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武称圣 > 第二十六章 赤沙城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赤沙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风山中,秋意渐浓,露气逐渐深重。

  天蒙蒙亮的时候,风家村口已聚了不少人,村民们将捆扎好的兽皮以及成筐的草药兽骨小心地搬上两轮骡车,然后反复地细致检查,直到阿土伯挥手驱赶,才朝旁边退开。

  “阿土伯,这些山货皮子可就拜托你了,路上要小心啊!”阿青的家母揣着手,有些畏惧边上站着的风云游,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嘱咐道。

  “你这妇人,忒得啰嗦。”

  裹起厚衣裳的阿土伯没好气的回道,他将心爱的健骡挽上车,开始最后一遍检查。

  “这次有阿游跟着,能有什么事?连赤虎老爷那般大虫,都被阿游打死扛了回来,我倒巴不得路上有什么不开眼的畜牲送上门来。到时被阿游打死了,我也能来个见者有份。”

  确认完挽具,老山民挺直脊梁,回给送行的众人一个满是褶子的笑脸。

  “瞧我这说顺口了,啥赤虎老爷,搁在跟前一看,也就是头大点的红毛大虫。不过它这身皮子,我看至少也得几百两银子。”

  “阿游,它这皮子不一般,可不能直接卖到徐家的老铺去,那里的老货们杀价太狠又做不得主,给不出什么高价。到时我领你去集市上摆个摊子,保你卖出最好的价来!”

  阿土伯回头对身旁的风云游说道。

  自从见证少年“驯服”了紫猿王,又猎回了赤虎君,他对这同村的年轻小子已经是服上加服,若不是没有女儿,说不得死皮赖脸的也要混个老丈人当当。

  “阿游啊,你这去了赤沙城,可要自己保重,有啥好吃的千万别心疼钱。要是花销不够了,你可一定要传信回来,我让阿土给你捎去。你之前给的那些钱,我和你大伯可都还存着呢。”临别之际,风云游的大娘心中不舍,便絮叨个不停。

  她还想说,却被自家丈夫打断:“阿游去那赤沙城,是大丈夫立业去了,就你个老婆子唠叨个没完。”

  “阿游,等你入了赤沙城里那些大门大派,可一定要努力修行,让那些城里人知道我们风家村也有好汉。”

  大伯豪气干云的说着,但以风云游的目力,却依稀可见他眼中的湿意。

  几番叮嘱,骡车终究还是上路,那趴伏在山脊上的小村落,不知觉间已藏在朦胧雾气之后。

  山道转圜,颠得骡车起伏,车辕上坐着的风云游忽觉身上微冷,原来是山间起了小雨。

  雨水打叶,莎莎奏响;风云游似有所感的回首望去,却见到对面山峦上的大树枝头,有只醒目的紫毛猿猴正冒着雨,朝他不断挥手。

  这般时候,穿越者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梦到上一世的生活了。

  再不管身边阿土伯的惊讶,少年猛然在骡车上站起身来,也朝着风悟空奋力挥手致意。

  笑泪掺杂,何事驰骋?

  梧桐叶上深秋雨,叶叶声声是别离。

  ······分割线······

  骡车颠了三日,风云游才离开昆虚山脉的地界,正式上了驰道。大风山虽然郁郁葱葱,但山麓以南赤沙城北的地界却是一片了无生机的戈壁。

  这是平沙郡边陲赫赫有名的“无生沙海”的延伸。

  午时之前,赤沙城的城池终于在望。骡车悠悠地驶近了城下,车辕上干坐许久的少年便兴致勃勃的四处探看。

  作为大梁朝西北边疆的一郡首府,赤沙城的城墙老朽斑驳,除了城门处有一队士兵懒散地站岗,城墙之上居然无人执勤。阿土伯常年往来,与那城门卫兵也极是熟稔,熟门熟路地稍作打点,骡车就顺利入城。

  “阿伯,我听闻这赤沙府乃是毗邻突句汗国的边疆,怎么武备如此懈怠。”离了城门,少年疑惑地开口问道。

  听闻此言,阿土伯沙皮般的老脸一笑:“如今世道武道昌盛,凡人在武宗面前战力还不如猪狗。我听那些老行伍讲,一只训练有素装备齐全的百人队,根本就不是一位三阶浑然境高手的对手。若是死战不退,就是被杀个精光也只是时间问题。”

  阿土伯扒开水囊灌了口水,继续说道:“据说中古时期的上三代夏商周之时,我们华夏对抗那些狄戎与兽蛮还是依靠着弓弩、战车与城墙。不过自百家争鸣之世武道大兴后,这些老黄历都已经翻篇啦。”

  根据风云游的了解,此方中土的朝代沿革也是夏商周秦汉,之前为光怪陆离的神话时代,之后则是覆灭距今还不到六十年的前朝大齐,以及如今的大梁。

  “就那些高来高去,一眨眼就拉着残影飚出去十几丈的大高手,你就是让一千个老弩手来瞄,那也是瞄不着的。”阿土伯还比划了起来:“你想啊,那寻常人能拉开的弓弩射出去的箭矢就那点速度,人家真气一使能和你的箭跑的一样快,你怎么玩?”

  “也就是我们赤沙城历史还算悠久,这祖宗留下的老城墙既然还在,也就将就用着。我听说东南边好多新兴大城,可都是没有城墙的。”难得能在风云游面前卖弄些见识,阿土伯显得很有兴致。

  “至于这武备松弛,还得说到十年前的谢家出塞。当时定州谢家反了朝廷,我们与突句汗国也是狠狠做过一场。自那以后,我们这平沙郡就承平至今,现下每年还与塞外互市,自然边防不严。”

  在两人的一路闲聊中,前面的骡子倒是自顾自地拉着车前行,不多时,已经到了阿土伯常年合作的徐记皮坊门口。

  这徐家乃是城中大户,世代经营皮货,几乎垄断了赤沙城附近的皮毛生意。

  商坊的年轻伙计显然认得阿土伯,骡车还未停下,就已经挂着笑脸迎了上来。

  “阿土叔来了,山高路远的,真是辛苦啦!”

  伙计嘴里热情,眼睛已经往两人身后半掩在油布下的皮货看去,眼见成捆的熟皮子高高堆叠,脸上笑容更甚。

  “阿吉,你们掌柜在吗?我这里头有一张青狼王的皮子,品相可是上等,得与你家周掌柜单独谈价。”阿土伯跳下骡车,将油布掀去,就开始把皮子往商坊里搬,风云游和阿吉也急忙上前搭手。

  “在的,在的。掌柜的,风家村的阿土叔来了。”伙计一边帮忙,一边赶忙高声吆喝。

  在大梁朝中,赤沙府与大风山都是边陲恶地,居民们性子也极直爽,不一会儿,此间皮毛销售之事,就已妥当。原本拥挤的骡车,现在也只剩下草药与那卷赤虎君留下的皮毛。

  徐记的掌柜和伙计,眼见骡车上仅剩下的这卷底子朝外的厚重皮毛,俱都心动,然而不论他们怎么说,阿土伯也不松口。

  又花了些力气在隔壁李家的商铺处理了草药,两人坐回空车之上,阿土伯便吆喝起骡子,往城内市集的方向行去。

  
sitemap