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十四章 难以拒绝的价格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难以拒绝的价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玄级,这兵器在材质和机巧上必然有一项达到了凡俗的顶点,说是百兵之王也不过分。像是千机百变、暗藏杀器,或者削铁如泥、无坚不摧,便是玄级兵器可能具有的素质。”

  说到这,沈有司便不自觉地望向了风云游的风拓棍:“小哥的长棍所用的风拓木便是玄级的材料,配上欠于锋刃长于坚固的寒铁,我看已经超出黄级兵器的界限了。”

  “至于天地二级,可谓是神兵的范畴。地神兵含有先天宝材,能够引动先天自然能量;而传说天神兵更是执掌权柄,威能无穷。”

  沈有司说到这,也是满脸向往。

  “可惜这等神兵利器,都是掌握在宗师武圣的手中,我等俗人是无缘得见。”

  壮汉还刀入鞘,有些唏嘘。

  “我听闻贵门门主也是先天高手,更是赤沙武胆,他也没有神兵吗?”

  风云游问道。

  这个问题沈有司没有答,反而看向了自家小姐——作为狂沙门门人,他一向敬古奇如神,不会随意褒贬门主。

  “我爹确实是先天武者,但这先天不过是气境的第一个阶段,后边还有元磁境与天人境。便是天人之上,更有破了天门关的武圣。纵览江湖传说,先天不过是配角,也只有在我们这武道凋敝的定州西北……”

  说起自己的老爹,古月倒是有了些兴致,但正当她故态复萌,习惯性地想要居高临下抖擞大小姐见识的时候,却又不经意间对上了风云游似笑非笑的眼神。

  这是一种,怎么说呢,类似于长辈眼看着后辈作妖的慈爱眼神。

  一想到习有武艺出身不凡的自己刚刚就是仰仗这一问三不知的山里毛虫才脱了险,古月就像是开了口子的充气皮囊,迅速瘪了下来。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众人终于赶回了村中,听到又有一人丧命,村人无不唏嘘,但好在最后驱兽获得了成功,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至于风云游硬悍异兽,能够使唤紫猿王的事,不多时后也传遍了整个村落,两百多位村民这才知道自家村中出了这么一位“手眼通天”的后生。

  这下,一向独来独往的风云游可就成了香饽饽,许多村民已经想着筹备些礼物好好的找风云游的二位长辈拉拉关系,好让对方知会紫猿王多照料照料自家猎人。

  满头白发的风阿公,听闻这消息后还取出了珍藏多年舍不得喝的米酒来到风云游家庆祝。

  “哎呀,阿贵;我十来年前就一直说阿游他不是凡人,唉,老头子我果然还是有点眼光的。呵,这以后咱风家村可就不一样了。咱村子上头,那是有罩着的!”

  “来,干了!”

  小木桌旁,风阿公吹着胡子,伸手朝上指了指,脸上泛着的红光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兴奋。

  “从今天以后,我看看隔壁那几个小破村还敢不敢和我们抢水源、争猎场。要是老余头,老贾头以后还敢带人和我们炸刺,倒时就让阿游领着猴大王往他们村口一站,看不把那几个老货吓进棺材!”

  风阿公畅想着未来,只觉一片大好,好似连腰酸腿疼的老毛病都得到了缓解,自忖至少还能在村老的位置上再战十年。

  至于挨了打背了锅的阿青,只能缩在家中舔伤口,哪里还敢到风云游面前放肆?

  ······分割线······

  “小姐,刚刚遇到的那头熊我便是单对单遇上,也没有万全的把握。若是我们俩直接进山,我这条老命也就罢了,但若是你出了万一,我如何与门主交代?”

  风阿公的院子里,暂时落脚的沈有司对着古月劝道。

  “再走下去太过凶险,不如我们先暂缓进山,回去门中再做绸缪?”

