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二十五章 虎死骨立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虎死骨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猴王长于机灵,却欠于耐心,略一周旋便按捺不住。只见他撒开膀子前窜两步,甩手就是一记右手大摆拳。

  这一拳虽然只用了七成力,但风悟空料定自家大哥只能躲避,心中已经开始计划起了下一步的应对。

  然而今次却非同以往。

  风云游扎实架子,左臂一支如同老树生根,上身略一卸力就将进攻挡下,再顺着猴王的中线硬顶硬进,一记右手炮拳就猴脸上炸开。

  进入炼体二阶之后,风云游的骨骼强度今非昔比,连带着肌肉力量也能够完全释放。单说力道,少年已足以与那刚鬃暴熊分庭抗礼。

  风悟空全无准备之下生吃了自家老哥一拳,脑子里瞬间星移斗转,连眼神都游移起来。混乱之中,只得依靠本能后退两步以免遭受连击。

  借着些许空隙,猴王意识刚刚略复清明,就见到风云游上步提膝,后脚侧踹当胸飚至。

  悟空依照以往的经验,稳住重心绷紧胸腹,对着来袭的踢击直迎而上,企图利用体重与力量的优势硬吃一招,反过来破坏对手的姿态。谁知这甫一接触,就感觉到超出预计的巨力压来,竟是吃不住劲,蹬蹬蹬倒退数步后一个屁股墩坐在了地上。

  这场切磋虽不过两三招,却是见了分晓——虽然身体素质上风悟空比风云游依然强出一截,但实际战力却只是仿佛。

  自从换眼之后,风云游便发现观天神眼在神通之外,于一些基础性能上也非同凡响,整个视野如同关闭了动态模糊,在显示质量上有了质的飞跃。现在的他不仅常态视域堪比阿雕,即便是面对飞速射来的利箭,也能捕捉到其每一帧的清晰画面。

  依靠着如此目力,风云游刚刚的出招要远比以往精准。

  眼见自己在切磋中迅速落败,风悟空稍有失落,但旋即又兴奋起来——自家大哥有了如此实力,要击败那赤虎君就不再仅仅是个梦想。

  当下,紫猿王就把身旁围着的大小马猴尽数驱散,与风云游商量起来。

  ······分割线······

  正午过后,阳光晒得最烈,唯有山间的长风还不知疲倦的往来穿梭,在树海上拨弄出层层碧浪。

  一颗参天巨木的树冠之上,风云游抬眼眺望这对面的山脊。意念一发,数千米外随风摇曳的树叶就在他眼中陡然放大,便是叶脉也清晰可见。

  正当少年想要尝试下视界的极限之时,远视神通却被切断——原来是丹田之中,神足真气已被消耗殆尽。

  风云游回想当日,后知野曾说这观天神眼乃是三界遍照经修习者的小丹田,甚至能提供真气帮助他镇压创伤。可如今到了他身上,神眼对真气可谓是只进不出,浑然便是个貔貅。

  不管风云游如何在识海中下令,左眼就是岿然不动,一副“没真气你看个屁”的模样。

  目前,以风云游一阶內视境初期的真气量,只能驱使先天级的透视神通五秒,透视半径达到十米,远视神通也不到十秒。想到天人境的后知野能够在战斗中常态化地同时使用双眼神通,少年不禁望洋兴叹。

  正在此时,林间一阵窸窣声响由远及近,风云游转头一看,便见到晃动的枝叶间钻出了个马猴脑袋。

  却是风悟空麾下的猴子猴孙终于锁定了赤虎君的位置,急急忙忙地前来报信。

  ······分割线······

  午间的热风散去,一头格外健壮的老虎正懒散的侧躺在山岩之上,舔砥着自己前爪上的皮毛。

  正是赤虎君。

  这头老虎不算尾巴身长就有四米,肩高更是到的了成人肩膀,一身玄黑兽纹配上赤红毛皮在林间格外醒目,即便是随意顾盼也能生出凛然的威势。

  此时,用完午饭的赤虎君刚舔完左爪,打算接着舔右爪,却被一颗数十米外射来的石弹击在了前额。

  这石弹射的很准,威力也是不弱,不过对于异兽而言,勉强也只能带来些许刺痛。赤虎君原本舔毛舔得津津有味,猛然间被坏了兴致,便不爽地抬起毛绒脑袋探看。然而就在它还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又有三颗石弹接连射来,精准地打在了它脑门的王字之上。

  敢当着自己的面大口喘气的生物,赤虎君已经好些年没有见到了。眼下被这几颗石子一打,它一下子还有些脑子发懵,及至看见远处林间风云游那嬉笑的面孔,这怒火才如同被风暴卷起的狂澜,一下子冲到了头顶。

