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十九章葬沙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葬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月从来没有这么快地奔行过。

  呼啸的疾风与身侧模糊的景物将她的空间感混淆,只有被风云游攥紧的手腕上,那剧痛是如此的清晰。

  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紧咬着嘴唇,体内流沙劲全力运转,想要离身后的死神再远一点。

  狂风吹散雾气后,日光再次降临这块死地,在砂石之上投下了巨蛇的阴影。

  白蛇神虽然不在状态,但体型优势之下,依然缓缓追了上来。

  “速度劣势下,一味逃跑不过是慢性死亡,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风云游暗暗心焦。

  狂奔之中,少年突然摘下背后的角弓,双脚一踏,便是一气呵成的腾空旋身瞄准,闪电般对着白蛇神的眼睛射出一箭。

  然而对方不过微微一侧,就用蛇鳞轻松接下。

  自移山之力入门后,风云游从未有过如此一筹莫展的时刻,他所拥有的所有进攻手段都无法对白蛇造成伤害;而对方只需要抓住三人的一个错误,便能轻松夺走他们的生命。

  除了绝望,少年的心里甚至找不到第二个答案。

  此时,巨大的破风声从脑后逼来,白蛇神的攻击未到,蛇首投下的黑影却已将风云游与古月二人笼罩。危急时刻,风云游将古月抛向了侧方的沈有司,然后再一个前滚,逃脱了从天而降的噬咬。

  轰然巨响中,蛇首砸中地面,溅起无数碎石;就在刚刚,风云游甚至闻到了白蛇神血盆大口里的恶臭腥气。

  “阿游,谷底是死路!”

  听到沈有司的高喝,风云游才发现原本浓雾中不知其深几许的山谷不过一里来长,其两边的山崖逐渐收窄,最后在尽头处汇聚成了一道。

  唯有高出地面的石壁上,生有一个狭小洞口。

  “我们往那石洞去。”

  风云游开口喊道,嘴里却是尝到一股咸味,这才发觉前额上被之前劲射而过的石棱拉出了一道口子。

  顺着少年的脸颊,鲜血汨汨而下,但他却无暇擦拭。

  借着白蛇神一击落空的迟滞,三人再次拉出了二三十米的距离——随着众人越发深入山谷,白蛇似乎更加焦躁。全长接近百米的蛇躯狠劲一发,便带着无可阻挡的气势,再次猛追上来。

  不过数息,进入进攻距离的白蛇神再次出手,一对足以将寻常猛兽扎个对穿的毒牙追着风云游直索而去。

  “快躲!”

  沈有司鼓动流沙劲,对着蛇首便是一掌——然而掌力催发,却是直接散入风沙,平地卷起了一道沙岚。

  风云游意识到这是队友在遮蔽白蛇神的视野,立刻大幅度变向,于间不容发之际逃出生天。

  白蛇神獠牙斩下,满以为会是血肉的甘美,谁想到只有黄沙的干涩,顿时怒不可遏。

  几次三番的无功而返,追逃之下,数百米距离转瞬即逝,山谷尽头已然近在眼前。

  眼见生机在前,白蛇神却再不愿给他们机会。

  只见白蛇蜷身一团猛然发劲,竟然跃至空中。雷鸣声中,风云游回首一望,便见到蛇身上那三个尤未长好的伤口中血液飙射而出,竟如前世所见的水刀一般,打得两侧岩壁支离破碎簌簌而落。

  巨兽凌空,如泰山压顶,若是三人再往前冲,注定就是变成一滩烂泥。

  可此时若是停下,便会被白蛇神拦住去路,亦是有死无生。

  “别停!”

  千钧一发之际,沈有司吐气开声。生死之间,风云游亦真的拉住古月,不管不顾地继续加速。

  相处不过十日,这紫脸汉子已然成为风云游能性命相托的队友。

  拔刀在手,沈有司目露精芒,双手握持的长刀仿佛担着山岳,艰难地向上撩斩。

  “阿游,这是我们狂沙门狂沙三式中的第三式,葬沙!”

  长刀为引,真气如令,沈有司前方的砂石沸腾汇聚,瞬间凝成了一道沙墙,滚滚向前。

  卷动的沙浪追上了风古二人,一股柔力托出,竟然将二人推出了死地。

  下一刻,蛇躯压下,将整个山谷震得地动山摇。

  葬沙这一刀,乃是狂沙三式中的最终杀招,需要三阶浑然境才能全须全尾地用出。若是十年前二阶巅峰之时,沈有司用完后还能留有战力。但如今的他仅剩下二阶初的修为,纵然只是取巧使个雏形,依然被霎时抽干体力。

  眼下,被白蛇的身躯前后包围,心知绝无幸理的沈有司却如释重负。

  最后时刻,深陷绝境的武者挥刀再斩。

  面对压来的蛇首,砂石组成的防御如同薄纱,碰撞声中,血色的尘埃飞扬而起。

  虽然被蛇身遮挡了视线,但风云游和古月知道,就在刚刚,沈有司死了。

  这位不善言辞、温和包容的汉子,没有死在当初的谢家叛乱,亦没有死在修为倒退后的十年服役,却由于自己的叛逆,无声无息地死在了这远离尘世的荒山野岭。

  谷底的石壁之上,古月依然默不作声地攀爬着,她的十指因为过度发力而关节清白,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得鲜血淋漓。

  十数年来,古月从未如此明晰地感知到这世道上有些东西一去,便如同在这山石上摔碎的眼泪,再也无法还原。

  终于得手的白蛇神转过身来,蛇眸冷冷地锁定了石壁上的两条漏网之鱼,正当两人心生死志的时候,巨兽却谨慎地停下身子,不敢越雷池一步。

  似乎在那石洞之中,生出了什么让白蛇亦感到畏惧的威胁。

  然而再三踌躇,终究是蛇类报复的天性占据了上风。不敢再向前行的异兽拉直颈项,蓄力之后,蛇吻之中竟然射出了一股霜白色的冻气。

  霜白寒气甫一及体,古月全身的肢体就瞬间失温。肌肉僵直之下,少女再无力攀附岩壁,十指一松,便要坠下山岩。

  但风云游抓住了她。

  寒气侵袭之中,少年压榨出最后的体力,顶着白蛇神的吐息将古月掩在了怀里——不过片刻,风云游身上被汗水打湿的衣衫就尽数结冰,原本体内活跃的血气也如风中烛火,逐渐暗淡。

  就在快要丧失知觉的时候,风云游听到上方的山洞里,传出了一道苍老但傲气十足的男性声音。

  “你这孽畜,长了偌大的身子,却是一副小肚鸡肠。”

  声音入耳,风云游便听出了说话之人甚是虚弱,然而不知怎的,这音波却穿风不散,嘈杂之中亦清晰如同耳语。

  须臾之间,暴烈的风息在这峡谷之中无源而生,洞中一道虹光激射,贯穿了白蛇的七寸。

  在少年最后的感知里,猩红的蛇血漫天洒落,好似下了一场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