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十五章卷沙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卷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低矮的灌木丛中,一只长耳狐不安的踩踏着前爪,正小心的四处观望——它总觉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正在暗处观察着自己。

  抖动狭长如兔的双耳,以机敏著称的小兽几番找寻却都无法发现危险的来源,最后只得继续自己回家的行程。

  依沿着林间的阴影,长耳狐一路疾行,但正当它的巢穴就在眼前的时候,危机却突然降临。

  却是树冠上跟了猎物许久的风云游。

  老练的猎人跃下枝干,抬手碎石射出,封住了猎物逃窜的方向,及至落地时单手一卷,那毛茸茸的小兽已被他拎在手里。

  “找着了,过来吧。”

  少年往后喊道,便见到一壮实一苗条两道身影从数十米外的树干后面探出身子,然后快步跟了上来。

  正是沈有司与古月。

  自出发后,三人一路往东北行进,已又过了一日。

  “这长耳狐性子机警,等闲猎人还真逮不住。它的皮子也算值钱,不过今次运气好,可以逃过一劫。”

  风云游笑道,然后单手一扬,就把小狐狸扔到了古月的怀里。

  这小东西身子窄小,偏是一条尾巴颀长,配上那蓬松的尾毛,如同一个大扫帚。小狐狸在风云游手里还是一副绝望待死的模样,及至被古月双手托着,却又霎时灵动了起来——湿漉漉的鼻尖轻触少女的双手,再加上自带眼影水灵灵的双眼,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古月捧起手中的小兽,甚至生起了将之带回狂沙门的念头。

  “你别看这小东西现在乖巧,养着可不是个安分的主。那尿骚味和吵闹的劲儿,一般人可支持不住。”

  风云游正在长耳狐的巢穴边寻找蛇嫌香,眼看着古大小姐一副爱心泛滥的样子,便提醒道。

  “我之前养过,可惜它自己不惜命;没多久,就被我大娘做成了汤。你别说,肉质细嫩鲜美,味道还可以。”

  古月闻言,一双眸子难以置信的瞟了少年一眼,一副“狐狐这么可爱,你怎么能吃它”的样子。

  倒是一边的沈有司偷偷的咽了口口水——几日来,为了赶路,三人基本都是啃的干粮,可怜他威武雄壮的一条汉子,嘴里都淡出了鸟。

  不一会儿,风云游便采了一大把狭长碧绿的草叶,小心的捆扎好,放入了自己设计的皮背包。

  “长耳狐在这生林子里,凡是带毛带角的,基本上都打不过,能活下来就是靠的机灵。它们建巢穴的地方往往都有蛇嫌香之类的东西,可以避过那些爬虫。”

  风云游走回二人身边,突然伸出大手揉了揉长耳狐的脑袋,让本已对着古月卖起萌来的小东西又僵住了身子。

  “这些蛇嫌香对白蛇神能有用吗?”沈有司问道,一双大眼还在不自觉的往这长耳狐身上瞟,好似在估量这小东西能出几斤肉。

  “这蛇嫌香对蛇无害,作用类似于蛇难以忍受的臭味之类。对普通蛇的驱赶效果很好,但是对那白蛇老爷就不知道了。”

  风云游从古月手里拎过了小狐狸,轻轻一抛,将其扔回了巢穴边,然后便一马当先继续开路。

  “猎人出猎,讲究万全的准备;搏杀野兽,赢了不过生意,输了却是性命。”

  少年扯了把单方面依依不舍的少女——至于刚刚还对她一见倾心你侬我侬的长耳狐早就钻入巢穴深处再不出来了。

  “我们早点走,这小东西还能多点时间换个巢穴;蛇嫌香一去,这儿对它可不再安全。”

  ······分割线······

  日头将尽,昏黄的暮光给林间挂上了帘幕。

  倦鸟归巢的时候,总让古月最是沉醉于这山林间的神秘气息。

  但今日却大不相同。

  就在离三人数十米外的树间洼地上,上百条长短不一的毒蛇组成了几个蛇团,正不断扭动翻滚。

  “白纹蝮、花景缎,这两种蛇都是秋日发情冬日下卵。它们乃是剧毒,你们可小心。”

  横断于地的朽木之后,风云游解下背后的角弓,并从背包的侧袋中取下自制的木箭,一支支倒竖着轻轻按入面前的腐木里。

  三人所站处乃是下风口,穿林而过的长风将蛇群的嘶鸣与蛇鳞的摩擦声原封不动的带至他们身边,再配上蛇腥草本身邪异的腥甜味道,让古月浑身汗毛竖立。

  “这蛇腥草类似蛇类的催情香气,每到发情时节,大量毒蛇就会循着气味汇聚到草堆附近交尾。你看那些蛇纠结成团、挤来挤去,可不是在干别的。”

  风云游左手持弓,声线平稳淡漠如故。

  “发情的蛇群最是癫狂敏感,我一出手,便会引得蛇群来袭,到时还得沈老哥配合。”

  话音未落,少年已长身而立;角弓拉满,利箭上弦。

  随着身旁猎人逐渐细微的呼吸声,古月原本不安的心境居然也平静下来。

  风声轻啸,箭中目标。

  箭离弦。

  最大的蛇团中,猛然刺入的利箭没入半身不止。随着大量血幕散入空气,中创的毒蛇们暴动起来。

  瞬间散乱的蛇群中,古月甚至看到三四条被利箭截断的毒蛇不管不顾的咬住了同伴。

  混乱之下,少年引弓再射;一发如令,再发如雨。

  不过几息间,十余支木箭飞射,每箭都将至少一条蛇钉在地上。

  “来了。”

  箭雨过后,数十条毒蛇已辨明了搅惹是非者的方向,朝着三人扑来。

  风云游抽出风拓棍正要上前,却被沈有司按住:“小哥稍作歇息,总不能让你全部包办了。”

  大汉翻过横木,信步前趋,长刀出鞘,铮鸣如风雷做声。

  刀尖捶地,沈有司贯通十二正经的狂沙门流沙劲发动,瞬时分离了身下土壤的水分,在身后拉出了一条细长沙河。

  数十米距离转瞬即逝,蛇潮扑面而至;只见武者手中刀面一转,上撩斩劈出之际,身后黄沙形如海浪,竟然也朝前飚出。

  “风小哥,我这招卷沙如何?”激战之中,沈有司豪迈笑道。

  一刀之下,上百沙矢袭如飞蝗,近百条毒蛇组成的密集阵型刹那间便被打的千疮百孔,再不复之前威势。

  卷沙势尽,沈有司长刀横举,又是两记割沙挥出。

  真气灌注下的沙刃对付轻甲目标可谓势如破竹,砂砾流转的蜂鸣声中,凡所当者,皆披靡肢解。

  前后不过三刀,蛇潮已被瓦解。

  这是风云游第一次真正见到练气功法的威力——若是换做他自己,凭借过人的感知与反应,自认也能平定这蛇潮,但要像沈有司这般轻松快速,却是绝不可能。

  眼见这总是沉着不似少年的猎人小哥终于露出了些许惊讶,沈有司总算觉得一番表演没有白费。他此番坚持独自出手,一是不希望队友看轻了自己二人,二也是刻意炫技,以期引起风云游的好奇。

  但凡天生神力者,如若不是天生生机极端旺盛,就是从先天境界的父母处继承了特异之处。但不论如何,都是习武的天骄种子。

  这种人,不论哪个宗门都是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