  它已经是出离愤怒了。

  山野之间,狂野的虎啸霎时拔地而起直冲青冥,将数百米内的飞鸟尽皆惊起,连天上的行云都被遏住。

  赤虎君撒开四足,就朝风云游追去。

  猛虎下山,风云胁从;虽然风云游自入了炼体二阶之后也是手接飞鸟、足追奔兽,但要与虎君比速度依然是力有不逮。

  好在,少年较轻的体重让他能够迅速的窜上树木,在树冠层中腾挪飞跃。赤虎君虽然也能爬树,但毕竟体重有小两千斤,等闲树枝压根支撑不了它的体重。

  虽然怒不可遏,但大猫毕竟没有长性,几次追上风云游都被其借着地形再度甩开之后,就想打道回府。然而每当这时,那可恶的人类又会用一颗颗石弹射击赤虎君的屁股,如何能让它忍得了。

  老虎屁股也是你配打的?狂燃的怒火中,赤虎君不知不觉就追出了几十里地。

  久追不至,虎君渐感烦躁,谁知这人类少年慌不择路,竟然冲进了一片林木稀疏的空地。眼见猎物死相已现,赤虎君心中杀意顿时满盈,它全力加速几步,猛然前扑而出,却感觉两条后腿上突兀传来拉拽的巨力,将它的去势止住。

  赤虎君回头看去,便发现自己的两条后腿竟在刚刚接连踩入了三个绳套陷阱,被三条浸油暴晒后的老藤将三截数百公斤的木柱牢牢地栓在了背后。

  木柱虽重,对赤虎而言却算不上禁锢,只是每次移动之时,后腿的负荷就如同恶心的牛皮糖,拽得它再也提不起速来。

  大猫几次挣扎,见都无法将腿上的绳扣解脱,当即就旋身回首,打算将藤蔓咬断。但刚要动口,背后便是风声呼啸,还未来得及躲避,已被一条长棍打在了侧背之上。

  剧痛之中,赤虎君回身一爪,却见到那人类小子一击得手便已退开,此刻正隔着数米虎视眈眈。

  一步踏错,猎人与猎物已然反转。

  当初设计陷阱之时,风云游不是没想过把陷阱连到巨树之上以求得最强的束缚力。但思及赤虎君暴力蛮横,怕是连粗韧的老藤也能挣断。几番思量,就换成了这吃不住力的木柱,眼下一看,效果果然大好。

  身陷囹圄之中,赤虎君终于冷静下来,它微一蓄势,就是凶猛的几段扑击,想要将风云游迫开之后再图解脱;但前趋之中,身后却有恶风袭来,虽本能地避让,后腿处依然遭到了重创。

  老虎回首,正见到自己以往瞧不上眼的紫毛马猴正一脸恶意地站在身后,那猴爪之中紧握着一根一丈长的镔铁长棍,显然后腿上的重击正是出自其手。

  风悟空手中的长棍,乃是风云游出了银子让阿土伯自赤沙城中带回来的。其重一百三十斤,表面生有漂亮的芝麻雪花纹,除了结实就是一个沉字。

  面对紫猿王的偷袭,老虎扬爪就要反击,可身子刚一动弹,背后的风云游便又欺进。

  在一人一猴的前后夹击之中,赤虎君不住遭受钝击,内伤叠加之下嘴角已经鲜血淋漓。打不过,逃不得;进退维谷之中,它心中生出明悟,知晓这空旷林地,就是此生的死地。

  临终将至,身披重创,虎王却毫无瑟缩。摄人心魄的低吼声中,它再不顾及那些伤筋断骨,只是决绝一扑,竟是挣断了树藤,将始料未及的风云游压倒在地。

  少年用风拓棍格住锁喉而来的虎吻,竭尽全力下,依然抵挡不住赤虎君的炽烈凶威。正要支持不住时,风悟空却抡圆了镔铁重棍,狠命劈在赤虎君的脊柱之上。

  骨骼的粉碎声中,虎君背上大龙寸断,口中鲜血狂喷,当即魂归天外,只余那一双圆睁虎目之中,残存有不甘的狰狞。

  风云游爬出身子,翻身站于虎尸之前,眼见威名赫赫的赤虎君最终力战而死,心中也升起了复杂滋味。

  大战落幕,风云游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襟已尽数为虎血浸湿,此时被林风一吹,顿时腥臭不堪。

  呵,果然原始资本积累都是血腥而肮脏的,少年想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