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七章 夏虫语冰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夏虫语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出身豪富的世家小姐在山民面前被嘲讽了报价,这让古月的嘴唇抿得更紧了。

  她虽然萌荫家世,但却自小习武,当然不是那些不知市井物价的深闺小姐。寻常猛虎,只要是成年的,便能抵上一位內视境的武者。此次随在她身边的沈有司不过是贯通境初阶的战力,但二阶修为在狂沙门已经是堪用的中坚力量。

  此方世界中,天下武道分为两途。

  其一是炼体,主修搬运血气强化肉身,在经过凝血炼体的“筋骨皮”三境后,便寻求血脉返祖(对应炼气先天境)以更进一步。

  其二则是炼气,有力气意三大境界七重位阶;力境三阶分别是內视、贯通、浑然,此后寻求天人交感,引先天之气入体,登上天梯之后,便是足以坐镇一方的四阶先天(气境)武者。

  由于人族在炼体到了血脉返祖的境界之后,缺乏兽蛮神威无穷的蛮荒本相,故而大梁之内全是气修,几乎没有依靠炼体出名的门派世家。

  猎杀昆虚山脉中的成年大虫,古月自忖只有到了沈有司的水平才敢言“随便”。孩童少不经事,想来也是听这少年在面前胡乱吹嘘——眼看着相貌俊秀清朗,没想却是个胡吹大气的。

  穷山恶水出刁民,诚不欺我。

  “那你想要多少?”眼见自家小姐沉默不语,沈有司知道她是不屑说话,便接口问道。

  “若只是寻路避险,不需要我保证你二人的安全,那就一百两吧。”风云游好似没有见到沈有司脸上的不满,径自说道,“但是那白蛇危险非比寻常,我们有命去未必都有命回来,这一百两你们需要先付给我。”

  眼见着少年言之凿凿,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古月再也忍耐不住。

  “大梁九州四十九郡,你去过几个?”她眉毛一挑,质问道。

  “我自出生起便只待在这大风山,便勉强算上这定州平沙郡吧。”风云游猎物猎了不少,但是具体销售都是村里的阿土伯来经手,他自己却是连郡城赤沙城都没去过。

  “你可曾练武,现在到了什么境界?”古月再问,傲气更甚。

  “未曾练武,不知境界。”力士移山经这等要事,风云游自然保密。

  “呵,未曾出山,未曾练武,怎生了这样一张嘴,就会瞎编乱造?”古月昂着脸,话语中的鄙夷简直肉眼可见。

  “猎大虫?一百两?先付?”古月的大小姐脾气攒了很久,此刻一经宣泄,更是滔滔不绝,两张柳叶唇片子舞成了一对双刀:“原以为这山中民风淳朴,没想却遇到了你这般货色。想要钱?你怎么不凭你这嘴皮子去你们大风山三位大王那化缘啊?”

  古月一通话语如同疾风骤雨,连带着村内山民们也喷了进去。

  “习武练气一道,于人这血肉之躯,乃是超凡脱俗的变化。纵是真气初生的內视境武者要对付未修功法只有技击的武士,也是轻而易举。”

  说到此处,古大小姐微微摇头,只觉何必浪费口舌。

  夏虫如何语冰?

  “村老说你是个好猎手,可能你弓刀陷阱的手段确有可取之处,但是未修武道,终究也只能是个凡夫俗子罢了。”

  言至于此,古月性子去了泰半,反倒是有了些感慨。毕竟这少年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山中猎户罢了,知晓了更多,不过是多了些求不得的苦楚。

  “人生从不公平,生既如此,命也就如此了。”

  “可是,阿游哥就是猎了好几条大虫啊。”

  村老年纪大了,知道这狂沙门的了得,但躲在风云游背后的儿童却不识趣,依然小声反驳道。

  这孩子本想再说,但一看到古月雪白面容上的冷淡眼神,就被吓得说不出话,只得低声嘀咕些什么斗帝、化马、你懂个屁之类的奇怪物什。

  大小姐发泄一通,原本舒畅了许多,但是一见到对面少年脸上还是无羞无恼的平静样子,顿时又觉得发堵,便即刻转身,再不愿多留。

  这倒不是风云游刻意嘲讽——他一个心理年龄四十往上的大老爷们哪会和小姑娘置气,无非是觉得这美丽小娘一通气急的样子还挺有趣。

  其实这百两银子风云游并不在意,他明知危险愿意去,也只不过是对这白蛇老爷心中好奇罢了。

  这白蛇能长到这么大,说不得边上就长满了血兰花呢?到时候摘个一麻袋回来和大伯大娘还有好兄弟分一分,岂不是美滋滋?

  此刻,贵客要走,风阿公也不知该怎么挽留——阿游的本事做不得假,但这城里来的大小姐不相信那也没辙啊。

  “我引你们去!”

  一片沉默中,有一个年轻的男声说道。

  正是在旁冷眼旁观许久的阿青。

  “你?”

  古月停下脚步,转身用充满审视的眼神打量着这位自告奋勇者。

  “我进山打猎有八年了,那生林子也不是没进过。五十两,我引你们去找白蛇老爷。”

  阿青握着双拳站得笔直,脸上还有些得胜的意气。

  自从昨日被风云游轻松击倒后,他的心中就充满了羞怒——同是村中的新生代猎手,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比风云游差了多少,之前的失利只是自己愤怒大意下的一时不察。

  今日风云游因为狂妄失了古大小姐的青眼,正是他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

  风阿公眼见阿游换了阿青,哪不知道这后者的心思,不由得想开口再劝——这可是白蛇老爷,你们这以为是进山打野猪吗?

  然而心中不耐的古月已经下了决议。

  “行吧,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了,就你吧。”

  古月对身边的沈有司点了点头,再次说道:“我们事急,你现在马上回去准备,收拾好了下午我们就启程出发,如何?”

  雇佣关系一成,大小姐就更是颐指气使起来。

  这般匆忙倒是让阿青有些意外,但是难得胜了风云游一筹的他志得意满下自无不可,立刻应了下来就回去准备。

  经过两位不速之客的闹腾,孩童们也没了听故事的兴致。

  风云游得了解脱,与两位亲人共用了昨晚剩下的碎肉与残粥作为早饭。

  饭后,长辈二人准备好了所需的兽脂,点起火塘,开始鞣制侄儿昨天带回的五张狼皮;而无事在身的大风山第一猎人则打算出门访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