萧炎与武动世界的王者林动相约赏景。两位强者斗气化马,漫步于群山之间,遍览那自然之色。”

  风云游章口就莱。

  “当时那景色可谓绝美:平湖如镜,浩空朗朗;大日映水,煌煌泱泱。”

  要水字数,景物描写当然是不二之选。

  “然而风云不测,霎时天变。风于无所有之乡来,气自归虚空之处起。黑云成城,摧杀山峦;周流如刀,凌迟铁木。白日入夜须臾间,群星嬉笑鬼哭中。昏风胡飙,夐不见人。水起狂澜,接天蔽日。末日之景下,纵然是萧炎林动,亦面露惊色。”

  风云游绘声绘色地说着,把身边的小孩都吓得面色青白——常年听故事的他们当然知道萧炎和林动是什么级别的角色——那至少是好几个恐怖如斯的水平!

  “天崩地裂时,萧炎慨然发问:‘呜呼噫嘻!此何由哉?’”

  “林动面色青白,回曰:‘君岂不闻天外有网文世界,其间强者如云,霸王如雨,战神多如狗,法圣遍地走。吾观此间天地色变,即与之相关。’”

  有几个孩童面色不虞——他们的偶像林动那是哪般的人物,怎么可能面色青白——但是心中的好奇又让他们对这故事的发展欲罢不能,不愿打断。

  “愿闻其详,萧炎说道。”

  “林动回道:如是我闻,网文世界至强者名龙傲天。其人慷慨伟丈夫,身高九尺腰八围。后宫遍及三界,威风镇压九州。霸气一发,强者纳头便拜;眉头一皱,天地勃然作色。龙傲天更有绝技,能惑人心智,使东洲之众夙兴夜寐,西方之人忘却毒瘾。此间情景,乃其绝技发动之异象!”

  “萧炎若有所思,问:绝技何名?”

  ······分割线······

  “沈叔,这些山间猎户自己也都未曾进过那生林子,又未练过功夫,能派上什么用场?”

  身段玲珑的少女与身旁的汉子轻声说道,线条轻柔的眉眼一蹙,好似蝶翼扇动。

  “小姐,这山间危险,可不止那些猛兽,那些虫豸毒物,更是防不胜防。这次我们私下出门,人手又是不足,一位经验丰富识得方向的向导真的是不可或缺。”

  壮汉身高一米八出头,一张紫色的国字方脸上满是岁月风霜,但说话却显得甚是温和。

  两人跟随在一位长者的身后,快步穿过这贫瘠单调的山村。少女举目四顾,目光却不屑在这里的房舍村民上停留,只是那出挑的面容,使她便是平常的行走低头,也显得特别的生动。

  “古大小姐,前面被孩儿们围着的那户,就是阿游家了。”老人提醒道,说话中气十足:“他正好昨日回到村里,赶上巧了。”

  对面,正当被“龙傲天、网文世界”吸引的众人屏息以待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横插进来。

  “阿游,有位城里的大小姐有事寻你。”

  故事被打断,不满的孩子们却做不得声,原来来人正是村里的村老风阿公。

  老头说着,引出了身后的一男一女。

  这当先走来的是一双十年华的少女。她长着一张小巧精致的鹅蛋脸,身穿月牙白色的武士服,腰间佩了把精致长剑,乌黑的长发在头上结了个发髻,露出了天鹅般的优雅脖颈。

  那男的则已过中年,粗壮的脖子上接着猪腰色的国字脸膛,一身劲装打扮。他行走间落后女子半步,背着一个皮质行囊,显然是保镖护卫之类的角色。

  风云游自院口的树桩上站起身来,眼睛一抬便对上了少女满是打量的目光,而那大家小姐标配的自矜,也是扑面而来。

  作为跟班的男子衣着锦绣,而少女的衣衫材料更是历经山路纤尘不染,再配上两人腰间制作精良的佩兵,显然其背后的家世绝非普通。

  “我是风云游,姑娘寻我有什么事吗?”少年说道。

  听到少年平淡的语气,少女微微抬了抬下颌,让本就纤细的颈项更显修长。

  “我姓沈,名有司;我家小姐是赤沙城狂沙古家的大小姐古月。这次进山有要事,需寻一猎户引路。”

  少女没有开口,却是她的护卫上前搭话。

  东土天下之大,大梁朝占据三分,而梁朝版图又分有九州四十九郡。这赤沙城便位于定州平沙郡内,是距离大风山最近的郡城——至于赤沙武胆狂沙门,说是占有赤沙城半城亦不算太过分。

  “两位贵人放心,你们别看小老儿村上的阿游小哥年纪不大,但他乃是这附近百里公认最好的猎手,我们这里的穷山恶水,他可是早两年就全趟平了!”

  面对郡城来的难得贵客,风阿公可是全力推销,好似要为村上挣一份脸面。

  “你们要去哪儿?”风云游问道。要说起来,古家小姐哪怕是放在风云游的前世,也绝对算得上是位高傲美人,然而看似年轻的少年,却早就过了“五陵年少争缠头”的年纪。

  “我要去寻白蛇神。”少女抿了抿本就单薄的嘴唇,傲然说道。

  要说这大风山里最让山民们害怕的猛兽,便要说起这“三位大王”。三位大王分别是白蛇神、赤虎君和紫猿王;其中赤虎君以力称霸,紫猿王猴多势众,但都还是在猛兽的范畴,唯有这白蛇神神神道道,可以说是山民们的禁忌。

  其实真的说起来,村内连同村老在内,怕是都没有人亲眼见过这“白蛇老爷”;只有在雾气蒙山的时候,老人们会教育自家的孩童回家躲避——因为这是白蛇老爷出洞巡山了。

  故而,当少女脱口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全场仿佛都喑哑下来,陷入了诡异的静默。

  风阿公嗫嚅了下嘴唇,想要开口,但被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大话堵着,连面上的褶子都僵住了。

  正踌躇间,风云游回道。

  “只是寻到那白蛇对吧?报酬怎么算?”

  声音清亮,平静如故。

  在此前经过的几个村落,那些对着古月满心殷勤的少年郎在听了白蛇老爷的名头后莫不是惊慌失措,便是有心逞强的,言语间也俱是心慌意乱。

  这让风云游的沉着显得很是特别。

  “只需你带路,事成之后许你五十两银子。”古家大小姐很是满意,开口许诺到。

  然而这个报价却是让风云游嗤笑出声。

  大风山附近的山野被山民们分为生熟两种。熟林子是山民们赖以生存的老地,最险不过毒蛇,最凶不过大虫,总还是人力和经验能够应付的范畴;但是在村子东北方的生林子则常有异兽出没,完全没有人迹。

  在这山间刨食许久,风云游确实自恃勇力曾深入生林子寻过白蛇神的踪迹,最远的一次,他沿着东北方向走了三日三夜,虽然最后也没能得见白蛇老爷的真面目,但是蛇蜕他是亲眼见过。

  虽说那蛇蜕残缺,但无论怎样估计,也是个远超森蚺的庞然大物。哪怕只是带路去远远看上一眼,五十两也决计担不过这风险。

  “阿游哥便是去随便猎张虎皮也能卖个几十两哩,那可是白蛇老爷。”却是风云游背后的孩子里有人说道。

  对于猎户而言,五十两决计是不少了,寻常种地人家,一年花销也不过五两银(猎户高风险,收益也高于农民)。以青狼皮计,便是完整无瑕的,鞣制好后卖给赤沙城里收皮子的商号也不过几两银子,那山中大虫寻常猎户一辈子也没有胆子去碰。

  但对于风云游而言,这山间除去少数凶物,还真没有他不敢猎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