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二十三章 改变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改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椭圆形的巨大石柱上,风云游正如同壁虎一般努力攀爬。从极西之地吹来的狂风从他的身边嚣狂驰过,吹得少年的衣衫猎猎作响。

  在气流的撕扯之下,风云游只得将身子尽可能地贴近山壁。他驱动观形之眼的透视神通,试图在头顶上的石面寻求合适的抓手点,但却一无所得。

  这指天峰说是山峰,不若说是长在山峰上的一块巨岩。光是其立足的基底,已是附近山脉间海拔有数的山头,而指天峰本身更是孤峰突起,直指天穹——风云游自己的那根风拓木就产自其上,是紫猿王风悟空亲自爬上这个山顶,替他取下来的。

  指天峰的最高处,在大风山间堪称大多数生灵的绝地。其原因之一自然是因为岩壁陡直,毫无曲线;其二则是越是靠近山顶,这罡风就越劲,便是寻常飞鸟也难落足。

  在风云游停驻的最后一程,山峰四壁被罡风无数年的打磨下早已毫无棱角,几无可抓握用力的地方。

  喘息之中,少年抬头望向东方天际,此时日头虽还未出,但天幕已被烧得红热。

  “哈!”

  风云游吐气开声,将右臂的肌肉纤维压榨至极限,再配合上真气加持,终于在一处稍有不平的岩面上稳住右手,将身子再向上拉起了半米。

  顶着罡风附身绝壁,少年早已到了极限,但他还是凭借意志不断地往上攀爬,及至距离峰顶还有两米处,其全身筋骨之中的血气都已活化如沸腾。

  但这最后的一步却最难跨越——峰顶四面,山壁如水磨石般光滑,完全无法借力。

  罡风的呼啸充斥风云游的耳际,他自知体力已完全透支,便是此刻要放弃,要安稳的下山,也是千难万难。

  这是进退维谷的绝境。

  死生之际,少年的心中却是一片平静。此刻,他所有的精神信念都汇聚在右手之上,五个手指如同钢钉,死死地往上方的岩面里扎去。

  风云游体内,瓶颈开始松动,蓬勃血气顺着经络流入骨骼,将其锤炼的越发坚韧。

  持续施加的指力下,坚硬的石质松动,粉碎声中,风云游的五指竟然生生贯入其中。

  随着一声暴喝,少年搏命般一跃,终是翻上了这指天峰。

  无尽的疲惫里,风云游瘫倒在山柱之顶,伴随着浑身骨节的噼啪作响,他知道自己终于借助刚刚的难关突破关口,进入了体修二阶炼骨的境界。

  回过神来,风云游这才发觉夜色已被晨风吹散,星月也为晓光隐去。

  日出东方,天色大白。

  ······分割线······

  此时,距离风云游背着古月逃出蛇谷,已经过去十日。

  自从服下朱果,风云游的血气便充盈至前所未有的地步。最近几日,他每日都竭尽全力的推进移山之力与神足之力的进度,务求在效果褪去前最少地浪费天材地宝的效果。

  依照移山之力特有的法门,他可以在特定的姿势下同时控制相反发力方向的肌肉收缩,故而不需要剧烈的运动就能在自身的静力对抗之下将血气完全活化,不断地加强自身。

  但如此秘法却不能包办一切。

  这两日,风云游自觉达到了炼筋的极限,可仅凭移山之力中姿势固定的练法却无法找到突破的契机。他左思右想,最后就决定用登山攀岩的手段,完成最后的突破。

  说来也怪,风云游前世之时性子也算得上是谨慎,凡事务求避免风险。可到如今,便是这种堪称作死的绝境历练,他居然也没有二话的所说干就干.

  峰顶之上,少年仰望苍穹,却又想起十数日前的那些经历来。

  无日无夜的衔尾追踪,高如山丘的白蛇老爷,还有那被目无余子后知野挖去的左目,以及这阴差阳错之下成为身体一部分的观形之眼……

  如今思来,真是恍如隔世一般。

  他还能清晰记得,古月醒来之后抱着膝盖无声的垂泪,以及在出谷之前顶着对白蛇神入骨的恐惧在沙石之中翻找着沈有司的尸骸。

  然而最终所得,不过是几片带着褐色血迹的布片罢了。

  他也还能记得,当他背着少女翻上蛇谷,最后一次回望数百米外重创萎靡的白蛇,观形之眼中映出的满是恶意与狠毒的竖瞳蛇眸。

  考虑再三,风云游还是没有将古月失去意识后的经历和盘托出。虽然不知道这后家与魔门的详细背景,但是光是这天榜第三与第九听起来便不同凡响。

  狂沙古奇不过四阶先天境,已然是赤沙武胆,镇压一城;那后知野可是堂堂六阶天人。若是不慎之下让人知道了自己身上带着后知野的眼睛,这伴随而来的恐怕未必是什么好事。

  死里逃生之后,古月与风云游的关系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疏远之中稍稍有些尴尬,总算是变得亲密起来。回程之中,少女有意无意的几次提起狂沙门每年开门收徒的时日就在十月初,也即是十几日后,其中之意,不需言表。

  对于十九岁的少女而言,小她三岁的风云游已经用事实证明自己是可靠的伙伴,是绝境中足以性命相托的战士。

  失去了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沈有司,古月好似一夜之间成长了起来。出了生林子之后,她虽然身子还显虚弱,却倔强地要先回赤沙城去。

  风云游心中明白她是想早些回去与门中亲友报个平安,故而也未阻拦。

  不过休憩片刻,风云游的体力便恢复了不少。他于指天峰的绝壁边沿坐起身子,昆虚山脉蜿蜒自天际的起伏山峦便尽收眼底。

  那蛇谷距离村子不过不到十日的脚程,便能孕育出白蛇神这般超出想象的怪物,这昆虚山脉绵延无尽,其中又有多少光怪陆离的生物生存其中呢?

  风云游原本制霸十里八乡,心中还沾沾自喜。直到见到了濒死之际也能轻易杀败白蛇神的后知野,才知道这大梁朝中顶级的强者,是哪般的风采。

  指天峰顶,少年迎着日光而坐,远望天穹之上祥云舒卷、瑞气垂悬,心中生出了想要去见识这广阔天地的念头。

  上天将我接至此世又授我神功,想来也不是为了在这大风山间多培养一个顶级猎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