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十二章善后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善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哥危险!”

  看到之前还神武飞扬的少年不知哪根筋搭错,居然被这壮硕马猴一个笑容就勾走了魂魄,沈有司着急不已;他脚步一错暗运真气,心中的警惕已经升到了十分。

  “好你个猴头,居然还知道随在为兄身后以防万一,真不愧是我的小老弟!”

  眼见熊罴趴伏在地,只敢在爪缝里用一双黑豆眼偷瞄的可怜样,风云游也是忍俊不禁。

  虽然猎人们的表现让古月明白“大风山第三大王”的实力非比寻常,但直到紫猿王走到近前,古月才真正对“肌肉怪兽”这个词有了些概念。

  此刻站在风云游身边的异兽足有常人一个半高,一对锋利的獠牙暴凸在唇外,厚实的紫色皮毛下,依稀可见钢铁般坚硬的肌肉块——活脱脱就是欺行霸市的黑恶势力头目模样。

  “呼,熊大一般都在北面几十里外的山头活动,也不知是追什么东西昏了头,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危机解除,风云游舒了口气,一边笑着对三人说道,一边仔细检查自己长棍顶部的寒铁箍。

  好在这寒铁贵有贵的道理,除了能摸出一点点凹痕,并没有什么大伤。

  “你们几个没事吧?”

  经历了刚刚的场面,随在古月身后回来的阿哲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和风云游说话——他曾以为风云游此前猎虎靠的是精湛的狩猎技艺,现在看来那些大虫怕不是都是被眼前这重棍活活打死的?

  这让他甚至生出了一种恍惚感。

  “多亏你来得及时,否则真不敢想现在该是怎样的惨剧。”

  沈有司第一个开口说道。

  以他的实力,要说杀败这野兽确实力有不逮,但护卫本就身怀武艺的古月逃得性命却是不难;但他依旧表示承情。

  “小哥你这是,天生神力?还有你这兵器,那般大力冲击下丝毫不损……”

  习武多年,别人有没有动用真气,他自然是感受得出;而这炼体功法兴盛于兽蛮部落之间,在大梁本就极其稀少,这山间猎户几乎不可能获得。

  “是啊,我生来就与常人不同,这些年吃的也多,力气便也大了些。毕竟人生从不公平,生既如此,命也就如此了。”

  风云游将兵器背回背上笑着说道,这似曾相识的台词听得古月面上一红。

  “这棍子是用附近的风拓木做芯,桐油浸透的老藤为皮,再配上寒铁箍当刃做成的,也没别的神异,就是牢固些。”

  少年说得轻松,但古月却知道这把看似粗犷的棍子或许已经够到了玄级兵器的门槛。

  风拓木乃是昆虚西段部分极高耸的悬崖峭壁之上生长的拓木,经过罡风常年切削,剩下的树芯精华;莫说其数量稀少,光是那出产的极限地形,就绝非等闲力境武者能够达到。

  要雇佣这样的猎手冒着送命的风险走一遭,百两银决计是不算贵了;古月想到此前自己的“表演”,只觉得脸上发烧。

  “沈老哥、古小姐,我这兄弟生性良善,为猴在这大风山有口皆碑,最是急公好义。若是他今日不来,我们与这熊罴恐怕少不了一番恶战”

  古月眼见风云游把着紫猿的肩膀,一脸自豪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最后便学着边上老于江湖素有急智的沈有司,朝着猴王作了个长揖。

  猴王见此,心中很是受用,毛脸上更是得意万分。只见他伸出猴爪挠了挠头皮,也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灵机,回头走到了暴熊身边,拎着它毛茸茸的耳朵一路拖到了几人近前,拳打脚踢地硬是逼着这熊罴也双爪合十作揖才作罢。

  这大概算是礼尚往来?

  古月心道这猴王的处事,与赤沙城里下九流的血煞帮混混简直毫无区别,实在没见着丁点良善。

  不过,少女却是不敢说出口来。

  看到事态已经平息,诸位猎人也重新围了上来,只是他们终究对风悟空畏惧甚重,不敢太过近身。

  “阿游,紫猿王和你乃是旧识?”

  两天内连续两次直面生死的阿哲此刻反而最是冷静。

  “嗯,我和他相识有小两年了,他就像我的亲弟一样;我之前出门行猎,也常常受到他的帮助。”

  风云游乃是从地球过来的穿越者,虽然此世是在风家村中长大,但三观上的差别让他始终对于风家村没有很强的归属感,故而关于自己的经历,也从不在村人面前提起。

  只不过他一向认为大丈夫事无不可对人言,故而现下也未做隐瞒。

  “我说这两年那些调皮捣蛋的猴群怎么再没有骚扰过我们风家村了,原来是托了阿游你的洪福!”

  有猎人恍然大悟道,看向风云游的目光也不由带上了一些谄媚。

  在这些靠山吃山的村人眼中,大风山三大王的威力比之号称“赤沙武胆”的狂沙门主,也是不遑多让。

  众人一番叙话,风悟空依然老老实实站在风云游身后没有丝毫不耐,这让村人们彻底放下心来。

  到了这时,才有人壮着胆子走到了之前被暴熊打死的村人面前,探了探他的鼻息。

  “三郎他,他没气了……”

  探看者颤抖着话音说道。

  驱兽失败,又损了人命,若非有风云游神兵天降,恐怕风家村新生代都要元气大伤。

  诸位猎人现在回想起来,心头都是一阵后怕,不少人不自觉的就把埋怨的目光投向了阿青——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是他想方设法堵回了村老风阿公的意见,强势要求尽快行动。

  被诸多尖锐的目光扎在身上,阿青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感觉自己好似站在了火山口,被强行背上了所有的责任。

  若不是你们之前也都赞成,若不是有人射偏了那一箭,若不是三郎和阿哲冲得太前……

  他银牙紧咬,心中满是愤懑。

  若不是你风云游不早说紫猿王对你言听计从,我怎么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丑样?!

  阿青知道大伙的怨气需要宣泄口,村子的损失也得用实物来补偿,当即就把注意打到了服软的钢鬃暴熊头上。

  “三郎他是为了村子牺牲的,还有阿林,他们都是死在这头熊瞎子手上。阿游,你让紫猿王打杀了它,到时候让阿土伯卖了熊皮熊掌,给他俩的家人作为抚恤;若还有剩,便分给此次出力的弟兄们。”

  村人本就最是势利实际,阿青自忖自己出头提出了这个方案,众人得利之后,想必也就能把过失抵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