  这说是暂缓,但古月心中清楚,这要是回了头再要偷跑出来可就千难万难了。

  作为致力于摘掉头顶上纨绔帽子的赤沙城纨绔代表,如此灰溜溜的结束是古月难以接受的。

  “沈叔,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古月说着,脸上也配上了百试百灵的哀求神色。

  面对自己看着长大的姑娘,沈有司终究还是硬不下心肠。

  “若有那阿游小哥相助,我们小心些或许还能往里走一走。”汉子说道。

  经历了驱兽一战,风云游展露的“实力”和“势力”都让两位郡城来客心中凛然,即便是心气颇高的古大小姐也再没有轻视之意。

  日落西山,鸟兽归巢,前来拜访的风阿公已经回家去;风云游则在自家院子里逗弄豢养的鹰犬打发时光。

  大黄吐着舌头,不断地左右横跳然后尝试用脑袋往风云游身上撞去,然而每次不是被主人躲开就是被单手按住了脑门。

  而正当黄狗在正面吸引注意力的时候,狡猾的阿雕已经绕至背后,猛的往风云游后颈扎去——这小游戏也算是寓教于乐,少年倚此来训练自己的感知反应和出手的精准。

  随着力量速度的增强,阻挡对风云游而言已不是难事,反而是在高速之中控制住力量不弄疼自己的宠物显得更加困难。

  但这大黄的狗头还没摸热,访客便又上门来。

  “阿游小哥。”

  风云游转过身去,塞进眼帘的就是沈有司的大脸。这汉子老脸通红的卖着笑,一副被迫接客的囧样。

  “这寻白蛇的事,不知你还愿不愿接?”

  自打耳光的事,便是沈有司这样的老江湖来做也是为难半分。也难怪古月不仅站在那院门外,连身子都背了过去。

  你们昨日若是直接答应我的开价,这差事我也就接了;但是回绝了我一次,难不成还想我吃回头草不成?

  风云游心中想到,他摇头笑了笑,正打算回绝,却被沈有司打断。

  “三百两官制银票,现付。”

  少年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三百两。

  这可是整整三百两,堪比风云游自出猎以来两年内挣得的银两总和。

  如此夸张数字让院子里忙着的两位长辈都忍不住惊呼出声——自家阿游打猎确实了得,这两年来,附近几十公里方圆值钱又省事的猎物几乎都被他薅了一遍;但其大部分所得都换来了风拓棍上那十一个寒铁箍,其余的积蓄,不过也就是十几两碎银。

  但就这十几两已经是绝大部分务农的人家难以触及的巨款了。

  风云游很想摆个冷脸给对面的莽撞大小姐一个教训,但是他们的开价实在是太高了……

  “有司老哥,实话实说,这银子和白蛇我都感兴趣。但是今日之后,你们想必也知晓了那深山老林里的危险。古大小姐千金之子,身边也没有足够护卫,为何还要往这山里去?”

  面对巨款的诱惑,风云游总算是保住了基本的矜持,没有马上应诺。

  这下子饶是古月本想装聋作哑,也得回话了。

  “那个,风先生,之前是我不识好歹,我向你赔个不是。”

  这赤沙城的小公主年方十九,这辈子便是在其父狂沙古奇面前都极少服软,眼下能开口向比自己年纪还小的风云游道歉,已经是穷尽了洪荒之力,巴掌大的小脸都拧巴起来。

  “我听别人说,凡是兴风作浪的精怪身边往往都有灵宝生长。尤其是这大风山的白蛇神,巢穴附近很可能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朱果。”

  说到这朱果,少女也严肃起来。

  “我这次进山来,我父亲与宗门是不知晓的,只有我最信得过的沈叔一人追随保护,但这山野之中的凶险超过预计,实在需要先生相助。”

  听到此处,沈有司的紫脸上也显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苦笑——显然要当这古大小姐最信得过的人颇为不易。

  “若是就这样一事无成的被他们找着,到时候爹爹又要说我眼高手低瞎胡闹了。”

  古月颇有不甘,一双水剪的眸子也黯淡下来。

  “不过你放心,我们狂沙门最讲道义,即使我们这次行动有了偏差,到时也绝不会有人寻你的麻烦。”

  眼见这狂沙门的大小姐情真意切地说着些幼稚话,风云游觉得有些好笑。

  他当然听说过狂沙门的威名,但这却绝不会成为他寻白蛇与否的考量——就算你“狂沙”古奇乃是条过江猛龙,来了大风山未必就能压得过地头蛇。

  说来也怪,在前世风云游虽然不是什么无胆鼠辈,但自认也绝不算悍勇;可如今来了这大梁,也不知是什么力量在起作用,反而是越来越有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心性。

  古月还想再说,却被风云游摆手制止。

  “古小姐两次相请,足见诚意,这事我应了。至于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就按刚刚沈老哥的开价即可。接下来这一路,还请沈大哥和古小姐照应了。”

  主仆二人没想到这次这么顺利,倒是喜出望外。

  “如今太阳马上就要落山了,实在是不好出门。我们不如养足精神,待明日出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