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十三章理论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理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到这个建议,猎人们的眼光都热切起来——把这头两千斤往上的熊罴从上到下拆开了卖个一二百两怕是不难,哪怕是去掉“抚恤”,每个人也足以分到一笔巨款。

  可惜,阿青自恃携裹众意,想慷他人之慨,却是没有这么简单。

  “这头钢鬃暴熊的实力在北面生林子里也是排的上号,属于三大王之下的强者,真打起来哪怕是我这老弟也不能说必胜。”

  风云游直接否决了阿青颇有些“居高临下”的“命令”。

  按照风云游的估计,猴王与熊罴的实力分别相当于二阶高与二阶中,虽然有差距,却也不算悬殊。

  面对紫猿王,钢鬃暴熊虽然表现出了一副顺服的模样,但这只是因为受过好几次戏弄的它知道自己实力不敌对手,同时服软后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若是真的要取其性命,作为能在山林中占下一方领地的异兽,它的拼死一搏绝对也够风悟空喝上一壶。

  虽然风家村死了两位猎手,可是这两人本就与风云游没什么往来,更谈不上有交情。为了替他们报仇,就要让自家兄弟冒重伤的风险,少年怎么也是不愿意的。

  毕竟,山野之间只认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下本就没有“只许你杀他,不许他杀你”的道理——哪怕是当初险些断送了风云游第二次人生的青狼王,他也未曾想过让风悟空来替他报复。

  人生在世,自己走的路犯的错,归根到底只有自己来买单。

  “阿游,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头熊瞎子见到了紫猿王手都不敢还,这还不能必胜?”

  阿青被驳了脸面却不见丝毫沮丧,反而兴奋地质问起风云游来。

  “你可别说自己使唤不动这猴子。平日你带回村的那些猛兽,想来也都是找它帮你猎的吧?合着到了替乡里乡亲报仇的时候,就不愿意出力了?”

  在他想来,只需抓住风云游的痛脚,众意汹汹下,便能逼得少年服软。

  “我刚刚这处置,也是大家伙的意思,你一个人总不能和大家对着干吧?”

  几句话说完,阿青自觉占住了“民意”,整个人的气势又升了起来。

  “刚刚阿青说他的话是大家伙的意思。”

  风云游闻言面无表情,只是转头向站在一旁的村人平直问道。

  “你们是这个意思吗?”

  虽然少年的语气不善,但财帛诱人下,还是有些读不懂氛围的猎人出声附和。

  “阿游你就帮帮忙吧。”

  “反正也不用你自己出手。”

  “毕竟也是帮村人报仇,大不了你到时多分一点嘛……”

  一时间,这些在贪欲下暴露出来的嘴脸让一旁眼中揉不得沙子的古月心中鄙夷不已,只是想到这些都是他人的家事,这才让她压住了开口喷人的冲动。

  “行。熊现在还趴在那,你们这几个要分钱的,还有阿青你,自行上去动手便是。”

  风云游冷晒道,然后侧身让出了路。

  这帮村人熊肉想吃,银子想挣,但亲手去杀熊自然是不敢的。

  “阿游,你这不是和叔叔开玩笑嘛?要不是紫猿王,我们现在命都不知道在哪,怎么还敢与这头熊瞎子动手。”

  一位三十好几的猎人强笑着说道,话中还不忘扯上辈分。

  “是啊,你也知道这条命是别人救的。现在恩情都没报,还想着让别人卖命替你挣油水,天下哪有这等道理?”

  风云游微微摇头讥讽道,然后给了风悟空一个眼色。猴王会意,对着熊罴吱吱叫了两句;一直撅着毛屁股在地上装死的巨熊赶忙生龙活虎地站起身来,如蒙大赦地窜回了山脊的另一侧。

  眼见本该到手的横财自个儿长腿跑了,阿青可谓是气急败坏。

  “好啊,好啊。阿游你小子有本事,攀上了这毛猴作靠山,就不认村里人了。”

  盘算半天最后还是一场空,阿青发挥其母家传的绝学,言辞开始没边了起来。

  “看这头熊瞎子对你们言听计从的样子,谁知道当初是不是你把它故意搞到咱这猎场里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风云游闻言扬了扬眉毛,负手走到了阿青的面前。

  “怎么,你还管得了我说什么?”

  被少年逼到身前,想起对方与巨熊硬悍的场面,阿青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自己也反应过来刚刚那句戳脊梁骨的指控很是过分,但众目睽睽之下,他还是不愿意低头。

  “阿青,你嘴皮子这么伶俐,何必拖着大伙过来行险,直接一个人去和那头熊理论不就得了?”

  风云游嘲讽道。

  “畜生听不懂人话,那不是白费口舌。”

  “是啊,你说得真对。”

  风云游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抬手一耳光抽在了阿青的脸上,把他整个人抽倒在地,嘴里还飞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

  见到少年突然强硬动手,猎队里好几位与阿青穿一条裤子的伙伴当即变了脸色,立刻要开口斥责。然而他们被风云游的冷眼一扫,再看到边上双手抱臂虎视眈眈的肌肉马猴,这才反应过来现在谁是刀俎,谁是鱼肉。

  被现实的冷水当头一浇,再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敢站出来多嘴多舌。

  此间事了,风云游与风悟空也是各回各家;至于钢鬃暴熊为何会反常的离开自己的领地,也无人深究——少年心想这头笨熊今日吃了一通教训,以后想必也不再敢进入风家村的猎场。

  ······分割线······

  “这天下兵器,上有天地玄黄四个级别,其下的则均为不入流。这黄级兵器都是各州郡上等工匠配上优质材料所铸,对上寻常武夫士卒所用的制式兵刃都能轻松毁其锋刃而自身不损。我的这把佩刀为赤沙大匠沙莫邪所铸,便是黄级。”

  沈有司一边展示着刀身上漂亮的云纹,一边自豪的说道。只是每当眼光瞟过刃口上那几个参差的缺损,这壮汉猪腰子色的脸就更紫了一分。

  向导“意外受伤”,这寻白蛇神的事自然要耽搁。沈有司与古月二人也只好先随风云游等人回风家村去。

  路上无趣,风云游就打听起了山外江湖的见闻。这沈有司本就感恩其仗义出手,此刻自然知无不言。

  反倒是一旁的古月仿佛是霜打了的茄子,一直沉默不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